那麼多人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不可能一點點風聲都沒有。

至少警察局第九組肯定會知道,可是藍景潤來南粵前,去第九組查過,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之處。 “既然人都消失了,你們爲什麼這麼怕?鬧鬼?那裏的鬼怎麼個鬧法?”寧寧問。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一人小心翼翼的道:“有一回,我小姨子的男朋友去阮村找他二舅,去了很久都沒有回來,小姨子擔心,就拉着我和我婆

至少警察局第九組肯定會知道,可是藍景潤來南粵前,去第九組查過,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之處。

“既然人都消失了,你們爲什麼這麼怕?鬧鬼?那裏的鬼怎麼個鬧法?”寧寧問。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一人小心翼翼的道:“有一回,我小姨子的男朋友去阮村找他二舅,去了很久都沒有回來,小姨子擔心,就拉着我和我婆娘去找了。”

他說着頓了頓,語氣也更加低沉了:“結果,你們猜我看到了什麼?”

“看到了什麼?”難道是鬼?

“我看到好多人在村子裏來來回回的走着!就跟那種東西一樣!”他越說越害怕,彷彿那晚的畫面歷歷在目。

我卻聽到了關鍵詞:“只是那麼走着?都是阮村的人?”

那人點點頭:“都是!我去過阮村幾次!棺材鋪的老李頭就在那裏!還有小姨子男朋友的二舅!那小子就是在村口看見了他二舅,跟那什麼一樣,被嚇得走不動道,還是我揹他走的!”

“爲什麼被嚇得走不動道?”寧寧不解,“他們都死啦?”

那人有些責怪寧寧把話說的這麼明顯,還是點了點

頭:“沒錯……就跟沒有意識的行屍走肉一樣……”

昀之的臉色沉重了起來:“姐,我們再去阮村看看吧。”

藍景潤也是一樣的想法,我們上車立刻朝着阮村開去。

還沒走進那裏,鋪天蓋地的煞氣和屍臭味就傳過來了,除了寧寧,我們誰的臉色都不好。

“媽媽,好多殭屍。”寶寶不滿的撇了撇嘴,我傳入一道靈力幫他隔絕了外面的氣息,他纔好受了些。

我們再次來到村口,果然如那兩人所言,村裏形形色色的遊蕩着一大羣行屍。

不是殭屍,都是還沒化僵的行屍。可以走動,卻沒有殭屍那麼大的殺傷力。

連寧寧都覺得頭皮發麻:“紫瞳,我覺得……我們還是走吧……”

我正想要同意,可是一回頭,卻發現來時的路已經沒有了,連我們剛停在路邊的那輛車,都一起消失了。

呵呵,沒退路了……

寧寧沒遇到過這種事,立刻就着急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回去的路呢?”

我們三個都還算鎮定,藍景潤解釋道:“要是我沒猜錯的話,這裏應該是陰陽村。白天是陽村,晚上就是這樣。回去的路和晚上的陰村不在一個空間裏,所以沒有。”

“要找到回去的路的話,要麼等到天亮陰村消失,陽村出現。要麼,就解決了這村子的詭異之處!”昀之接口道。

外圍的幾隻行屍聞到活人的味道,都慢悠悠的朝我們走來了。

昀之和藍景潤立刻擺出備戰的姿勢,解決了最近了幾隻行屍。

我拿出簪子劃下一道結界,將我們四人都籠罩在了結界之中,對小小道:“小小,你時時刻刻跟着寧寧,保護她。”

這裏只有寧寧是普通人,她要是一個人落單了,是最危險的。

小黃雞拍胸脯保證沒問題,藍景潤還額外給了寧寧一把桃木劍和一沓黃符,交了她幾招最簡單有效的招式。

坐以待斃不是我們四個人的風格,而且我們來這裏就是爲了知道阮村到底發生什麼,便慢慢朝着村子裏面走去。

依舊是荒蕪破敗的房屋,遊蕩的行屍卻無處不在。

所幸結界隱去了我們身上活人的氣息,行屍們纔沒有朝我們發動攻擊。

進入村口的時候,我刻意擡頭朝着一個方向看了一眼,果然看見了白天看到的那道虛影。

灰白色的牆壁上,一隻黑鳳凰在牆上栩栩如生,彷彿隨時都能展翅翱翔一般。

“這裏的煞氣分佈太均勻了,找不到突破點。”昀之皺眉看向藍景潤,“師兄,你能找到什麼線索嗎?”

藍景潤神情凝重的搖搖頭:“找不到線索。這裏肯定有什麼陣法才能讓煞氣分佈這麼均勻,而且,恐怕有高級別殭屍!不然,行屍的煞氣不會有這麼多!”

“討厭殭屍!”小小不滿的撇了撇嘴。

既然沒有線索,我便將自己的看到的跟他們說了,同時提議道:“我總覺得那畫了鳳凰的屋子怪怪的,只有那間屋子和白天看到的不一樣。不然,我們去那裏看看?”

寧寧不解:“鳳凰不都是彩色的麼?怎麼有黑的?而且,鳳凰可是神獸,不是能驅邪嗎?怎麼會在這裏?”

“我是金烏我也在這裏呀!”小小搖着她圓滾滾的身子賣着萌。

藍景潤的臉色卻沉了三分:“我曾聽說,黑鳳凰是鳳凰中的異類。有說是被天道選中的鳳凰,也有說是叛族的鳳凰,正邪難分。但事實怎樣,誰都不知道。”

昀之朝着我說的方向看了兩眼,道:“總之,還是去看看吧。反正在這裏也找不到線索,這麼多行屍來的蹊蹺,要是能找到他們屍變的原因,說不定可以大規模超度。不然的話,我們得一個個收拾……”

一個個收拾就是跟這些行屍一個個戰鬥,雖然行屍戰鬥力不高,除了寧寧外的這裏每一個人都可以碾壓,但怎麼看都有一種虐殺的意味在裏面,我們誰都下不了這個手。

衆人沿着村子裏不到三人寬的小路往我說的房子那裏走去,我無意間回頭,恍然看到一個人影在那房子的屋頂上閃過。

那身影,似乎是藍天佑……

“學長,藍總也來南粵了嗎?”我忍不住問了藍景潤一句。

“這個我倒不清楚,我哥這幾天一直都在出差。我不管家裏的生意,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應該不是藍天佑吧,他是活人,沒有結界隱藏他身上的活人氣息,晚上進入這裏,會被行屍們分吃掉的。

就算是他從屋頂上走過,下面的行屍也都能聞到味道,會聚集在下面瘋狂攻擊的。

然而,剛剛那匆匆一瞥,卻像是行屍們根本就看不見他一般。

見我頻頻望向同一個方向,昀之問道:“姐,發現什麼了嗎?”

“我……剛剛好像看到一個很像藍總的身影。”我道,看見他們都很詫異。

最驚訝的還屬藍景潤:“我哥?這不怎麼可能吧……遇上這麼多行屍,他肯定會通知我的。”說着他拿出手機就要給藍天佑打電話,卻發現沒有信號。

“會不會紫瞳你看錯了?眼花?”寧寧問。

“我姐的眼力比我們都好,不大可能會看錯。”昀之說着也感到不對勁,“說來也奇怪,白天天佑哥通知我們這裏的時候,說他來看過了。”

“這怎麼了?”寧寧不解。

昀之問:“那他是什麼時候來看過的?如果是我們來南粵之前,他爲什麼不提前通知我們?如果是我們到南粵之後,他來發現了這裏來看過了,按天佑哥的性子,他應該會跟我們見一面的。”

昀之說着刻意看了我一眼。

聽他這麼一說,藍景潤也覺得奇怪起來:“這倒是……不符合我哥的脾氣……”

“姐,你剛剛看到那個人影,在幹什麼?我感覺不到這裏除了我們,還有別人。”昀之問。

“他好像就站在屋頂上看着別處,他的身影消失前,我覺得他好像發現我們了。”我說的不是很確定。

幾個人分析不出結果,還是決定先去畫着鳳凰的屋子那裏看看。

很快,我們便穿過小道,來到了

那幢房子,發現居然就是白天的棺材鋪。

只不過,與白天不同的是,這屋子的大門不再是一扇搖搖欲墜的破木門,而是普通店鋪的大門。

“我們進去看看,大家小心些。”藍景潤鄭重吩咐了一聲,帶着我們就要往前走去。才邁出一步,腳下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法陣。

那濃稠的陰氣讓我全身都戒備了起來,立刻帶人後退:“別過去!危險!”

話音未落陣法上便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牛頭鬼!

沒想到這裏居然有召喚陣!

牛頭鬼一被召喚出來,立刻甩着鐵鏈來攻擊我們。結界支撐了一下,很快就出現了裂縫。

我們幾個人都不是牛頭鬼的對手,在結界碎掉之前,分散躲開了,躲過了那將地上摔出一道深溝的鐵鏈。

“墨寒!”我喊了一聲,原本在墨玉專心爲寶寶煉製衣服的墨寒立刻出現在我身邊。

望着那牛頭鬼,他眉頭微皺,抽出了長劍:“很快回來。”

丟下這一句話,他提劍與那牛頭鬼揮舞過來的鐵鏈纏鬥在一起,很快便解決了第一隻牛頭鬼。

然而,召喚陣卻有召喚出來了好幾只鬼兵。

墨寒回頭看了眼我,見我沒事,再次提劍相迎。

行屍們被墨寒和鬼兵相鬥的氣勢波及,靠的近都被幹掉了,其餘的都遠遠的躲在一邊不敢過來。

只是,不知道從哪裏飄來了一陣黑霧。黑霧的速度奇快,我還沒來得及跑到寧寧身邊,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怕黑霧有毒,我捂住了口鼻。可是黑霧來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又小時的無影無蹤。我還是站在阮村剛剛的地方,可是周圍卻沒有一個人。

“墨寒?”

“昀之?”

“寧寧?學長?你們在哪裏?”

……

他們不在,連行屍和鬼兵都沒有了。

我站在空無一人的丁字路口,一個人喊了好久,都沒有聽到迴應。

寶寶突然道:“媽媽,這裏只有我們。”

“爸爸也不在?”我有點驚訝。

“嗯。”小傢伙點了點頭,“我們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難道又是一個鬼空間?

他們不會丟下我,那些黑霧也許就是通往這裏的鑰匙。

“有辦法出去嗎?”我問寶寶。

寶寶有些苦惱:“我的法力太弱了,不能帶媽媽出去,要是爸爸在就好了……”

他有這份心我就很開心了,寬慰道:“沒關係,你會長大的,法力也會提高的,到時候就可以保護媽媽了。”

“嗯!”寶寶又有了動力,“爸爸會來帶我們出去的!”

是啊,墨寒會來的。

可是,在他來之前,我想看看這裏有什麼。

雖然這裏察覺不到其他人的氣息,我還是幻出了長劍。那間棺材鋪就在我面前,我掙扎了一會兒,提劍走了上去。

然而,就在我要一腳踹開那扇門的時候,手上突然被人握住了。

我立刻想要掙脫,反手一劍就要刺過去,卻聽到那人道:“紫瞳是我!”

我一愣,擡頭看見是藍天佑。

“藍總?怎麼會是你?你怎麼在這裏?”難道我剛剛看見的真的是他?

他一笑,卻沒有鬆開我的手:“我覺得這個地方奇怪,晚上就又過來看了一遍,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到了這個地方。對了,你怎麼一個人?景潤他們呢?”

我費力從他那裏抽回了自己的手,對他的話半信半疑:“我們失散了。藍總是怎麼來的這裏?”

“莫名其妙出現了一陣黑霧,黑霧散去,我就在這裏了。”他道。

“那你看到之前的那些行屍了嗎?”我又問。

他點頭,我繼續問:“他們攻擊你了嗎?”

藍天佑望着我忽而一笑:“紫瞳,你不相信我嗎?”

我只是覺得奇怪,似乎這段日子以來,我身邊發現一些詭異事件的時候,總能看見他的身影。

一兩件還可以說是巧合,可是從酒店的人皮嫁衣,再到長白山,還有藍夫人身上那隻小鬼對他的恨意,和童家老宅下那張酷似他的照片,都讓我怎麼也想不通。

藍天佑的口碑無論是在生意場上還是別人眼中,都是絕佳的。除去他那不知道抽什麼風的跟我求婚這種事,我也覺得他人不錯的。

可是,就是覺得奇怪。

見我望着他沉默不語,藍天佑又是爽朗的一笑:“我進來的時候,的確有行屍攻擊我,解決了一兩隻。後來,我跳上了屋頂,這樣他們纔沒能攻擊到我。”

他說着,還指了指一邊房子的屋頂。

可是,我記得我們進阮村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過任何行屍的屍體。

“紫瞳,我沒有惡意。”他又道。

這裏只有我和他,我沒有確切的證據,也只能姑且相信他。

“那有辦法出去嗎?”我問他。

他一籌莫展的搖了搖頭:“暫時還沒有。”示意我看了眼眼前的棺材鋪,“我本來覺得這屋子有些奇怪,想去看看的。見你想開門,怕你出危險,才阻止了你。”

我本來也覺得這個地方詭異,既然他說有危險,我也不想以身犯險,便後退了一步。

藍天佑擋在我身前,磨蹭了一下後,打開了那扇門。

他走進去,我正要跟進去,忽然聽見寶寶道:“媽媽,不要進去。”

“怎麼了?”他是發現什麼了嗎?

“我不知道……就是不要進去……媽媽,我怕……”

我瞥了眼屋子裏面的情形,裏面什麼都沒有,只有空空蕩蕩的一間屋子,藍天佑就站在屋子裏的一端,等着我進去。

鬼胎在有些方面是很敏感的,既然寶寶說害怕,裏面也許有什麼我看不見的危險,我便對藍天佑道:“藍總,裏面也沒什麼東西,出來吧。”

藍天佑掃視了一圈這裏,道:“看來剛剛是我多心了。紫瞳,既然裏面安全,先進來休息會兒吧。在外面的話,那些消失了的行屍,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出來,太危險了。”

(本章完) 可是我們家寶寶說裏面才危險,我相信寶寶!

“在裏面也找不到離開這裏的方法,我們出去找找出路吧。”我道。

藍天佑依舊站在原地沒有動,煞有介事的跟我分析着:“紫瞳,我懷疑我們進了另一個空間。與其去外面找出路,不如在這裏看看。這屋子,我總覺得奇怪的很。”

那屋子給我的感覺也很奇怪,彷彿有一種誘惑我進去的感覺一般。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我剛剛彷彿看到地上有什麼東西閃過。

“媽媽……”寶寶又輕輕喊了我一聲,“不要進去……”

“媽媽不進去。”我輕聲寬慰道,擡起頭卻看見藍天佑正眼神幽邃的盯着我的肚子。

寶寶似乎有些害怕的蜷縮了一下,我伸手護住肚子,聽見藍天佑緩和了語氣問我:“紫瞳,那是鬼胎嗎?”

他的語氣,是滿滿的擔憂,可是卻讓我下意識的戒備。

我點頭:“我丈夫是鬼,孩子自然是鬼胎。”

“沒想到他居然能有孩子……”藍天佑似乎很低聲的呢喃了這麼一聲,我聽得不是很真切,也聽不出他是帶着怎樣的語氣。

只是很快就又聽到他說:“紫瞳,鬼胎很危險。我聽景潤說,清虛觀接觸過的所有鬼胎,無一不是將母體吸食乾淨。這鬼胎,你要儘快處理掉!”

我眉頭一皺:“藍總,謝謝你的關心,但我們家寶寶不會害我的。”

“這不是你發揮母愛的時候,婦人之仁,只會害了你自己!”他稍稍有些激動,周圍的空間也似乎閃過了一道波動。

如果空間波動大的話,這個空間就會破碎掉,我似乎看到了離開這裏的希望,可是卻找不到剛剛空間波動的緣由。

正在這個時候,背後捲起一道陰風,猝不及防的將我捲起了室內。

我立刻就想要退出去,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腳下一道陣法閃起,赫然便是我剛剛無意間看到的。這是兩道連在一起的陣法,我站在靠門的一道紅色陣法中,藍天佑站在裏面一道黑色的陣法中。

“媽媽,快走!快離開這裏!”寶寶焦急的呼喊着,我用盡全力想要移動,卻一點點辦法都沒有。

兩道陣法相交的地方,紅色與黑色已經交纏起來,我感覺的到什麼東西正在我體內飛快的流逝,通過腳下的陣法,流向藍天佑那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