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想着剛纔林天的話,計算着條的藍量。

在看到他用一個q技能清理兵線之後,忽然眼睛一亮! 機會來了! 位置比較靠前啊! 孤狼狐疑的想天哥怎麼不提醒?或許是因爲沒有看到吧。 於是孤狼不再遲疑。直接開着大招衝了出去! 國際解說們快說道:“噢!人馬開大了!已經衝出去了!這波……要打起來了!” “噢!這是繼兩

在看到他用一個q技能清理兵線之後,忽然眼睛一亮!

機會來了!

位置比較靠前啊!

孤狼狐疑的想天哥怎麼不提醒?或許是因爲沒有看到吧。

於是孤狼不再遲疑。直接開着大招衝了出去!

國際解說們快說道:“噢!人馬開大了!已經衝出去了!這波……要打起來了!”

“噢!這是繼兩邊中路的對抗之外,又一次的中野對抗嗎?哈哈!太激烈了!”

“李相赫的條狀態有點不好啊,感覺會出事的。”

“人馬衝了過去,這個位置,還可以……怎麼說?”

條並沒有閃現,此刻無法躲避人馬的大招距離!

怎麼辦!?

孤狼剛覺得有機會……可是忽然從對面防禦塔的後面居然衝出來一個盲僧!

“我靠!”孤狼大驚,盲僧居然在這裏!

林天眉頭微皺:“小心盲僧的迴旋踢!”

孤狼咬咬牙,看着自己已經大中條了,這波再不上就是虧了,於是狠狠的朝着條踢了過去!

與此同時。林天眼疾手快,剛準備e技能起手率先秒殺條的瞬間……

盲僧q過來了,他q在了人馬的身上。

隨後二段q到了人馬這裏,反應非常快的摸眼拉近了距離!

居然是直接一個r閃將林天的瑞茲踢了過去!

盲僧的操作往行雲流水,觀衆們看的是激動不已,吶喊着!

根號焦急的說:“這個盲僧,這的賊!”

“二段q接眼,接r閃!我去!爲了殺林天,笨雞可真拼命啊!”

盲僧的這個操作,非常儘快。林天沒有閃現,根本無法躲避!

在瑞茲被踢過去的時候,條開啓了疾走,一遍與人馬糾纏,一遍拉出了一個大招。隨後狠狠的將人瑞茲給拉了過來! ,!

“林天的瑞茲傷害還是很可觀的,”橘子姐目光一直定在畫面上,一邊說道,“感覺是有機會換掉盲僧的啊,就看瑞茲的操作怎麼樣。 ? bsp;?? 瑞茲打出一套之後也不貪心,直接繼續向後走,並且躲開了條的一個魔偶攻擊!

笨雞氣的半死,不過沒有辦法。技能空了,沒辦法接r閃,否則瑞茲直接就死了!

可是就當這個時候,他更加沒有想到瑞茲會反打,而且一套技能打的自己是生不如死!

傷害,居然這麼高?!

李相赫淡淡的道:“這段時間大家一直在育,裝備自然就起來了,不用擔心,我來了。”

李相赫的條大招是空了,可是傷害依然很高,他等待着下一個q技能的刷新,準備配合盲僧一局擊殺。

不過在他等待cd的時候,林天的瑞茲再次反打!

走一會兒,停一會,打一會兒……

距離與條和盲僧把握的非常好!

一下e加q技能,一下平a加q技能。每一套技能扔在盲僧的身上,後者都有些扛不住!

林天利用疾走的時間,將中單ap類型的拉距離打人,做的非常到位!

迎來了滿堂喝彩!

國際解說們也是讚不絕口,看着瑞茲瀟灑飄逸的走位和不斷的攻擊,此時看的人是賞心悅目。

根號激動的說道:“瑞茲的距離把握的非常好這個位置,打一下,走位一下,讓盲僧和條根本就碰不到自己,真的很厲害!”

“這個疾走開的是價值千金啊,而且瑞茲也是這種適合拉開打的英雄,在這種拉車戰,即使是兩個人,瑞茲也有一戰之力!”

“看不出來啊,林天居然將瑞茲玩的這麼溜!這個英雄改版之後一直有很多人去嘗試,可惜有些都失敗了的。”

“應該說是改版之後的瑞茲不好練,否則大家也不會在世界賽版本不去拿出來了。”

所有的觀衆們在瑞茲極爲瀟灑飄逸的走位中驚歎不已,歡呼聲連連。

只見瑞茲本身血量沒有怎麼下滑,但是盲僧的血量下滑的十分厲害!

笨雞十分無奈,但是疾走的持續時間有十秒。現在才過了五六秒的時間,自己的血量就下降了一大半。

再這樣下去,先沒把瑞茲殺死,笨雞就先陣亡了。

此刻。李相赫的加技能cd終於是好了,二話不說給盲僧套上了一個加,這回笨雞不再繼續用q技能去試探了,而是直接摸眼拉近了與瑞茲之間的距離。

隨後直接一個r技能踢了過去!

近距離的神龍擺尾。是擺脫不了的。

林天也沒有指望在這段時間不被盲僧踢中,只見盲僧踢過來之後,隨後緊接着一個q技能!

“砰!”

q技能天音波穩穩的落在了被擊飛的瑞茲身上,並且標記了。

“糟糕!”橘子姐焦急說道,“這波rqq要是打出來的話,恐怕瑞茲的血量下降的厲害,再加上後面的條,感覺林天有點危險了。不得不說。笨雞這個盲僧,真的很老道啊。”

現場的觀衆們看的也是目不轉睛!

就在這個時候,笨雞二話不說直接再次按下了q技能,二段q技能飛了過去!

可是……

林天的反應讓大家震驚!

在盲僧二段q技能飛來落地的瞬間,林天已經按下了閃現!

“噌!”

第一時間與盲僧拉開距離!

一般情況下,如果盲僧二段q技能飛來的時候,閃現交的早就把盲僧一起帶過去了,到時候仍然要面對盲僧的進攻。

而在盲僧落地的瞬間交出閃現。就會瞬間拉開距離,讓盲僧接下來的技能沒辦法攻擊到你的身上。

當然,這個時間點要把握的非常精準,否則,失敗率將會非常的高。

此時林天手飛快的閃現拉來了距離,隨後一個e技能狠狠的將盲僧定住!

第二次定住了!

笨雞心中一緊,沒來由的感覺到不好!

果然,瑞茲起手一個e技能之後,打出一個負荷!

“轟!”

高額的傷害將盲僧的血量壓的非常低!

李相赫趕緊上前給出護盾,並且也開啓了疾走,沒辦法,條本來就在盲僧的後面。之前瑞茲開啓了疾走,就更加追不上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林天的瑞茲忽然不再繼續前走,而是停下來一下平a落在了盲僧的身上,隨後q技能出手!

“砰!”

“我的天!法術暴擊!”國際解說們一陣驚訝。

隨後眼看着還有三四百血量的盲僧被瑞茲一個q技能暴死了!

盲僧……陣亡了!

而且是笨雞的盲僧!

被李相赫和笨雞兩人追的窮途末路的瑞茲居然反手就將盲僧給滅掉了!?

我的天!這……

“吼!!!”

臺下的觀衆們一陣陣的歡呼着,激動的吶喊着,對瑞茲這波操作十分讚歎!

“噢!fad真的厲害!一打二,現在居然反殺掉了一個!”

“是啊,我想他現在比我們的法王x也不相上下吧。”

“開玩笑,這個fad,是能和李相赫五五開的男人了。”

“哈哈,難道說1p1賽區終於要出一個世界級的中單了?”

“是啊。以前1p1世界級中單不少,可惜後來韓援進去後,1p1的本土中單就落寞了,之後就下滑,真的是不行。”

“1p1中國賽區的fad,1a北美賽區的比爾森,1cseu歐洲賽區的x。再加一個1ms臺灣賽區的西門,可以的,五大賽區的世界頂級中單拼圖終於完成了!”

“哈哈,可以預見fad將來在1p1會達到怎樣的高度,厲害啊。”

巴黎的觀衆們對fad的評價相當的高,國內的也不例外,此刻林天反殺了一個盲僧之後,全國的觀衆們幾乎都沸騰了!

彈幕被淹沒!

無數帖子不斷的冒出來!

全都是對林天那精彩的瑞茲操作的讚賞!

根號在高興之餘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現在怎麼說,條還在旁邊,瑞茲要想逃生的還是有點困難的。”

“我覺得已經差不多了,至少已經換掉了一個盲僧,就算現在瑞茲陣亡的話也不虧。”

“是啊,話是這麼說……”

但是,大家其實都想看到,加入林天真的能一打二呢?!

話音剛落,國際解說們又是一陣驚呼!

“噢!瑞茲又開始了!這個fad!太大膽了!”

只見電子大屏幕上,瑞茲殺死盲僧之後,並沒有選擇逃生,而是與條硬剛。

李相赫面色冷峻,先是平a一下瑞茲。隨後觀察他的疾走技能,應該是快要消失了。

在這個時間點上,失去疾走的瑞茲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

李相赫想的非常清楚,就趁着疾走消失的瞬間,給瑞茲致命一擊!

林天也看見了自己的疾走時間消失了,移動度大幅度下滑,這個時候……

他居然,還起手反打!?

“瑞茲太瘋狂了,疾走都沒了,還打?!這不是要被條打死啊。”

“是啊,瑞茲的血量剛纔消耗了一波啊,而條的狀態還很好呢。”

“噢!大家看,巨魔想要過來幫忙,應該是瑞茲想要再次反打的原因吧。”

“是啊,不過,蘭博應該會攔住巨魔的。畢竟此時的條和瑞茲都在sk戰隊的野區,論起支援,一定是蘭博快一點啊。”

正說着,李相赫對瑞茲的反打也是有些意外,當即兩人的技能全部砸了上去!

“轟!”

兩人的技能全部命中,可是就在條釋放一個致命的q技能之後,忽然感覺到瑞茲的身邊……

一陣風起!

瑞茲……又加了!?

我靠!難道又有疾走了?!

解說們一陣激動:“不是!瑞茲打出加了!”

符文法師,瑞茲,在連招eqeq之後可以打出加大概兩秒!

當林天選擇反打的瞬間,就已經知道了自己必定會打出加,然後就利用加的移動度,躲開了條的致命q技能!

強!

真的是強!

觀衆們在解說的帶動下對林天的這個瑞茲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需要多麼強大的計算能力啊!?

李相赫,此時面色鐵青!

關鍵的q技能空了,也沒有減到瑞茲!

而此時瑞茲繼續向前方走,不過好在條是在疾走狀態下,在兩秒之後,條仍然打中了瑞茲。

但是,林天需要這兩秒時間就夠了!

林天的瑞茲在加之後繼續走,隨後猛的回頭,只等技能bsp;?? qeqqeq!

一套完美的連招直接砸在了條的身上!

全場震驚!

法術機關槍!

法術機關槍!

法術機關槍!

國際解說們連續說了三遍,激動不已!

新版瑞茲的爆其實非常的高,關鍵在於會不會用!

林天的這套瑞茲連招最大限度的將瑞茲的技能,被動運用起來了,將所有的傷害全部灌在了條的身上。

李相赫的反應也不慢,他清楚瑞茲的特點,急忙起手一個e技能將魔偶套在了身上抵擋了傷害,但是還是很有多的傷害打在了條的身上。

於此同時,李相赫一個將瑞茲的血量壓的的非常低!

但是林天同樣不虛……

在打出了法術機關槍之後,林天的目的就只有一個,站擼!換掉條! ,!

林天明白此時逃生根本不可能!

但是卻有機會換掉條!

於是他此時也不走位了,專心的將技能全部灌在條身上。

“哼!拼傷害?!”李相赫冷哼一聲,隨即也是將技能打在瑞茲身上。

既然要拼,那就拼個徹底!

於是,所有的觀衆們都注意到了條和瑞茲兩人的對拼!

這兩個人都是不要命了嗎?!

每個人都是激動不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