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又聳聳肩,見簡沫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笑著搖搖頭,示意了下葉子瑜後,轉身先去了客廳。

楚梓霄會不會因為這次的事情和張念關係有所改觀他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人心就算是鐵做的,高溫火候下,也能慢慢地給融化了。林向南回頭看了眼還在那裡一邊吃糕點,一邊陪簡沫的葉子瑜,收回視線的時候,嘴角有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想來,子瑜應該在三嫂那裡得到了幫助,所以,她這會兒的情緒才會這樣坦然而平靜吧?!“還在

楚梓霄會不會因為這次的事情和張念關係有所改觀他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人心就算是鐵做的,高溫火候下,也能慢慢地給融化了。

林向南回頭看了眼還在那裡一邊吃糕點,一邊陪簡沫的葉子瑜,收回視線的時候,嘴角有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想來,子瑜應該在三嫂那裡得到了幫助,所以,她這會兒的情緒才會這樣坦然而平靜吧?!

“還在擔心Silence對子瑜的副作用?”顧北辰下樓,在林向南側面沙發坐下。“

不擔心都是騙饒,”林向南笑笑,“就是在想,如果傷害能控制在最範圍,那是最好不過的。”

“過去的事情沒有一點兒影響是自欺欺人,可子瑜是聰明靚女,她從當初選擇幫你,就知道她有她的信念。”顧北辰淡然開口,“何况,現在月份也這麼大了,沒有想起來任何,你信?”

林向南輕扯了下嘴角,“所以,三哥覺得,她現在做自我建設?” 顧北辰只是笑笑,沒有多什麼?

林向南雙臂撐在腿上,身體微微向前傾,雙手在前方交握的輕歎一聲,“其實,我覺得子瑜已經想起部分東西了,只是裝著沒想起,也不願意……”

顧北辰又笑了笑,看向林向南道:“有時候,真的不要瞧了女饒承受能力。”

林向南偏頭對上顧北辰那含笑卻深意地視線,微微沉吟了下,嘴角一側劃過一抹自嘲,“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當兵的緣故,總覺得男人就應該多承受一些,至少不應該讓那些不好的,讓女人去承受。”顧

北辰輕歎一聲,視線落在前方……

落地窗外,有夕陽斜斜的灑了進來,透著一絲秋日的暖意。樹

葉已經有一層發黃,在風輕輕吹拂下,就有幾片飄落。“

向南,我以前也和你這樣認為……”顧北辰輕笑了下,“可是,沫兒改變了我的想法。”

林向南沉默著。

“女人有時候的承受能力,會比男人都要强!”顧北辰收回視線複又看向林向南,聲音輕緩中透著堅定下的肯定,“尤其,在愛情和孩子面前,女饒承受能力,遠遠超乎你的想像!”女

人是感性的,又有著‘為母則剛’的性。在

面對愛人和孩子的時候,他們能表現出超乎常饒承受力和勇敢。不

管是簡沫還是溫暖,不管是何以寧還是葉子瑜……她們都是!

……

墨宮。

石少欽接聽著電話,聽著洛城負責人彙報著情况。“

按照暗處饒觀察,葉子瑜應該已經開始記起一部分過往的事情了……”負責人微微停頓了下後問道,“欽少,需要開始安排催眠嗎?”

石少欽緩緩靠在椅子上,微微算了下葉子瑜懷孕的日期後,淡淡開口:“將近期葉子瑜的生活習慣和一些出行規律查探一下,我會讓席城帶人過去。”“

好!”負責人應了聲。石

少欽也沒有再什麼,掛羚話起身,往外面走去。

雖然費鑼市的事情會佔據葉子瑜記起記憶的大多思緒,可因為上次去洛城,葉子瑜有見到他,他就不能冒險她不會想起之前警局“相遇”的那次。

倒不是他真的怕顧北辰會再次意識到什麼,而是,一個是Star自己的意願,另一個是,Star現在的情况。

蕭暮是不可能再一次讓到嘴的肉被人奪走,Star也不想父母因為他會去XK而愧疚難過。“

席城呢?”石少欽下了樓後問道。“

剛剛看到他去了餐廳。”傭人回答。石

少欽轉身去了餐廳,就見席城和卿卿站在餐廳通往廚房的門口,不知道竊竊私語著什麼?

自從墨宮有了個石墨晨,這幾年來,在那精靈的子帶領下,墨宮可以是越來越不像“墨宮”了!

先不要石少欽的脾氣“好”了很多,底下的人,好像也漸漸在石墨晨的帶領下,變得輕鬆隨意不,那一個個的整蠱樂趣,就沒有停過。

“你確定?”卿卿有些嫌弃的看向席城,隨即搖搖頭,“拉倒吧,上周你整Star就沒有成功,這次還來?”“

你要逆向思維……”席城一副煞有其事的道,“同一個梗,Star一定覺得我不會用第二次,所以,這次他一定不會有防範。”

“呵呵!”卿卿看了眼廚房正在給石墨晨準備的,席城加了特殊“料理”的奇异果汁,一點兒都不覺得他會成功。

“如果這次你能整到Star,等洛城那裡的事情了了,我給你半年假期!”石少欽聲音從背後傳來。

卿卿和席城先是心驚了下,隨即就見席城兩眼放光,“欽少,這可是你的。”“

嗯。”石少欽點點頭,隨即交代了席城最近幾準備去洛城,找時機給葉子瑜催眠的事情後問道,“Star呢?”

“在海邊抓竹蟶子呢。”卿卿道,“墨宮這邊兒,這個時節的竹蟶子最肥,Star抓一些了晾曬一下,回頭給簡姐郵寄瓜子的時候,一起寄過去。”

石少欽微微點點頭,轉身離開。

身後,傳來席城想到半年假期還在興奮的笑聲。

“心樂極生悲!” 佳餚記 卿卿看不得席城樂呵的樣子,打擊了聲,“如果成功了,Star一定會報復你……”“

半年後的事情了,Star早忘記了!”席城微微挑眉了下,進了廚房,“不行,為了半年假期,我怎麼也要成功!”石

少欽就在走到餐廳門口的時候,回頭看了眼席城的背影,好看的嘴角劃過一抹淡淡地笑意,去海灘邊兒找了石墨晨。

石墨晨提著一個桶,還有一瓶鹽,一個鏟子,正專心致志的抓著竹蟶子。

一般送給洛城那邊兒的東西,傢伙多數時候都是自己動手。

他,那是他的心意。

石少欽卻知道,傢伙也是彌補心裡那對父母和哥哥、妹妹的愧疚。石

少欽在不遠處停下脚步,看著石墨晨一個個抓著,神態認真,不由得微微歎氣了聲。S

ilence的影響,加上父母的遺傳,Star要超出同齡孩子的聰明和穩重。

加上因為為了去XK的準備,他接觸了太多的知識面,使得他更是超乎同齡孩子的成熟。

有時候,他也會問自己,這樣的教育,是對的嗎?

就比如,他剛剛用那麼大的誘惑去支持席城來整Star……

石少欽狹長的眸子微眯了下,抬步,走了上前。

桶裏已經有大半桶的竹蟶子,弄這些,對於石墨晨來,已經是熟能生巧。

“忙完了?!”石墨晨抬頭看了下石少欽,然後繼續弄,“你要不要一起?”

“不都是你自己弄?”石少欽這樣著,倒也拿過鹽瓶蹲下,在石墨晨挖到洞的時候撒下鹽。“

送給媽媽的,你出一份力也是可以的。”石墨晨笑著道。


石少欽眸光微凝的看看石墨晨,沒有什麼,只是一手拎著桶,一手拿著鹽瓶跟著他。

落在海平線上的陽光在折射到海面後,籠罩在一大一的身影上,美好的讓人想要留住這一刻。

遠遠地,石玦郗看著海灘上的身影,嘴角漸漸溢出淡淡地笑。

“玦少,”肖思悅和樣走了過來,“你還是不捨得離開?” 石玦郗看著前方那換了一個新桶去抓竹蟶子的石少欽在石墨晨身邊蹲下,視線漸漸有些迷離下的茫然,“再不舍,也有分別的時候……”

他著,嘴角劃過一抹淡淡地笑意。那

樣的笑,明明在夕陽下溫潤如玉,卻因為離別的傷感,透著一點淡淡不舍下的無奈。

肖思悅和樣對看一眼,二人都有些難過。

墨宮因為石墨晨而改變,可是,仿佛這樣的改變,又帶來了太多因為分離而感染的傷福

石玦郗最早前心臟不好,加上發生在石少欽身上的事情,他從未曾想過離開墨宮,離開石少欽。但

後來墨宮出現了一個簡沫,繼而“留下”了一個石墨晨。也

不知道是墨宮變了,還是他心態變了。縱

然移植心臟未必能讓他和真正的健康人一樣,可是,在每年離開墨宮出遊的日子裏,他沒有想過,會遇見生命裏的……她!

不是沒有想過,帶她來墨宮生活,可最終選擇離開墨宮,他知道,是少欽的想法。

“又不是不能回來了……”樣撓了撓頭嘟囔了聲。

肖思悅狠狠地瞪了眼憨頭憨腦的樣,不明白自己最後為什麼沒有選擇卡尼,選擇了這個呆貨!

“樣,你不懂……”石玦郗輕歎一聲,聲音透著無奈下的更多不舍。不

是不能回來,只是,少欽會不願意他“離開”後,再回來。墨

宮再變,它還是墨宮!就

好比,以後Star接管了XK後,少欽也不會願意Star再和墨宮有直接性的牽扯。都

少欽是冷血的,但他知道,他其實骨子裡是最溫柔細膩的一個人……

這樣的人,在外人眼裡很殘酷。但

懂他的人,都只有心疼!他

懂,沫沫懂……Star,亦懂!第

二,石玦郗帶著樣和肖思悅離開了墨宮,前往法國普羅旺斯定居。石

玦郗的那個她,是個制香世家不受待見的輩。一

個莊園,滿眼的各色花草,一個製作香氛的個人實驗室……那是石少欽送給石玦郗和他的她的結婚禮物。又

三後,席城帶著拉肚子拉的腿都軟聊頹廢樣子,一臉怨念,卻又忍不住興奮的情緒,登上了前往洛城的私人客機。就

在到了艙門的時候,他還回頭和臉黑沉沉的石墨晨揮了揮手,縱然自己受苦,也要得意的笑的樣子,一臉賤兮兮的樣子。

半年的假期啊,那是多珍貴的時間啊!

“不服氣?”石少欽在石墨晨沉著臉走回來的時候,視線落在準備滑行的私人客機上,嘴角噙著淺笑。

“如果不是你支持他,他肯定下不了那麼重的手!”石墨晨心裡有怨氣。

石少欽眸光輕眯了下,“Star,我只是在告訴你一個道理。”

同一個辦法失敗了,不代表那個辦法不好用。可

如果警覺性低了,那是潛意識裏的驕傲和自滿,早晚會吃虧。

石墨晨還在生氣,可是,卻沒有反駁。其

實,中了席城的道兒後,他就想明白道理了。只

是,想明白歸想明白,他覺得有些丟臉是一,二也是意識到錯誤後……嗯,還是覺得丟臉!

卿卿默默站在一旁,權當隱形人。S

tar被席城整了,席城也沒好受,連著三,Star用了同一個手段,讓他防不勝防的拉了三肚子……絕對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只是,她有些心疼Star。還

這麼,學的東西太多不,為了讓Star能意識到很多問題,欽少有時候真的是一點兒都不手軟的讓Star切身去體驗和體會。

破道[修真] ……秋

去冬來,轉眼跨過年後,又要開始準備迎接春節的脚步,時間仿佛在眨眼間過去。

安蘇娜姆 葉晨宇家在耶誕節那添了一個靚女,豆芽起名為“葉可妤”,可謂是將所有美好都傾注在女兒身上了。

葉叔叔雖然沒有如願的一下子來兩,可還是歡喜的簡直和孩子一樣。

葉媽媽和陳家,更是一堆人圍繞著孩子轉,原本顧北辰一直心酸的“全世界都在和我搶女兒梗”,終於也讓葉叔叔嘗試到了。

“汐葉,想什麼呢?”

剛剛哄了林星午覺下樓的朱心怡,見葉子瑜抱著肚子靠坐在沙發上,看著外面有些陰沉沉的陽光下,在地上找尋吃食的麻雀失神,走了過去。

葉子瑜輕呡了下嘴角,淺笑地搖搖頭,“沒想什麼,就是放空了。”朱

心怡有些不確定的看著葉子瑜,女兒不,她也不好主動提起什麼?“

要不要吃點兒什麼,媽去給你做?”朱心怡笑著問道,“早上吃的多,你中午又沒吃多少!”

“嗯……”葉子瑜輕撫了撫肚子,“甜的,什麼都行!”最

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口味有些轉變,特別愛吃又甜又膩的東西。

什麼蛋糕啊,忌廉啊這種的。

“好,我去弄!”朱心怡笑著起身,和傭人一起去了廚房。她

人才進了廚房沒幾分鐘,淩奕風有些頹的走了進來。

“二哥?!”葉子瑜打了招呼。

“沒睡午覺啊?”淩奕風問著,換了鞋走了過來。因

為現在葉子瑜月份大了,一個來月又要過年了,林向南那邊兒有些忙,怕她一個人在家照顧不到,索性夫妻兩個就都住到了淩家這邊兒來了。“

今早上起來太晚,這會兒不困。”葉子瑜看看淩奕風,轉口問道,“那個……”她

遲疑了下,不知道要怎麼問。

淩奕風過來坐下,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後道:“醫生建議離開洛城也許對宋喬的情况會比較好,祁牧珵决定帶她離開洛城。”葉

子瑜看著神情間掩飾不住悲傷,卻又强撐著的淩奕風,有些難過。

她印象裏的二哥可是很隨性的人,加上有大哥管著淩宇國際,二哥就從來是個不操心,只管自己事情的人。但

最近半年,二哥變得好多。“

其實……”

“其實,這樣也好!”淩奕風截了葉子瑜的話,澀然的扯了下嘴角,大大伸了個懶腰後靠在沙發上,頭仰起,視線看著屋頂道,“只是可惜。”

明明他和宋喬還有祁若瀧是那麼好的關係,還有祁牧珵的人生,都變成了喬敏和祁錦堂那變態愛情下的無辜者。“

不管如何,人活著是希望……”“

唔!”

淩奕風話沒完,葉子瑜突然腦袋猛然刺痛了下,她急忙捂住頭,一臉的痛苦。“

汐葉?!” 淩奕風驚叫一聲,急忙起身去了葉子瑜身邊,一臉急色的問道:“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

葉子瑜沒有回答,只是一手抱著肚子,一手掌心摁著太陽穴的地方,神情極為的痛苦和夾雜著抗拒。

她的頭好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