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劍的目標,卻正是馬烈日。

鐺! 那劍快得肉眼都瞧不見,即便是炁場感應,也顯得十分勉強,馬烈日嚇了一大跳,不過到底還是被官方認可的天下十大,這人的實力還是不容置疑的,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他右手一翻,摸出了一把單刀來,朝着那飛劍擊去。 一聲炸響,刀劍碰撞之處,火花四濺,有鐵汁飛濺而起,巨大的撞擊聲在山腰間迴盪不休,而

鐺!

那劍快得肉眼都瞧不見,即便是炁場感應,也顯得十分勉強,馬烈日嚇了一大跳,不過到底還是被官方認可的天下十大,這人的實力還是不容置疑的,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他右手一翻,摸出了一把單刀來,朝着那飛劍擊去。

一聲炸響,刀劍碰撞之處,火花四濺,有鐵汁飛濺而起,巨大的撞擊聲在山腰間迴盪不休,而與此同時,信心滿滿的馬烈日卻是一個踉蹌,朝着後面疾退了七八步。

他這一刀下去,雖然擋住了對方的飛劍,卻給那恐怖的衝擊力弄得站立不住,整個人都有一些搖搖欲墜。

我站在不遠處,雖然那一劍並非是斬向的我,但依舊還是感受到了對方恐怖的力量。

這樣強大的勁力,難怪膽大包天,膽敢單槍匹馬衝到龍虎山來。

而且他還將龍虎山一衆高手逼到了如此的田地來。

鐺、鐺、鐺……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那飛劍與馬烈日的單刀拼殺了十幾個回合,電光火石之間,刀光劍影,縱橫的氣息擴展開去,撲在臉上,刀割一般疼。

我這樣的身體素質都感覺有些吃不消,普通人站在這裏,只怕就要給那舞動的勁風給撕扯成碎片去。

一連串的攻擊讓馬烈日應接不暇,又一次的刀劍相交之後,馬烈日怒吼一聲,卻是轉身而走。

他頭也不回地退開了百米開外去。

那飛劍矯捷,宛若游龍,不過顯然對於長距離的控制力有不逮,並沒有朝着他追擊,而是落到了旁邊的元晦大師身上。

從外貌上來看,一把白鬍須的老禿瓢兒,的確是比我和陸左更有高手氣度一些。

面對着這樣的進攻,元晦大師取下了脖子上掛着的金剛菩提子念珠,猛然一扯,卻是化作了數十顆元氣充足的暗紅色珠子,充滿了古怪的氣息。

珠子圍繞着元晦大師不斷飛旋,將他周身護住,讓那飛劍完全沒有發揮的空間。

即便如此,那飛劍還是在一瞬之間,刺出了上百劍。

而就在那飛劍朝着我們這邊的援兵進行攔截的時候,那青衫劍客居然還在與龍虎山衆人周旋,硬生生地承受着一衆龍虎山長老配合着法陣的猛烈攻擊,而在這樣讓人窒息的攻擊之中,他居然還能夠如同閒庭信步一般,顯得輕鬆無比。

好強。

先前張天師在龍虎觀星臺上召見我和陸左,請陸左談及天下英雄,陸左說了許多,卻不曾想居然又蹦出了這麼一個傢伙來,直接挑戰了我們的想象。

他的出現,彷彿在嘲諷我們有多麼的無知。

那把紅光耀眼的飛劍在對元晦大師進攻無果之後,再一次地轉移了目標。

而它的目標,則落在了仍處於不遠處的我和陸左身上來。

唰!

又一聲破空之聲,原本正在朝着元晦大師猛烈攻擊的飛劍陡然轉了方向,落到了我們的跟前來。

最前面的一劍,斬向的是離得稍微近一些的我。

我即便是全神貫注,炁場全開,但是當那一劍飛過來的時候,還是沒有信心抵擋住它陡然爆發出來的威力,所以在一瞬之間,直接遁入了虛空之中去。

大虛空術。

這一招使出來,有兩個意思,第一就是躲避對方的飛劍,第二點,則是想要感知一下三十四層劍主是否在這裏。

上一次在白頭山的時候,我遁入虛空,結果給押在了虛空之中動彈不得,身受重傷。

我知道那一次是撞到了三十四層劍主的手上。

而這一次如果我在虛空之中再次被襲,說明除了這個不知來歷的青衫劍客之外,三十四層劍主也在附近。

這纔是最可怕的。

所以我遁入虛空之中的時候,精力無比的集中,小心翼翼,一旦有任何的動靜出現,我都會立刻逃脫。

不過虛空之中,並沒有出現上一次的情況。

我沒有感受到三十四層劍主帶給我的壓力,反而是在這個被稱爲龍虎山禁地的乾坤峯之中,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敘的恐怖力量。

儘管那玩意被埋藏得很深,但是在虛空之中,卻還是有一星半點兒的氣息瀰漫了出來。

是什麼呢?

緊急時刻,容不得太多的查探,我重新浮空出現,這個時候那把飛劍正在於陸左在拼鬥。

雙方交手,叮叮噹噹,宛如進了打鐵鋪子,激烈非凡。

那把火紅色的長劍每一次的撞擊,都有炙熱的鐵汁從劍身上飛濺而出,然而半天也沒有瞧見消減半分。

而隨後交手的持續,十幾秒鐘之後,正在應付龍虎山衆人的青衫劍客突然間一扭身子,卻是突破了對方的禁錮,直接出現在了山門這邊來。

那把長劍如燕投林,回到了對方的手中。

呼……

他的離開,讓苦苦支撐的龍虎山衆人在鬱悶的同時,又忍不住舒了一口氣。

很顯然,與這傢伙的交手,帶給他們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青衫劍客站在十米開外的地方,抓着手中的劍,然後眯眼打量着陸左,幾秒鐘之後,開口說道:“能夠抵住我血牙劍的人少之又少,而嘗試着想要控制它,奪取我操控權的人,至今爲止,我只碰見一個,而你,是第二個,卑微的人類,報上你的姓名。”

這人的嗓音偏低沉,說話有一些沙啞,而且還有一種古怪的口音,夾雜起來,讓人聽了十分的不舒服。

不過他話語卻說得逼格滿滿,有一種格外孤傲的感覺。

陸左將鬼劍往回收,橫在胸前,然後平靜地說道:“在打探別人之前,不做一下自我介紹麼?”

那人高傲歸高傲,但對於陸左卻似乎另眼相待,所以居然真的就回答了:“我叫做賈奕。”

啊?

陸左聽了,顯然是愣了一下,隨後方纔問道:“賈奕?這是你的真名?”

青衫劍客冷然說道:“從來到這一界之後,我一直都用這個名字,該你了,說出你的名字。”

陸左平靜地說道:“敦寨苗蠱,陸左。”

青衫劍客眼睛一亮,然後說道:“苗疆蠱王?”

陸左說那都是別人給取的匪號,算不得數——賈朋友,我已經說了自己的來歷和姓名,不過你卻並沒有講清楚自己是從哪兒蹦出來的……

Wωω¤ttκan¤C O

青衫劍客笑了,說你不認識我?

陸左搖頭,說恕在下見識淺薄,還真的沒有聽說過天底下有一個叫做賈奕的頂尖高手。

青衫劍客笑容更盛,說你不知道,這也正常,不過等今天之後,天下間必將處處傳頌起我的大名,而無論是龍虎山,還是你這個苗疆蠱王,都將是我腳下的墊腳石,是我被別人津津樂道的戰績……

他張狂無比,而陸左則十分的平靜,揚起了手中的劍,說聽得我突然好期待。

青衫劍客轉頭,卻又看向了我,說你呢,你又叫做什麼名字。

我指着陸左,說我是他徒弟。

哦?

青衫劍客皺着眉頭,彷彿在腦海裏檢索着記憶,似乎找到關於我的線索,而就在這個時候,龍虎山的張天師越衆而出,走到了近前來,開口說道:“賈奕、賈奕——恐怕你的全名,應該叫做平育賈奕天劍主吧?

啊?

青衫劍客轉過頭來,看着他,說你居然知道我的身份和來歷?

張天師臉色陰沉地說道:“我們在天羅祕境,曾經打過照面啊,大羅、三清之下的最強者,平育賈奕天劍主閣下!”一人一劍一江湖。

一人一劍一江湖。 一直以來,關於我們頭頂上的星空,都有無數的說法,在道家的典籍之中,有說是三十六層天的,也有說是三十三天的,乍一聽感覺很不統一,但其實不過是說法不同而已。

如果按照三十三層天來算,第三十三層,叫做聖境四天;而如果按照三十六層天來算,這聖境四天其實又被分作三清天的太清境大赤天、上清境禹余天和玉清境清微天,以及三清天之上的大羅天,按照道家典籍上面的說法,三清便是“一氣化三清”中的玉清元始天尊、上清靈寶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三清天分別住着這三位聖人,而大羅天則是一片虛無,是宇宙最高的存在,超脫萬物。

道家的體系複雜無比,且不多談,但這平育賈奕天,則是聖境四天之下的那一層,也就是最接近聖境的那種。

而這位平育賈奕天劍主的實力,似乎也很接近那位三十四層劍主。

他一出現,就有橫掃一切的氣度,這種實力,顯然並不是通過河圖洛書那樣的東西複製出來的,而能夠夠得上這樣稱號的傢伙,絕對是有出處的。

聽到張天師的話語,那平育賈奕天劍主,又或者說青衫劍客賈奕看着她,眯眼想了好一會兒,方纔搖頭說道:“很抱歉,我不記得。”

簡單一句話,將人傷得不行。

堂堂龍虎山主人,在他眼中,都沒有半分的印象,顯然是根本沒有將人放在眼裏。

對於這事兒,張天師倒是十分豁達,平靜地說道:“在我記憶之中,你其實並不應該叫做賈奕纔對,當年你爲何要改名呢?”

青衫劍客賈奕聽了,不由得一愣,隨後笑了,說想不到還真的碰見了一個老熟人,不過你放心,我這個人公是公、私是私,分得很清楚,你就算是認識我,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所以沒有必要亂攀交情。

陸左這個時候突然插了話,說閣下很自信?

青衫劍客聽到,不由得笑了,說對,我的確是很自信,在我看來,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陸左又問,說那你來龍虎山的目的,是什麼?

青衫劍客看向了乾坤峯的深處,說奉命來找一位同伴,它被你們的先人鎮壓在了這裏,現如今天尊既然出現了,是時候讓它重見天日了……

同伴?

我聽到他的話語,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剛纔在虛空之中感知到乾坤峯下面的那股恐怖力量。

一開始我還以爲是埋伏,現如今一聽,方纔知曉,龍虎山的禁地,也封印着某種可怕的的東西。

而那東西卻被青衫劍客稱之爲“同伴”?

他剛纔還說過一句話,“卑微的人類”,能夠說出這樣話語來的人,他自己會是人?

我似乎猜測到了這位“強無敵”的來歷,而陸左則問道:“天尊,是那個叫做三十四層劍主的傢伙麼?”

青衫劍客點頭,說對。

陸左居然笑了,然後說道:“你奉他爲尊,則應該叫我伯父纔對。”

啊?

青衫劍客一愣,居然沒有破口大罵,而是認真問道:“爲何?”

陸左認真地說道:“天尊的母親,是燕尾老鬼的老婆蛇仙兒,也就是你們的孔雀聖母,我與燕尾老鬼,情同兄弟,而我又長他一歲,所以你們天尊都應該喚我一聲‘陸伯父’,你隨你們天尊這麼叫,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妥,對吧?”

他說出這一番話兒來的時候,我頓時就愣住了。

大哥你這是在開玩笑吧?

說的是什麼鬼啊?這不是明擺着在拉仇恨麼?

我在這邊發愣,而青衫劍客則果不其然地狂怒了起來,手中的長劍在這個時候迸發出了小太陽一般的耀眼光芒來,指向了陸左,說我與你好好說話,你卻敢如此侮辱於我——卑微的凡人,是誰給你這樣的勇氣?

陸左在這個時候,居然好不畏懼地挺身而出,然後說道:“少他媽的在我面前裝逼了,就你這個幾把樣子的小角色,老子殺了不是一個兩個,有什麼好狂的?來吧,別他媽的廢話,拿劍說話。”

我靠!

哥,你這話兒也太霸氣了,你想好了沒有啊?

這個什麼平育賈奕天劍主,可是一人單劍,將整個龍虎山都給弄得焦頭爛額的角色,你這話兒說出口,要是被掛掉了,那可怎麼辦?

還沒有等我思索太多,那青衫劍客果然沒有再廢話,身子一閃,人便出現在了陸左的身前。

他手中的長劍,與陸左的鬼劍陡然碰撞到了一起來。

鐺!

一聲沉悶如雷鳴般的聲音陡然響起,面對着敵人宛如山巒倒塌一般的恐怖力量,陸左居然手持長劍,一步也未曾後退。

兩人死死抵在了一起。

這場面看似尋常,然而對比起剛纔僅僅只是一記飛劍,就讓被官方列入天下十大之中的馬烈日疾退七八步的情形,就能夠感受得到陸左的強大。

這個時候,我的餘光處居然也瞧見了馬烈日。

這位西北馬家的扛把子瞧見陸左的表現,雙眼頓時就瞪得碩大,眼珠子都彷彿要掉下來一般。

怎麼、可能?

吃驚的人並不僅僅只有馬烈日,剛纔憑藉着法陣在與青衫劍客死斗的龍虎山衆人也是驚訝不已,特別是那位龍虎山主人,他眯眼打量着陸左,眼神之中不斷變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兩人僵持的時間並不算長,也就兩三秒鐘的樣子,然而對於旁人來說,卻如同過了半個世紀。

三秒鐘之後,陸左腳下的地面突然間裂開了巨大的裂縫來,堅硬無比的岩石在這一刻彷彿變成了沙石地,柔軟無比,陸左站立不住,不得不變招。

兩人開始拼鬥起來,每一劍的交鋒,都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效果。

起初,他們拼鬥得很快,浮光掠影,然而到了後來,卻越發地緩慢,每一劍都如同押上了沉重的力量。

而他們之間力量碰撞所爆發出來的勁氣,也如同旋風一般飛出。

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個剎那,兇險都存在。

眨眼之間,勝負就會分出。

短短十幾秒鐘的交手,讓人覺得彷彿過了太久的時間,而簡單的試探過後,青衫劍客的身上,突然間爆發出了一股金黃色的氣息來,宛如烈焰一般,緊接着一股宛如天神般的威嚴從天而降。

龍威與其比起來,都有一些不如。

在這樣的強大氣勢下,我感覺到原本穩如泰山的陸左,身子稍微地顫抖了一下,而對方顯然也感受到了,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隨之而來。

糟糕。

我感覺到了陸左的危險,知道這個平育賈奕天劍主的實力,遠遠不是那些普通劍主所能夠比擬的。

他有一種接近於神、或者魔的無上實力。

不行,不能讓陸左一個人硬拼。

我得加入。

這個想法一升起,我拔出了止戈劍來。

兵者之心,志在止戈。

和平,都用手中的長劍來鑄就,而不是乞求,或者期待別人來施捨。

陸言,陸左曾經交給了你太多太多的東西,而是時候展現出你自己的勇氣了。

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像個爺們兒。

啊……

長劍拔出來的那一瞬間,我突然間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力量,大概是在敵人強大的壓力之下,我越發地迸發出了好勝之心,怒吼一聲之後,每一步走上前,就會有一股意識從心神之海中浮現而出,加諸在我的身體之中。

耶朗小將、寧死不屈的使節、大匠作、小祭司、一劍神王、古雷夷族長、觀察者、霧妃、轉輪王……

還有……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自己的經歷和過往,自己的意志,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一切傳承……

他們是不同的角色,擁有着各自的世界,最終卻通過聚血蠱的神奇作用,累積在了我的一人身上。

在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已經不再是一個人。

我能夠瞧見自己的影子,有無數人在重疊,從遠處射來的燈光,將我的影子拉得長長,上面有無數人的投影。

殺!

不知道走了多少步,我感覺到自己的氣息已經攀登到了巔峯時刻,沒有再猶豫,陡然一下就衝了上去。

我上去的那一瞬間,陸左也終於扛不住了對方的狂暴攻勢,一下子飛上了天空。

御風飛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