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角落裏,我們看到了李彤的屍體。

拉開那黑色的裝屍袋,便能看到李彤,此刻的她臉色雪白,那雙嘴脣依舊有些殷紅,不過看着有些滲人,半邊腦袋都摔碎了,所以導致那原本一頭烏黑的長髮上還有沒有處理乾淨的血跡,一雙眼睛此刻是兩個深陷下去的空洞,在冷氣的作用下凝結了一層層的黑血。 蕭子卓站在那裏,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李彤,淚水竟然一滴滴的滑落

拉開那黑色的裝屍袋,便能看到李彤,此刻的她臉色雪白,那雙嘴脣依舊有些殷紅,不過看着有些滲人,半邊腦袋都摔碎了,所以導致那原本一頭烏黑的長髮上還有沒有處理乾淨的血跡,一雙眼睛此刻是兩個深陷下去的空洞,在冷氣的作用下凝結了一層層的黑血。

蕭子卓站在那裏,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李彤,淚水竟然一滴滴的滑落。我只得嘆息一聲,連忙繼續拉下拉絲,但是當我看到了李冰那深凹下去的肚子的時候,心中猛地一顫。

難道我們來晚了?

“老蕭,快,來,把她的長裙聊起來!”

蕭子卓一臉詫異的看着我。

“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看這裏,範明說李彤死的時候已經懷孕幾個月了,但是現在這裏就像是一個幾天沒有吃飯的人,餓成了一個窩!”

說話之間我還按了按那沾了不少鮮血的灌花白裙掩蓋下的小腹。

蕭子卓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意味這什麼,也沒有再說話,直接上前來,從下面一點點的挽起那灌花白裙,猩紅的血跡已經變成了將紫色,印得長裙一片一片,刺人眼目。我敢說蕭子卓是真的愛李彤,不然這個時候恐怕早就遁了,我之所以不怕,是因爲比這噁心十倍的場面我都已經見過了。

隨着灌花白裙子一點點的撩起,我看清楚了李彤的身體,不過我沒有任何的歪腦筋,就像和小蝶在一起的時候一樣。

她的肚子上一條長長的口子,雖然已經被縫上了,但是極爲的粗糙。

“啊,這……”

蕭子卓臉色大變,手頓時顫抖不止,畢竟他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今天表現得這樣已經絕對的牛逼了。

我示意他讓開,然後走到李彤的身邊,伸出手按在肚子上,猛地朝着兩邊一劃,然後再扯住一個豁口一拉,頓時便拉開了李彤那原本就被剖開了的肚子……

(本章完) 由於李彤的屍體是一大早才被送過來的,身體雖然僵硬了,但是內部依舊沒有完全的凍僵。故而我之前一拉,頓時有一些碎肉斷腸和鮮血就蹦了出來。

哇!

一邊的蕭子卓看到這一幕,頓時轉過身,俯身一陣乾嘔。

聞到那一股惡臭,我不由得有些頭疼,要是單純是內臟的臭味我覺得還可以忍受,可是竟然還有一種強烈的藥水的味道,有點類似醫院重症監護室各種藥水混合時那種刺鼻難聞的味道。

不過我強忍住了,手慢慢刨開那有些溫熱的內臟,我發現李彤整個胎盤都被挖空了,而且被一種黑乎乎的液體填充起來。

我心中有些不解,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便抓了一把,頓時我便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傳來,我將那抓起的血腥味極強的不明物體湊到鼻尖,頓時我嗅到了一種紙張燒過的味道。

我心中更加的擔心了,看來這個曾宇翰還真是一個陰陽先生。

我連忙掏出事先準備好的手帕,將手擦乾淨,然後合上李彤的肚子,渾身一個冷顫。看着那兩個凝固着黑血的眼洞,我總覺得會突然冒出一對血紅色的眼珠子。

我拉好拉絲,然後走出了停屍房。

蕭子卓已經坐在廁所邊,一臉的蒼白,看樣子是被剛纔的一幕嚇得不輕。

我走到廁所,將手洗了幾遍,我總感覺再也洗不乾淨,不過這會兒我卻不在乎這個,因爲我已經感覺到了事情似乎正在朝着我無法控制的局面發展。

“老蕭,沒事吧?”

我走到蕭子卓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蕭子卓搖搖頭,然後一臉凝重的問道:“老楊,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陰陽先生?”

我長嘆一口氣,然後無奈道:“剛剛開始學。”

蕭子卓點點頭道:“要是小彤真七天後真的化作了厲鬼,我希望你能放過他,不要讓他魂飛魄散。”

我點點頭。

因爲我知道現在擺在我面前最大的問題不是李彤,而是她肚子裏的那個孩子。

出了醫院,我馬上給趙半仙打了電話,因爲情況比較緊急,所以我也顧不了那麼多。

“你說什麼,那女人肚子裏的孩子不見了,還被塞了一團腥臭的東西!”

我嗯了一聲,一出醫院我便將情況詳細的說了一遍。

“那團腥臭的東西里面,是不是還有黃符燒過的痕跡?”

我又嗯了一聲。

趙半仙頓時長嘆一口氣,好半天才道:“那事情就不好辦了,你現在馬上去把這個小孩子的屍體找到,然後用一個大酒罈,裏面裝滿五彩雞血和糯米,然後用檀木做成蓋子,再用黑狗血浸泡過的網子罩住,放在能夠隨時見到光明的角落,白天最好在太陽下面暴曬,晚上就用百瓦的燈泡照射,這樣抑制他的陰氣,然後在五月七日晚上十二點,一把火燒乾淨!”

我點點頭,沒有多說話,掛了電話之後,就馬上又去了一趟醫院,千辛萬苦才問到了這個曾宇翰的住處。

而這個時候天色已晚,我看了一眼一邊走路都有些打飄的蕭子卓,笑着道:“老蕭,你先回去休息一下,今晚我還有點事,明天一早聯繫!”

蕭子卓點點頭,看得出來他昨晚一夜未眠,今天又是提心吊膽,飯也沒怎麼吃下,自然有些扛不住。

蕭子卓走後,我一個人朝着火葬場走去,我現在知道了曾宇翰的住處,而且不知道他將那個小娃娃取了去幹什麼。我現在沒有其他的幫手,我只有去公寓,求助一下小蝶。

昏黃的路面,我打量着四周,這個時候無數的鬼影閃爍,不過他們都沒有顯現出實體,都是魂魄的方式出現,走到了公寓,孫婆婆對着我一臉的笑意,然後爲我打開了鐵門。

順着電梯,我來到了十四樓。

小蝶的門打開着的,小芳正在將一杯血紅色的血液交給小蝶。

“相公,你來了!”

小蝶看到來了,那原本有些愁眉苦臉的臉色頓時露出了笑臉。

“森哥哥,小蝶姐姐說你遇到了麻煩,非要趕來,我們怎麼都勸不住,剛纔她還發火呢?”

我笑着摸了摸小芳的頭,小芳一雙眼睛烏黑髮亮,要不是因爲他那蒼白的臉色和殷紅的小嘴,我根本就不會相信這個是一個鬼。

“我知道了,小芳先出去吧!”

小芳點點頭。

我走到小蝶的面前,這個時候的小蝶臉色顯得格外的蒼白,一雙眼睛也是白的像一個透明的玻璃珠。

“小蝶,你沒事吧?”

小蝶搖搖頭。

“可是你……”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眼前的小蝶,我總感覺心中有些慌張,彷彿不久之久就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沒事,可能是我們肚子裏的孩子搗蛋將我的鬼氣都吸收了去!”

“相公,鬼氣就是一個鬼的生命精華,就像人一樣,賴以生存的是純淨的空氣,而在人的身上就有生氣,鬼賴以生存就是就是一口氣,稱之爲鬼氣,而且這個鬼氣也會隨着力量的強大而不斷的變得強大起來……”

聽到小蝶的講述我頓時豁然開朗,難怪每次遇到鬼的時候,都會感覺渾身涼颼颼的,這便是鬼氣的作用。爲什麼一些事業有成的人做一場演講會聽的人熱淚盈眶、大汗淋漓,這便是人的氣場,而鬼則是需要鬼的氣場。舉個簡單的例子,就像是一塊磁鐵,在他的周圍都是洶涌的小磁鐵。

現在你將自己想成一塊小磁鐵,在遇到強大的吸引或者排斥力的時候,你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而相反的要是這種磁場的力量減弱了,你就可以逃脫,被吸引或者排斥的命運了。

自然小蝶給我講的便是這個道理。

隨後我將昨天今天發生的事情給小蝶說了一遍,小蝶聽後臉色也是不好看,甚至還因爲激動咳嗽起來了。

她的臉色更加的難看,頭髮也是飛快的乾枯,我連忙將一邊那滿滿的一杯子猩紅液體遞給她。

我知道這是屍血,一定是對面火葬場的屍體的血。

小蝶一口喝乾淨,神色才稍稍緩和,然後輕聲道:“相公,這次你麻煩了,這個女人倒是不足爲據,讓李冰姐姐跟着你去,就能解決了,但是這個小娃娃,恐怕是一個惡鬼,這樣的鬼就算是我全盛的時候,都有些忌憚,趙半仙之前說的辦法的確可行,但是恐怕有些困難,這個曾宇翰我之前交過手。”

“你知道這個人?”

小蝶點點頭,然後接着道:“他本身沒什麼本事,可是他似乎有一把金錢劍,十分的厲害,這個我們公寓裏二狗子的老婆張丹最有發言權,當初他就是被這個曾宇翰給害死的。”

“對了二狗子現在怎麼樣了?”

一說到二狗子的老婆,我就想到了二狗子。

小蝶眉頭微皺,然後小聲道:“相公,你可以救他,只要你將你的血給他喝,他就能好起來!”

“真的?”

小蝶點點頭,然後接着又道:“不過,這樣的話,你會感到非常的疲憊,畢竟這樣會消耗你的精氣神!”

我笑了一聲,然後又問了關於一些曾宇翰的消息,便和小芳一起到了十六樓去找二狗子。

其實從外表看這座公寓十分的典雅別緻,要不是因爲在晚上,而且我又有陰陽眼的緣故的話,絕對不會懷疑這裏住着的都是一羣鬼。

十四樓裏我看到了二狗子,他躺在人皮繃着的牀上,頭顱已經被曾大牛抓碎了一半,胸口也是被掏空了一半,手臂也是斷裂開了,猩紅的血水和碎肉,讓我一陣不適。

“森哥,你咋來了!”

二狗子看到我進來,那原本就掉落在臉上的眼睛滾了滾,被一根連着的血管撤回了眼眶裏,然後用他那沙啞的聲音說到。

“二狗子,什麼都別說了,我來爲你治病!”

說話之間,我一把扯起了放在牀頭的骨頭叉子,對着自己的手臂猛地一劃,然後一滴滴鮮血流出。

我看到了一邊站着的張丹和小芳都是不斷的呡着猩紅的舌頭。我將手臂放在了二狗子的嘴邊,然後一滴滴的鮮血流出,直接滾入了二狗子的嘴裏。

一分鐘之後,我扯下我身上的布條然後纏在手臂上,止住了鮮血。

二狗子躺在牀上,安靜的閉上了眼睛,似乎在恢復,而我則是將之前的情況和張丹說了一遍,張丹聽後頓時一臉的殺氣,你胸口處頓時猩紅一片,嚇得抱在他懷裏的狗蛋大哭起來。

“森哥,我跟你去,這個人沒什麼本事,他就仗着有一把一個高人曾經用過的金錢劍,只要你把金錢劍給他拿了,我就能夠弄死他!”

我點點頭,雖然我還沒有見過這個曾宇翰,但他剖開了李彤的肚子,取走了孩子,就說明此人心術不正。

說走就走,小芳也跟着我去,我告別了小蝶,然後帶着小芳、張丹和狗蛋便離開了公寓,打了個的,便朝着曾宇翰的住處而去。

路上的哥想要帶幾個順路的人,都被我一一拒絕了,因爲後排坐滿了,不過坐着的不是人而是鬼。

到了曾宇翰所住的小區,張丹臉色驟然大變。

“森哥,不好,我們要快點,不然那曾宇翰就要強行將那尚未甦醒的兇胎注入他所煉製的法器之中了!”

我心中一顫,不等我發問,張丹身子已經消失了。

小芳拉着我的手焦急道:“森哥哥,我們也快點,小蝶姐姐說過,要是將兇胎和法器融合了話,就很難對付了!”

我剛邁出一步,頓時便看到了頂樓原本黑暗的窗戶瞬間迸射出血紅的光芒,一聲極其兇怨的嘶吼之聲直衝雲霄……

(本章完) 不好!

我心中一顫,怨氣沖天,這乃是大凶之兆呀!

連忙帶着小芳衝入了樓梯,小區都是六層的樓房,並沒有電梯。我一口氣衝上了六樓,已經是氣喘吁吁。

六樓正是那法醫曾宇翰的住所,而這個時候房門大開,我一下子便竄了進去。

屋子裏滿是一股股屍體的腐臭之味,我摸到牆壁上的燈打開,所看到的一幕幕頓時嚇得我不禁渾身顫抖。

滿地都是被碎開的屍體,而在靠近窗臺的地方更是有一個巨大的桌子,桌子上放着各種似乎是剛剛從冰箱裏拿出來的殘肢斷臂。

小芳躲在我的身後,她的小手緊緊的抓着我的衣服,我帶着她一步步的朝前走。

這是一個二室一廳的房子,走了幾步,便能看到廚房,廚房也似乎經過了改變,變成了一個小型的儲物室。不過這個儲物室儲存的東西和正常的有些不同,這個儲物室儲存的全部都是一個個被分解開的屍體。

廚房的燈有些慘綠,一眼望過去,能夠看到的只是一個個被割得七零八落的屍體,男屍女屍都有。我甚至看到了一個渾身只剩下猩紅骨頭的屍體,在慘綠燈光的照耀下,格外的滲人。

我心中也是生出了害怕,走到那巨大的桌子前,四處張望,並沒有看到曾宇翰在家,屋子裏除了屍體,便沒有任何的活物。

眼前的桌子上鮮血還未乾,我能夠嗅到一股新鮮血液的味道。身旁是一個三層冰箱,我心中想或許這個曾宇翰將嬰兒的屍體凍在冰箱裏也說不一定,當即我伸出手就準備要打開冰箱。

小芳連忙扯住我的衣服,我微微一顫,心中卻是更加的確定了,不等小芳說話我便直接打開了冰箱。

啊!

打開冰箱的瞬間,我渾身一顫,毛骨悚然。

你們猜我看到了什麼,你們絕對想不到。三層冰箱裏面,冷氣升騰,裝滿的卻是鮮血淋漓的內臟,更恐怖的是在第二層,竟然有一個人頭。

一個女子的人頭!

長髮,精緻的臉蛋上蒼白一片,她那雙眼很大,此刻睜開着,猩紅醒目。

“你很沒禮貌呀!”

我一愣,這個人頭竟然開口說話了。

接連後退幾步,我感覺自己的手按在了什麼軟軟的如彈珠之類的東西上,側身一看,手立即縮了回來,因爲我的手按在了一堆眼珠子上,這些眼珠子有些還是血淋淋的,有些已經乾涸了。

“你這個新鬼,竟敢嚇唬森哥哥,看我不收拾你!”

就在我退後按在眼珠子上的時候,小芳頓時從的身後飄了出去,伸手就要打在那女人的頭顱上。

“小芳!”

我連忙制止住了小芳,然後連忙在身上擦了擦手,定了定神,朝前走了幾步,看着那似乎有些害怕的女屍頭顱。

“你是什麼人,爲何在這兒?

”我一臉疑惑的問道,眼前的這個人頭是個厲鬼無疑,但是爲什麼只有一個頭,而且被凍在冰箱裏,我卻是很好奇。

小芳站在一邊,冷冷的看着那顆被無數內臟擠得不能動彈的女人頭顱。

女屍頭一開口嘴角便又一次流出了猩紅的鮮血。

“我叫朵朵,是遊戲部落的管理員,因爲經常玩遊戲所以一直宅在家裏,那晚我正在部落發帖子,突然就停電了,等再來電時,我發現自己竟然已經進入了遊戲世界中,一開始我還感到十分的新鮮,可是在遊戲裏我卻意外被一個陌生的黑衣人拿了人頭,等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裏了……”我聽到朵朵的講述有些不解,而這個時候朵朵繼續解釋。

“幾天之後我才相信自己真正的死了,而我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哪裏,一直都被一個惡人放在冰箱裏,每天我都能聽到他自言自語,每天都能聽到他切開人體的聲音。”

隨着朵朵的講述,一邊的小芳眼神也慢慢的柔和了許多,我看得出,小芳也爲朵朵的遭遇感到同情。

重生六零:農女種田有空間 “森哥哥,朵朵姐姐一定是被那個曾宇翰利用邪術殺害的,而他估計是想要將朵朵姐姐的屍體煉成無頭屍。”小芳在一邊解釋道。

我有些不解,我雖然感覺朵朵似乎不簡單,但是我並沒有想到曾宇翰有什麼殺人動機,單純就是爲了煉成無頭屍?

“朵朵,你認識曾宇翰嗎?”

大國金融 朵朵有些困難的搖搖頭,周圍那堵滿了各式各樣內臟將她的頭顱死死的卡在中間,動彈一下,都是極爲的困難。

我苦笑一聲,從一邊的桌子上拿起一雙長長的橡膠手套,然後將朵朵腦袋周圍的內臟完全的移開,一股股腥臭的氣息撲面而來,直令人作嘔。

“謝謝……”

朵朵的頭顱一騰空,她便從冰箱裏飛了出來,不斷的活動着頭顱,轉動了一個眼睛,才說:“這些東西真是噁心死了,那個人真是一個變態,他天天都吃這些內臟。”

我一聽後背頓時一陣涼嗖嗖的感覺,胃子一陣蠕動,想到將這些東西吃進肚子,實在有些難以接受。

“朵朵,今天抓你的這個人是不是帶了一個小孩子的屍體回來?”

我連忙問到。

大叔時期的危機 朵朵點點頭,然後又是一臉驚恐道:“不過那個屍體似乎怨氣好大,嚇得我不敢睜開眼睛,就在剛纔似乎那個小孩子被怨煞之氣包裹着衝了出去,而那個變態也跟着追上了屋頂。”

屋頂?

我頓時脫下了橡皮手套便跑出了門。

這個時候我已經基本能夠確定朵朵嘴裏說的那個怨氣很大的孩子,就是從李彤肚子裏取出來的那個孩子。

“森哥,快,他們在屋頂!”

就在衝出的瞬間,張丹已經渾身是血站在了門口,臉色蒼白道。

我點點頭,然後朝着屋頂天台衝去。

嘭!

就在我衝上天台的時候,一個身穿黃色道袍的乾瘦男子已經被直接震出幾丈,然後重重的碰在了牆壁上。

“好,果然是兇胎惡嬰,還沒有甦醒就已經有如此恐怖的陰煞之氣,真是個好東西呀!”我從樓梯間衝出便聽到了這個有些沙啞的聲音,在黑夜裏猶如是一隻隱藏在背後的魔鬼之聲一樣。

“森哥,你看!”

張丹根本就沒有管被這陰煞之氣震得吐血的曾宇翰,而是指着那漂浮在半空中,渾身被一股陰煞之氣包裹住的死嬰。

這個嬰兒渾身都是烏黑的血液,身體漂浮在空中有些暗紅,臉色有些慘綠,樣子極爲的嚇人,周圍一團團不斷旋轉匯聚的陰煞之氣猶如一隻只凌亂的觸手一般,彷彿一旦那嬰兒睜開雙眼,便能吞沒一切。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