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幾人靠近到了雷城樓下,雷城被一片黑壓壓的烏雲籠罩着,看去極爲陰森。

白虎看向我們:“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白虎你要小心啊!”我說。 白虎點點頭,轉身。 他正要跳出去變成白虎模樣,突然有人在我們身後出現,低叫:“等等!” 還好我眼疾手快,及時抓住白虎尾巴將他拉了回來。 “死丫頭不準揪老子尾巴!”白虎吼我。 我們回頭去看說話的

白虎看向我們:“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白虎你要小心啊!”我說。

白虎點點頭,轉身。

他正要跳出去變成白虎模樣,突然有人在我們身後出現,低叫:“等等!”

還好我眼疾手快,及時抓住白虎尾巴將他拉了回來。

“死丫頭不準揪老子尾巴!”白虎吼我。

我們回頭去看說話的人。

男人穿着青色麻布衣。

“空王殿下?!”看到來人,宋子清驚呼出聲。

空王?!

恰好這時烏雲散了些,一些月光投了下來,照亮了男人的臉。

這不是當時與冷陌聯盟的空王又是誰?!

“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我驚訝的問他。

“聽說冷陌死而復生回到冰城,我正準備趕過去支援他,沒想到在這裏遇見了你們。”空王說:“自從冷陌爲了這小女孩破血割腕之後,各方勢力散了,我本以爲大勢已去,將來天下會是洛柔的,便也撤走了士兵,只是沒想到,小女孩你,還有冷陌,竟然……”

對於我和冷陌的死而復生,沒人不驚訝的。

“空王殿下,我們該如何從這城市離開?”現在關鍵的問題是這個。

“倘若只有我一人,倒是好走,躲閃着離開行,如果多了你們……較麻煩了。”空王沉吟片刻,又說:“不過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這些鬼怪雖然不會疲倦不會換班,但他們巡視下面的視覺是有規律的,只要踩在他們巡視不到的陰影走,他們不會發現。”

“不會吧?不會有那麼簡單吧?他們難道不會四處看看嗎?” 明末異姓王 我不太相信。

“畢竟他們是亡靈骷髏,是洛柔製造出來的東西,受到洛柔控制,智商高不到哪裏去。”空王對我微微一笑:“既然我選擇與冷陌聯盟,你們是冷陌的重要戰鬥力,我怎麼可能會害你們。”

想想也是,空王倒真的是對冷陌大力幫助,如今聯盟破碎,一聽冷陌復活他還能來幫忙,確實很難能可貴。

“我們相信您。”宋子清替我說:“還請空王殿下帶我們進城吧。”

空王闔首:“記住,一定要跟好我的腳步,半步都不能差,一旦驚擾雷城士兵,恐怕今夜我們不用趕去冰城了。”

我們幾人點頭。

從重生西游開始打卡 白虎對空王態度還算可以,沒怎麼反駁。

空王走到了前面。

童笙追我身旁:“小媽,我可以隱身,我可以幫你們探路,告訴你們哪裏危險。”

“嗯!要小心!”我點頭,答應了。

童笙的隱身能力可不是這些鬼怪能看得到的,這一點,我還是相信的。

空王說的卻是沒錯,鬼怪軍團確實有視覺盲點,我們跟着他腳步走過的地方走,竟然真的在衆多鬼怪巡視的目光下,偷偷進了城!

我暗暗爲空王點了好幾個贊,也真是個不得了的大人物,連這些鬼怪的視覺盲點都掌握的如此準確,他是有多強大的情報啊!

進城之後要好多了,城市內並沒有我們想像那麼多的鬼怪,偶爾幾隊士兵走過,我們也能借助建築物躲藏過去,要是知道城內那麼少士兵的話,當時我們硬闖了,反正白虎一口氣能咬死一大堆士兵。

跟着空王,我們行動的速度變得很快,很快我們到了對線另外一邊的城門地方,又要過城牆鬼怪士兵的巡視。

空王先出了城,緊接着是我,然後是白虎,我們都順利躲過巡視出城了。

城市還剩下童笙,寒羽,宋子清。

童笙隱身在旁邊爲了給他們觀察軍情。

宋子清在最後保護寒羽。

寒羽先走。

寒羽並不是我們這種有內力的人,他完全沒內力,這幾天一直跟着我們,在雪山那種嚴寒的氣候下寒羽體力其實有些透支了,但他還是咬牙支撐了,剛纔又在城跑了那麼長一段路,他一直都在喘,給自己吃鎮定的藥,從城門那裏出去的時候,我看到他臉色白了一下,腳步一虛,沒有按照空王的腳步,踩到了旁邊。

瞬間城牆一隻惡鬼發現了:“誰!”

我們的行蹤暴露了!

“快走!”我大叫。

還在城內的宋子清也顧不其他了,衝來一把拽住寒羽往外面跑。

城市內的鬼怪和士兵一下子密密麻麻涌向了我們! 宋子清和寒羽還落在後面,已經出城了,但後面的守城惡鬼和鬼犬已經撲了來。

“童笙!”宋子清叫到。

再緊接着,差點抓住寒羽的鬼犬在空四分五裂變成一堆碎靈魂。

“小心!有鬼差!”其一個將領大聲叫道。

亡靈和骷髏雖然是沒多少智商的,但這其也有洛柔的冥軍,士兵立馬發覺了童笙行蹤,之前是因爲鬼差出現,給冥軍造成了巨大損失,後來宋凌風製作了一種陣法專門用來讓鬼差現行,這些士兵鋪開陣法,童笙的隱身被破除了,童笙出現了,一堆士兵朝童笙攻擊過去。

“不行!我要去幫忙!”說着,我轉身要過去。

“等等!”空王卻拉住我。

我扭頭:“難不成看着他們被一羣冥軍圍攻嗎?”

“小女孩要是信得過本王的話,把這裏交給我,你和白虎先去冰城支援冷陌,這裏一時半會兒我們是無法離開的,而且我們還被暴露了,城內肯定會派士兵去冰城增員洛柔,你和白虎必須趕在冥王援軍到達之前趕到冰城與冷陌軍隊匯合,把消息傳遞給冷陌,明白嗎?”

空王說得對,現在我們行蹤被暴露了,短時間內不可能結局那麼多的冥軍,而一旦冥軍用更快捷的方法增員洛柔那邊,冷陌他們麻煩了。

時間緊迫,我不敢多做考慮,一咬牙:“好,空王,我相信您,我先去冰城,過後,您要把他們一同帶回來!”

“放心,我會。”空王說。

我不再耽擱,躍白虎後背:“白虎,我們走!”

白虎朝着樹林跑了起來。

我回頭去看,宋子清,童笙,寒羽已經完全被冥軍包圍了,空王從樹林出去,滅了一羣冥軍,替他們解了圍,但很快,又是一大羣冥軍圍了去,他們再次被人海戰術包的嚴嚴實實,我都看不到他們了。

人海戰術真的是這個世界最無解的戰術了,特別是用在洛柔的軍隊。

不過只要洛柔和宋凌風不在,宋子清加空王,應該能對付的了這些士兵,只希望,不要出什麼紕漏纔好。

白虎帶着我一路狂奔,算離開了雪山,但此時已經是入冬時節了,冥界的冬天更冷,寒風刺骨,風颳着我耳朵呼嘯而過,我卻不覺冷,抓着白虎鬃毛,望着前方,只希望能快點,再快點,再快點到冷陌身旁。

白虎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焦慮,把速度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我只能趴在他背使勁抓住他的毛,才勉強不讓自己飛出去。

“到了!”白虎突然大叫。

我擡起頭。

前方烽火狼煙,戰爭激烈,洛柔果然是集結了龐大的冥軍攻擊冷陌他們,冷陌他們的軍隊顯得很少,以前少了很多很多。應該是受到冷陌割腕救我事情的影響,有些士兵離開了吧。

冷陌和洛柔在空交戰,雖然現在的洛柔奈何不了冷陌了,但洛柔的軍隊太多太強,冷陌那邊的士兵死亡慘重,在不斷的往冰城裏退,冷陌一邊與洛柔打一邊要照顧士兵,形勢對於我們並不利!

“白虎,再快點!”我急的要死,一邊說着,手一邊再次做出一把冰劍。

白虎變成子彈一般的速度,眨眼之間我們到了冥軍身後,白虎大吼一聲,然後直接衝進了冥軍隊伍。

我站在白虎身,用冰劍朝着下面士兵一通刺。

我和白虎的出現一下子打亂了冥軍的陣腳,洛柔在回頭看我的剎那被冷陌一招傷到肩膀,低吼一聲,飛身後退,朝我這邊撲過來。

“丫頭小心!”白虎說。

我眸光冷厲,改爲雙手握冰劍。

洛柔飛身逼近。

白虎縱身朝着洛柔約去,我抓住時機,在白虎身跳起, 絲毫不懼不怕,迎着洛柔去,手冰劍散發出宋家劍訣的亮光。

洛柔的黑氣球正面撞我的冰劍,冰劍始終是冰劍,無法代替斬屍劍,碎了。

因爲碰撞的壓強衝擊,我被噴到天空,洛柔穿過炸彈的霧氣,一臉殺氣的直接朝我肚子過來。

眼睛在這個時候再次開啓了慢鏡頭形態,洛柔的行爲在我眼睛同樣變成了慢動作,我側身閃開她的一擊,手再次出現冰劍,朝她臉揮去。

劍帶了一股凌厲的劍氣同時攻向洛柔,隨着這道劍氣的出現,我感覺自身速度和力量都被提升了。

戰氣?!

這不是當初矮人族海傲使用的戰氣嗎?之前紅紅還在的時候我怎麼學都學不學,沒想到紅紅一離開,我使用出了戰氣!

這絕對不是巧合,恐怕紅紅在這其,也搞了鬼。

洛柔閃開了劍氣,眼底微微驚訝,但很快又轉爲憤怒,她在空調轉了個頭,再次攻擊向我。

她會飛,我可不會啊,身體在下沉,洛柔在高處面對我,朝我扔下了一束黑氣光波。

我擡起冰劍,再次念動宋家劍訣,也順帶發動了海傲教我的戰氣。

這次,戰氣並沒有變成凌厲劍氣,而是出現在我身體周圍,像一圈半透明的罩子一樣將我罩在其,我在戰氣的包圍下力量瞬間成倍增強,對着洛柔大吼着揮劍:“劍訣,斬!”

轟!

天空迸裂出一道巨大爆炸,爆炸聲響徹雲霄。

白虎將我準確的接住,落回地面。

冰劍再次碎了。

我握劍的雙手都在流血,剛纔那股震力實在太強,要不是關鍵時刻用了戰氣護在雙手,估計我雙手要被這爆炸炸碎了。

“小東西!”冷陌在另外一邊天空叫。

我看他:“我沒事!”

而後,又重新注視向爆炸產生的濃霧地方。

濃霧漸漸散去,冥王洛柔出現在濃霧那頭。

她依舊漂浮在空,原本飄逸的長髮,此時卻被炸成了個爆炸頭,頭髮還有些煙冒着。

“該死的!你竟然!你竟然!你竟然傷的到我!”洛柔說話間,我看到她臉,有一條很細小很細小的血痕。

濃霧完全散去了,戰場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和洛柔的戰鬥。

整個戰場突然鴉雀無聲。

雙方士兵同時停止了戰鬥。 在突然詭異安靜下來的戰場,我嘆了口氣,對白虎說:“要是斬屍劍在好了,現在的我,挺有信心與洛柔一戰的。”

緊接着,我聽到吞嚥口水的聲音,原本圍在我周圍要攻擊我的冥軍士兵默默的退開了,給我空出了一塊空地。

再緊接着,一個冥軍很小聲的對旁一個說:“這人類是之前死掉那個嗎?她怎麼跟至尊王一起復活了?復活算了,怎麼會變得那麼……那麼恐怖?!”

另一個士兵說:“不渡天雷劫傷到冥王的……她到底是誰?”

伴隨着這兩個士兵的討論聲,整個戰場瞬間沸騰了。

“這人類到底對她自己做了什麼?怎麼突然開掛了?”

“太恐怖了!剛纔你看到了嗎?她身體周圍竟然圍繞着金白色的光!”

“豈止恐怖!她死而復生一次之後完全跟變了個人似的,什麼時候有聽說過,一個區區人類,能傷到我們冥王的!”

……

冥軍的討論大多數是關於我傷到冥王的,看我的眼神也由以前的不屑變成了驚恐。

冷陌渡過天雷劫能傷到冥王洛柔對於他們來說的震驚或許還沒那麼大,但我,不僅沒渡天雷劫,還是個人界的人類,能傷到冥王洛柔,是件特別恐怖的事情。

“真沒想到,小丫頭變那麼強了。”白虎低聲笑了句:“現在倒真是要看看還有哪個不知死活的人敢朝我們踏出半步的。”

我坐回白虎背,重新又做了一把冰劍出來:“不知死活的人多了去了。”

沒人敢前,沒人敢反駁。

冷陌負手漂在空,用所有人都聽的到的聲音對洛柔說:“不是想統一世界麼?來試試。”

“對啊,冥王洛柔,來試試看吧,看看這個世界,你到底統一不統一的了。”我仰起頭,附和着冷陌道。

“冥王洛柔!有本事你來統一世界啊!”冷陌那邊一個大帥叫道。

“是啊!來啊!冥王洛柔!”

“有了至尊王和王妃,我們不再畏懼!冥王洛柔,你不再是世界最強了!我們不再畏懼你了!”士兵大叫。

“殺了冥王!還我清靜冥界!”又一個士兵大叫道。

冷陌那邊的士兵一瞬間士氣大漲,此起彼伏都是高亢的叫喊,我所認識的那個所向披靡的至尊王軍隊又回來了,剛纔那個消褪低沉的軍隊,再也不會再回來了。

我跟着大笑。

現在的我和冷陌,擁有了足夠對抗洛柔和宋凌風的實力,我們不再會被洛柔踩在腳下了,現在的我們,足以將之前說過那些狂妄的話付諸實際了!

洛柔氣的渾身都在顫抖,雙拳緊捏,爆炸頭讓她的形象顯得無狼狽,特別是她臉那條細小的血痕,雖然小,卻是拉開了我們反擊的序幕。

“別以爲能區區碰到我一點如此狂妄自大,除非你們能夠殺了我,否則,等死吧!”洛柔說着,渾身黑氣大漲,緊接着,在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褐色陣法,洛柔大聲的召喚:“出現吧,我的恐懼軍團!”

大地開始瘋狂震動,好多士兵都被震倒在地,我忙抓住白虎的背毛,白虎帶着我跳開了裂縫。

同時,冷陌也指揮士兵退到了後面,大部分士兵已經退到冰城外圍了。

大地裂開,地下出現了無數亡靈,骷髏,還有不少亂七八糟的骷髏怪物,密密麻麻跟捅了馬蜂窩似的,多的我密集恐懼症都要發作了,一下子把整個戰場填充了起來,按照這種人數,估計增加了將近億數量的士兵。

“這太恐怖了吧!這到底什麼怪技能啊!”我坐在白虎背,看着前方的士兵,抱了抱肩膀:“這要怎麼打?光是憑人數都能把我們淹死的!這太犯規了吧!”

冷陌這邊的士兵,連他們的千分之一都沒有,算我們這邊的人再強,他們也能用一千個對一個,足足能把我們壓死了。

冷陌面色也凝重了起來。

透過戰場去看他那邊,我才發現,魑魅和夜冥都沒有在,不知道冷陌安排他們去做什麼了。

“不把骷髏士兵的問題解決了,你們永遠打不過冥軍。”白虎說。

“問題是這要如何解決?這種骷髏士兵又不是一下子能秒殺一片的。”

白虎沉思:“如果矮人族的鐘染能出手幫忙的話,你們還有希望。”

“鍾染爺爺?他能如何幫我們?”我連忙問道。

“矮人族信奉森林,森林是生命的象徵,鍾染擁有讓亡魂安逝,淨化黑暗的力量,當初鬼神狂化之後無人能敵,也正是因爲鍾染使用了淨化能量削弱了鬼神邪惡的狂化力,讓鬼神恢復了些許意識之後,才能打碎鬼神的。”

淨化黑暗的力量?

“如今這些骷髏士兵都是洛柔通過禁術手段召喚的,禁術,某種程度來說是黑暗的術法,這些骷髏會迴歸他們原本該回歸的地方。”白虎又說。

戰場骷髏士兵佔據大多數,其次是亡靈士兵,這兩塊是冥軍的主要組成部分,也是我們最大的難題。

“可是鍾染爺爺已經明確表示他不會插手了。”我頭疼的按了按眉心:“算現在去矮人族求他,時間也來不及了,等我去了矮人族,估計冰城已經被攻破了。”

“這我沒辦法了,我只能保證你的安全。”白虎說。

從地鑽出來的骷髏士兵終於告一段落了,大地恢復了平靜。

我和白虎在敵軍這邊,之前對我們有所恐懼不敢前的冥軍替換成了骷髏士兵,骷髏士兵沒有痛感,什麼都不畏懼,什麼都不怕,等着洛柔下達命令。

“你們不是自以爲能傷到我是無敵了嗎? 不是讓我來試試麼?呵,現在我告訴你們,什麼叫做絕對勢力壓制!冷陌,你和那女人是變強了,我承認,但你的士兵每一個都和你一樣強嗎?!如果沒有,那等死吧!我倒要看看你和那女人到底如何來抵禦我的!”洛柔在天空瘋狂的叫着:“給我!我的大軍!踏碎他們!” 用變態來形容洛柔,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她之前召喚的亡靈和骷髏士兵夠多了,沒想到她還能召喚的更多,如現在……

這種數量真是多到沒法形容,我和白虎被完全困住,我和白虎都用了很多大技能,之前對付洛柔的那些技能我也用了,自從換冷陌的血之後,好像真的如同鍾染說的,我的內力和精神力變得源源不絕,不會枯萎似的,以前隨便使用幾個大技能我會特別疲倦,現在不會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