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冥宮,我會轉告夜祭言你擔心他的。”我對妹子道,看見妹子感激的看向了我。

我們一行人匆匆回了冥宮,二二則帶着小小回了不周山。 墨淵見我們平安回來,很是高興。看見我們修爲都漲了一大截,撇了撇嘴,抱怨道:“不帶我去!自己偷偷漲修爲!大哥你偏心!” “交代你的事都沒辦好,偏心什麼?”墨寒略帶不快,“讓你看好靈南天兄妹的,你怎麼看人的?” 墨淵頓時沒了脾氣,一

我們一行人匆匆回了冥宮,二二則帶着小小回了不周山。

墨淵見我們平安回來,很是高興。看見我們修爲都漲了一大截,撇了撇嘴,抱怨道:“不帶我去!自己偷偷漲修爲!大哥你偏心!”

“交代你的事都沒辦好,偏心什麼?”墨寒略帶不快,“讓你看好靈南天兄妹的,你怎麼看人的?”

墨淵頓時沒了脾氣,一臉鬱悶:“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天我正提審他們呢,誰知兩個人突然就消失了!就在我眼前!哥,這簡直跟靈北風那流氓召喚術一樣!”

“就是靈北風。”我無奈道,看見墨淵那愕然的臉,我將九州遇上靈北風的事大致說了一遍,同時想起來了個很嚴重的問題:“對了,墨寒,九州消失,靈北風他們怎麼樣了?”

“誰知道。若是不能即使離開,恐怕也會化作虛無,與九州一同消失。”墨寒道。

一起消失了最好!想起他和靈櫻玦我就火大!

見我們不快,墨淵邀功般對墨寒又道:“哥,說個高興的事,我把靈界打下來了!”

墨寒眼皮微擡,墨淵說的更高興了:“我看上靈南天家的那塊靈果地很久了,那邊出產的靈果超好吃!早就想搶過來了!現在總算是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小侄子,二叔改天帶你去咱們殖民地逛逛!吃遍靈南天家的靈果!”

白焰還不懂什麼叫殖民地,但是聽說有吃的,很開心就答應了墨淵。

我懷疑墨淵是把我們不帶他去九州的怨念全部撒在了攻打靈界上。

休息了兩天,墨淵開開心心的帶着白焰去了靈界。反正現在有匿蹤靈玉,我對白焰出去玩也放心了許多。

唯一擔心的,就是我爸媽。在我們去九州後,洪荒力竭,昀之恢復神智後,靈力耗盡,倒在了冥宮之中。

墨淵直接抽了他的魂,將他的魂魄封印了起來。

他本想直接毀掉昀之的肉身,削弱洪荒的實力。但又怕我回來知道了不放過他,只能暗搓搓的找了個地方把昀之的肉身也封印了起來。

只是,關於將昀之的魂魄和肉身封印在了什麼地方,他死活不肯說。就連墨寒問,他都不肯說,只是堅持說昀之很安全,讓我放心。

我追着墨淵逼他發了昀之真的安全的心魔誓,才放下心來。

“墨寒,我想回家看看。”聽着星博曉對我爸媽的報告,我對墨寒道。

“等白焰回來,我們就回去。你也別太擔心了,星博曉說爸媽都很好。”墨寒道。

我點點頭。白焰回來後,我們一家人便回了我爸媽家。

一見我,我媽差點哭出來。

“瞳瞳你可算是回來了!去哪裏了!這麼久,一點消息都沒有!要不是樓下奶茶店的星老闆說你沒事,媽都要去報警了!”

“媽,我就出去逛了逛。你看,這是白焰,你的小外孫!”我忙轉移話題。

我媽剜了我一眼,看見白焰,笑眯眯的伸手接過去抱了:“我的親親小外孫!”

“外婆。”白焰甜甜的喊了一聲,我媽的臉色一僵。

“外婆?”白焰不解的又喊了一句。

我媽震驚了:“老慕,你聽到了嗎!白焰喊我了!”

“聽到了聽到了!”我爸瞧着白焰也笑呵呵的,白焰又喊了他一聲:“外公。”

“誒!外公在,白焰真乖!”

我媽更加震驚了:“瞳瞳!我們家白焰是天才誒!這才幾個月就會喊人了!別人家的小孩子,要長到12個月才能開口學說話呢!我們家白焰都會喊外公外婆了!”

我怎麼忘了這一茬……

“我還會喊爸爸媽媽呢!”白焰沒意識這個,被誇獎了更開心的道。

“誒喲喲!我們家白焰喲!老慕,這可比瞳瞳小時候聰明多了!”

媽,你真是我親媽……

“老慕,今天你做飯!”我媽抱着白焰不想鬆手,怎麼看,怎麼覺得我們家白焰帥氣。

我爸也不樂意做飯:“做什麼飯,瞳瞳夫妻和白焰回來了,當然是下館子了!快,給我抱抱白焰!你都抱那麼久了!”

下館子就下館子嘍,反正我們家墨寒有錢。

我們一家人去了綠城最豪華的酒店吃飯,我媽可能是被白焰才8月大就會開口的事震驚到了。

等在飯桌上看到白焰捧着只紅燒豬蹄啃的時候,她都見怪不怪了。還一個勁的問白焰喜歡吃什麼,回家都讓他外公給他做。

“要是昀之在就好了……”吃着,我媽忽然感慨了一聲。

我的心一突,昀之被封印,星博曉讓我爸媽誤以爲昀之是去參與什麼祕密研發了,所以不回家。

昀之從小腦子靈光,學習更是名列前茅,這個謊話,我爸媽倒是沒有絲毫的懷疑。

我和昀之都不在,他們兩個人就會想,我嫁了墨寒,和墨寒一起在外旅遊,日子過的很瀟灑。昀之參與了什麼祕密項目研究,也是有了大出息。

每次想到這個,他們兩個人也就覺得沒那麼寂寞了。

想起來,我的心裏也爲他們感到心酸。

“媽,以後沒什麼事,我和墨寒還有白焰,就住在家裏了。”我道。

我媽很開心的點了點頭:“住着住着,住多久都行,白焰我來給你們照顧着。”

“我也可以照顧外婆!”白焰可懂事的說着,聽得我媽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我爸媽的公寓住着我們五個人顯得有些擁擠,我們便全部搬去了墨寒在綠城的別墅。

在家住了幾天,孔宣和大鵬來了一趟。兩人簡單的問了我們九州的情況,恭喜我們找到匿蹤靈玉。

我思索了半天,覺得還是有必要告訴他們倆洪荒的事。畢竟,設身處地的思考一下,誰不想知道自己父親是誰呢。

我們家白焰纔在我肚子裏有意識的時候,墨寒不在,白焰一聽見“爸爸”兩個字,就高興的跟個什麼一樣。

誰知,兩隻鳥聽完,臉色差的跟個什麼一樣。

“瞳瞳,你確定你沒記錯?”孔宣死活不願意相信。

大鵬也是一樣:“我和孔宣是母親本源所生,怎麼會與洪荒天道有關!”

你別兇我呀,是太一說的……

“我們知道的,慕兒都告訴你們了,信不信是你們的事。不想認爹就別認,兇慕兒做什麼!”墨寒冷冷道。

大鵬也意識到自己的語氣略微衝了些,不再開口。

孔宣一副要死了的表情躺在別墅的沙發上,咬牙切齒道:“死都不認!”

別墅外猛然落下一道驚雷,別墅裏所有人都驚起了。

“是不是要下雨了?瞳瞳,跟我一起去把曬在外面的衣服收了吧。”我媽抱着白焰從花園裏走回來道。

“媽,沒事,衣服不用管,一會兒芳姨會收。你和爸呆在別墅裏別出去。白焰,你也別出去!”我囑咐着。

白焰意識到事情重大,點了點頭:“嗯。媽媽,我乖乖的不出去,會保護外公外婆的!”

我媽不明所以,瞧了眼白焰,誤以爲是我擔心打雷嚇着白焰,貼心的捂住了白焰的耳朵:“好,瞳瞳你放心,媽在屋子裏看着白焰。”

齊天在冥宮呆着無聊,舔着臉也在別墅住下了。他在九州得到了不少的法力結晶,吸收了後,倒是補充了不少他被洪荒天道吞噬掉的法力。

祖龍的龍珠也給了他,他本想將龍珠也吸收了,說不定能讓他又跟洪荒叫板的能力。然而,卻在吸收的過程中發現一旦吸收了龍珠,他就再也無法迴歸天道本源了。

他可以因爲洪荒的吞噬暫時不在天上,但是普天之下不能沒有天道,齊天一直猶豫着沒有去吸收龍珠。

外面的天漸漸漆黑一片,齊天怒道:“有些糟老頭還真是說不得,一說就來了!喂,綠毛鳥,你親爹來了!”

“滾!”孔宣沒好氣的白了眼齊天,又看向大鵬,兩人眼中都是打死也不想和洪荒扯上半點關係的嫌棄。

然而,我媽卻突然望着窗外欣喜的喊出聲來:“昀之?”

(本章完) 我忙順着我媽的視線望去,一樓客廳的落地窗外,果然站着昀之!

“舅舅!”白焰也喊了一聲,我媽忙笑了:“昀之快進來!看,我們家白焰才八個月就會喊人了呢!”

她抱着白焰想要去給昀之開門,我見昀之不對勁,忙攔在了身前。

墨寒一道幻術落在我媽身上,我媽便轉身帶着去了二樓。白焰則呆在了我們身邊。

“媽媽,舅舅的封印解開了嗎?”小傢伙問我。

的確是昀之的氣息,但是,不僅僅是昀之的氣息。更多的,是洪荒的氣息。

看來,洪荒天道察覺到我們回來,強行破開了墨淵的封印,附在昀之身上又回來找我們了。

我爸媽還在這裏,我可不能讓洪荒和我們在這裏打起來。

昀之的手放在玻璃窗上,玻璃上驀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縫,瞬間就變得粉碎。玻璃渣四散而開,飛向我們。

我將白焰護在身後,墨寒給我們撐開結界,擋住了那些具有攻擊力的玻璃碎渣。

眼看昀之就要進來,我忙低聲對白焰道:“白焰,帶外公外婆找星博曉。然後讓星博曉帶你回冥宮去找你二叔。”

白焰雖然年紀不大,但修爲卻不低。一來是他原本就底子好,二來是九州的經歷讓他的修爲漲了一大截。現在,就連冥界的不少千年厲鬼都不是他的對手。

“找到星博曉後,讓他給媽媽打個電話。”我又道。

白焰有點捨不得我們,但還是乖乖聽話的去了。他一溜煙的上樓去,帶着我爸媽朝星博曉的奶茶店飛去了。

洪荒沒有派天雷去追,不知道是因爲察覺不到白焰的氣息,還是因爲忙着和孔宣兄弟父子相認。

щшш●TTKдN●C 〇

“綠毛鳥,你爹……”

“滾!”孔宣怒斥,和大鵬一起怒瞪着昀之體內的洪荒。

昀之的身影一閃,掠過我身邊,他的身上傳來不低的死氣與怨氣,還帶着淡淡的腐爛味。

墨淵到底把他的肉身放到哪裏封印了?

昀之來到孔宣和大鵬面前,孔宣往後退了一步和他保持距離,大鵬也一樣。

誰知,三個人都周身卻出現了一道蛋殼一樣的東西將他們包圍起來,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客廳裏。

“他們人呢?”我詫異道。

“進了洪荒創造的空間,大概是有話想單獨談。”墨寒道。

我不由自主的就腦補了一出父子相認的感人畫面……

就是一想到洪荒是用着昀之的臉管大鵬和孔宣喊兒砸,我就出戲。

“那麼多人,洪荒爲什麼偏偏選中了昀之?”我問墨寒,這件事我始終想不通。

墨寒眼神微沉,道:“慕兒,昀之身上的洪荒氣息,不像是被單獨附身而留下的。反而更像是天生的。”

“什麼意思?”我不懂,只覺得是件非常不好的事。

“以前看不出,九州回來後,我也能隱約看出白焰以前在昀之身上看到的另一個人影了。”墨寒道。

我大驚,忙問:“那是誰?是洪荒嗎?”

“是洪荒,也是昀之。”

“昀之……真的是洪荒?”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墨寒沒有出聲,我知道他是默認了。

“可是洪荒想殺我,昀之一直都對我很好!他們不可能是同一個人!”我還是不願意相信。

墨寒耐心的繼續跟我解釋:“慕兒,就像是你們活人所說的兩道人格。再形象些,就是如同弱水那般。只不過,黑衣弱水與白衣弱水並不能同時出現,而且誰都制約不了誰。而昀之,他身上的洪荒那一面已經開始逐步能主導他了。”

“沒有辦法麼?”我不想跟我弟弟成爲敵人。

墨寒望着我,無奈的搖了搖頭。

還不知道洪荒知道了真相會不會放棄追殺我,我和墨寒在他出來前,趕回了我爸媽家。

星博曉那時正要帶白焰回冥宮,我們回來,自己帶了白焰回冥宮,星博曉便留下來保護我爸媽了。

回到冥宮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追問墨淵昀之的封印之地。我感應了下墨淵所在的位置,他居然在原來姬紫瞳住過的那間被沉下去的房間裏。

我們過去,還沒來得及開口,墨淵自己先急匆匆的跟墨寒說了:“哥,慕昀之逃了!洪荒毀掉了我的封印!”

我瞧了眼這狹小的房間,怪不得昀之身上有腐爛的味道呢!

姬紫瞳的屍體在這裏放了那麼久,再把昀之放在這裏,他身上沒味道纔怪!

“你就把他封印在這裏?!”我有些生氣。

“不然呢?”墨淵反問,“整個冥界,還有比這裏更好的藏屍地麼?”

權寵天下 “那昀之還被洪荒弄走?”我沒好氣道,“他的魂魄你又封印在了哪裏?”

墨淵不怎麼想說,墨寒催促了一聲,他纔不情不願的吐出三個字來:“怨鬼峽……”

我恨不得一劍捅死他!

居然把昀之的魂魄封印在那種地方!

昀之沒被吃掉都算是好的了!

我第一次感謝起洪荒把昀之的封印解開了。

我氣的不想再跟墨淵說話,拉着墨寒就走了。齊天抓了只鬼傳來口信說,別墅離的三個人都離開了,沒有動手,就是臉色有點怪。

估計是這麼多年的仇人之後,現在父子相認倍感尷尬,臉色差也是正常的。

墨寒派了鬼去暗中盯着,我也就懶得管了。更多的,則是關心洪荒以後還會不會想着弄死我和白焰。

當初,他是因爲恨凰傲晴弄死了他的孩子,又懷上了別人的孩子。加上忌憚着盤鳳族的實力,新仇舊恨一起算,弄死了凰傲晴,也弄死了盤鳳族。

現在,知道了一切都是誤會,洪荒該好好補償大鵬和孔宣纔是吧?

“墨寒,你說對不對?”我問墨寒,“洪荒這些年來暗中肯定沒少給大鵬和孔宣使絆子,現在誤會解開,他肯定得好好補償他們兄弟的吧?”

“誰知道。”墨寒不關心這個,他顯然在思考着另一件事:“慕兒,大鵬和孔宣在你身上圖謀着什麼,我們還不清楚。我在擔心,若是他們和洪荒合作,倒是會讓我們措

手不及。”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他們應該不會打什麼壞主意吧……畢竟我怎麼樣,大鵬就怎麼樣。總不至於拿大鵬的性命做代價吧。”

只不過,孔宣和大鵬只是派了只鳥來冥宮讓我不要擔心他們了,卻沒再來跟我說什麼,我總感覺怪怪的。

以前,雖然他們也沒有對我推心置腹,但是事關洪荒總會告訴我。這一回,我感覺兩隻鳥有些在躲我一樣。

墨寒不語,他將我攏入懷中,有點煩惱的輕撫過我的背:“只希望你和白焰能平安。”

“還有你,也要平安。”想起墨寒當初都打算死在九州了,我就難過的不能自已。

“對了,你當初明明可以擺脫昊炎的控制了,爲什麼還裝着被他控制了?”現在墨寒平安,我想起來這件事有點不大開心:“你知不知道,嚇死我了!”

“讓夫人擔心了,是爲夫的不是。”墨寒輕撫過我的長髮,安撫着炸毛的我:“第一次的確是被控制了,之後幾次,他再控制我的時候,我沒有全力抵抗。”

怪不得只有第一次墨寒是真的攻擊了我,之後幾次,他都只是做做樣子。動作那麼慢,想來是故意給二二和齊天攔住他的時間了。

“爲什麼不反抗?”我不懂,墨寒向來最討厭別人對他指手畫腳了,更不要替自己的身體被控制了。

提起這件事,墨寒的眼神略帶了幾分凝重:“他控制我的時候,我也看到了他的內心。在那裏,我感受到了盤鳳的氣息。”

“那隻叫輕語的盤鳳氣息?”我問,看到墨寒點了點頭。

“從玄蛇祕境中出來之後,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的盤鳳氣息了。那裏傳來的氣息與你很相似,我便想去一探究竟。奈何昊炎將那裏保護的嚴密,我試了幾次才成功。”

他牽起我的手,在手背之上輕輕落下一個吻:“他的元神侵入我的識海之中,我當時只能將他暫時困在一隅。若是跟你說了實情,他便也聽到了。”

“那股盤鳳氣息,讓我覺得不安,沒想到他竟然是要用你復活那隻盤鳳。好在之前去探過路,不然等我趕到,你體內的法力也所剩無幾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