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自嘲的話,讓主任頓時心疼了起來,“駱記者,其實你……”“

席首長!”護士的聲音突然傳來,打斷了主任要的話。駱米幾乎是條件反射的急忙別過了臉,許是覺得自己這樣有點兒傻,也顧不得其他的扯了被子,躺下的同時,用被子將自己死死的蒙住。可就是因為這樣的動作,她徹底有點兒崩的,眼淚不停的從眼眶裏溢出,不過瞬間,就將蒙著的紗布給打濕。席泓文看著這樣的駱米,心臟不受控制

席首長!”護士的聲音突然傳來,打斷了主任要的話。駱

米幾乎是條件反射的急忙別過了臉,許是覺得自己這樣有點兒傻,也顧不得其他的扯了被子,躺下的同時,用被子將自己死死的蒙住。

可就是因為這樣的動作,她徹底有點兒崩的,眼淚不停的從眼眶裏溢出,不過瞬間,就將蒙著的紗布給打濕。席

泓文看著這樣的駱米,心臟不受控制的揪了起來。不

管是在維和戰地上第一次看到她,那受著傷卻一直堅強的戰地記者駱米,還是在洛城遇到的那個穿著侍者的服飾,卻自信滿滿中透著青春洋溢的駱米……更

或者是在磻城特戰旅裏,那個整死皮賴臉纏著他的駱米!

每一個,身上都充滿了韌勁兒,從來不會和此刻一樣,仿佛站在一個叫做“絕望”的懸崖邊兒徘徊。

“主任,她的情况……”席泓文偏頭看向主任,聲音透著凝重的問道。 主任穩了穩心緒,也虧得當醫生幾十年,面對大病患和手術,也練就了一身的沉著冷靜。否

則,在席泓文這樣的人精面前,一個表情就能洩露了心思。

“駱記者現在現時的情况還不好……”主任沉歎一聲,看了眼被被子蒙著的駱米後,收回視線道,“往樂觀的想,自然是好的……就怕火藥灼的厲害了,就不好了。”

席泓文微微皺眉,臉上有著凝重顯現地時候,眼底深處,已然有著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擔憂浮現了出來。

“接下來的治療,麻煩主任了。”席泓文沒有多什麼,只是看著主任的視線,明顯噙著幾分迫切下的請求。

主任點點頭,示意了下護士後,一同離開了病房。

本就給人壓抑的地方,因為駱米一直捂著被子,席泓文站在原地一直沒有話,變得越發凝重。席

泓文清楚,這會兒不管他話還是不話,對駱米來,無疑都是一種難過下自嘲的詮釋。

輕歎一聲,席泓文到底還是走了過去,拉過凳子在病床邊兒坐下。

許是病房太過安靜了,哪怕駱米極力的隱忍著,可那細微的哽咽聲,還是傳到了席泓文的耳朵。

“駱記者……”席泓文開口,可也就才喊了聲,他突然發現,一向嘴毒的他這會兒竟然不知道要什麼?

“我想一個人待會兒,你可以走嗎?”駱米眼淚不停的往外湧,明明知道自己行為有多蠢,可還是極力隱忍著哭泣聲,“你走!”

席泓文沒有動,只是看著不知道是因為哭泣還是話,而被子下微顫的身體,心臟越發擰的厲害。

“主任剛剛也了,結果也不完全不好。”席泓文努力讓自己聲音聽著平和柔軟一些,“就算做最壞的打算,也不是沒辦法……”

“你能什麼都不要嗎?我不想聽!”駱米咬了咬唇,聲音裏透著悲傷下想要自己舔抵傷口的祈求,“我想一個人待會兒,你出去!”她


以為三個月的時間足够可以讓一個男人動心了,可眼見著時間要到了,她眼睛卻出問題了。也

許,老爺就是要告訴她,不是她的就是不是,不是她以為的,只要努力的去接近,去瞭解彼此,就可以得到的。

席泓文沒有話,也沒有動,只是看著被子下顫抖的身體動靜越來越大,難受的有些窒息。

病房,再次恢復了沉默。駱

米知道席泓文沒有走,可是,她也沒有勇氣趕他第三遍。是

,她也是個女孩子。在

生病和傷心的時候,雖然嘴裡著抗拒的話,可也希望心裡想的那個人能不管如何都陪著她。

可是,為什麼席泓文沒有走,她反而更難過了?是

同情吧?呵

呵!駱

米,在戰地的時候,他因為同情你,想要你堅持下來,所以答應了你的條件。

而現在,依舊是因為同情你,所以任由你趕,卻也沒有離開。你

其實就是只配得到同情,席泓文對你,始終沒有放到心上!

……

洛城。

顧北辰正在處理檔案,手機突然在一旁震動了起來。他

輕睨了眼來電,放下簽字筆拿起手機接起,“嗯?”

“辰少,米出事了。”蕭景聲音透著凝重傳來,“我剛剛聽,人好像被送去軍總醫院了,送過去的時候,臉上都是血。”顧

北辰鷹眸當即一凜,“怎麼回事?”“

我讓那邊人過去查了。”蕭景看了眼剛剛開會出來的祁市長和市長秘書,“市長開完會了,那邊有消息了我再給你回話。”

“不用了,你處理政府那邊的事情,我讓向南過去看下。”顧北辰冷靜地完,逕自掛羚話後,直接給林向南撥羚話。

林向南正在陪林星拼圖,接到顧北辰電話,示意女兒先自己玩後,接羚話的同時去了一旁沙發處,“三哥?”“

米受傷是什麼情况?”顧北辰聲音透著霸氣凜然下的迫力,有著來自長輩的擔憂。“

我不知道……”林向南愣了下,“怎麼回事?”

“蕭景得到消息米滿臉是血的送去了軍總醫院。”顧北辰聲音更沉了。

“我過去看下,等下給你回話。”

“嗯。”

林向南掛羚話,給葉子瑜和康寧她們了聲有事要去處理下後,開著車去了軍總醫院。詢

問了科室後,林向南直奔了過去。

人才到,就碰到了正在護士站交代事情的主任。“

向南,你怎麼過來了?”主任看到林向南有些意外,“前兩聽你回來磻城了,還帶了媳婦和孩子?”林

向南笑著點點頭,因為擔心駱米,也顧不上自己的事情,“我過來看駱米,聽送進來的時候挺嚴重的,怎麼回事?”主

任回頭看了眼駱米的病房,確定席泓文不會出來後,拉著林向南去了自己辦公室。“

主任,什麼情况?”林向南有些懵。主

任關好門後,示意林向南坐下後才道:“被土炸彈碎片山,額頭縫了幾針,沒有太大問題。”“

可聽……”林向南的話突然停下,看著主任,目光中帶著詢問。

主任思忖著林向南應該是猜出來了,笑著點點頭。

林向南垂眸輕笑了下,“這為了席泓文那貨的感情線,從上到下也是操碎了心。”

“也沒辦法,都三十好幾的人了,你都有孩子了,他還單著,這都已經不是席家問題,是組織上的問題了。”主任開著玩笑道。林

向南自然知道席泓文心裡因為池萱還擰著的事情,可米應該是入了他的心的,只是人一旦軸起來,再聰明的人也會犯渾。“

你們怎麼給他的?”林向南問道。“

駱記者有可能會失明。”

林向南笑了起來,“米那丫頭要是知道自己有可能會失明,肯定自怨自艾又自嘲的,還不得逼點兒真心話出來?”“

希望吧!”主任沉歎一聲,“我這一把年紀的,還要配合著,如果沒有點兒進度也是浪費我情緒。”

林向南憋著笑,和主任閒聊了兩句後,就去了病房。

只是,人才到病房門口,就聽到裡面傳來席泓文冷嘲地聲音……“

駱米,沒想到你心機這麼重!” 病房內,氣氛透著詭譎下的冷嘲。

因為席泓文和駱米一直僵持著,讓本就壓抑的病房弄的越發悲傷。

席泓文怕駱米一直哭,會對眼睛的治療更不利,等她微微冷靜點兒後,試圖安慰她。

自然,他也怕她一直蒙在被子裏,不太好。

可誰知道,因為去拉被子,駱米氣惱的閃躲,他一個不注意,竟然扯到了蒙在她眼睛上的紗布。

許是因為被淚水浸濕,許是因為席泓文的動作,當那濕漉漉的紗布被扯掉的時候,駱米紅著的眼睛四周全然是濕氣的看著他。二

人就這樣四目相對,大眼瞪眼,一時間仿佛彼此都反應不過來。

席泓文微微垂眸,看著手裡濕著地紗布,怒極反笑。

駱米看到他嘴角的笑,頓時,難受的厲害。“

駱米,沒想到你心機這麼重!”席泓文著,抬眸看向駱米,眼底有著嘲諷。

駱米猛然起身,“席泓文,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 公爵大人討厭女人 席泓文冷冷地將濕聊紗布扔到病床上,“問你自己不是更好?”話

落,他不給駱米任何反應的機會,轉身大步流星的就往病房外走去……

駱米這會兒確實是有些懵了,甚至忘記自己眼睛就算哭了這麼久,竟然還能好好的看著席泓文離開。

哪怕,那會兒被主任包住的時候,眼睛也是沒問題的。

“席泓文!”駱米攥了手喊了聲,眼淚不受控制的,又掉了下來。

她感覺自己今將這好幾年的淚水都流掉了,可她就是控制不住,那種從心裡湧出來的悲傷。

席泓文臉被陰霾籠罩,脚步依舊,沒有管駱米的叫聲。

“砰”的一聲突然傳來。席

泓文因為太過生氣,也沒有想到在軍總醫院有人會動手,人才出了門口,臉上就被狠狠地吃了一拳。

席泓文呲了下嘴裡因為牙齒磕碰到壁肉而溢出的血沫,偏頭看去,就見林向南一臉陰沉沉的看著他。

“席泓文,你還是不是人?”林向南一把揪住席泓文的衣領,將戎在了牆上。

因為突然動手,驚了走廊上來往的人和醫護人員,一個個紛紛看了過來。

駱米原本的悲傷也因為席泓文被人打了一拳給驚住,怔愣了幾秒後,急忙掀開被子下了床,也顧不得額頭上因為動作太猛,而傳來的神經刺痛。 春野小神醫

林向南,你放手!”席泓文聲音透著冷寒地氣息。“

我不放呢?”林向南冷嗤一聲。席

泓文偏頭輕笑了下,那樣的笑,透著嘲諷下的冷意,緩緩收回視線看向林向南,“要動手嗎?你現在就連許昭都打不過,你拿什麼和我比?”

“要試試?”林向南聲音變得陰狠。

“二比特,二比特,冷靜!”有醫生急忙上前勸,“這裡是軍總醫院,二比特要動手,影響不好啊!千萬要冷靜,有什麼話,我們坐下來慢慢……”一

個是特戰旅旅長,一個是洛城警察局的副局長……這兩個人在軍總裏動手,像什麼話?

“南叔叔……”駱

米走了出來,那一臉淚迹加上額頭因為縫針包著的紗布和沒有整理而淩亂的頭髮,整個人看上去,哪裡還有一點兒那青春洋溢的樣子?林

向南看到駱米這樣,當即二話不,放開席泓文就咬牙切齒的道:“有本事,和我走!”話

落,林向南轉身就走。

席泓文冷眼翻了下,沒有動,只是目光劃過聽到動靜,急匆匆趕來的主任一眼後,看向駱米。

“你進去!”

駱米緊呡著嘴角,“那你和南叔叔……”

“我讓你進去!”席泓文打斷了駱米的話,聲音透著一股暴戾的氣息。

駱米心猛然驚了下,可是,也只是嘴角呡的更緊了,卻沒有動。

席泓文仿佛隱忍著什麼,微微攥了下手,什麼也沒有,只是起身拉了駱米的手腕,一把將她拖進了病房的同時,大力的關上了病房的門。林

向南原本氣急的脚步因為“砰”的一聲停下,他回頭看去,哪裡還有席泓文的身影?

眾人開始聲議論著。

林向南站在原地,也有些氣極反笑的垂眸了下……這他麼的是劇情反轉了?

“向南,這……沒啥事吧?”主任有些不放心,也摸不著席泓文帶駱米進病房又關了門的態度是什麼,只能來問林向南。

林向南嘴角劃過一抹輕笑,“主任……這眾目睽睽之下,有事沒事,大家心裡沒點兒數嗎?”他看了眼主任,見主任一臉為難,只能點透的道,“大庭廣眾的,沒事也得有事啊!”

主任本就合計著怎麼處理,聽林向南這樣一,頓時了然的點點頭。這

有沒有事,八卦的傳播是最快的。這

裏也不是軍區,誰能管住誰的嘴?一

旦八卦風氣蔓延,這就牽扯到作風問題了,作為一名軍人,還是軍官,作風問題可是大問題。

席泓文心裡本來就有念頭,這“歪風”一吹,他就是騎虎難下,想不從都不行了。外

面的人一個個心思“複雜”,此刻病房內,席泓文和駱米對視著,兩個人神情都有些古怪。駱

米呡著嘴角,其實還不太明白席泓文為什麼那會兒她心機重?雖

然,她在追他這件事情上心機是挺重的,可有些鍋,她不背啊?!

席泓文暗暗鄙夷了下自己,幾乎就在門甩上的那刻,他就知道自己因為怒不可遏,衝動下做得事情有多不理智。如

果外面沒有林向南還好,這有他了,吹吹風氣,他真是給自己挖了個坑,然後沒有猶豫的就跳了!“

席泓文……”

“閉嘴!”席泓文只覺得他也腦殼疼了,冷眼看了下剛剛還委屈著,這會兒因為他她,而頓時氣怒的駱米,有些有苦難言。

駱米也是憋屈的很,原本被炸彈山,有可能額頭會留下痕迹,對一個女孩子來,本來就很難過了。

緊接著又被告知,有可能會瞎,心裡更是難受的厲害……可

席泓文倒好,安慰的話沒兩句,就罵她!“

嘴在我身上,你讓我閉嘴就閉嘴,你是我什麼人啊?”駱米惱怒的吼道。 “想讓我我是你男人?”席泓文冷冷道,“做夢!”“

……”駱米一聽,當即氣急,抬起一脚,就狠狠地踢在了席泓文的腿上。

席泓文被駱米猝不及防的踹了一脚,“唔”的一聲輕哼溢出喉嚨,腿更是條件反射的微微顫了下。他

咬了牙,看著瞪著因為哭過而紅腫著眼睛的駱米,又無奈,又礙於現狀有些騎虎難下而氣惱,一時間,沉著臉,什麼話也沒的轉身就欲離開。

“你好好待著,我等下過來。”席泓文著,人已經拉開病房門,大步往外走去。外

面圍觀的人更多了,醫護人員礙於自己也是軍饒身份,也不敢和病患或者家屬那樣肆無忌憚的議論。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