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長老不顧其他煉丹師的感受,繼續說道。

蘇紫陌冷冷的看着他們,這幾個老頭也挺狡猾的,他們就站在齊兒的身邊嘮嘮叨叨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劉長老,萬中裏挑一的資質。”陳長老大聲的說道。 遼東之虎 “說是天才也不爲過。” 他們嘮嘮叨叨半天,看着蘇齊仍然聚精會神的控制着手中的火焰。 四位長老的脣角抽了抽。 這

蘇紫陌冷冷的看着他們,這幾個老頭也挺狡猾的,他們就站在齊兒的身邊嘮嘮叨叨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劉長老,萬中裏挑一的資質。”陳長老大聲的說道。

遼東之虎 “說是天才也不爲過。”

他們嘮嘮叨叨半天,看着蘇齊仍然聚精會神的控制着手中的火焰。

四位長老的脣角抽了抽。

這個小妖孽,果然心智夠堅定的。

爹地,媽咪又懷孕了 蘇齊眼角動了動,這幾個黃土都快埋在嗓子眼的臭老頭,你們居然給小爺玩陰的,你們以爲把小爺捧上天,小爺就會受到你們的影響嗎?

小爺等會讓你們震驚的華麗麗的暈過去。

學在苦中求,藝在勤中練,要得驚人藝,須下苦功夫,他蘇齊可是被師傅身歷其境,根本就不會受到外界的影響。

蘇紫陌翹起脣角,鳳目裏劃過意思讓人察覺不到的得意。

看來,齊兒的夢想要實現了。

“快看,快看,晉升了,晉升了,蘇齊在煉丹的過程中居然真的晉升了。”

臺下有人高呼!

衆人驚呆了!

這能算是傳說中的天才嗎?

有這麼牛逼的嗎?

沒有,沒見過,從古至今,從來沒有見過!

衆人表情各異,卻離不開震驚的表情。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心裏對兒子充滿了信心,這些喧鬧的聲音是影響不到兒子的。

正在最關鍵的時刻,一枚細小的暗器直直的朝着蘇齊的背後發射,暗器如針細,在場的人無一人察覺。可是沐雲軒已經是聖玄期巔峯的高手,就是是在嘈雜的環境中,玄氣的波動也會引起他的注意。

深邃的眼眸裏,一根細針在瞳孔中放大。

沐雲軒猛的起身,當蘇紫陌發現沐雲軒的時候。

沐雲軒已經站在蘇齊的背後。

長臂輕輕一揮,鐺的一聲,有物體穿透藥架的聲音。

蘇紫陌渾身上下一顫,心有餘悸,眼眸逐漸的變得凌厲起來。

這一刻,她的心裏無比的感謝修爲強大的沐雲軒。

蘇櫟小小的身影一躍而起,飛身到蘇齊的身後,替蘇齊護法,犀利的眼中滿是殺意。

“啊……!”

衆人滿臉驚疑,居然有人敢在天子面前謀殺。

沐雲軒陰沉的看着四周,兇手一定就在這些人當中。

“櫟兒,護好你弟弟,爹爹很快就能把兇手找出來。”

沐雲軒用密音傳話給蘇櫟。

“你最好能找出來。”

蘇櫟用密音冷冷的回答道。

沐雲軒脣角抽了抽,櫟兒這性子,比他還要冷淡三分。

“是那個狗崽子敢暗算我的寶貝孫子?”

君子兮大聲的怒吼。

沐家的人眼眸裏充滿了凌厲。

“雲帆,你們沐家又出一個天才了。”

坐在不遠處的沐雲帆和慕容星辰本就不可思議的看着蘇齊。

“不過好像有人對你們家的天才二公子看不順眼,剛剛的暗器,在場的人當中,除了雲軒,恐怕沒有人能看出來。”

沐雲帆瞥了一臉羨慕的慕容星辰。

“有啊!怎麼會沒有?”

“誰?還有誰有那麼大的本事能看得出來?”

慕容星辰一臉不相信的問道,音量也不自覺的提高了幾分。

“笨蛋,兇手啊!”沐雲帆鄙視的看了一眼慕容星辰。

“那你能找到兇手是誰嗎?”

慕容星辰沒好氣的問道。

“怎麼找不到,那邊,就在我大哥的手中。”

慕容星辰往臺上看去。

瞪大眼睛,張口結舌的說道:“這,這麼快就找到了?”

不是人,這一家子都不是人?

“我大哥是什麼人,想動他的兒子,也得有能力才行,不過話說回來,這兩個小兔崽子的修爲都在我之上,我真是自行慚愧,同是沐家人,差別怎麼這麼大呢?”

-本章完結- 沐雲帆如蔫了的茄子,輕輕咬着下脣,那模樣比女人還要嬌俏。

“雲帆,你現在才體會到啊!寶劍不磨會生鏽,人不學習會落後,你也夠壓力山大的,啊?不過俗話說的好!不怕學不會,就怕志氣短,要同時趕兩隻兔子,你是一隻都抓不上。”

慕容星辰一臉幸災樂禍的說道,這就是生在沐家的苦楚。

也不知道那倆孩子到底是要有多用心,才能練就一身這樣驚天地泣鬼神的修爲……。

沐雲軒把兇手直接丟在皓月皇的面前。

姬芮一看,眼眸裏閃過一絲慌張,沐雲軒好厲害,那麼小的暗器,離得那麼遠,他也能看得出來,果然是她姬芮看上的男人,夠厲害!

“雲軒,把他口中的毒藥逼出來,讓他不能自盡,一定要找出幕後主使。”

蘇紫陌走了過來,絕美的臉上散發這怒意,她今天一定要把幕後主使給揪出來。

“娘子就放心吧!”沐雲軒朝着她極爲you惑的笑了笑,那語氣中,極盡寵溺。

這是她第一次叫他名字的最後兩個字,那語氣中淡淡的依靠讓他的心裏更加興奮。

君子兮脣角抽了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軒兒對蘇紫陌也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是真的愛上蘇紫陌了嗎?也許鈺楓說得對,兒女情長,前世的帳,不是一家人,也不會進一家門,不過她得在考驗蘇紫陌幾天。

皓月皇怒視着被沐雲軒抓過來的男子,天子面前,他也敢如此放肆,那幕後主使根本就沒有把他這個一國之君放在眼裏。

“把他帶下去,查出幕後主使,給沐家和蘇姑娘一個交代。”

皓月皇的話也是蘇紫陌想要的,只要能找出幕後主使,怎麼都行。

“是。”

“是。”

從皓月皇的身後,出來兩名侍衛,把癱坐在地上顫顫巍巍的男子帶走。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比賽的臺上,越發的激烈。

大概有五十多個煉丹師因爲心智不夠堅定,半途而廢。

一陣淡淡的藥香傳來,大家聞香尋去。

只見姬煜已經煉製出丹藥,正在調息。

看了看丹爐裏的丹藥,姬煜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同一時間,你姬煜旁邊的的一位嬌俏的女子也煉製好了丹藥,和姬煜的丹藥香味充斥在一起。

“皇上,聞煜兒煉製丹藥的香味,應該已經是玄級九品丹藥了。”

皇后欣喜的看着姬煜,他的弟弟一直是姬家最爲得意的人,是姬家的驕傲,不管是在玄氣的修爲上,還是煉丹上,都比同齡中人出色好幾倍。

“是很不錯,不過得等四位長老鑑定以後才能出結果。”

皓月皇淡淡的點了點頭,只要是煉丹師,他們皓月國都會大力支持,畢竟皓月國的煉丹師真的不多,不管是在藥材上還是財力上,他每年都會大力支持,目的就是能夠吸引煉丹師留在丹閣。

這丹閣在皓月國樹立百年,就是歷代皇帝爲了煉丹師準備的,而丹閣的丹藥,也能給皇室帶來大批的利益。

特別是這一年一度的煉丹大賽,每一年都會增加幾名資質不錯的煉丹師。

而此時的蘇齊,身體裏兩股力量在撕扯着他的身體。

一股是源源不斷的晉升力量,一股是他必須控制好火焰溫度的力量。

兩股力量的撕扯讓他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泛起了一層薄薄的汗水。

蘇櫟眼眸裏閃過一絲擔憂,用密音傳話給蘇齊。

“齊兒,用心晉升,用意念控制火焰,哥哥會在旁邊保護好你的。”

蘇齊聽到了哥哥的話,心裏知道哥哥一定會保護好他。

可是他體內的晉升停不下來啊?

蘇紫陌絕美的容顏上帶着許些疑惑。

怎麼回事?

齊兒都晉升怎麼久了,怎麼還沒有好?

這時,不斷的有煉丹師煉製好了丹藥,全場瀰漫着一股好聞的清香味。

最後,只剩下蘇齊一個人了。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交集是蘇齊的身上。

姬耀天眯着混濁的眼眸,難道要讓那兄弟兩人都超越他姬家的人嗎?剛剛的計劃失敗了,他就不相信下一個還會失敗。

遂快速的給自己的女兒使了一個眼神。

姬芮會意的點了點頭。

四大長老也是一臉驚奇。

“怎麼回事? 滄元圖 這怎麼還沒有晉升好呢?”

劉長老捋着鬍鬚,奇怪的盯着蘇齊看。

“劉長老,這蘇齊頭頂上的金光一直不散,那就說明蘇齊還在晉升。”

陳長老仔細觀察了一下下定論。

“怪了?這天下還有這樣的奇葩,在煉丹中晉升也就算了,還一直在晉升,而且還能把煉丹的火焰控制得恰到好處,這一心能二用嗎?這是人還是神?”

劉長老一臉疑問的看着他身邊的三個長老。

三個長老均是搖搖頭,他們也是第一次撞見這種奇葩的人,而且還是一個五歲的小娃兒。

“大哥,大嫂,以齊兒目前的情形來看,他的晉升光色一直不散,齊兒很有可能越階晉升。”

沐雲寒有些激動的說道。

“越階晉升?雲寒,什麼意思?”

沐雲軒不解,還有能越階晉升的辦法?

“就是說,齊兒現在煉製的丹藥是玄級七品,但是齊兒如果是越階晉升的話,齊兒煉製出來的丹藥很有可能會越階好幾階,可能會越到神級一品到三品之間,而且齊兒煉製出來的丹藥也是和他越階之後的等級是一樣的品級。”

沐雲寒的語氣很激動,他還從來沒有見過煉丹師越階晉升的,既然出現在了他們沐家。

“看來老天給了我們丹閣一個大大的驚喜。”

劉長老笑米米的開口。

他身邊的三位長老同樣驚喜不已。

蘇齊不斷的吞噬如潮的玄氣,源源不斷,吞噬丹田的吸納已經趨於飽和,終於似乎打快要破了兩股力量的桎梏般,蘇齊覺得渾身壓力一輕,吞噬最後一絲玄氣後。

蘇齊猛的睜開眼眸,丹爐下的火焰也變成了淡淡的藍色。

蘇齊估摸着自身的實力,微微感應了一下,蘇齊心裏大感吃驚,這一次突破,他知道自己實力會增進,卻沒料到會增進如此大,直接越階神級三品,天才,他孃的,他成天才了,蘇齊得意得神采飛揚。

蘇櫟一看弟弟晉升好了,心裏也很開心,平常沒有一絲笑容的他,脣角微微上揚着。

“這到底是晉升了幾階了啊?你看齊兒那神采飛揚的樣子,顯然有些高興過頭了。”

君子兮看着蘇齊,漂亮的臉上鳳目一眨一眨的。

“看不出來,等齊兒煉製好丹藥以後纔會知道。”

沐鈺楓搖了搖頭,總之是不會在玄級七品了。

蘇齊操控着火焰的溫度,看着火的顏色,剛剛到接觸點,蘇齊瞬間熄了火。

一陣好聞的香味傳遍全場,蘇齊把丹藥放進玉盒。

遞給劉長老,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下,快速的收起丹爐,小手擡起,快速的擦了擦臉上的汗,朝着蘇紫陌奔去。

“孃親,孃親……。”蘇齊起身大聲的喊,那一臉激動的表情,可愛的不要不要的。

“齊兒越階晉升了,神級三品……。”

蘇齊大聲的宣告結果。

譁……!

衆人一聽,一臉的呆滯,更加的風中凌亂,有的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蘇齊這一路走來,太讓人意外了。

神級三品丹藥,要不要這麼雷人……?

衆人華麗麗的如雷劈!

姬煜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蘇齊的背影。

冷冷的說道:“哼!神級三品,怎麼可能?”

可是那陣陣幽香純真的味道卻欺騙不了人。

姬耀天一雙混濁的眼眸瞪得老大,一臉的不相信,神級三品,怎麼可能……?

神級三品的煉丹師,可是可望不可及的距離,換做其他人,就算是資質好的,也要過了二十五歲左右才能修煉到神級三品,何況蘇齊只有五歲,不想震驚天下都難。

“孃親,快抱抱寶寶!快抱抱寶寶!寶寶今天表現可是很好呢!”蘇齊興奮又得瑟的伸着雙手,他好想孃親抱抱他,他太激動了。

蘇紫陌伸開雙臂,笑意絕絕的把兒子抱在懷裏。

“兒子,今天的表現不錯,這個月你的豬蹄和雞腿,孃親讓你吃個夠。”

蘇紫陌笑着捏了捏他可愛的小鼻子。

“孃親,就知道孃親是最疼齊兒的,只要天天能吃到好吃的,齊兒會更加勤快的修煉的。”

蘇齊笑得大眼眯成了縫,孃親要是永遠都這麼好就完美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