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微微一笑,玩味地說道:“看少主着笑容,應該是動心了吧?”

蘇櫟擡眸,整個人慵懶地靠在椅背上。 思緒迴轉,他嘴角微微上揚。 “動心到是不至於,不過她的糕點做的真的很不錯。” 天底下能讓能讓他動心的事情少之又少。 “呵呵……”嶽桐梓輕輕一笑:“少主,你看不到自己臉上的表情,自然不知道你剛纔的表情有多柔和,有的時候喜歡上一個人,就連神情

蘇櫟擡眸,整個人慵懶地靠在椅背上。

思緒迴轉,他嘴角微微上揚。

“動心到是不至於,不過她的糕點做的真的很不錯。”

天底下能讓能讓他動心的事情少之又少。

“呵呵……”嶽桐梓輕輕一笑:“少主,你看不到自己臉上的表情,自然不知道你剛纔的表情有多柔和,有的時候喜歡上一個人,就連神情也是不是自己能掌控。”

“所以說岳大哥也一樣,你嘴上說着不喜歡馨兒,可你臉上的表情,還是出賣了你自己。”蘇櫟靜靜地凝視着嶽桐梓。

嶽桐梓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頎長的身子微微一陣。

被蘇櫟這樣直白的說出來,他的心裏,異常的痛。

蘇櫟看着他這個樣子,終究是不忍心,自己的妹妹在不斷的付出,卻得不到相應的回報,他這個做哥哥的看着,心裏也是於心不忍。

蘇櫟起身,走到他的面前,認真的看着他:“嶽大哥,如果你是因爲你的身世而不敢邁出那一步的話,完全沒有那個必要,你也看得出馨兒對你的心思,她同樣喜歡你,如果你真的喜歡馨兒,那就不要讓馨兒的付出得不到回報。” “少主……”嶽桐梓目光沉痛的看着蘇櫟。

他剛纔說的話,讓他的心裏又升起了一絲希望。

他們真的不在意門當戶對嗎?

跟着少主十幾年,他們一家的爲人他都很清楚。

並不想像其他世家那樣,只在乎門當戶對。

可是馨兒太美好,他就是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嶽大哥,在我們一家人的心裏,你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馨兒爲你所做的一切,我們都看在眼中,你們既然兩情相悅,不會有人反對你們的。”

嶽桐梓的心,瞬間激動起來。

馨兒也喜歡他,聽到這個消息,他只感覺好幸福。

“少主,謝謝你!”嶽桐梓感激的看着蘇櫟。

這一刻,他似乎終於有勇氣了。

蘇櫟微微一笑,“其實,我並不打算說通,想讓嶽大哥自己走出來,可是,昨天晚上看着馨兒給你送羊肉過去,他才下了決定,在馨兒的心裏,她認爲你並不喜歡她,所以,她出了關心你之外,也是默不作聲的。”

嶽桐梓一聽,心裏一抹疼痛狠狠的揪扯着心。

他怎麼可能不喜歡她,他喜歡她都快要瘋掉了。

嶽桐梓快速的收斂自己激動的神色,他認真地說:“少主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馨兒的。”

蘇櫟微微一笑,道:“這樣的話要是從別人的口中說出來,我還真不相信,可是從嶽大哥口中說出來,卻能讓人從心底去信任。”

蘇櫟的話,又瞬間給了嶽桐梓更大的勇氣。

“謝謝你,少主。”嶽桐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嶽大哥,你不用謝我,我要的是馨兒幸福!”

嶽桐梓快速地點了點頭。

他何嘗不想幸福呢,他想組建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屬於自己的幸福。

馨兒,他真的很喜歡,從小見到她的時候就很喜歡她。

嶽桐梓的心,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激動過。

“大哥。”門外傳來了馨兒的聲音。

緊接着,一抹白影歡快的走了進來。

“嶽哥哥也在。”馨兒看到嶽桐梓,突然眼前一亮。

嶽桐梓溫柔地點了點頭,那溫潤如玉的目光裏,目光越發的溫柔。

馨兒一看,目光微微深了深,嶽哥哥剛纔的眼神……。

馨兒的心,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來。

蘇櫟微微看着他們笑了笑。

“馨兒,你要出來,早上爲何不和我們一起呢?”蘇櫟看着妹妹。

“大哥,早上翊兒纏着馨兒呢,都半年過去了,他還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體內的力量,孃親怎麼也不讓他跟着馨兒一起出來玩,一直到莫爺爺過來之後,他才乖乖的跟着莫爺爺走了。”

馨兒將一籃子水果放在桌子上。

“大哥,這是昨晚去雲城的秦小姐送過來的,說了馨兒帶上來給大哥嘗一嘗。”

馨兒看了看,裏邊有他愛吃的紅果。

她拿出兩個,遞了一個給嶽桐梓。

嶽桐梓看着她溫柔的笑了笑:“馨兒,你愛吃紅果,你吃。”

“嶽哥哥,拿着吧,我一個人吃不了多少。”馨兒快速的塞在他的手中。

又給蘇櫟遞了一個過去。 蘇櫟看看馨兒手中的紅果,沒有伸手去接。

他看着妹妹提醒道:“馨兒,不要和那秦小姐走得太近。”

他在生意場上他們滾打這麼多年,他閱人無數,知道那秦詩語不安好心。

和秦家合作是爲了生意,但不會有其他的來往。

醉仙葫 馨兒燦爛一笑:“大哥那秦小姐喜歡上大哥了,馨兒剛剛上來的時候,看到她提着一藍水果在明月閣外邊等大哥呢,看到馨兒來,又把水果給了馨兒。”

馨兒說完,快速地咬了一口紅果。

她又怎麼會不知道那秦小姐的爲人呢?

看上去能力最強的,並不一定是最強,看上去特別滿的,不一定是最充實的,看上去技巧最多的,一定不會是最聰明的,看上去能說的,不一定是口才最好的。

有一種說法叫真人不露相,越不顯山露水的,纔是最厲害的。

高手之所以若拙,是因爲他們實力夠強大,所以纔有底氣。

可看那秦小姐昨夜的表現,有些底氣不足。

她比較喜歡那南宮黎。

想到南宮黎,馨兒快速地出聲問道:“大哥,馨兒覺得那南宮小姐不錯,馨兒可以和她交朋友吧,馨兒朋友不多,只有那李家小姐姐和幾個較好的世家小姐,可那李家小姐姐整天就圍着二個轉,也顧不上和馨兒玩了。”

蘇櫟輕輕揉了揉妹妹的頭,看着馨兒足足矮了他半個頭,他們兄妹三人都是前後出生的,就馨兒身子最弱,馨兒能長這麼高,他就覺得驚訝!

小時候她又羸弱又瘦小,他都以爲馨兒長不高了呢。

“馨兒,交朋友的事情,你不用過問大哥,能深交的,馨兒也看得出來,不能深交的,點頭之交就好。”

“嗯!”馨兒開心的點了點頭。

突然,馨兒想起了一件事情來:“對了,大哥,孃親說,她明日要帶出來逛街,大哥有時間就陪孃親一個時辰吧,爹爹也要來,可孃親不讓爹爹來,讓爹爹在家看着翊兒修煉,二哥整日不見蹤影,只有孃親和馨兒,馨兒怕遇到危險,一個人顧不了孃親,都半年了,孃親連初玄期的修爲都無法凝聚,孃親心裏一定不開心。”

蘇櫟一聽,心底閃過一絲心疼,微微一笑,:“馨兒,孃親有大哥保護,沒事的,明日大哥和你們一起逛街,大哥對誰都可以沒有時間,可對於孃親,那可是時間很多的。”

馨兒斜眸看了一眼大哥,“就知道大哥心裏只疼孃親,不過今日馨兒要嶽哥哥陪馨兒去廟會去。”

“去廟會?”嶽桐梓微微蹙眉。

“馨兒,廟會離這裏可不近。”

馨兒撅嘴看着嶽桐梓,“怎麼,嶽哥哥,遠了你就不陪馨兒去了嗎?”

她喜歡去逛廟會,廟會的街上,會有很多好吃的,她可以盡情的吃。

大哥和二哥都不在,不會管她吃那些東西的。

而且她現在病已經全部好了,可以隨意的吃那些東西了。

嶽桐梓快速地搖了搖頭,溫柔地說:“馨兒,我不是不陪你去,我是怕你這來回跑,會累着。” 馨兒一聽他是擔心她累着,快速地笑着說道:“嶽哥哥,怎麼會累呢,馨兒又不是瓷娃娃,我們騎着小青龍去,速度很快的。”

嶽桐梓一聽,快速地點了點頭。

剛纔和少主的談話,讓他的心裏又鼓起了勇氣。

他會小心翼翼的呵護着馨兒,直到她完完全全的愛上自己。

馨兒看着他點頭,更加的開心。

如果說,嶽桐梓是馨兒心口的一粒硃砂痣,那麼,馨兒就是嶽桐梓的白月光。

只要有關馨兒的事情,他會特別的上心。

他從小就喜歡上了馨兒,對於馨兒的各種要求,他都會答應。

而且馨兒從小就非常的懂事,也不會有無力的要求。

在他的心裏,馨兒一直是如稀世珍寶一樣的存在。

“大哥,那我們走了。”

馨兒開心的去拉嶽桐梓的手臂。

蘇櫟一看,快速地說道:“馨兒,你也老大不小了,怎麼可以隨意的挽男人的手?”

其實,這話,蘇櫟是故意說的。

馨兒,其實也怕傷害,這層關係若是捅破了,若是嶽桐梓不喜歡她,同在一個屋檐下生活的她們,會感覺特別的尷尬。

馨兒一聽,絕色小臉上瞬間染上了一層薄紅。

她嗔怒的看着大哥,“大哥,嶽大哥又不是別人。”

“不是別人,那是誰?”蘇櫟似乎不打算放過馨兒一樣。

嶽桐梓一看,也溫柔的凝視着她。

可也也知道,馨兒不好意思說出來的。

他對馨兒很瞭解。

馨兒小臉紅的似蘋果,小嘴一撅,非常的惹人疼愛:“嶽大哥,我們走,不理大哥。”

馨兒拉着嶽桐梓,快速的走出去。

到了門頭,嶽桐梓回頭,感激的看了一眼蘇櫟。

蘇櫟對他投去了鼓勵的眼神。

他相信嶽大哥是可以把馨兒照顧好的。

這是,多年來對他的信任。

只剩下蘇櫟一個人,他的心裏有些失落。

他頎長挺秀的身影往窗戶的位置走去。

看着熱鬧繁華的大街,此刻,他也沒有感覺到以往的煩躁。

自從孃親回來這半年,他的心裏,似乎再也沒有空落落的過了。

許是心境不一樣了,現在他看這世界,居然也生出幾分溫暖來。

孃親一直擔心他會過的苦悶,其實孃親不知道的是,只要他們一家人倖幸福福的,即使是他一個人的時候,心裏也會非常的暖。

馨兒和嶽桐梓去了糕點鋪,取了一些馨兒愛吃的糕點。

卻遇到了出來拿東西的南宮黎。

馨兒一看,快速的喊道:“南宮小姐。”

南宮黎一看到馨兒,笑的一臉開心。

她快速的走到馨兒的身邊,“馨兒小姐想吃糕點嗎?有剛剛出爐的,我和雲師父剛剛做好的,味道還不錯。”

馨兒一聽,開心一笑:“好啊,謝謝南宮小姐。”

她本是想帶一些在路上吃的,有剛出爐的會更好吃。

“馨兒小姐,那你等一會兒,我這就去給你拿。”南宮黎開心的往後院走去。

秦詩語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着她們。

今日她本也是來明月閣見蘇櫟的,可是沒有提前預約,她根本見不到蘇櫟。

眼看着南宮黎和蘇櫟越走越近,她這心裏特別的着急。 南宮黎的速度很快,她手中提着一個紅色的竹籃,上面蓋着一層紗布。

竹籃很透氣,這樣不會讓剛做好的糕點升水汽。

南宮黎向來喜歡用竹籃裝糕點。

“給,馨兒小姐。”南宮黎將竹籃遞給馨兒。

今天她特別的開心,可以到這明月糕點鋪來做糕點,裏邊的設施,簡直令她大開眼界。

裏面各種高糕點的模具,應有盡有。

就更是讓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謝謝南宮小姐,對了,南宮小姐,你明日不用去雲城,我孃親最近悶得慌,她想出來逛一下大街,你後日再過去雲城吧。”她出來的時候,孃親特意交代過她,若是遇到南宮小姐,告訴她一聲,免得她白跑一趟。

“好,多謝馨兒小姐告知。”南宮黎心裏簡直是太激動了。

這些事情,以前,對於她來說,是那樣的遙不可及。

可是現在近在咫尺,她的心怎麼能不激動。

馨兒看着她真心不錯,說道:“南宮小姐,你以後就叫我馨兒好了。”

南宮黎一聽,更加激動的看着馨兒,她這是想和自己做朋友嗎?

真好!

這馨兒小姐是一個值得交心的人。

“好!那馨兒以後也叫我阿黎吧!”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兩人的感情拉近了很多。

“阿黎,我和嶽哥哥要去看廟會,我有時間在來找你玩。”

“是西城的朗月寺的廟會嗎?”南宮黎有些可惜,她忘記了今日城西的廟會。

我真的只想種田 挺其他人說,挺好玩的。

南宮黎回頭一想,廟會明年還可以去,還是她的終身大事要緊。

她叮囑道:“馨兒,你們去吧,不過那個地方龍蛇混雜,你們一定要多加小心。”

“好的,我們走了。”馨兒轉身,和嶽桐梓兩人一起離開。

南宮黎站在原地,臉上的笑容久久沒消失,是成是敗,看的是堅持,她一定會堅持下去的。

蘇櫟,你就等着做我南宮黎的夫君吧!

南宮黎在心裏給自己加油。

美好易逝,正因爲如此,她纔會人如此珍惜,她不想因爲錯過太陽而流淚,如果錯過了太陽,那麼她也將會錯過繁星。

而秦詩語,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