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耀這話,說的十分沉重。他是謝氏的人,穆澤羲,即便是不防着他,也不能,總是這麼縱容他吧?被縱容多了容易犯錯的!!!

然,他肚子裏的這番話,對穆澤羲來說,就是廢話,一錘定音:”即便如此,我也信你。“ 我也信你。 這一句話,謝耀心中所有的疙瘩頓時像是被一拳頭打碎了似得,立馬恢復了自己的本性,挑眉道:“回頭將診金記得送到我府上。” 親兄弟明算賬麼。 照顧楚嬙的這陣子,總得給點勞務費吧?還得幫你

然,他肚子裏的這番話,對穆澤羲來說,就是廢話,一錘定音:”即便如此,我也信你。“

我也信你。

這一句話,謝耀心中所有的疙瘩頓時像是被一拳頭打碎了似得,立馬恢復了自己的本性,挑眉道:“回頭將診金記得送到我府上。”

親兄弟明算賬麼。

照顧楚嬙的這陣子,總得給點勞務費吧?還得幫你盯着那幫子不安分的大臣!

然,穆澤羲只默默的瞟了眼謝耀,似笑非笑的回答:“已讓人將蕭曉送去了。”

蕭曉——·

謝耀跟卡了魚刺似得,被梗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幽怨的看了穆澤羲半晌,這才憤憤道:“當我沒說診金的事。。。。”

“你何時出發?”

想來楚嬙等不及,穆澤羲許是也坐不住了,謝耀迅速的轉移話題,想要將這個問題繞過去。

穆澤羲倒是也配合,爽快道:“明日。”

至少,也得等楚嬙醒來。

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似是故意壓低了聲音,卻還是有些笨重的感覺。孟毅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兩人面前,摸着後腦勺,訕訕道:“王爺,侯爺,沈學士將郡主與世子送回來了。”

穆澤羲挑眉,就說,他就覺得似乎忘記了什麼事,原來,竟是將自己的孩子還忘在了沈瑾禕那裏。

孟毅搓着手,見穆澤羲臉色似乎還可以,便放心道:“沈學士說了,百家之書,竟是沒有教授如何撫養嬰兒者,回去翻書去了——”

書呆子——·

不知穆澤羲,就連謝耀也默默的這麼誹謗了句。

謝公子這會正誹謗着,突然就聽到穆澤羲道:“那,去將蕭小姐請來府中小住,順帶照料世子郡主吧。”

“穆澤羲,你很——·” 現在的茹熙心裏好亂,真的好亂好亂,竟然就這樣被赫天翼的幾句話給說亂了,但是他說的一個問題茹熙也一直都找不到答案,南宮辰在她身邊二十年,追了她二十年,而她一直都沒有同意,爲什麼就在跟赫天翼分手後不久就同意了呢?

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呢?當初真的只是一時衝動答應了他嗎?

也許吧。

也許她是被他給感動了,但是由感動到了愛到了發現了自己的心,至少她很清楚的明白現在她是愛南宮辰的,很愛很愛,赫天翼的出現或許會擾亂她的心,但她沒有南宮辰她卻會死,現在讓她唯一糾結的是她對南宮辰的愛是毫無縫隙的全心全意嗎?

如果不是這對南宮辰來說是多麼的不公平呢?

茹熙很是煩躁的亂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好端端的赫天翼怎麼就突然出現了?茹熙知道了他有意圖要跟她重歸於好那接下來如果只是她的不同意他會放手嗎?如果到最後又是南宮辰跟他的對峙,天哪,想到這兒茹熙不禁覺得崩潰和害怕,她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也絕對不能讓這樣的局面出現,絕對不能!

茹熙真是煩躁,回到家的時候彥熙和念西都已經快要吃完午飯了,兩人看到茹熙回來還吃了一驚,念西忙說:“姐,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我還以爲今中午你又在公司食堂吃了呢,我跟彥熙都快吃完了。”

“是啊,姐,你吃飯了沒有啊?如果沒有的話我馬上讓阿姨去做啊。”彥熙也忙這麼說了一句。

“不用了,我沒有胃口,你們吃吧。”茹熙緩緩的很是沒精打采的這麼說了一句,然後就徑直的上樓去了。

看到此兩人完全的傻掉了,什麼情況?昨晚上心情那麼不好的,然後今天早上又莫名其妙又情緒大好,現在到了中午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喂,你們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情緒變得比天氣還快?”看到茹熙這個樣子真的是不解了,而聽到這話彥熙不依了:“是她不是所有女人好嗎,我也想知道姐是怎麼回事呢?行了,猜不透就別猜了,好好的吃飯,吃完了趕緊去公司,今天我也好忙。”

“嗯,好,其實女人這種時候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人靜一靜了。”念西很是認真的這麼說。

“呦,突然一下子又挺瞭解女人了嘛,是不是從你那位葉依凝身上學來的?”聽念西這麼說彥熙倒是抓到了口角。

“唉,就說了,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就不該跟你們講這些,我要去忙了,你自便吧。”說完念西便起身大步走出了別墅,看到此彥熙撇了撇嘴說道:“臭小子還難爲情。”

吃完了之後的彥熙又看了看樓上,想來他的老姐又遇到什麼心塞的事情了,只是念西說的沒錯,這個時候是應該讓她好好地靜一靜,於是吃完了飯之後彥熙便也離開了別墅自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回了房間的茹熙便甩掉了鞋子整個人窩到了牀上,然後就這樣抱着自己很是煩躁,真是該死的,她是犯了哪門子的神經才突然想起要把如意創業給賣掉的,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了早不賣晚不賣怎麼就偏偏這個時候要賣呢?

茹熙真是後悔死了!

商殺之風云 向茹熙啊向茹熙,你真真就是一頭豬,指定是一頭豬轉世的,不然怎麼會這麼笨呢?

正想着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屏幕上顯示了大大的兩個字—老公!

自從上次跟南宮辰打過電話之後她就在手機的通訊錄上將南宮辰改成了老公,反正他馬上就是了,訂了婚也就確定了兩人的關係,現在也該試着改口叫老公了,不然一直對自己的老公連名帶姓的這麼叫也的確一點親密感覺都沒有。

看到是他的電話茹熙連忙接了起來:“喂,想我啦?”

茹熙一接起電話來就這麼說,聽到這句話電話那邊的南宮辰忍不住笑笑,回道:“你應該問我有哪一分鐘不在想你?”

“油嘴滑舌!”茹熙忍不住輕罵了一句,然後又問道,“現在在幹嗎?都忙完了?到底什麼時候回來有沒有一個確切的時間啊?過了今天可就是五天了,你當初走的時候怎麼向我保證的?不是說最多也就三五天嗎?”

“是,我的錯,回來讓你好好地懲罰,你現在在哪兒?”南宮辰緩緩地這麼問。

“在家啊,你不回來我心情不好呢,整個人都不好了,不想上班也不想吃飯,什麼心情都沒有!”茹熙很是撒嬌的一句。

聽到這話南宮辰真是說不好自己是怎樣的心情,總之就是幸福興奮到了極點,然後問道:“那這麼說是不是我回去了你馬上就會心情好了?”

“當然啊。”茹熙微微的嘟着嘴,她現在的心真的是亂透了,赫天翼的那些話明顯的讓她對自己當初的初衷和如今的感情有了一個疑惑,不過或許這個疑惑會隨着南宮辰的出現而完全的消失。

“那好,給我開門。”聽茹熙這麼說了之後南宮辰又是淡淡的一句,聲音中帶着一股磁性,很是好聽。

“你說什麼?!”聽到南宮辰的這句話茹熙完全的愣在了那裏,然後連忙跳下牀跑到了窗口,就看到他的車停在樓下,他就這樣慵懶的依着車身,手裏還拿着電話,看到此茹熙不覺柳暗花明,開心興奮的心花怒放一般,一時間什麼都想不到了,也來不及掛電話,將手機丟到一邊赤着腳匆匆的跑下樓去。

茹熙很快速的跑下了樓跑到了玄關處給他打開了門,當門一開看到那張帥氣迷人的臉時茹熙猛然就像是看到了生活中所有的陽光一樣,就如上次他從軍區趕回來的時候一樣,那種心情真的是難以形容的。

就是一句話,有你在就什麼都好!

茹熙忍不住一下子便朝他撲了過來,雙手臂在他的脖子上扣了一個牢牢的圈,小身子幾乎是掛在了南宮辰的身上,南宮辰的手臂一個用力直接將她的小身子給抱了起來。

“你這個人,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早跟我說一聲,我好到機場去接你啊。”茹熙就這樣抱着他,然後也任由着被他抱着,語言中難以掩飾的開心之色。

“想給你個驚喜啊。”南宮辰淡淡的笑着,話落脣順勢很自然的落在了茹熙的臉上,然後就在茹熙被吻過的地方落地生花,鮮豔了一片,垂頭看到茹熙又沒有穿鞋的時候南宮辰一個鎖眉責備,“臭丫頭,每次都這樣,到底要我說多少次你才能長記性啊?”

說着南宮辰便直接抱着她走了進去,因爲現在是在向家,念西和彥熙雖然都走了,但是保姆阿姨們都還在,茹熙便乾脆的說道:“走,去我房間。”

“嗯。”南宮辰點點頭,抱着茹熙的小身子徑直的上了二樓進了她的房間然後將她放到了牀上,放到牀上之後茹熙抱着南宮辰脖子的手臂也沒有鬆開,就是這樣緊緊地抱着,然後小腦袋鑽進了他的胸膛裏,就像是只在撒嬌的小貓,看個樣子還真是讓南宮辰欲罷不能。

“雖然說工作是很重要,但是家庭也同樣重要的,以後不要總這樣出差了,每次一去去那麼久就留我一個人在這兒。”茹熙有些小委屈,如果南宮辰沒有出差一直都在的話赫天翼壓根就沒有任何的可以趁虛而入的機會。

“好,我答應你,以後出差的事情我儘量吩咐下去,自己就不去了,就好好的在家裏陪你。”南宮辰淺笑着這麼說,那抹笑意中帶出的寵溺之色很是濃重,說話間他擡手很自然的你捏了捏她的腮邊

看着他的臉茹熙突然又想到了赫天翼的那句話,那不是愛,想到這兒茹熙打了個冷戰,她此刻爲什麼這麼依賴南宮辰呢?難道真的只是因爲她想逃避赫天翼嗎?

不不不,茹熙,你在想什麼?這怎麼可能呢?你怎麼能被赫天翼的幾句話說動搖,現在對南宮辰如此的依賴和想念不是愛又是什麼?

“怎麼了,茹熙?”剛纔茹熙還是一臉興奮的樣子,可是這會兒竟然看着他在發呆,好似凝神在想着什麼,南宮辰便忍不住這麼問了一句。

聽了南宮辰的話茹熙連忙回過神,目光落在了他的臉上,有些傻傻的對着他說:“南宮辰,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

“你覺得我愛你嗎?你能感覺到我對你的愛嗎?”茹熙知道這段感情從來對南宮辰都是不公平的,她也想知道南宮辰能感受的到嗎?她的愛,她對他的愛。

聽到這個問題南宮辰微微的一愣,有些不解:“怎麼突然問這個?”

“回答我,這對我很重要。”茹熙就這樣看着南宮辰的眼睛,很認真的強調,“因爲我不想在一份感情裏有對你的不公,你對我的愛我感受的很濃重,那你呢?你會感受到我的愛嗎?” “曉宙,你好好休息吧,改天我帶小澤來看你,有你做他的乾媽,他一定很開心!”穆井橙望着墓碑上的女孩兒,淺淺的笑着。此刻的她終於忍不住哭了,卻也該離開了。

雖然有些不捨,雖然還是心痛,但她心裏的那塊石頭總算是消失了般,不再那麼沉重了。

唐曉宙的離開已成事實,她無力改變。

從此之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經常來看她,然後……幫她照顧易俊陽!

如果……他需要的話。

穆井橙出來的時候,區少辰正有些焦慮的看着手錶。

正當他準備回去看看她的時候,她的身影已出現在眼前。

看着她通紅的雙眼,區少辰心疼的走過去,將她輕輕的擁在了懷裏,“傻瓜,哭什麼?!”,雖然這麼說,但他卻還是心疼的撫着她的髮絲,“好些了嗎?”

“嗯!”穆井橙輕輕的點了點頭,目光不由的擡頭看向天空,“看到我們複合,曉宙應該也可以安息了吧?”

區少辰輕輕的鬆開她,看着她的眼睛裏再次泛着淚水,他有些責怪的道,“那你還哭什麼?!”

“我沒哭啊!”穆井橙將臉上的淚水擦掉,然後欣慰的看向區少辰,“曉宙原諒我了,我還有什麼可哭的?”

“原諒你?”區少辰些疑惑的看着她。

這個女人的腦子裏雖然有些複雜的結構他到現在都還沒有搞清楚,但現在這種說法,又是什麼情況?

“其實……”穆井橙有些愧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應該道歉的人是我!”

“你在胡說什麼?”區少辰有些不解的看着她,“爲什麼要道歉?”

“因爲我誤解你們,還因此害的曉宙走的不安,所以……”

“傻瓜!”區少辰無奈的嘆了口氣,早知道她會這麼自責,他就不會把那件事情說的那麼清晰了,“曉宙沒怪你,她只是有些內疚而已,其實當初是她要求我不要把她的病情告訴你和俊陽的,可是沒想到最後會導致你的誤會而離開。所以……”

“你別說了!”穆井橙慚愧的低下了頭,“都怪我……”

“怎麼會怪你呢?”

“如果當初我不是那麼衝動,不是那麼疑心病那麼重的話,就不會一個人胡思亂想,然後離家出走了。如果我能冷靜下來找你們聊聊,哪怕是質問你們一聲,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如果我沒有那麼極端的離開,或許……或許曉宙現在還活着。”

說到這裏,穆井橙的眼淚再次忍不住的滾落而下。

雖然她覺得唐曉宙原諒了她,但是她卻無法原諒她自己。

“不會的!”區少辰嘆了口氣,然後認真的望着穆井橙,像是在勸她,卻更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那時候的唐曉宙,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全身!你在婦產科見到她的那次,已經被醫生宣佈了死期……”

“什麼?!”

“所以那個時候我沒有去追你,只是因爲我沒辦法把她一個人扔在那兒。”區少辰略帶歉意的看着她,“即使後來她讓我去追,我也沒辦法對她放任不管。所以……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如果五年前,我能儘早的跟你解釋清楚,哪怕是違背曉宙的請求,告訴你實情,我們也不會分開,更不會讓你和小澤在外面受了整整五年的苦!”

看着這個男人頭一次跟自己這麼真誠的道歉。

聽着他說着當時發生的一切,穆井橙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原來……是這樣!

“區少辰,對不起……”五年來,穆井橙頭一次正式面對這個問題,也是頭一次知道,溝通對於兩個人,甚至是所有人來說到底有多重要。

他們之間,甚至是他們和唐曉宙之間,哪怕多說一個字,哪怕相互吵個架,都比這樣悶在心裏強很多。

只是,現在後悔,爲時已晚。

看着身後的陵園,看着眼前的男人,穆井橙後悔不已。

“傻丫頭!”區少辰疼惜的將她擁在懷裏,重重的吐出一口氣。五年來,他的心裏從來沒有這麼輕鬆過,也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回來就好!過去的一切,就讓他過去吧,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穆井橙重重的點着頭,發自內心說道,“好!”――qb17

回到車上的時候,小澤已經睡着了。

看着兒子沉睡的面孔,原本打算帶着小澤去見唐曉宙的穆井橙,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暫時放棄了。

區少辰坐在她身邊,握着她的手,望着自己的兒子,這一輩子頭一次感覺,原來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回到雲端,已是一個小時之後。

小澤被叫醒之後,第一時間拿起了他的變形金剛,當看到他們今天要住在一個比他們家大了好幾倍的大城堡般的別墅時,他突然興奮的跳了起來。

穆井橙看着自己這“不爭氣”的兒子,忍不住無奈的嘆了口氣,早知道他這麼的“愛慕虛榮”,當初她就不離開了。

不過,現在想想。

當初若是自己沒有那麼愚蠢,沒有那麼衝動的話,小澤也不會跟着自己吃那麼多的苦,受那麼多的罪,更不會一出生就被醫生宣佈營養不良,甚至是弱小,需要進溫箱才能保全性命。

雖然她經過努力,可以讓兒子過上正常人,甚至是比正常人還要好一些的生活,但她的心裏還是有些愧疚的。

不過,所幸的是……小澤很爭氣,在慢慢的長大中,他的身體漸漸的好了起來,而她也不再那麼辛苦。

回頭看看站在自己身邊,同樣看着兒子含笑不語的男人,穆井橙突然在想,他們這樣……算是苦盡甘來了嗎?

“看到了嗎?兒子回到家多開心!”區少辰一臉得意的笑着,望着自己兒子衝入家門的那一刻,他的心裏幸福指數直線上升着。

“區先生,你錯了,其實他只是對你的錢感興趣而已。”穆井橙給對方潑了一盆冷水不之後,向裏面走了去。

“不勝榮幸!”看着穆井橙這麼“主動”的回家,區少辰欣慰的勾了下脣,然後也跟着走了進去。 ☆番外 君莫離2

女孩麗眸一瞪,情急把將他推開,“你你你幹什麼?!”

只聽砰的一聲——

文晨君一下被推到車門的另一邊,撞在門上!

他那麼高大的一個人,200多斤的體重……

文晨君帥氣的臉上掠過一陣異樣。

但很快,他又一臉無畏地坐了回來,手肘撐在車座上,英俊的臉龐上,笑意朗朗地看着她那張因生氣而脹紅的臉,“幹什麼?你以爲你出來是幹什麼的?”

女孩看着那張近距離的俊臉,這才想起自己的處境,臉上紅了紅,漸漸冷靜下來。

她緊緊地抱着包,看了下四周,“在這裏?”

“有什麼關係,在哪不是一樣?”他手指撩起一縷她的茶發,好心情地繞在手中把玩道,“小妞,力氣挺大嘛?”

他眸子微眯,裏面有一股懷疑的意味。

不怪他,像他這種身份的人總是會比一般人更多疑,並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

感覺到他這個親暱的動作,女孩顫顫魏魏地低下了頭,一臉緊張,“我是校跆拳道的,剛纔我不是故意的。”

“你還在上學?”文晨君眸裏又暗了暗,“大學?”

她咽了咽,沒好氣地哼了聲別過臉,不回答。

文晨君手勁一用力,捏過那張清麗而嬌俏的臉,使之面對着自己,“哪所學校?”

他冷冽地看着她的眼睛,不放過一絲神色。

女孩面對着他逼問似的眼光,臉上越來越憋氣,她咬咬脣,突然眼眶紅了,“你要不要這樣問?我是市重點大學的怎麼了,你以爲我願意出來做這種事,是我弟弟病了,我爸媽又是退休工人家裏不夠錢……”

原來是好學生,所以才這麼高傲嗎?

文晨君半垂眸看了一眼她懷裏的包,上面確實有學校的名字。

他看着她茶發映襯下白皙動人的臉,彎起眸子笑笑說,“我沒有那個意思,”手指刮了刮她氣紅的耳朵,哄道,“好女孩,別生氣。”

她避開他的手,“你要做就快點做,做了把錢給我!”

“你真直接。”他道。

她頭更低了,臉紅得像個蕃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