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恆他們這纔好像是終於反應了過來似的,趕緊都衝了上去。

我坐在地上狠狠的喘了幾口粗氣,這纔看清楚戰況,原來楚珂不僅僅只是不認識我了而已,而是壓根就已經六親不認了,就連剛剛攻擊他的楚研,也已經被他給當成了敵人。 事不宜遲,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趕緊就將之前連染給我的紙條從兜裏面掏了出來,現在的情況,已經算是緊急情況了吧? 現在楚珂已經發狂了,就

我坐在地上狠狠的喘了幾口粗氣,這纔看清楚戰況,原來楚珂不僅僅只是不認識我了而已,而是壓根就已經六親不認了,就連剛剛攻擊他的楚研,也已經被他給當成了敵人。

事不宜遲,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趕緊就將之前連染給我的紙條從兜裏面掏了出來,現在的情況,已經算是緊急情況了吧?

現在楚珂已經發狂了,就算是我再次衝過去,他也肯定不會喝我的血,沒準還能再次抓住我呢。

楚珂現在很強,想要一起控制住他,強迫他喝我的血,更是難上加難了,所以照現在的情況來說,只能想個辦法智取了。

趁着楚珂被攔住的時間,我趕緊就將之前連染給我的紙條掏了出來,然後攤開來一看,第一行字,寫着,將火龍召喚出來。

我心裏面頓時就是咯噔一下,轉過腦袋看向裴俊星,難道是說,裴俊星已經和連染說了火龍的事情?

而且,現在將火龍召喚出來的話?我猶豫了一下,情不自禁的看向了楚珂,難道連染是想讓我用火龍對付楚珂嗎?

不對,連染之前跟我說的,並不是對付楚珂的事情,而是要讓我將楚珂變成其他人的傀儡,香米女白領以後,我趕緊就低下腦袋繼續看。

第二行字,楚珂現在是楚老的傀儡,能比楚老更強的——是龍。

看了連染的這句話,我頓時就哭笑不得了,龍?

傳說中的東西,的確是比楚老一個老不死的怪物強了不知道幾百倍,但是我現在到底要上哪裏去找龍?

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我強壓下心裏面的煩悶,看下面還有寫,就繼續往下看了。

連染告訴我說,我身體裏面現在是有龍鱗存在的,而且之前裴俊星還說了,我能夠成功的僞裝成龍,然後驅走了火龍,現在我就還可以再次僞裝成龍,然後切斷楚珂和楚老之前的傀儡關係,將楚珂變成我的傀儡。

越往下看,我的眼神就越來越亮了,原來是這樣!

連染可真是個人才,不管行不行,現在也只能試一試了!

連染還說,想要僞裝成龍,第一件事兒就是將火龍召喚出來,現在畢竟龍鱗在我的身體裏面,我也算是龍的傳人了,如果我能夠找到一丁點的蹤跡,讓火龍聽命於我的話。

這些對付楚老就夠用了,事情的成敗與否,現在就只能靠我了。

完完整整的將紙條看完,然後我將紙條重新塞到了兜裏面然後捏緊拳頭,朝着楚珂的方向看了一眼,很明顯,他們幾個加起來現在都不是楚珂的對手,楚珂的臉已經接近青黑,中毒很深,但是動作上卻是一點的影響都沒有。

只要楚老這個時候不再控制楚珂了的話,楚珂就能立刻倒下。

不管了,拼一把!

我看了看遠處的裴俊星,朝着他點了點頭,裴俊星面色一凝,立馬就朝着飄了過來,看來我之前猜的沒有錯,連染在寫這個的時候,肯定是跟裴俊星通氣兒過了,所以這張紙條裏面的內同,其實裴俊星也是知道的。

難怪,當時裴俊星怎麼也不肯告訴我到底怎麼召喚火龍,原來還是因爲這個原因。

“教我。”我擡起腦袋,定定的看着已經飄到我上空的裴俊星,懇求的開口。既然裴俊星早就已經知道了,那也就不用廢話了,裴俊星肯定能明白我現在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知道楚珂還能撐住多久,看來我真的要抓緊時間了。

“你想好了嗎?”裴俊星並沒有直接就答應,而是定定的看了我一眼,反問道。

見我堅定的點了點頭,裴俊星再次開口說,“這次可不像是你上次將火龍趕走那麼簡單了,我也只是聽說的,至於後果什麼樣,有沒有用,全都是個未知數。”說到這裏,裴俊星頓了頓,繼續道,“很有可能,你會像是當初那個聖女一樣,死無喪身之地。”

我回想了一下當初那個聖女最後的死狀,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最後還是堅定地點了點頭,如果這次我們輸了的話,落到楚老的手裏面,我的情況恐怕比當時的聖女也好不到哪裏去。

畢竟楚老要的東西,都是我身體裏面的一部分,很可能爲了拿到那些東西,就要把握給解剖了。

裴俊星這才應了一聲,跟我說,“現在,閉上雙眼。”

我聽了裴俊星的話,將自己的雙眼閉上,然後緊張的攥緊了拳頭。

接着,裴俊星就在我的耳旁說了起來。

他說,我現在要想的,其實並不是要怎麼去控制火龍,而是要找到真龍的蹤跡,就算是真龍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是生前,還是住在這個後山裏面的。

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到真龍的氣息,哪怕是一丁點的氣息也好,只要能找到,將我自己想象成爲真龍,然後將這股氣息引到自己的身上來。

只有這樣,我才能成功的僞裝成真龍,然後將火龍糊弄過去。

裴俊星還說,我現在的身體裏面是有龍鱗的,龍鱗是真龍身體裏面的一部分,所以現在除了我以外,再也沒有別人能夠找到真龍的氣息了。

說完以後,告訴我,現在腦子裏面什麼全都不要想,只要記住,意識遊蕩在後山,然後找到真龍的氣息。

我閉着眼點了點頭,然後想要讓自己靜不下心來,但是一想到眼前的戰況,想到楚珂的樣子,我心裏面就是亂糟糟的,怎麼也靜不下心來。

而且每次我將意識放出去的時候,剛進了後山的入口,就徹底的靜不下心來了,好幾次都是這樣,別說是找到真龍的氣息了,現在我就連做到尋找,都十分的困難。

我感覺到自己額頭上面的汗越來越多,腦袋裏面越來越亂,試了不下十次以後,我開始漸漸的絕望,不行嗎……

我真的不行嗎?難道最後就只有用之前聖女的那個辦法了?

反正現在楚成還在後山裏面呢,只要我叫火龍召喚出來,只要我用身體和鮮血祭祀火龍,是不是,火龍就能幫我殺了楚成,楚珂他們就會沒有事情了?

我努力的回想,當時聖女到底說了什麼,是怎麼跟火龍簽訂契約,將火龍召喚出來的。

結果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腦袋裏面就頓時有一個方法涌了進來,那是召喚神龍的方法,那是聖女身上,與身俱來的方法!

“我……”我連想都沒有想,幾乎是脫口而出。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裴俊星突然就是一聲厲喝打斷了我的話,還用力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冉茴,你不要命了?!”裴俊星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憤怒,還帶着幾分恨鐵不成鋼。

我迷茫的睜開雙眼,突然就覺得一陣後怕,整個人都好像是掉進了冰窖裏面,渾身一個激靈。

我剛剛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就好像是沒有了意識一樣,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突然控制不住自己,好像突然之間就朝着那個方向去發展了,就好像是魔怔了一樣。

我轉過腦袋,看着臉色難看的裴俊星,低下腦袋說,“對不起。”

裴俊星冷笑一聲說,“對不起我什麼,就算是你真的死了,也跟我一點的關係都沒有,也許我們還能脫困呢。”

聽着裴俊星話裏面濃濃的不悅,我也不敢說話了,只能硬着頭皮看向他,吞了口口水說,“我們繼續吧。”:

裴俊星聽了我的話以後臉色就更加的難看了,指了指前面跟楚珂打成一團的幾個人說,“繼續什麼?讓你去送死,你看看這些人,也許也沒等着你召喚出來火龍,弄死楚成呢,這些人就全都被楚珂給殺死了。”

等看清楚眼前的場景以後,我的心裏面頓時就是咯噔一下,現在的情況真的是太糟糕了,楚珂雖然中了毒,但是有楚成控制着,壓根就跟鐵人差不多,不知道累,也不知道疼,雖然身上已經有了不少的傷口,但是速度依然像是剛開始的時那麼快。

反觀鄭恆等人,看起來就狼狽多了,個個的身上都掛了彩,而且力氣也快用盡了,眼瞅着就要撐不住了。 太白劍式一出,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籠罩在儲柯林的身上,儲柯林沒有想到白羽竟然會有這麼強的劍氣,他原本以為,白羽強悍的是他的力量,沒有想到他竟然精通的會是劍!

進入宗師之境已經觸摸到氣的邊緣,也會隱隱約約運用一些氣,所以此時,白羽以指迸發出的劍氣異常的恐怖,剎那便是將儲柯林覆蓋鎖定。

「你真的太小瞧老夫了!受死吧!」

儲柯林也知道此時千鈞一髮,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怒吼一聲,一道道罡風從他的體內爆發而出,形成一道道風刃,迎接上了白羽的劍氣。

白羽的劍氣化成一條劍氣長龍,咆哮著,翻騰著,向著那一道道風刃形成的一把巨大的刀刃攻擊而去。

劍氣長龍盤旋著將巨大的刀刃包裹在其中,想要利用無盡的身軀碾碎。

「二重勁!」

見雙方僵持著,白羽終究還是使用出了二重勁!

一指猛烈地點出,一道勁氣打在了劍氣長龍身上,原本僵持著的劍氣長龍頓時咆哮的更加厲害,巨大的劍氣龍軀驟然發力,將巨大的風刃剎那間崩碎,而風刃崩碎,儲柯林也是遭受到了反噬,一口逆血從口中噴吐而出。

「趁你病,要你命!」

白羽抓緊時機,目光一寒,一拳猛然呼嘯而出,直接便是打在了儲柯林的胸腔上面,一拳,雷霆萬鈞之勢穿破儲柯林的胸膛,儲柯林瞪大了雙眼,霸道的勁氣毀滅了他的全部生機,青龍幫的第一高手,就此生死!

「真的是差點就涼了!」

白羽一抽手,儲柯林的屍體便是倒在了地上。他連忙用衣服擦拭了下手臂上的鮮血,心有餘悸地說道。

秦穆然站在一旁,將叼在嘴上的大前門扔在地上熄滅,然後走上前來道:「小白,可以啊,剛進入宗師就把老牌的宗師給幹掉了!夠血腥暴力!」

「嘿嘿,一切像然哥學習!」

白羽嘿嘿一笑道。

「我去,小白,可以的,現在罵人都不帶髒字的!你都被阿龍給帶壞了!」

狐狸打笑著說道。

「哪有,我就是實話實說。」

白羽一臉認真地說道。

「……」

一時間秦穆然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夠岔開話題,道:「走,我們進去看看聞生這麼重視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說完,秦穆然便是帶著白羽等人向著倉庫之中走了過去。

走進倉庫,首先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個個拜訪整齊的大木箱子,秦穆然示意了眼周瀟,周瀟便是提著三棱軍刺走到其中一個大木箱子的前面,用三棱軍刺撬開了大木箱子的蓋子,撥開鋪蓋在上面的拉菲斯,緊接著便是露出了一罐罐封裝的好好的罐頭。

「整整一箱罐頭派這麼多高手在這裡巡邏著,肯定有問題!」

秦穆然看了眼這些罐頭,淡淡地說道。

「老周,打開一罐看看!」

秦穆然對著周瀟說道。

「是!」

周瀟點了點頭,便是拿起其中一罐打開,可是打開后,並沒有出現罐頭裡面的食物,取而代之的是一代代用防水袋灌滿的白色粉末!

「原來是這個!」

秦穆然看到這個后,如何不知道這些是什麼,當即心中大定,他沒有想到,這一次原本想要突襲這裡,卻是端了毛不一所說的聞生從金三角帶來的3A貨!

「然哥,這個是什麼?怎麼裝在罐頭裡!」

白羽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拎著手中的毒.品左看看,右看看,就差直接拆下來嘗一嘗了。

「這是毒.品!」秦穆然看著白羽說道。

「媽呀!這就是毒.品啊,怎麼長這個樣子,我還以為是麵粉呢!不過然哥,這玩意兒咱們奪下來幹嘛?我姑姑可是跟我說過,這玩意兒一碰就容易上癮,害了不少的人家破人亡,千萬不能碰,咱們乾脆一把火燒了吧!」

白羽一臉認真地說道。

「小白,我們奪過來,你猜聞生會不會吐血呢!哈哈!再說了,這東西,是毒.品不錯,可也是白.花.花的銀子啊!不說其他的,就我手中的這一小袋子,你知道多少錢嗎?就價值上萬,這裡這麼多箱,值多少錢,不用我說了吧!」

秦穆然臉上露出了財迷的笑容道。

「我的乖乖,這東西這麼值錢啊,這都快要比鑽石都要貴了!」白羽難以置信地說道。

「然哥,你不是說不準賣這個嘛。」狐狸看著秦穆然這個樣子,想到他當初接受龍鱗的時候,立下的規矩,提醒道。

「對啊,我們是不準賣這個,但是又沒說是賣給夏國啊,我們可以賣給東瀛啊!」秦穆然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

「東瀛還有其他的那些西方國家幾百年前不就是用這個玩意兒打開我們的大門的嘛,那我們就以己之道,還施彼身!」

「好!」

狐狸對於東瀛等國家也不喜歡,可以說,整個夏國就沒有多少人對那些國家存在好感,近代史的屈辱歷歷在目,哪怕如今已經過了這麼久了,依舊有些國家至今不肯承認當年血淋淋的事實。

「老周,打電話給虎子,讓他和嘯哥一起,帶兄弟們將這裡的戰利品都帶走!然後一把火把倉庫都燒了,毀屍滅跡!」

秦穆然看著周瀟,說道。

「好嘞!」

周瀟應了一聲后,便是拿出了手機,撥打了徐虎的電話出去,沒過多久,倉庫的外面便是傳來了卡車的聲響,順著聲音看去,幾道燈光打了過來,足足五輛卡車浩浩蕩蕩地向著這裡開了過來。

等劉嘯和周瀟從車上走下來,見到這慢慢一倉庫的毒.品后,眼睛都瞪大了!

「然哥,這次可真的發了啊!」

哪怕劉嘯是龍鱗的老大,也是忍不住有些說話激動的哆嗦。

「是啊!都是3A貨!」

「什麼3A貨?聞生哪裡來的金三角的東西!」

劉嘯雖然不碰這個東西,但是作為上位大哥,對於這些毒.品的分類還是知道的。

「應該是那個巫老帶過來的,不過這樣也好,便宜了我們,我們把他賣出去,就有大量的資金髮展龍鱗了!」秦穆然將心中的想法告訴了劉嘯,頓時劉嘯佩服地對秦穆然連連豎起大拇指。

「一切就按照然哥的話辦!」

劉嘯點了點頭,肯定道。

「好,那我們就先將他們拉走,存好,等聯繫了合適的買家,我們再出手!」

秦穆然語落,這些毒.品也紛紛被運上了卡車,隨後給倉庫的四周澆上了汽油,卡車離開前,留下了一把大火點燃,瞬間整個倉庫全部淹沒在了火海之中。 裴俊星說的沒有錯,現在我並沒有辦法預料到楚成沒那個老不死的怪物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也沒辦法保證火龍就一定能殺了他,如果我們預料失敗的話,真更他們肯定會撐不住,最後全都會死。

“對不起。”我定定的看了裴俊星一眼,再次下定了決心,這次,我一定要找到真龍的蹤跡!

裴俊星見我這次是真的已經想通了,才朝着我點了點頭說,“嗯,繼續吧。”

我再次閉上了雙眼,但是跟之前不同的是,我這次好像有了用不完的力氣一樣,心境變了,十分的明顯,就連我自己都已經發現了。

第一次我閉上眼感受真龍的時候,完全就是被逼無奈,就好像是趕鴨子上架一樣,一點的心裏準備都沒有,可以說是,其實我一點都不堅定。

但是這次,我好像終於找到了裴俊星之前說的那種感覺,只要有希望,只要有決心,其實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

我我用力的閉上雙眼,然後讓自己的意識開始放空,我讓自己的意識進入了後山裏面,然後小心的避開了楚珂和鄭恆等人打鬥的地方,避開了楚成居住的地方,生怕會被發現。

等我意識到的時候,我的意識就已經進入了後山,我胸膛就是忍不住狂喜,成功了,我這次真的成功了!

我不敢有一丁點的鬆懈,趕緊再次集中意識,然後找到了之前龍鱗出來的地方,記得當時老寨主進來了沒有多長時間,就突然有道雷落下來,直接就砸在了之前陳阿鸞的房子上面,而且大火燒的很旺,就好像是要燒死裏面的人一樣。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當時老寨主其實就是進了這個房間裏面,而當初的龍鱗和老寨主,一定就是在這個房間裏面,所以火龍纔會十分憤怒的想要燒死老寨主,真龍死了以後,龍鱗就成了它唯一能夠保護的東西。

記得族長之前跟我說過,其實部落裏面的人並不知道有龍鱗這個東西的,要不是因爲楚成,恐怕永遠都不會知道。

後來,楚成想要得到龍鱗,結果被陳阿鸞發現,趕出了部落。

那也就是說,其實龍鱗就是藏在了這個房間裏面!

打定主意以後,我趕緊催動着意識去了之前的那個房間裏面,經過兩場事故,那個房子現在是真的已經成爲了一片廢墟了,壓根就看不出來原本還是個房子的樣子。

雖說已經確定了在這個房子裏面,但是這個房子的建築面積卻十分的大,而且我也沒有辦法猜測出來當初的龍鱗到底是藏在了哪裏,所以就只能一寸一寸的找了。

而且,就算是當真找到了龍鱗在的位置,也不一定就能真的找到真龍的氣息,畢竟之前真龍雖說是生活在了這個後山裏面,但是氣息也不一定就是隱藏在了之前放龍鱗的地方的。

後山這麼大,哪一處都有可能會出現真龍的蹤跡。

憑着記憶,我找到了之前房子的大概位置,然後就沿着那一片的廢墟,開始一寸一寸的開始找,我閉着雙眼,感覺我眼前的畫像好像是突然就發生了變化使得。

剛剛我雖然能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在流動,但是眼前卻還是一片黑色的。

漸漸的,我好像是看到了眼前的場景,我看到了前面的後山,還有那一片的廢墟,然後還看到了,一道虛影,在那片廢墟里面不斷的徘徊呢!

是我的意識嗎?

那個虛影,就是我的意識嗎?

我心頭再次一喜,趕緊催動着那道虛影不停的往前走,從開始的僵硬,到後來漸漸變得運動自如,我高興的嘴都快咧開了。

原來只要靜下心來,操縱起來起來其實還是很簡單的。

我的耳邊好像聽不到一丁點的聲音了,就好像是來到了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整個人的身心全都投入到了那一道的虛影當中,好像我自己就變成了那道虛影,正在不行的往前走着。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就看到前面好像是有一道很淺的火焰,好像在吸引着我一樣,心臟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了兩下。

那是一道在不停的跳躍的火焰,看起來就好像是活的一樣,而且還會移動,我剛剛靠近了兩下,那道火焰就突然之間的飄了起來,我想伸手去抓,但是那道火焰還是躲開了。

速度很快,就算是我現在的虛影,也根本就沒有辦法抓到它。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只要我一靠近這道火焰,心裏面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要跳出來一樣,而且心胸也十分的開闊。

我的臉上頓時間就是一喜,難道說……這道跳動的火焰,其實就是真龍的氣息!

對,就是這樣沒錯,古書上有說,真龍其實就是火的化身。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