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涵心裏已經住進了一個魔鬼,這個魔鬼就是他嫉妒的心。

他嫉妒陳奕霖得到了花精的愛,明明是他和花精先認識的,但是,花精最後卻投進了陳奕霖的懷抱,這怎能令他不氣憤。 他一定要打敗陳奕霖,把花精給奪回來。 此時,子涵已經有些魔怔了。 婷婷見勸不動子涵,她黯然神傷的走了。 畢竟子涵是她肚子裏孩子的親生父親。他知道,如果子涵繼續一意孤行

他嫉妒陳奕霖得到了花精的愛,明明是他和花精先認識的,但是,花精最後卻投進了陳奕霖的懷抱,這怎能令他不氣憤。

他一定要打敗陳奕霖,把花精給奪回來。

此時,子涵已經有些魔怔了。

婷婷見勸不動子涵,她黯然神傷的走了。

畢竟子涵是她肚子裏孩子的親生父親。他知道,如果子涵繼續一意孤行下去,遲早會出事的。

她不想她的孩子出生後沒有父親,所以她回家後拿出了一張符紙。

這張符紙是當初子涵的父親,拜託巫師過來給他送他們傳家寶的時候,巫師悄悄的留給婷婷的,並且告訴她,如果以後有萬分緊急的事情,可以燒掉這張符紙,然後巫師就會收到消息。

巫師當時就是看出來子涵不會輕易放棄,纔會悄悄的給婷婷留下了符紙。

婷婷覺得現在該是用這張符紙的時候了。

她必須阻止子涵,婷婷隨即燒掉了符紙。

巫師也在同一時間收到了消息,此時巫師正在跟子涵的父親下棋。

巫師突然對子涵的父親說:“子涵那邊兒恐怕有麻煩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過去看一看?”

子涵的父親,一聽說是子涵的事情,立即緊張起來,連忙問:“子涵會有什麼麻煩,他在人間擁有那麼高的法力。”

巫師說:“具體事情我也不清楚。現在子涵的女朋友給我發了通訊符,這是我當初離開的時候兒悄悄留給她的,如果遇到萬分緊急的情況,就燒掉通訊符給我傳信息,現在我收到了這張符,說明不是她遇到了麻煩,就是子涵遇到了麻煩。而這個女人肚子裏還懷着你的孫子。”

子涵的父親一聽說事關他的兒子和孫子,他更加着急了起來,趕緊拉住巫師的胳膊說:“快點兒,快點兒,咱們趕緊過去。”

巫師也不敢怠慢,他也怕出了什麼大事情,趕緊和子涵的父親風馳電掣般向人間趕去。

但是人家距離他們樹人世界太遙遠了,他們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兩個人離開花涵影視後,就商量到底該怎麼辦。

現在輝騰影視不和他們解除合同,花涵影視也要讓他們賠償違約金。

他們是肯定拿不出這些錢來的。

他們兩人都瞭解對方,都知道對方拿不出這些錢來,如果他們兩人家境富裕,也不會混到現在這種地步了。

其中一人惡狠狠的說:“現在兩家都把我們逼入了絕境,輝騰影視那邊,咱們更是不可能拿出100個億的違約金,就算是把咱們全家都賣了,也賠嘗不出來。所以咱們只能想辦法解決和輝騰影視的協議了。”

“怎麼解決?咱們可是找了好幾個鑑定專家都鑑定過了,那就是咱們的親筆簽名,咱們就算是告他們也沒有證據呀,他們一口咬定這是咱們親筆籤的,咱們也沒有辦法,除非是他們自己承認,但是他們又不傻,怎麼可能會這樣做呢!”

開頭那個人就說:“咱們兩個人非常確定,這不是咱們寫的,這其中肯定有蹊蹺。如果咱們告訴警察局,說他們使用一些鬼怪之力,讓咱們簽下這份協議,我相信警察局肯定不會相信咱們的。

那麼咱們就告陳奕霖他們,強迫咱們簽下這份協議,然後讓警察局做主,讓這份協議作廢,這樣咱們和輝騰影視就沒有合同制約了,咱們就可以繼續和花涵影視合作了,這樣咱們不用賠償一分錢違約金,還能各自拿到1000萬。” 他也不想賠償違約金。

但是他又有點遲疑:“這樣能行嗎?”

“怎麼不行,當時他可是親自找到咱們的家裏,他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咱們是同意籤的這份協議。”

“咱們也沒有證據證明他是強迫咱們的。”

“最後有可能就會成爲一筆糊塗賬,咱們也不用承擔輝騰影視那份協議的法律效果了,最好的結果就是讓那份協議作廢,這樣咱們倆人就解決了這個大麻煩。”

“好,人不爲己,天誅地滅,咱們就這麼辦,否則咱倆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再說了輝騰影視他們,也是採取了不光明的手段,使咱們簽了協議,咱們這樣做只是以牙還牙,正當防衛,拿回屬於咱們的東西。”

兩個人商量好後,就直奔附近的警察局。

兩個人在進警察局之前,串通了一下口供,然後進了警察局。

他倆告陳奕霖他們強迫他倆簽下100個億的協議,同時,他倆把手裏的協議交給了警局的人。

警局的人看了看他們手裏的協議。

等他們看完後,又聽了兩個人的訴說,就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最近輝騰影視的大動作,他們也都知道,因爲這件事情在網絡上傳播的範圍太廣了,他們想不知道都難。

警察問這兩個人:“這手裏的協議是你們親自籤的嗎?”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是!”

這次他倆也學乖了,並沒有說這協議不是他們籤的。

因爲他們已經找了好幾個鑑定專家鑑定過了,如果這時候他們還說這不是他們籤的,那麼,警察局的人只要一找人過來鑑定一下,就知道是他們籤的。

所以他們這次就沒有說,這不是他們籤的,而是換了一個說法。

其中一個人又說:“這雖然是我們籤的,但是是陳奕霖他們強迫我們籤的。”

“說一說具體的時間,地點,經過。”

兩個人就把事先串通好的說了出來。

他們告訴警察,在評選前一天,陳奕霖和花精來到了他們的家裏,對他們進行了威脅,恐嚇,甚至是動手打了她們,迫使他們簽下了這份協議。

所以他們現在要求這份協議不算數,作廢。

警察局的人聽了他們兩個人的話,也讓他們錄了筆錄,並且告誡他們兩人,會對他們所說的內容進行調查。

如果說的是真的,會給他們一個公道,如果說的是假的,他們構成了誹謗罪,會有法律責任的。

兩個人在進警察局之前就串通好了。

因爲他們都是在自己的家裏,所以當時沒有人證物證。

陳奕霖他們也拿不出什麼證據證明他們說的是假話,最後只能成爲一筆糊塗賬,所以他倆都非常肯定地對警察說:“我們說的絕對屬實,千真萬確!”

警察局的人就讓兩個人離開了,然後兩個警察就向上級彙報了這個情況。

輝騰影視也屬於一個大公司,而且他們剛進行了評選活動,非常轟動,人們對輝騰影視的動向也非常關注,他們兩個不敢私自做主,所以把這事情彙報給了上級,請問上級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兩個人的上級也不敢做主,最後這件事情就放到了局長的辦公桌上。

局長了解完事情的經過後,他想了想,他是既不想得罪輝騰影視。但是案子報到他這裏了,他又不能不做個調查,他也很糾結。

局長想了一個好辦法,他把副局長叫來,對副局長說:“輝騰影視這個案子很棘手,現在咱們不知道那兩個人說的真假,現在這件事情交給你去辦,我出國待兩天,如果這兩個人說的是真的,你就按照規章制度辦事,如果這兩個人說的是假的,那時候我再出面,調解這件事情,你來扮黑臉,我來扮紅臉,這樣,咱們就不會得罪輝騰影視了。”

副局長嘴上面說着:“是是,局長,你這個辦法真是太好了。”

心裏面卻在想:老狐狸,你把這件案子交給我,你卻出去躲清靜,最後得罪人的活都讓我給幹了。

副局長也只能在心裏面罵一罵正局長,因爲人家畢竟是老大,他是老二,所以,他只能按照老大的吩咐去辦。

於是正局長出國啦,理由是出差。

副局長也不想得罪輝騰影視。

現在輝騰影視在網絡上很轟動,可以說現在基本上全國人都知道了,人們對輝騰影視的評價都不錯。

如果這時候他站出來,如果那兩個人說的是真的還好,那麼他也不算冤枉陳奕霖他們。

如果這兩個人是污衊,最後被查出來,被民衆們知道了,他居然冤枉輝騰影視的老總,那麼對他的影響很不好。

再說了,他們公安局跟回頭影視,以前也有過合作關係。

因爲輝騰影視拍一些警察戲,會需要用到警察局的道具和羣衆演員,場地等等。

如果輝騰影視發展的越來越好,那麼,他說不準將來也有有求於人家的時候。

所以副局長也留了個心眼兒,他先悄悄的給陳奕霖打了個電話,把陳奕霖單獨約了出來,跟陳奕霖說了那兩個人的事情。

他這也算是向陳奕霖賣個好,讓他有個準備。

陳奕霖聽了副局長說的整個經過後,他對副局長表示了感謝。

但是他對副局長說:“王局,這件事情你就按照正常手續走就行。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到時候自有定論。”

副局長一聽陳奕霖的話,覺得那兩個人應該是在說謊,否則陳奕霖不可能這麼胸有成竹。

俗話說政商不分家。

其實副局長賣好陳奕霖,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政治和商業永遠是分不開的。

陳奕霖也知道副局長單獨約他見面兒的意思,他也算是承了副局長的一個人情,他打算以後有機會把人情還給副局長。

陳奕霖和副局長分開後,副局長心裏大概也有底了。

第二天他就吩咐手下人去,你先辦事啊,把陳奕霖叫到警察局來詢問情況。 陳奕霖和副局長分開後,回到家後也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花精。

華金聽後笑了,說:“既然他們兩個人想作死,咱們是攔不住的,反正咱們手裏有底牌,咱們不怕。”

兩個人最後就相擁而眠,一覺睡到大天亮。

那兩個人在離開警察局後又起了幺蛾子。

他們覺得既然輝騰影視能用網絡直播來給他們造勢,那麼他們也能用網絡給他們造勢。

他們開始在網絡上散佈消息,說,輝騰影視強迫作品所有者簽下100個億的違約金。

而他們兩個人就是受害者,他們希望廣大人民羣衆能夠給輝騰影視施加壓力,還給他們一個公道。

他們兩人把協議也都拍成了圖片兒,發到了網絡上,尤其是那個100個億的違約金,而且還是特寫了一下,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人們在第一時間就能看到,100個億的違約金。

本來輝騰影視就廣受人們的關注,這個消息一發布出來,瀏覽量就在急速上升,一夜的時間就突破了百萬大關。

網絡上已經炸鍋了。

留言1:這到底是真的假的,輝騰影視居然讓他們籤100個億的違約金,這真是前無古人呀!從來沒有聽說過100個億的違約金。

留言2:是呀,輝騰影視也太黑了吧,原來他們用這個來控制那些人。

也有人提出了反對意見,爲輝騰影視名不平:輝騰影視和花涵影視的較量又不是第一天開始,他們這麼做,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他們以前大多數作品都被花海影視搶走了,他們這樣做,也是在保護自己的權益,我非常贊同輝騰影視這種做法,否則,他們肯定又會給別人做嫁衣。

有誇陳奕霖他們聰明的,也有誇他們無恥的,也有站出來爲這兩個人伸張正義的。

總之說什麼的都有。

陳奕霖和花精對此一無所知,他們還在美夢中。

第二天早晨,陳奕霖剛醒就接到了劉經理的電話:“陳總,不好了,孟國和鄧偉把咱們籤100個億的違約金的這件事情傳到了網上,現在網絡上對咱們輝騰影視褒貶都有,現在傳的沸沸揚揚的。你看該怎麼辦,咱們要不要做出迴應?”

陳奕霖沒有想到,昨天他們剛到警察局告了自己,這麼快就在網絡上傳播了這個消息。

但是他覺得這並不是一件壞事,反正這分協議遲早都會流傳出去的。

就算這兩個人不說,其他二十來個人也會有人傳出去的。

因爲肯定有人心裏不平衡。

陳奕霖他們不可能堵住所有人的口。

陳奕霖對劉經理說:“這件事情不用去管,鬧得越大越好,對我們輝騰影視來說,這就相當於是做了一波宣傳,我希望,多來幾件事情呢,這樣到咱們影視劇拍攝出來的時候,關於咱們輝騰影視,關於咱們影視作品的熱度就會一直持續不減,你打任何廣告都達不到這種效果。”

劉經理聽了陳奕霖的話,也慢慢冷靜了下來,他覺得陳奕霖說得非常對,影視公司和影視作品就需要熱度,如果沒有了熱度,那麼。他們還需要打廣告,花很多錢去蹭熱度,現在不需要了。

反正他現在是相信陳奕霖和花精的,所以。他掛斷了電話後,也就不再管這件事的發展了。

等到劉經理去公司後,底下的員工們也在紛紛討論這件事情。

現在網絡很發達,在這件消息剛播放出來的時候,有的員工就已經知道了。

到了公司以後,各個員工更是紛紛討論了起來,也有人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劉經理。

劉經理就囑咐底下的人好好工作,不要管其他的事情,這件事情公司自有定奪。

公司的員工也從劉經理的話中得到了很多信息。

一是現在輝騰影視上面的領導們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

二是輝騰影視會對這件事情想出一定的辦法來解決的。

另外就是輝騰影視這場官司不會輸。

這下員工們也就放心了。

他們能夠在連續加一個月的班而無怨無悔,那就說明他們對自己的公司還是非常有感情的。

這下他們也就放下心了,都安心地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工作去了。

現在他們也是特別忙,雖然評選結束了,但是他們馬上就要拍攝作品,一系列的事情都要等着他們去做,他們也沒有閒心思去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既然上層領導已經有了解決方案,他們也就不去瞎操心了,等着結果就好了。

第二天,公安局來到輝騰影視,請陳奕霖和花精到公安局詢問情況。

因爲陳奕霖和花精提前知道了這件事情,所以他倆都沒有驚訝,跟着警局的人來到了警察局。

他倆來到警察局後,看到了孟國和鄧偉。

警察局的人,先把陳奕霖和花精單獨帶到了一個辦公室裏,詢問情況,然後錄下了筆錄。

當然了,陳奕霖和花精的筆錄,明明確確地表示了孟國和鄧偉兩人是自願簽下的協議,他們沒有任何強迫的意思。

這和孟國和鄧偉的筆錄完全不一樣。

最後他們警察局的人,讓他們四人坐在一起對峙。

而在孟國和鄧偉今天上午來到警察局之前,就在網絡上散佈消息,說他們今天要進警察局和陳奕霖和花精兩人對峙,希望廣大民衆們給他們作證,還他們一個公道。

網絡上的人們紛紛表示要求,公開情景,人們都想看看到底誰在撒謊。

如果是輝騰影視的錯,輝騰影視就要承擔責任,如果是孟國和鄧偉說謊,要把他倆抓起來,還給輝騰影視一個清白。

網絡上鬧得太厲害了,致使很多部門兒都關注了這件事情,最後警察局也接到了上面的電話,讓把這件事情公開化。

警局也將上頭的命令告訴了他們四人,而他們四人都沒有意見,所以警局的人也就請了幾個網紅來做現場直播。

被請到的幾個網紅都特別興奮,他們又能增加很多粉絲了,這可是超級內幕呀。 陳奕霖,花精,孟國和鄧偉,再加上三個網紅被請到了公安局的會議室裏。

陳奕霖和花精坐在大會議桌的其中一邊,孟國和鄧偉坐在他們的對面。

網紅們拿着他們的網絡直播設備在旁邊已經做好了準備。

公安局的幾個人坐在前面,其中,副局長坐在正中間。

他先問孟國和鄧偉:“你們先說一說當時的情況。”

接下來孟國和鄧偉就把他們串通好的供詞又給說了一遍,把當時陳奕霖和花精威脅恐嚇他們的場面又描述了一遍。

他們描述的時候陳奕霖和陳奕霖都特別平靜,面上沒有一點波瀾。

就像孟國和鄧偉說的事情,跟他們沒有一點關係似的。

而此時網紅們也在進行着現場直播,很多人都在關注着這件事情。

當網紅做準備的時候,就有不少人已經進了直播間,等待着現場直播。

現在,他們看到孟國和鄧偉聲情並茂的描述,都在直播間裏彈出了一條條彈幕。

有的在說輝騰影視仗勢欺人,

有的說,不能聽信一面之詞,大家不要早下斷論。

無論這些網上人們在說什麼,警察局這邊也在繼續進行着。

孟國和鄧偉說完後,副局長對陳奕霖和花精說:“他們說的情況是不是屬實?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你們兩位也說一說吧!”

陳奕霖首先發言:“王局,既然孟國和鄧偉說我和花精威脅他們,現在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他倆。”

王副局長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