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Draft

另一旁, 貝螢夏已經落座,看着眼前的鍵盤,她臉色平靜,心中盡是信心,沈君斯,我要與你齊肩。 帶着這樣的信念,貝螢夏開始彈奏了。 她閉上眼,美妙的音符,從她指間跳出,貴賓座上的沈君斯也緩緩閉眼,垂放腿上的手,手指無意識地輕點,配合上貝螢夏的旋律。 透過琴音,沈君斯彷彿看到了青

另一旁,

貝螢夏已經落座,看着眼前的鍵盤,她臉色平靜,心中盡是信心,沈君斯,我要與你齊肩。

帶着這樣的信念,貝螢夏開始彈奏了。

她閉上眼,美妙的音符,從她指間跳出,貴賓座上的沈君斯也緩緩閉眼,垂放腿上的手,手指無意識地輕點,配合上貝螢夏的旋律。

透過琴音,沈君斯彷彿看到了青山綠水,海天一色。

這是一種空靈的感覺,她彈得真好,能讓人身臨其境,果然不虧是雅樂軒培養出來的學生。

評論員們也聽得如癡如醉,很明顯,貝螢夏是真材實料。

簾子後,韓天歌平靜看着。

“她實力不是蓋的。”

雖然冠軍一位,是沈君斯通過權勢控制,但,貝螢夏自己也很努力,實力坐得上這個位置。

聞言,蘇恬靜高興地笑笑,滿臉憧憬。

“那是自然,貝貝一向是頂尖的。”

不曾想,就在這時,一道諷刺的聲音傳來,還哼了一聲。

“但是,比她彈得好的,還有人在,冠軍的寶座,不應該落她頭上。”

兩人聞聲看去,卻是見,一女的朝她們走來。

這人蘇恬靜認識,叫南宮愛,彈鋼琴也非常厲害,雖是同一班,但,蘇恬靜跟她不怎麼熟,平時也不怎麼打交道。

南宮愛走到後,她冷哼地看着貝螢夏那旁。

“如果真是憑實力來評選的話,貝螢夏絕對奪不了冠。”

一聽,蘇恬靜就皺眉了,有點不高興。

“你什麼意思?”

韓天歌沒吭聲,只是默默低下頭,因爲,她知道事情的內幕,就蘇恬靜不知而已。

這時,南宮愛看過來,她諷刺地看着蘇恬靜。

“我什麼意思?蘇恬靜,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這場評選,根本就在沈君斯的控制下,無論別人多優秀,最後的冠軍之位,一定會落貝螢夏頭上。”

聽到真相後,蘇恬靜震驚了。

她雙眼都睜大,而就在這時,琴音忽然一停,蘇恬靜下意識地看過去,卻是見,貝螢夏已經彈完。

琴架前,貝螢夏緩緩睜開眼,全場肅靜一片。

見此,貝螢夏轉頭,看向了觀衆席,下一秒,洪亮的掌聲傳來,聽到後,貝螢夏高興一笑,她站起,禮貌地行禮。

貴賓座上,沈君斯含笑拍着掌,輕語。

“貝貝彈得好吧?”

司楠朗就坐他身旁,此時也正拍着掌,聽到沈君斯這樣問,司楠朗一笑,無奈地看過去。

“好好好,誰彈得都不好聽,就你的貝螢夏彈得好聽。”

男人沒吭聲,只是笑而已,司楠朗便收回視線。

情人眼裏出西施,其實,就算別人彈得比貝螢夏還好,可,在沈君斯眼裏,他應該只是認定貝螢夏一人彈得好的。

每個人的審美觀都不同,此刻,沈君斯眼裏只看到貝螢夏,他不會再看到任何人。

高臺上,貝螢夏行過禮後,她便轉身下臺。

下一個輪到的,剛好就是南宮愛,兩人擦肩而過,南宮愛眼神冷漠,貝螢夏原本想微笑跟她打招呼的。

可,看到她那樣的眼神,不禁怔了怔,招呼也就沒打出口。

(本章完) 夜色濃重,入目皆是燈紅酒綠,彰顯着城市的繁華,以及人性的*。萬千燈火似地上的星星相映交輝,把漫天星光都稱得暗淡了。皎潔的月兒彎彎掛在天際,似誰的眉眼,清冷含笑。

雖然是晚上,但機場依舊很熱鬧。沈修晴特意訂了晚上的機票,以免引起來南宮默或者駱北辰的人手。安檢口,雲端戀戀不捨的拉着她的手:“要不再留兩天?”

“不了,再留下去我怕我忍不住。”沈修晴說。

雲端聞言也不好再說什麼:“那好吧,到了那邊給我打電話。”

“好,我會的。”沈修晴笑笑,“寶貝,和幹媽咪說再見!”

“幹媽咪再見!”笑笑乖巧的揮了揮小手。

雲端心疼的彎腰擰擰她的小鼻子:“要聽媽咪的話,幹媽咪很快就來陪你們。”

“好。”

兩人大人面面相覷,都覺得笑笑好像比以前成熟了許多。哎,這麼小的孩子應是肆無忌憚的時候,可是笑笑已經收起她的任性,把自己僞裝成乖巧穩重的小大人。

孩子不再天真浪漫,是大人的過錯。沈修晴用力握了握笑笑的小手:“雲端,再見!”

“再見!”

雲端站在那裏,目送她們走進安檢口,安檢完沈修晴忽然回頭對她喊了一句,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纖瘦的身影消失不見,雲端的淚卻洶涌而出。她聽清楚了,也聽懂了。她喊的是:“我等你和長歡的好消息!”

“晴晴……”雲端慢慢的蹲下身去,在人來人往的機場泣不成聲。她在那裏蹲了很久,才調整好心情站起來,緩緩的步出機場。

機場外寒風嗖嗖,如墨的天幕上,飛機來來往往,有的歸鄉,有的離鄉。

這一走,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會歸鄉。可憐的晴晴啊!

星眸微光,寒芒閃現。沈家是嗎?駱北辰是嗎?熱熱鬧鬧的鬧了這麼久,都好好的一個人都逼成了這樣。明天我倒要看看,你們是怎麼爲這事劃上句號的!

第二天一早,一輛黑色的豪華版邁巴-赫停在沈氏的大門口,後面跟着一排豪車,n家媒體把沈氏圍了個團團轉。這可是近年來a市最大的吞併案了!重點是沈家的老爺子才逝世了幾個月,子孫就守不住家業了!

辦公室裏駱北辰帶着十來個駱氏精英高管,與沈明浩的孤家寡人形成鮮明的對比。且不說人數,就是氣勢也是極大的區別。

眼看時間越來越近,沈明浩的冷汗都下來了。

“駱總,你看……”

“再等等!”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駱北辰冰冷的鬼迷心竅。他們給媒體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現在還有一個小時。他在等,等沈修晴的出現。

沈修晴,如果你出現了,我就放過你父親!就當是我對你的補償。可是如果你不來……他眯了眯眼睛,目光落在辦公室桌上。辦公室桌上放着他的手機,那裏有一個私人電話號碼,只有家人和沈修晴知道。沈修晴,就算你趕不回來也應該能給我打個電話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指針越來越接近十一點,所有人的心也越懸越緊。尤其是沈明浩,他已經走投無路山窮水盡了,能不能活就看駱北辰的一句話了。

駱北辰其實心思根本就沒有放在收購案上,那些事情有手下去做。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沈修晴,還有她的女兒笑笑。

原來她承受了這麼多的痛苦,真不知道這些年她是怎麼挺過來的,尤其是這幾個月,他像個惡魔一樣對她……

笑笑,我的女兒,你就在爸爸身邊,爸爸卻不知道……

越想越自責,越自責就越想知道她們現在的情況。可是他等的人,卻遲遲沒有出現。沈修晴,難道你真的什麼也不管了?

沈明浩對沈修晴其實並沒有抱多少希望,他的希望在駱北辰身上。看他心不在焉的樣子,他着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駱北辰不時的瞄瞄桌上的手機,心慢慢沉了下去。難道他估算錯誤了?他擡眼看向駱南星,駱南星搖搖頭,示意他別急。

他所有的人手都已經安排好了,只要沈修晴一出現在a市,他立馬就會得到消息。

“嘀嗒嘀嗒——”

寂靜的辦公室裏,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只剩下時鐘走動的嘀嗒聲。指針一絲不苟的執行着任務,一點兒一點兒的移上十一點。

“只有五分鐘了!”

當時鍾只剩下最後一格的時候,沈明浩再也堅持不住,慘叫出聲。

中年肥的身子微微顫抖着,連日來了辛苦操勞讓他過早的生出了華髮,鬆馳的下巴佈滿青白的胡茬,讓人有種油盡燈枯的淒涼。

“駱總,外面的媒體已經在催促了,我們是不是……”一名高管出聲道。他搞不懂了,明明收購就在眼前,駱總何必浪費時間讓大家在這裏站了這麼久,這不符合他的辦事風格嘛!

“再等等!”駱北辰不容拒絕的擡了擡手。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心情就更不用說了,和外面的寒風一個溫度。

嘀嗒嘀嗒——

駱北辰從來沒有覺得等待這樣煎熬,也從不知時間過得如此飛快。五分鐘時間其實一下就過去了。

“時間到了!”

不知時哪位等得不耐煩的高管輕籲一聲,把衆人的注意力都給調回了併購案上。

“駱總……”

沈明浩腿軟得快要給他跪下去了。

駱北辰看向駱南星,駱南星輕輕搖的頭,不無遺憾的看着大哥。

她真的沒有出現!

駱北辰猛的收緊十指,兩手緊握成拳,陰鷙的目光一一掃過衆人,室溫陡然下降。山雨欲來風滿樓,所有的人都被他忽如其來的壞心情嚇了一跳,大氣都不敢出。

成功併購是件好事情,總裁這是怎麼了?

駱南星看着大家相同的表情只覺得好笑,賺錢神馬的都是天邊的浮雲,追逃妻才是硬道理啊!

“大哥,該作決定了。”

駱南星面無表情的提醒道,除卻想讓大哥找到嫂子以外,他壓根就不希望嫂子出現。那樣的父親,那樣的母親和姐姐,簡直就是畢生恥辱!

駱北辰點點頭,鬆開拳頭站了起來:“現在開始併購。”

“駱總……”沈明浩哀哀的喚。

如果不是他對晴晴太過絕情,她又怎會不回來?駱北辰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討厭沈明浩,這樣的人渣根本不配爲人父!

“駱總,我們已經對沈氏的現況作了評估,沈氏現在外債一共是二千七百萬,現在固定資產已經不到二千萬,可謂資不抵債,這場併購風險極大。”

“資不抵債?”駱北辰冷冷的笑了,晴晴,我幫你報仇好不好?

沈明浩難堪的漲紅了老臉,沈家能變賣的都已經變賣,剩下的這點兒資產還是屬於沒人要的那種!

“如果加上沈園,夠不夠?”駱北辰忽然問。

所有的人都意外的看向他,那可是沈明浩的家!

“不夠,那幢別墅只值五百萬。”

果然!駱北辰緩緩的彎起脣角:“沈總,你怎麼說?”

“駱總,你不能這樣。算起來你現在還是我的女婿,哪有女婿把岳丈趕盡殺絕的理?”沈明浩顫聲說。

“我記得我妻子沈修晴好像已經和沈家脫離關係了。”駱北辰銳利的目光落在沈明浩身上,“你知道有些事如果我追究起來,你們的女兒沈微敏……”

剩下的話他沒有說出來,留給衆人無限的想像力。威脅,不言而喻。

沈明浩的臉色迅速蒼白了下去,做夢也沒有想到駱北辰會把矛頭指向敏敏。

“我幫你還債,沈家所有的資產包括沈園都歸我,如何?”駱北辰終於說出最終目的。

“駱北辰,你連家都不給我留了嗎?”沈明浩覺得自己快要暈過去了,他原先預想的是賣了沈氏,還完債後還剩個幾百萬給他生活,再伺機東山而起的,沒想到駱北辰竟獅子大張口啊!

“我還倒貼了二百萬呢!”駱北辰說,明眼上這帳算起來的確是這麼回事,可是實際上收購沈氏是非常有益的,略加經營他甚至可以以絕對的優勢壓倒正在慢慢崛起想與駱家並肩的南宮家。他朝高管遞了個眼色,他們都議論開來。

“這買賣不划算,乾脆不要了!”

“如今這外面全是債主,如果沒有錢還債,那些人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是啊是啊,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更別提那是二千七百萬啊!”

“……”

冷汗順着髮際線不斷的滲出來,這段時間沈明浩都快被那些債主給逼死了!就連肥厚的掌心也全是冷汗,他看着駱北辰不可一世的模樣,只覺得心跳加速,快要暈過去了。如果現在暈過去,能不能爭取到什麼?

“如果你現在暈死了,那我們的合作就此終止。”駱北辰非常有先見之明的重申,打斷了沈明浩的小心思。

左思右想,他只得硬着頭皮說:“好,我同意!”

“來人,讓他簽字!”

“是!” 如果能像白熊咖啡廳裏的熊貓君那樣悠哉的吃着竹子,睡覺,打滾,那一定是最幸福的人生,啊不,熊貓生。可惜,熊貓君的媽媽有吸塵器,對顧幻璃而言與哥哥的約定是等同於吸塵器的存在,所以,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總之收拾起行李準備去影視基地這種事,實在是……

第一次接古裝戲,其實很緊張這種事她會說麼

對於蘇靜華沒有跟她來劇組,顧幻璃一點都不吃驚,這裏雖不是窮山惡水,生活條件畢竟不算太好。有那時間陪着她在這裏受苦,還不如在北京繼續和章曉川打嘴架。至於公寓會不會因此毀滅於戰火硝煙中,顧幻璃嘆了口氣。如果她接的是那出現代戲,或許還有心思顧及一二,可她不想去扮演一個悲哀的一直坐等別人救贖的角色。

雖然蕭縝宇說,這樣的角色博人同情,但顧幻璃始終覺得,悲劇,是把一切毀滅,而不是等待王子和神仙教母。索性,蕭縝宇對於她接下的這出古裝戲也算是滿意。至於姜承影,更是早早的將兩部戲的投資方和拍攝方的實力對比做出文件給她看。

有時候,顧幻璃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也正是因爲這份幸運,讓她倍加珍惜每一次機會,希望以加倍的努力來回報每一位欣賞她的觀衆。

這一次,和她演對手戲的是現任視帝北川珏。年紀雖不到而立之年,卻得上天眷顧,平步青雲。且不說能夠得到大導演的賞識,評審的認同。更重要的是,他是駱氏傳媒近幾年熱捧的人,所以,媒體對他更是趨之若鶩。

而有些人,卻註定歷經波折。

就像是男配角,董頤。

也許,在這一行,終究是好皮囊更能吃得開。

北川珏生得極爲帥氣俊朗,墨色的濃眉斜飛入鬢,鼻樑俊挺筆直,嘴脣薄如刀削。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眸似笑非笑,隱隱帶着邪氣的性感。而董頤則是那種稍顯平凡的男人。

所以,雖然他們二人是戲劇學院的同學,可是六年過去了。北川珏已經是視帝級別的人物,擁有無數粉絲,獲獎無數,各個名牌商家青睞不已,爭相搶着他做代言人。而董頤則在經歷了無數次跑龍套之後,漸漸接到一些男配角的戲份。

一個是進劇組的時候帶的助理、保鏢、造型師就有八個,劇組外還停着專門配置的幾百萬豪華保姆車。而另一個,則是連化妝間都還是跟別的演員共用。

天差地別,不可斗量。

顧幻璃是新人,自然沒有資格感嘆。就算在定妝時,看到董頤僵硬得站在那裏停着別人帶着微妙的嘲諷的笑聲,她也只是轉過身,希望不要讓他覺得更加難堪。

這世上,本就是這樣的荒謬。

那些被否定的,被嘲笑的,廉價的努力,就爲不夠閃亮,不夠炙手可熱,所以可以被任何人攤開來,在地上踩過一遍,成爲其他人茶餘飯後的笑柄。

只不過,能夠作爲談資的,除了譏諷他人的落魄,還有羨慕某人的幸運。所以,顧幻璃一邊任由化妝師折騰着她的頭髮,一邊靜靜地聽着幾個女孩子在角落裏議論北川珏的最新緋聞。

據說,這次的緋聞對象是剛剛和他合作過的女星韓芷晴……

最後,有個女孩子灰心喪氣地說,“雖然北川珏沒有承認,可是好多人都說他們特別般配。”

“放心吧,這就是電視劇的宣傳手段。這行的那些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另外的女孩子小聲安慰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