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秦曉妍不懂得珍惜,而是太多無奈導致她來不及珍惜,等她想去珍惜的時候,人已經轉身走開了。

…… 安染染答應秦曉妍會把她的話說給雲湛非聽,但至於他會有什麼反應,她不敢保證。 秦曉妍哭着和她說謝謝,她也只是笑了笑,然後率先離開。 只是沒有想到,她往前走的時候,楊蕊會突然躥了出來,黑着臉看她。 “蕊蕊,你怎麼在這裏?”她不是應該在片場看雲湛非拍戲的嗎? “你們說

……

安染染答應秦曉妍會把她的話說給雲湛非聽,但至於他會有什麼反應,她不敢保證。

秦曉妍哭着和她說謝謝,她也只是笑了笑,然後率先離開。

只是沒有想到,她往前走的時候,楊蕊會突然躥了出來,黑着臉看她。

“蕊蕊,你怎麼在這裏?”她不是應該在片場看雲湛非拍戲的嗎?

“你們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楊蕊沒有隱瞞自己偷聽了她們講話。

安染染愣了愣,看着楊蕊眼神裏對自己的失望,她嘆了口氣,說:“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瞞着你的。”

有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染染,如果我今天沒有聽到這些,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訴我了?”楊蕊問她。

安染染搖頭,“不是,我本來打算過段時間和你說,但是——”她頓了下,笑了笑,接着說:“但是沒想到會被你自己聽到。”

“所以我上次問你關於雲湛非喜怒無常的事,你明明知道原因卻不告訴我,對不對?”

“恩。我很抱歉。”

楊蕊定定的看着她好半晌,突然笑出聲,笑得特別的難聽,只聽她很失望的說:“染染,你這樣做真的很傷我的心。”

“對不起。”除了抱歉,安染染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

楊蕊知道這也不能怪染染,雲湛非是個公衆人物,私事越少人知道對他越好,但她以爲自己在染染眼裏,早就不是個外人,只是沒想到染染還是把她當外人了。

尤其她明明知道自己喜歡雲湛非,卻不願意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真的挺受傷的。

秦曉妍走了過來,看向楊蕊,露出善意的笑容說:“你是湛非的助理吧。染染姐不告訴你自然有她的道理,你不要怪她。”

楊蕊微眯起眼,充滿敵意的目光落在秦曉妍那張漂亮的臉蛋上,冷哼道:“我和染染的事,用得着你多管閒事。”

楊蕊的語氣很不好,秦曉妍臉上的笑容一滯,隨即尷尬的說:“對不起,是我多事了。”

一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和雲湛非有過一段情,楊蕊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難怪這一個多月,她老是看到這個女人含情脈脈的盯着雲湛非看,一開始還以爲是愛慕雲湛非呢,久了再看雲湛非的反應,她的直接告訴她,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沒想到這問題還這麼大,聽剛纔這個女人的話,她似乎是想挽回這段感情啊。

笑話,怎麼可能這麼便宜呢?感情是她想挽回就能挽回的啊?

楊蕊是個沒什麼心機的女孩子,有什麼都會表現在臉上,安染染一眼就可以看出她在想些什麼。

“蕊蕊,回去吧,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你。”既然她都知道了雲湛非和秦曉妍的感情,那也就沒必要再瞞着她了。

楊蕊看向安染染,撇了下脣,率先轉身朝片場走去。

“蕊蕊就是這種個性的人,你不要往心裏去。”安染染笑着安撫秦曉妍,剛剛蕊蕊的語氣確實不太好。

秦曉妍搖頭:“我沒事。”

“那我先回去了。”安染染朝她擺了擺手,然後徑直的往前走。

留在原地的秦曉妍神色複雜的看向那個早一步先離開的楊蕊,不知道是不是她得錯覺,她怎麼覺得那個楊蕊喜歡湛非。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餐桌旁,靳紹棠坐在主位上。

他的右首是坐着輪椅的方芸芸、靳澤軒和楚湘雲。

左首是陳楠茜。

“叫人!”靳澤明親暱地將脣貼到了洛星辰的耳邊。

洛星辰溫婉的一笑,“伯父、伯母、大哥大嫂,早上好!”

她晶瑩的眸子掃過了在座的人,靳紹棠一臉嚴肅,陳楠茜滿臉堆笑。

靳澤軒面淡如水,楚湘雲低頭不語。

只有方芸芸用可以殺死人的眼神,直勾勾地瞪着她。

“來,星辰,坐我身邊。”陳楠茜笑着招手。

靳澤明替她拉開了餐椅,她也不客氣,在陳楠茜身邊坐了下來。

你跑不過我吧 “開飯!”靳紹棠陰沉着臉說。

一旁的管家梅姨連忙指揮着僕傭開始上餐。

不一會,長條餐桌上擺滿了各色各樣的早餐,可謂琳琅滿目了。

“小星星,想吃什麼?”

靳澤明溫柔體貼的話語讓洛星辰受寵若驚。

“隨……便!”她看着他,難以置信。

“真是搞笑,這裏有隨便的早餐嗎?”方芸芸替自己選了牛奶和吐司麪包。

“只要是澤明幫我選的,我都很喜歡。”洛星辰擡眼,眸光中帶着挑釁。

“楠茜,今早的粥火候剛剛好。”靳紹棠喝了一口薏米百合粥。

陳楠茜沒說什麼,只是衝着靳紹棠微笑。

靳澤軒接過楚湘雲遞給他的抹了蜂蜜的吐司,微微擡眼,剛好跟洛星辰對視。

可只是剎那間的交錯,兩個人的視線又都落向了別處。

洛星辰喝了一口湯,低頭看着靳澤明夾給她的粗糧小花捲。張開嘴,輕輕咬了一口。

然後她就滿臉驚異的看着剩下的那一半,被靳澤明自己吃了下去。

頓時,她滿面通紅。

鎮定、鎮定……

她擡起頭時,臉上是鎮定自若的表情。

楚湘雲面色變得煞白,靳澤明不僅僅帶女人回家,還當着大家的面秀恩愛。

那融洽自如的舉動簡直是如刀子一樣直插她的心窩子。

“爸爸,下月二十六號是澤衡哥的忌日,您看看今年的祭奠還需要做些什麼安排?”楚湘雲語氣平緩地問道。

靳紹棠喝着粥,沉默着。

餐廳裏的氣氛因爲他的沉默而變得壓抑沉重。

洛星辰聽清了楚湘雲的話,在心裏默默排序,明白了楚湘雲口裏的澤衡哥是靳家的老二。

可是祭奠是什麼?

難道,人已經不在了嗎?

她轉頭看着靳澤明,下意識地往他盤子裏夾了塊甜點。

“三哥,我也想等到二哥的祭奠過後再離開。”方芸芸望着靳澤明,眼底充滿了期盼。

靳澤明沒有擡頭,發了個好聽的單音,“嗯!”

方芸芸心中一陣竊喜,偷偷瞄向洛星辰,脣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芸芸,一會讓阿姨陪你去見王教授,在康復方面,有着很深的研究。”靳紹棠說。

“謝謝伯父!”方芸芸笑着回答,“我一定會努力做好康復,我要站着嫁給三哥。”

她話音剛落,洛星辰差點被噎着,靳澤明連忙幫她拍背,同時端起一杯果汁喂到了她的脣邊。

“慌什麼?誰還能跟你搶?”他一語雙關。 “不用了!”穆井橙有些愧疚的看着他,“我自己去就好!”

“嗯?”區少辰眉頭微揚的看着她,“還不長教訓?”

“好吧”穆井橙只得退了一步,“只是不知道我們會到什麼時候,你這樣在外面等太辛苦了。”

“不辛苦!”區少辰說完,轉身走向衣櫃,準備拿換洗的衣服。

“但我心裏過意不去。”穆井橙望着他的背影,心裏一陣愧疚,“不然讓方偉德送我過去吧,如果方便的話。”

區少辰的動作停了下來,轉身看她的時候,竟是一臉無奈,“好吧!既然你這麼不喜歡的話”

“不是不喜歡,而是”穆井橙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不想欠你太多!”

“區太太,你還真是見外!”區少辰依然無奈,都這麼久了,她跟自己還是這麼疏遠,這讓他的內心,稍稍的受到了些許的傷害。

可沒辦法,她是他的女人,他除了寵她之外,還能做些什麼呢?

“我”

“我給偉德打電話,讓他馬上過來接你。”區少辰含笑看她,隨即拿出手機,給方偉德打電話,同時輕輕的撫了一下她的髮絲,“去換衣服吧”

穆井橙點了下頭,便轉身離開了。

當她換完衣服走出來的時候,方偉德已經來到雲端,並在門外等她。

區少辰將她送到了車上,並交代方偉德必須確定她的安全之後,才讓他們離開。

穆井橙到達秋山酒吧的時候,周佳宜已經在那兒了。

看着她坐在一個角落的卡座裏,穆井橙才跟方偉德告別,然後徑直走了進去。

“橙子,這裏”周佳宜看到穆井橙的時候,開心的向她打着招呼。

穆井橙迅速的跑了兩步,與她會和。

失而復得的約會,讓兩個女孩兒都很開心。

爲了不讓氣氛變的壓抑和傷感,兩個人誰也沒有談起離別的那個話題,而是一起回憶着當年在學校時的那些情景。

她們聊到了大一入校時的情形,談到了她們成爲朋友的那些契機,更談到了因爲區景軒,兩個人吵過的架。

一瞬間,她們像重新回到了她們曾經的宿舍一般,親切無比。

“橙子,我早就警告過你區景軒就是個人渣,可你就是不信,現在知道了吧?”周佳宜一副未卜先知的樣子看着她,聲音裏充滿了得意之色。

“雖然我不知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穆井橙仔細回憶着最近幾次見到區景軒的情形,也不得不贊同的點了下頭,“他確實有些奇怪。”

“何止是奇怪啊?簡直是極品!”周佳宜喝了一口啤酒,“人渣中的極品!”

“你怎麼這麼討厭他啊?”穆井橙疑惑的看着她,“他到底做了什麼事?”

“他”周佳宜差點兒脫口而出,卻突然意識到穆井橙失憶的事,更想起了區少辰曾經給她的那些警告,於是不得不話鋒一轉,轉移了話題,“他一看就不是好人,哪兒還需要做什麼事啊?紈絝子弟而已!”

“好吧”穆井橙忍不住笑了。在大學的時候,她們倆就經常因爲區景軒的存在,而鬧彆扭,現在她可不想因爲那個可有可無的男人,而破壞了她們這美好的氣氛,“你說的對!”

“你終於認同我的觀點了?”

“簡直不能再認同了!”

“臭橙子!”

“哈哈哈”

歡樂的笑聲中,兩個人已喝了二瓶果汁,三罐啤酒。

這麼多水下肚,穆井橙終於有些忍不住了,“佳宜,我去一下衛生間”

“好,你小心點兒。”

穆井橙點了下頭,然後起身向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偶有醉鬼擋路,但對於頭腦還是很清晰的穆井橙來說,巧妙躲避是輕而易舉之事,所以很快她便到達了衛生間。

比起外面的喧囂,這裏很安靜。

衛生間裏除了一個正在補妝的女孩兒之外,便沒有其它人了。

穆井橙掃了一眼,便鑽進了格子裏,等她出來之後,那個補妝的女孩兒已經走了,只剩下她一個人。

外面喧囂的聲音傳到寂靜且無人的空間裏,穆井橙竟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寒涼,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緊張,她匆匆的洗了下手之後,便向門外走了去。

可就在她剛走到門口之時,她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嚴嚴實實的擋住了她的去路。

穆井橙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往一邊挪了去,想給對方讓路。可對方卻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依然擋着她的前方。

兩個同樣的躲閃和阻擋之後,穆井橙覺出不對勁了,於是擡頭看了去

“大嫂?”穆井橙不由驚呼,“你怎麼在這兒?”

“這又不是你的地盤,我憑什麼不能在這兒?”樑雪鷗的語氣並不友善,目光更是帶着些許挑剔的掃了穆井橙一眼,身體微微的靠在了門板上,“怎麼,見到我很驚訝?”

“不是!”穆井橙當然感覺出了對方的那種不友善,而且從剛剛樑雪鷗攔截自己的情形來看,對方應該是來者不善。但她想不出任何得罪這個女人的地方,所以並不心虛,於是心裏坦蕩且大方的笑了笑才道,“只是覺得很巧而已!”

“巧嗎?”樑雪鷗眉頭微揚,雙眼微眯的看着穆井橙,“穆井橙,你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天真?”

穆井橙心裏一沉,目光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這麼說大嫂你是故意跟蹤我了?”

“呵,跟蹤?”樑雪鷗冷笑着,“你以爲你是誰?”

“那就是巧合了!”穆井橙用這句話準備結束這個話題,畢竟人不投機關句多,“既然這樣,祝您玩的開心,我先走了,再見!”

穆井橙說完,不等樑雪鷗迴應,便越過她的身體向外走去。

可是樑雪鷗卻並不打算放過她,不但沒有騰出地方來,反而再次擋住她的去路。

穆井橙看着擋在自己面前的手臂,眉頭微收,“大嫂這是什麼意思?”

她現在還尊稱她爲大嫂,只是因爲她對區少辰,以及區少辰大哥的尊重,否則的話誰認識她是誰? “醫生說這樣好得快。”江櫻染也很鬱悶,她的頭現在和木乃伊似的:“龐吉呢,還沒有回來嗎?”

“對哦,”素素剛想打電話,就看到龐吉拎着許許多多的袋子,氣喘吁吁地回來了。

“老師,”素素迎了上去,幫忙提袋子。

龐吉把東西往地上一放,笑得憨厚:“我買了很多吃的。”

江櫻染看了眼袋子,裏面光水果就有五六種。

素素趕緊道謝:“老師,真是麻煩你了。”

龐吉連連擺手:“不不不,不客氣的。”

“我們去吃飯吧。”江櫻染率先走出去:“讓joe休息好了。”

“嗯,老師,走吧。” 道法的世界 素素拉着一步三回頭的龐吉,跟着江櫻染走出病房。

三人直接去了薛珽飛送給素素的牛排館,裏面有專門設定的包廂。江櫻染停好車就飛快的閃了進去,她這樣子被人家看到她都不要活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