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去之前,你不要出來,萬一……”

“放心,他們還不至於囂張到來雲端搗亂!”區少辰的聲音極爲肯定,甚至還帶着些許嘲諷。 掛掉電話,穆井橙將手機交還給了方偉德。 看着他微鎖的眉心,穆井橙忍不住發自內心的道,“剛剛謝謝你!” “那是我的本職工作!”方偉德扯了一下脣角,隨即恢復原狀。 “本職?你不是……” “

“放心,他們還不至於囂張到來雲端搗亂!”區少辰的聲音極爲肯定,甚至還帶着些許嘲諷。

掛掉電話,穆井橙將手機交還給了方偉德。

看着他微鎖的眉心,穆井橙忍不住發自內心的道,“剛剛謝謝你!”

“那是我的本職工作!”方偉德扯了一下脣角,隨即恢復原狀。

“本職?你不是……”

“司機?”方偉德笑了笑,“那只是我的副業!”

“副業?”穆井橙瞪大眼睛看他,“難道你……真的是保鏢?”

易俊陽透過後視鏡看到穆井橙驚訝的面孔,忍不住笑了笑,“他的副業很多!保鏢也只是其中之一!”

穆井橙這下徹底驚呆了。

原本她覺得區少辰就夠複雜,夠厲害的了,沒想到方偉德竟然也這樣的深藏不露。

正當穆井橙對方偉德的真正身份和職業疑惑不解時,易俊陽的聲音卻傳了來,“如此大張旗鼓,對方露出馬腳了嗎?” 領養榜[隨時

暫時發佈自己知道的領養者,其他陸續補充麼麼噠!

楠竹段景樓的領養者——乖筱樂乖乖親麼麼噠~

女主沈青曈的領養者——風雲親麼麼噠!

大科學家蘇瑾的領養者——溫錦親麼麼噠!

大醫生白寒箬,寒寒的領養者——小煊麼麼噠!

乖兒子沈宴領養者——K,快來麼麼噠!

【希望領養人物的親們多多冒泡麼麼噠!快來愛我!】

接下來放人物成就,希望看到領養榜的人過來私聊我提醒我親們想要領養的人物麼麼噠!我記性不好啊!

翠鳥:超級黑客,毒舌,睿智聰穎,是軍師類人物。身份爲京城盛家三代單傳獨子,最大成就是網絡虛擬投影銀行控制總理人,網絡虛擬投影銷售總代理。

陳驍:網絡小說家,熱血,容易衝動,逐漸走向成熟,身份爲W省的普通富二代,網絡上最當紅的作家陳家小子。最大成就爲正是成立網絡作家協會,成立虛擬讀書網站,以及建立出一個全息化的新型娛樂圈,成爲娛樂圈內第一娛樂大亨。白寒箬:醫者,富有同情心,善良,有異裝癖,勵志成爲一個無愧於心的醫生。身份爲S省白家的孫子。最大成就爲攻克DNA病毒入侵,以及各種病毒的新型研究實驗取得了不凡的成就。

寒寒:毒醫,性格活潑開朗,有少許的瘋狂念頭,跟寒箬共存在一個身體內,S省白家的孫子,最大成就同白寒箬。

瘋狗:翡翠公司管理人,瘋狂不理智,重感情,身份爲孤兒,最大成就是在國內外同時成立了愛護孤兒基金會,同時在他名下的孤兒院分佈世界各地,成爲最讓孤兒們感激的人。

蘇瑾:商人,科學家,冷靜理智腹黑。W省蘇家的孫子,國家一級科學家,最大成就爲發明全息投影技術,改造航天燃料,提高機牀效果,開發全世界第一個全息網遊,解開轉基因的神祕繁衍。

蕭欽翰:沈宴的親生父親,有天生的心臟病,隱形的控制狂,身體基因裏就有瘋狂的因子。身份爲蕭家的大少爺,最大成就就是沈宴的親生父親。

段景樓:沈青曈的男人,從剛開始的溫柔最後狂炫酷霸拽,具體不說,自己體會。

沈青曈:女主,擁有各種異能,最後悔成爲天命貴女,具體不提。

狐狸:狡猾美貌,就如同狐狸這個名字一樣,之前是霍家的第九子,人稱霍九,最大成就爲國內走私第一人。

黑蛇:沉默不語,跟狐狸如影隨形,兩人關係非比尋常,身份神祕。

沈宴:女主的兒子,陰狠自私,只在乎自己的人,不拿人命當回事,其他自己體會。

聞人青夜:三千年醒來的古代人,沉默寡言,心狠手辣,對這個世界沒有歸屬感,只在乎沈宴。

花沁:聞人青夜的侍女,美貌如花,最後成爲世界級大明星一個。

江夢:侍女,在古玩上十分有潛力,成爲國內第一收藏家。

春姿:侍女,對金錢格外敏感,沒錯她變成了一個女土豪。

夏明軒:死人,天性單純,最終被家人放棄,經過聞人青夜的幫忙之後,變成了活死人,一直跟隨沈宴的身旁,成爲了沈宴的左右手。

馮成青:名車鑑賞員,名車瘋狂粉,W省馮家人,最大成就是成爲了史上最硬氣的外交官。

小說MM提供重生之天命貴妻無彈窗高品質全文字章節在線閱讀,文字品質更高,如果覺得小說MM不錯請幫助我們宣傳推薦本站,感謝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傳都是我們高速首發的動力! “小東西,”她拍它,它卻嗞溜的躥開。

冉檸伸了伸一夜僵硬的身體,轉身去了浴室。

書房內。

阿進站在那裏,歐子言立在窗前,“明天準備去一趟荷蘭。”

“這麼遠?”阿進有些意外。

“出了點亂子,我們的產業被那裏的黑黨黑了,”他沉默了良久,才緩緩的開口。

阿南也來了,歐子言背對着他們,“你們倆這次跟我一起去。”

“一起?”阿進似乎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

“小五,”一個清亮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來,似乎還帶着焦急。

房內的阿進和阿南看了一眼,窗前絲毫未動的男人,同時一個雪白的毛團蹭的躥進來,而她也在那個時候闖入——

她看着眼前的三個男人也有些意外,不過很快就將目光移向他的那張超大的辦公桌,“小五。”

阿南和阿進看着老大不好的臉色,暗自吸氣,冉檸這個時候卻又再次開口,“阿南、阿進你們快來幫我!”說話的時候,她已經鑽進了他的辦公桌下,而那小巧的蠻腰又一次暴露在空氣之中。

他暗惱,“出去!”聲音冰冷的不帶任何感情。

“大嫂,我幫你,”阿南說完就邁開腿,卻被歐子言一把擋住。

她被他拎出來,扯在了身後,“阿南,”只是叫了一聲,阿南和阿進像得到了指令。

小五被放到冉檸的手裏,看着小東西怯怯的,她竟笑了,那笑容在陽光下那麼的恍眼,三個男人都看癡了。

“出去,”歐子言再次開口,讓她的笑容擱淺,她臨走時,衝阿南吐吐舌頭,阿南卻是後背發毛。

從歐子言那裏離開,阿南拍着胸口,“以後,再也不敢來這裏了,早晚我得死在大陸妹手裏。”

阿進冷笑,“現在知道還算不晚。”

“你說,我就不明白了,明明老大不喜歡那個女人的,可爲什麼……”阿南搖着頭問道。

阿進看着遠方,“她懷裏抱着的小狗,就是老大給買的。”

呃?

阿南意外,似乎也明白了什麼,只是還不確定。

自那天後,又是一個星期,那個男人都沒有再出現過,連帶着阿南和阿進了不見了蹤影。

冉檸每天閒着無事,好在有小五陪着,日子也過的不算難熬。

傍晚,西落的晚霞將天邊染成紅色,如喋血一般的豔麗,綠色的草坪,一個穿着粉藍色運動裝的女孩正和一隻雪白的小狗鬧成一團,他開着車子,就那樣停在門口,唯恐自己的出現會驚擾了那溫馨的畫面。

突然,和她追鬧的小狗,一下子咬住了她,他看得清楚,真的咬到了她,心咯噔一下,差點就要衝出去。

“小壞蛋,竟咬我,真是說的一點都沒錯,狼心狗肺,”他走近了,聽到她數落着懷裏的小東西。

一雙黑色的皮鞋出現在她的視線裏時,她嚇了一跳,而懷裏的小五也一下子躥開,似乎害怕他的到來。

她剛想開口的時候,他卻蹲下身子,一把拿過她的腳踝,仔細的查看着,“有沒有咬到?”聲音清冷,沒有一點溫度。

腳踝處傳來燙人的高溫,她想縮回去,可是他卻握的很緊,凌厲的目光停在她的臉上,“有沒有被咬到?”

她慌張的搖頭,目光閃躲,“沒事。”

他的手鬆開,站起身向別墅裏走去,而她愣在那裏,大腦一片空白。

冉檸費了很大的勁,才在花園裏找到小五,它一雙圓圓的大眼睛看着她,似乎意識到自己犯錯了。

她抱着它,嘴裏還數落着,“以後不許再欺負我,知道嗎?現在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如果連你也欺負我,我乾脆死掉算了。”

冉檸回到客廳,才發現房子裏多了一個人,她微笑的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準備繞開的時候,歐子言開口,“把它扔了,過來讓醫生給你看看。”

扔了?

她下意識的將懷裏的小東西抱緊,眼睛看向多出來的陌生人,看到了他身邊的醫藥箱,她知道了來人的身份,“我都說過了沒事。”

“萍姨,”歐子言衝着廚房的方向叫了一聲。

萍姨慌張的跑過來,“先生,什麼事?”

“把小狗扔掉,”他冰冷的開口,甚至都沒有看一眼冉檸的反應。

“不要!”冉檸護緊懷裏的小東西,而它也發出唔唔的哀叫。

“不要扔了它,”她再次開口,聲音有弱弱的乞求。

萍姨爲難的看着他們,歐子言瞟了一眼,堅硬的語氣軟了下來,“把它帶出去。”

冉檸雖然不捨,可還是將小狗給了萍姨,她知道惹惱那個男人的後果。

醫生查看着她的腳踝,只有一排清淺的齒印,並沒有傷痕,“歐先生,太太的傷沒事。”

他擡眸看她,言語犀利,“真的沒事?如果有事,你知道後果。”

醫生怯怯的,又仔細看了一遍,“如果歐先生不放心,可以給太太注射疫苗,預防萬一。”

“我不要萬一,”某人微怒,醫生快速的取出針頭,冉檸看着,有些頭暈。

“歐太太,需要手臂注射,麻煩你……”醫生小心翼翼。

在冉檸猶豫着要不要拒絕的時候,一雙臂膀將她圈住,同時,她胳膊上的衣服被擼起,露出潔白的手臂。

他貼着她,距離那麼近,而他的氣息,也在近距離內,撲鼻而來。

淡雅的男人味,對於她來說,是完全陌生的,與她熟悉的沒有任何雜質的氣息不同。

以前,她聞着那人熟悉的氣息,心裏會平靜,會很有安全感,會想去依靠,而聞着這種帶着木質麝香味的氣息,卻是不明所以的慌亂,除了慌亂,還是慌亂,他對她,終究還是陌生人。

醫生用酒精藥棉擦拭着她的皮膚,一股涼意劃過,她驚恐的差點叫出聲,她害怕打針,小時候生病了,寧願吃很多很多的藥,她都不願打針。

突然,一隻大手按住她的頭,她被按在了某人的胸口,同時一股刺痛穿破肌膚,而那痛只是一瞬間,便沒有了感覺。

意識有幾秒鐘的空白,空到,當手臂上的衣服又重新被放下來的時候,冉要要才發現,自己整個人幾乎窩在他的懷裏,這樣的距離太過親密,她慌的推開他。

歐子言只是瞟了她一眼,冷聲道,“以後離那個東西遠點。”

冉檸看着他,不明白這警告意味着什麼。

醫生收好工具,“歐太太還需要再打兩針,到時我會過來,歐先生你的傷不能沾水。”

他的傷?

冉檸看向他,挺直的身體立在那裏,看不出一點異樣。

醫生走了,萍姨送他,而她愣了好久,在那個男人上樓的時候,她才慌的開口,“你受傷了嗎?傷在哪裏?”

她的問話有些急,聽起來有着急的成份,他走動的腳步頓了一下,“沒事,”聲音仍然清冷。

晚飯,歐子言沒有下來,冉檸卻因爲醫生的那句話而惴惴不安,不知道爲什麼,她竟擔心他的傷。

“萍姨,我送上去吧,”冉檸接過萍姨端着的晚餐,走了兩步,她又突然停下,“他受傷了嗎?”

萍姨看着她,遲疑了幾秒,點點頭,“少爺胸部受傷,據說是槍傷。”

冉檸端着晚餐的手哆嗦一下,良久,才弱弱的開口,“怎麼會這樣?”

“唉,”萍姨發出低低的嘆息,卻是搖頭,冉檸不知道是她不知道,還是不想給她說。

樓上的臥室,沒有開燈,房間裏一片昏暗,她沒有敲門,推門進去,那一室的黑暗讓她不適應,循着窗外的星光,她將晚餐放到桌上,而他的聲音也在黑暗中響起,“我不餓。”

她的腳步頓住,深吸了一口氣,“受傷了,怎麼還能不吃飯?”

黑暗中的眸子一掃,似乎對她的出現意外,是的,在聽到腳步聲時,他以爲是萍姨。

她打開了室內的燈,暗黃的燈光讓室內一下子變得溫暖,他半躺在牀.上,眉頭緊蹙,似乎有解不開的心事。

“吃一點吧,”她向他走過來。

他目光看向別處,“我不餓。”

室內一片寂靜,靜的彷彿只有空氣流動的聲音。

她輕巧的步子,在木地板上發出柔軟的聲音,在他以爲她走的時候,她卻再次站在他的面前,“吃吧。”

她手裏端着飯,坐到了他的面前,目光定格在她的臉上,似乎不相信這一切。

明明兩個互相排斥的人,這會卻一下子拉近,他和她都不適應。

又過了幾秒,他目光看向窗外,“我自己可以,你出去吧,”他拒絕她,她端着碗的手頓住,稍後,放到了牀邊的桌上。

聽到關門聲,他的目光才望向那扇門,這次,她是真的走了。

右手護住胸口,受傷的地方隱隱作痛……

她倚在門口,並沒有走遠,心裏卻如被扯開的麻繩,凌亂不堪。

第二天,她沒有見到那個男人,而且他這一消失又是三天。

冉檸爲自己昨天對他莫名的擔心而暗自搖頭,他對自己來說,只是一個不相干的人。

阿進來的時候,她正和小五玩鬧,一個在跑一個在追,這樣的他們在傍晚的斜陽中,別有一番韻味。

小五最先發現了走過來的阿進,衝他汪汪的叫了兩聲,冉檸轉過頭去,看到阿進,臉上綻開笑容,“好久沒有看到你了。”

阿進的臉微紅,他不像阿南那樣厚臉皮,“出了趟遠門。”

想到那個也消失了好久的男人,冉檸笑笑,“有什麼事嗎?”

“大嫂,老大讓我來接你,把衣服換上吧!”

冉檸看着阿進遞過來的精美包裝盒,猜不透裏面裝着怎樣華麗的衣服,亦不明白,他讓阿進來接自己又有什麼事?

“一個商業聚會,你們是新婚,會是宴會的焦點,”阿進的一句話解釋了她的疑惑。

她怔愣了一秒,接過衣服,“你等一下,我這就去換。”

望着她離開的背影,阿進失神,這樣委婉的女子,完全不像是普通的女人。

阿進載着她去了約好的化妝間,就如他之前說過的,她和歐子言會是大家的焦點,不能有一點馬虎。

兩個小時的化妝與造型,讓本來就豔麗的女人更加嬌美——

淡淡的彩妝,讓她的五官更加精緻,精緻的彷彿被雕刻過一般,烏黑的眸瞳與周圍黃色的眼睛有着明顯的差別,可更是這份與衆不同,讓她更加的吸引人。

粉色的小洋裙,包裹着玲瓏有致的身體,腰間和胸前沒有多餘的飾物,卻透着利落,那纖細的腰肢看上去,盈盈可握,而該凸起的地方,卻一點都不遜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