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喜歡阿姨?”葉致遠很是頭疼,很多的問題無法開口跟依依說。

“恩,喜歡。”依依的小腦袋附和的點着。 “所以依依想要叫阿姨媽咪?”葉致遠柔聲勸說着,只是身後的寧靜卻是將手緊緊的握成拳。 “依依,要記住,對你好的人不一定是媽咪,所以我們一起等媽咪出現好不好。”他的聲音帶着誘哄,依依雖然聽得不是太懂,但還是乖巧的答應了。 他曾經想過一輩子不告訴

“恩,喜歡。”依依的小腦袋附和的點着。

“所以依依想要叫阿姨媽咪?”葉致遠柔聲勸說着,只是身後的寧靜卻是將手緊緊的握成拳。

“依依,要記住,對你好的人不一定是媽咪,所以我們一起等媽咪出現好不好。”他的聲音帶着誘哄,依依雖然聽得不是太懂,但還是乖巧的答應了。

他曾經想過一輩子不告訴依依當年的事情,只是他卻忽略了孩子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只是,依依,再等等。

再等等好不好。

因爲爹地好怕知道真相的你會棄爹地而去。

那樣,爹地又是一個人。

葉致遠摟緊懷裏的依依,似乎下一秒依依就會離開一般。

就像是當年的小愛,再也沒有回來過。 程詞回國後,剛下飛機就聽見葉染甦醒的消息,來不及休息直接打車趕去醫院。

此次同行的還有孫老先生和於曼芳夫婦,他們得知葉染已經脫離危險感到非常欣慰,想儘快趕過去看她。

程詞快步穿梭在醫院過道中,心急如焚。孫老先生和於曼芳跟在程詞身後不敢放慢腳步,生怕停下來休息一會兒,程詞就不知所蹤。

最後急促的腳步聲停止,三人來到病房推開門,便看見葉染臉色蒼白的靠在病牀上。

洛溪茗、克里斯丁、冷清秋還有王明守在牀前,但奇怪的是,大家的面色非常承重,看見程詞的到來之後,更是無比緊張。

大眼瞪小眼的望着對方,冷清秋向丈夫使了個眼色,王明看後立馬明白其中深意。

“你怎麼會這麼快就回來了……葉小姐剛醒來需要休息,有什麼事我們先出去坐坐等她休息好了再說吧。”王明走到程詞的面前將他連拖帶拽的望門外走,準備出去後再向他解釋。

現在葉染剛醒,他哪裏顧得了這麼多,恨不得現在立馬就撲倒葉染身上,問她哪裏有不舒服的地方。

程詞推開王明說:“你走開別擋我,要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我要看我老婆!”

葉染冷冰冰的臉突然有了些溫熱,她滿臉怨恨的盯着程詞說:“我對你的感情早在兩年前就已經死了,離婚是我提出的,你也答應了。現在說這些不覺得很諷刺嗎?還有誰是你老婆?”

程詞僵在原地,葉染此刻說話的語氣,和兩年前對他心死如灰時一模一樣!

難道說……

這時孫老先生拉着於曼芳走到葉染身邊,滿臉欣慰的笑着說:“葉染,聽程詞說你失憶了,忘記了很多人和事,你現在還記得我們嗎?”

葉染看見孫老先生兩夫妻的到來很是意外,也非常高興,比較大家已經快兩年的時間都沒有聯繫。

她微笑着說:“我當然記得,孫老先生、於阿姨,非常謝謝你們能夠來醫院看我,不過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不用擔心。”

“轟隆——”

一道閃電從程詞腦中劃過,彷彿將他所有的希望劈成兩半。葉染失憶,按理說肯定不記得孫老先生和於曼芳,剛纔都沒有相互介紹,可是她就已經知曉了對方的名字。

這只說明了一件事,就是葉染不但醒過來,而且還恢復了所有的記憶!

程詞心裏又喜又怕,因爲葉染剛纔說的話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但他還是不想就這麼放棄,走到葉染的面前說:“小染,從前的事情……你都已經想起來了是不是?”

“要不然呢,還是說你不希望我恢復記憶,像個傻子一樣天天任你捉弄擺佈嗎?還是說你又想到了更殘忍的方法來折磨我?”葉染語氣冰冷,眼中盡是不屑。

對於站在她面前的這個男人,她從前有多愛他,現在就有多恨他。

他害死了自己的母親和弟弟,親手將未出世的孩子扼殺在腹中,如果時間能夠倒流重新來過,她一定不會愛上這個自私又殘忍的男人。

程詞拉着她希望手說:“不是這樣的,小染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知道是我從前誤會了你。你原諒我,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葉染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手從程詞大掌中抽離,冷笑着說:“好啊!”

她爽快的答應,讓程詞喜出望外:“真的嗎小染,你不恨我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你放心我今後一定好好對你!”

看到這幕的王明心中很不是滋味,他從未見過程詞這麼心高氣傲的人在一個女人的面前這麼卑微,看來葉染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真的實在是太重要了。

大家都以爲,兩人會和好如初,葉染也會安安心心的和程詞回去過日子。

可是洛溪茗覺得事情肯定不會這麼簡單,因爲他剛纔無意中看見了葉染嘴角的冷笑,帶着嘲諷和厭惡,葉染恨透了程詞。

怎麼能不恨,親生母親還有弟弟被他害死,孩子又死在他的手上。如果洛溪茗是葉染,他肯定回和程詞那種渣男同歸於盡,而不只是僅僅憎恨這麼簡單。

果然,葉染接下來的一句話,讓程詞再次深陷絕望:“好啊,只要你能讓我媽媽還有小宇活過來,把我的胎死腹中的第一個孩子還給我,我就考慮給你一次機會。”

所有的人都知道葉染是故意的,但沒人說一句話,因爲這不但是程詞的家事,也是他一手造成的,葉染就是想故意讓他難堪。

“這麼,你還不願意?”葉染冷眼望着他,現在看到他那副嘴臉就覺得無比噁心。

“小染你這是爲難我,已死之人又怎麼能死而復生呢?如果你真的恨我入骨,我現在就跪在你面前任你處置!”

葉染連忙制止他,開口怒罵道:“不要在我面前裝模作樣,我最討厭看見你這副假惺惺的樣子。你還好意說時他們已經死了,程詞你覺得你配提到他們的名字嗎!”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想要怎麼樣都可以,但是千萬別生氣。你現在纔剛醒過來,身體還沒有痊癒,不能隨意動怒。”程詞滿臉自責的說,眼中是滿滿的關心。

葉染睥睨而視,眼中沒有一絲心軟甚至是憐憫,既然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

兩口子吵架,最尷尬的還是在場的大家,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更不知道應該幫誰。

最後洛溪茗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站出來說:“那個……程詞,既然染染剛醒來身子還沒好需要休息,我看你還是先回去吧,等她過幾天情緒穩定了些你再過來。”

“不用了,他以後都不用再來了,因爲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他。”葉染把話說得很清楚,程詞也不好再說些什麼。

而且葉染的病情還不穩定,他不敢再讓惹她動怒,萬一葉染再出事,他這輩子恐怕都不能原諒自己。

程詞可憐巴巴的看了看王明,又看看葉染:“那我就先回去了小染,等過幾天你的病情穩定了,我再來醫院看你。”

葉染看都懶得看他一眼,低聲說:“你這人是你不懂我說的話嗎,我讓你以後都別再來了,因爲我不想看見你。話我已經說完了,你現在可以滾出去了!”

“好,我走。”程詞失落的低下頭,轉身離開病房。

待他走後,葉染緊繃着的臉才漸漸舒緩,對在場的衆人說:“大家別站着,那邊有椅子可以搬過來坐,謝謝你們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

冷清秋對葉染着實是喜歡得很,覺得她心地善良,又敢愛敢恨。

“既然你醒過來了,剩下的就交給護士小姐。時間已經不早,我們也是時候應該要走了,你好好休息知道嗎?”

葉染點頭說:“我會的清秋姐,這段時間實在是辛苦你了,你好好回去休息吧。”

洛溪茗也開口道:“染染,我大老遠的拖着輪椅來看你,你都不理我。哎……真是沒意思了,還是我們家克里斯丁對我最好。”

聽着他陰陽怪氣的訴苦,說冷落了他,葉染簡直是哭笑不得。

“是是是,就你們家克里斯丁最好,你趕快回去休息吧,謝謝您老人家來看我。”葉染打趣道,在場的衆人大笑,之前那種壓抑的氣氛完全消失不見。

衆人陸續離開,只剩下了孫老先生和於曼芳兩人在病房中。

孫老先生面色沉重的說:“葉染,剛纔你對程詞所做的,真是你所希望的嗎?” 云溪在沙龍做好造型之後,毫無耐心地拍飛了冷偳,正準備讓李叔把家裏的車快過來接她時,突然接到了詹溫藍的電話,忽然福至心靈,在對方還未開口之前就先開了口:“今晚可有空?”

詹溫藍站在學校空曠的操場上,挑了挑好看的眉:“有事?”

“晚上有應酬,缺男伴一名。”云溪對着鏡子裏窈窕的身影彎了彎紅脣,那一對邪勾的漆黑雙眸立即謀殺了店裏的所有人員,一時間,一陣陣吸氣聲通過電話傳到彼端。

詹溫藍忽然想起“不夜天”那個鎮魂的夜晚,狠狠地吸了口冷氣。

這個妖孽,專門禍害人間。

“你在哪兒?”他想都沒想,揣着車鑰匙往校外專門的車庫走去。

云溪掃了眼幾乎被她“秒殺”的衆人,好心情地交代了地點,看了看時間,覺得時間有餘,便點了杯伯爵紅茶,一個人坐在貴賓室,悠閒打發時間。

這天,在所有媒體幾乎是蜂搶的狀態下,金貿國際慶功宴的入場券以常人難以想象的程度被各種心懷鬼胎的人士緊抓到手。

作爲最近風頭最紅的金貿國際,慶功宴的規格的確讓衆人眼前一亮,完全當得上“奢華”二字。

七點十五,天已經暗得漆黑一片。安排得盡然有序的宴會現場早已人山人海。

聚光燈閃亮得卻如同白晝一樣,來來往往的名人淑女無不被記錄在各家媒體的相機影像中。

偶爾有路過的行人,指着那醒目的紅地毯,私下猜測着到底是什麼重大party,北京城裏的名人基本上都差不多快到齊了。

瞧這陣勢,若這些人被綁了票,怕是贖金連半個城都能買得下。

更別說那些如花美人,你還別說,任何這樣的場合都會請一二當紅女星撐場面,可今天這樣子,哪裏是一二?簡直可以比得上小半個電影節了。

乘着詹溫藍的跑車到了酒店門口的時候,云溪還在想今晚怕是都是一批年紀上層的“名流”,估計無聊是在所難免。

哪知道,還沒下車,就見到這副堪比戛納現場的樣子,一時間,後悔得連車都懶得下了。

她是不怕面對媒體,但沒準備高調得把自己當成個公衆人物好吧。

正在猶豫是不是要打個電話,讓公司人員給她‘開道’,一道溫暖的觸感從腰間襲來,貼在她的晚禮服上,竟是別樣的輕柔。

云溪回頭,正見一雙濯濯清泉似的雙眸,雍容風華,當真是古代名士才有的絕頂風骨。

這雙眼的主人卻只靜靜地望着她,“不想去就走吧。”

任何人,任何事,在他看來都比不上她的一個皺眉。

他微微一笑,輕輕用右手捏了捏她的腰間,呼吸緩緩的,帶着股輕柔的漣漪。

“算了,來都來了。”思考了兩秒鐘,云溪果斷拉開車門。

人都已經來了,還有什麼可避諱?

詹溫藍紳士地從車上下來,一手頂着車門,一手小心翼翼地將她牽出來。

兩人交錯間,他輕輕地攀在她的耳畔,吸了口氣,只覺得渾身略微有些燥熱,不禁有些苦笑。

她有多麼美,他從來都知道,卻從沒有想過,這麼豔光四射的一幕,竟會要與別人分享。

想起第一眼看到她從沙龍走出的那一秒,自己幾乎把持不住地恨不得將她狠狠地拘進懷裏,卻是腳步定在原地,動都動不了。

她的靈魂似乎總是會幻化,風情無限,佳人嫋娜。

美人如玉劍如虹,這一刻,他只覺得這個女人,讓他中了毒。

果然,他們二人一下車,媒體那天頓時炸成一團。

連紅毯上正走着的當紅一線女星都懶得再看一眼,拉着話筒,扛着攝像機和各式長筒高端攝像機,就直奔了過來——竟是連等他們走到會場紅毯的時間都等不及。

“幽”,第一眼,所有的媒體看到這一對男女的時候,這個字就衝進了腦門。

深幽、幽靜、幽蘭(藍)……

繁華塵囂,喧擾紛飛中,有一種人,只需要一眼,就能讓人忘去所有煩擾。

空靈、優雅、靜謐,中國沉浸了五千年的風華,卻竟有人能只一個側目,就可以衝破所有的禁錮。

這一刻,看着那挽着手走來的壁人,所有人只想到了,世上竟然會存在這麼完美的人。

閃光燈幾乎驅趕了黑夜,一時間此起彼伏,連交談說話聲都頓時消失。

一個記者拿着話筒,衝到了最前方,卻在離這兩人三步的距離突然停了。不知爲什麼,這人竟是覺得採訪名人無數的自己,根本不敢站在這一對風姿驚人的男女身邊。

云溪眯眼,望了這記者一眼,依稀記得似乎是競標案當天第一個衝進現場的那個,抿了抿紅脣,給對方一個隨和的笑容。

頓時,連會場後方,已經下了紅毯的嘉賓們,都一陣驚歎。

這樣的女人,簡直,不像是生活中的活物,怕是只有在想象中才能存在的天人吧……。

在一衆驚豔嘆息的聲音中,詹溫藍牽着云溪的手,鎮定自若地走進會場。

剛站定,卻見藍朝升竟是候在門口,連商界好友都沒有招呼,直接端着酒杯就走到了他們面前。

“這位是?”藍朝升看了一眼詹溫藍,遲疑地問了句。

“您好,我是云溪的學長,也算是世交,叫我詹溫藍就好。”詹溫藍接過酒杯,送到云溪手中,溫潤有禮一笑,回頭看向藍朝升刺探的眼神時,眼底卻是閃了一絲光芒,如鋒芒,如華光,刺得藍朝升一驚。

“原來是這樣啊。我是金貿的藍朝升,幸會,幸會。”伸出手,遞出一張名片,幾乎以少有的謙遜對待這一名默默無聞的男子。

老狐狸。

云溪心底輕嘆一句,能只一眼就看“明白”詹溫藍,第六感倒是強。

她卻不知,她和詹溫藍站在一處,幾乎就像一對天然發光體一樣,耀目得全場所有男男女女幾乎都看癡了去。

能和她站在一起,不遜色半分的人物,會很簡單?

藍朝升自見識過冷云溪的能力之後,便再也不會低看她一眼,更不用說,出現在她身邊,自稱“世交”的人物。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陣狂熱的驚呼,那閃光燈狂閃的架勢,竟是不比雲溪出現時遜色半分。

已有眼尖的女星發現了端倪,望着那徐徐走來的男人,呆呆一嘆,良久,就像傻了一樣,腦子裏只一個念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陳昊,竟會屈尊來金貿國際的慶功宴?” “你還沒問我願不願意嫁呢?”江俏耳偏着腦袋看了一陣宮御臣,圓圓的眼睛裏含着淡淡的笑容,甜甜的像蜂蜜在溫水裏化開,是看得見的甜蜜。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笨蛋就不用跟在中間攪和了。”宮御臣擡手,大手一下子遮去江俏耳半張臉。

他的聲音常是冷清的,只是對着江俏耳說話的時候,尾音會不自覺的上翹和幾不可聞的沙啞,讓人聽起來,莫名的覺得帶着溫暖和令人羨慕的寵溺。

“你這樣是獨裁!”江俏耳小手放在宮御臣的大手上企圖扯下來宮御臣捂在她眼睛上的大手。奈何力道懸殊,任憑江俏耳怎麼張牙舞爪,宮御臣都絲毫未動。

“小耳,怎麼能這麼和宮少說話呢!”羅冰冰嗔怪了江俏耳一聲,見宮御臣似乎並不介意江俏耳的胡鬧,也就沒有再多說。

只是宮御臣見羅冰冰說話,便放開了江俏耳並沒有再繼續逗江俏耳。

“岳母,這個病房有些狹小,下一次小耳再來的話,可能就要跟來一堆人來看您,這樣一來有些不方便。

我剛剛已經和醫院商量過了,給您換一個稍微大一些的病房,如此也能減少對別的病人的打擾。”

宮御臣嘴角噙着笑容,目光淡然的看着羅冰冰,語氣稍稍放緩着說了自己的目的。

末了,還不讓看向江萬鈞,徵詢他的意見。

自從宮御臣進來,江萬鈞就對宮御臣愈來愈滿意。不管是從他的處事還是禮貌修養上,都十分的滿意。

就像這一席話,明明就是宮御臣看着他們住的病房太小了,用自己的權勢在醫院找了一個大一點兒的病房,但是宮御臣並沒有那麼直白的說出來,而是假託他們小耳。而且宮少想要給誰換個病房,那不是一句話的事!哪裏用得着給醫院打招呼,但是他卻說自己和醫院商量過了,這樣說,完全是估計他們的面子。

江萬鈞原本還以爲,像這種含着金湯匙出生的,能有不錯的品行就算不錯了,但是沒有想到宮御臣還是這麼一個有禮貌又教養的後生!

而且,現在看來外界的那些傳言根本不能全部相信!什麼性情暴虐,他怎麼覺得這個宮御臣對他們家小耳寵愛的緊!



這個就勞煩宮少破費了!”羅冰冰本來想說這怎麼好意思,然後拒絕的。畢竟就算結婚了,那也是女婿,又不是自己兒子,怎麼能隨便讓人家幫自己那麼大的忙!

但是羅冰冰的話,還沒說出來,江萬鈞就站起來答應下來了。羅冰冰詫異的看着江萬鈞,向來都是江萬鈞千叮嚀萬囑咐的告訴自己,不要輕易接受別人的饋贈,怎麼今天他自己反倒答應的那麼利索!

察覺到羅冰冰的疑問,江萬鈞並沒有說話,只是朝宮御臣笑笑。

見江萬鈞已經同意, 宮御臣看了一眼羅冰冰見她也沒有什麼異議,轉過身,對身後的院長道:

“開始吧。儘快一些。仔細一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