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裏不是說,想要綁住男人的心,就先得綁住她的胃,可是你倒好,所以,你也別總是怪季名堂。”

…… 不知不覺中,淚水早已經爬滿了她的臉龐,從此,她的世界真的清淨了,再也不會有人在她的耳邊嘮叨,也不會有人撿起地上的拖鞋就往她身上打,這樣不是挺好的麼?爲什麼要哭? 脣角努力地向上揚起,她要微笑,她會過得很好。 “你個賠錢貨,哭什麼哭!還不給我撿起來吃了。”地上掉了一小塊排骨,

……

不知不覺中,淚水早已經爬滿了她的臉龐,從此,她的世界真的清淨了,再也不會有人在她的耳邊嘮叨,也不會有人撿起地上的拖鞋就往她身上打,這樣不是挺好的麼?爲什麼要哭?

脣角努力地向上揚起,她要微笑,她會過得很好。

“你個賠錢貨,哭什麼哭!還不給我撿起來吃了。”地上掉了一小塊排骨,薛枚立刻在她的手臂上狠狠地掐了兩下,“連筷子都拿不動了?乾脆也別吃飯了,到一旁站着去。”

一陣劇烈的疼痛傳來,她想手臂又該青紫了一片,明天是六一兒童節,老師還要她領舞呢!這樣子的話,你們漂亮的公主裙她就穿不了了,而且還會影響班級的成績。想到這裏,眼淚又要落下來,可是一接觸到薛枚惡狠狠的眼神,立刻又被她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薛枚,她還是一個孩子,你何必這樣對她!”季名堂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季名堂,你給我閉嘴,要不是她這個小賤人我會嫁給你?嫁給你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了。”薛枚尖叫着,她就是想找藉口跟季名堂吵架,就是想看他不痛快的樣子,“自己做下那些不乾淨的事情還要我來給你收尾,你真把你自己當老爺了嗎?”

“你給我住嘴!要不是當初你想告我,我會娶你?我這輩子就栽在你這個女人的手裏了。”季名堂恨恨地扔下碗筷,“多看你一眼我連飯都吃不下去。”

“是,你現在學會老牛吃嫩草了,當然不稀罕了,當年是你騙了我,是你騙了我……”看着季名堂轉身離去的背影,薛枚幾乎竭斯底裏,眼底的恨意和憤怒昭然若揭。

她將所有的怒火都發泄在季夏的身上,撿起地上的拖鞋,劈頭蓋臉地朝着她打過去。

從小到大,不管她怎麼打,季夏從來都不會吭一聲,只因爲她哭得越是厲害,薛枚打得就越是有勁,她這樣不哭不鬧,等她打累的時候,自然就會鬆手。

那天晚上季名堂很晚才回來,於是他們又開始吵,她連忙跑過去將門反鎖上,生怕殃及到她。

姑娘她戲多嘴甜 再大一點的時候,薛枚依舊會打她,可是她卻不再怕她了,她可以跑,一直到很晚的時候才回來,等着季名堂給她開門。雖然她也不喜歡季名堂,自從那一年她看到他壓在自己女學生的身上,她看到他就會覺得噁心,可是季名堂不會像薛枚那樣打她,偶爾心情好的時候還會給她塞一些零花錢。

“小賤人,我這輩子就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我能嫁給他?”薛枚依舊惡聲惡氣地瞪着她。

在薛枚的嘴裏她就是小賤人,她就是賠錢貨,她就是累贅,是她爲眼中釘肉中刺。

她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一點一滴,她的心裏是恨的,可是恨着恨着,又覺得有些可笑,明明不願意在一起,爲什麼不乾脆離婚算了?

走在臺階上,一步一步地朝下,她沒有忘記其實自己不過才十八歲,可是這顆心恐怕有六十八歲了吧!從今以後,她就是一個人,真正的一個人。

停住腳步,揚起精緻的小臉,陽光那樣的燦爛,她也站在陽光下,可是卻怎麼都覺得心裏一陣陣的發寒,微眯着的眸子很冷,冷得足以跟珠穆朗瑪峯的積雪相媲美。

秦言希沒有食言,說過會給她補過十八歲的生日。

依舊在夜未央,舞臺上唱歌的女子依舊是那天遇上的那一個,風子熙說?,她是王子的小情人。只是這一次沒有看到路晚汀的身影,心裏有些好奇。

“晚汀出國了,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回來了吧!”風子熙似是看穿了她心裏所想的事情,勾脣一笑,忽明忽暗的燈光下他的那一雙細長的鳳眸越發的嫵媚,“晚汀那丫頭很聰明,王子在外面做的事情都瞞不過她,可能是死心了吧!所以才決定離開,其實這樣也好,晚汀那丫頭喜歡王子很久了……”

季夏有些迷惑,不知道爲什麼風子熙會跟她說這麼多的事情,就算是喝的多了些,有些事情也是不適合在她面前說出來的。

“前兩天王子被他家老爺子訓了一頓,若不是言希開口求情,他現在還要關禁閉。”風子熙似是帶着一絲的嘲諷,微醺的眸子露出一抹笑。

“我想,你還是找你的女朋友去吧!免得一會兒有人找我麻煩。”她沒有忘記那個陌生的女人一開口就給她十萬元,然後讓她離開秦言希。

“她們誰敢!”風子熙藉着酒意欺上身去,一隻手很隨意地搭在她的肩上,附在她的耳邊,似笑非笑地說道,“季夏,千萬別對言希動了真心,到時候你哭都來不及。”

“瘋子,你坐在這裏做什麼?”說曹操,曹操就到,秦言希的臉色微冷,眉心下意識地蹙了起來。

風子熙咧嘴一笑,一雙好看的鳳眸越發的流光溢彩,眯着眸子笑道:“沒什麼,就跟小夏說兩句話,這是晚汀沒來麼,正好晚汀那丫頭讓我捎了兩句話給她。”

“對了,我差點把正事兒給忘記了。小夏,咱是俗人,至於生日禮物都是直接送紅包的。”說着,從兜裏掏出一個大紅包塞在季夏的手裏,“想買什麼自己去買,要是不夠的話,等明年生日的時候,再給你封個更大一點的紅包。”

季夏看着他起身,然後朝着人堆裏走去,她從來都不瞭解他們的世界,也不曾瞭解他們的生活方式,她和秦言希之間、和風子熙之間、和王子之間,甚至和秦晚汀之間,都有一道天塹,還有秦言希的青梅,那樣一個驕傲自信的女人,卻用了最不可行的方式趕走自己的情敵。 065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1)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避免,手心忽然長出糾纏的曲線,懂事之前情動以後,長不過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哪一年讓醫生改變……

我一直聽這一首《流年》,絲毫感覺不到厭倦,如果註定糾纏,那麼就糾纏一輩子。舒煺挍鴀郠

這一生,總會遇上很多的人,有些匆匆一面,過後就忘記,有些朝夕相處,刻骨銘心,即使兩鬢白髮,即使滿面的滄桑,當你想起這個人的時候,嘴角依舊會扯出一抹溫柔的笑容,就像是綻放着塵埃裏的小花朵。

——摘自季夏的日記

情敵?算不上吧?眼底深處一閃而逝的譏誚,可是季夏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對她很好,也很溫柔,他的寵溺幾乎讓她心甘情願地沉溺其中,每一次他都能輕而易舉地就觸碰到她心底最深處的柔軟,那一種感覺就像是溺水者抓住了最後一塊浮木,怎麼也無法捨棄。

“今天你可是主角,難道就一直坐在這個角落裏?”男子似笑非笑地凝着她,如墨般的眸子裏掠過一抹溫潤之色。

主角麼?女孩兒在心裏嗤笑一聲,她並不喜歡這樣的環境,可是既然是他送給她的,那麼她就必須接受,不是麼?拿起玻璃高腳杯,將一旁的葡萄酒緩緩地倒入裏面,暗紅色的液體立刻淹沒了杯底。他一直靜靜地望着她,什麼也沒有說,看着她拖着玻璃高腳杯走到人堆裏,琅琅如玉般清脆的嗓音——

“今天是我的生日,謝謝大家來捧場!”

那些人看起來都是臉熟的,只是她叫不出他們的名字,這樣光怪陸離的圈子並不適合她,她也從來都沒有打算一直混下去。

衆人一愣,隨即端起自己的杯子,卻依舊是風子熙帶頭,細長的當鳳眼波光流轉一般,脣畔漾起一絲清淺的笑意,“這丫頭生日你們就讓她喝好就行了,至於禮物還是別送了,別給她太大的壓力。”

“風少,這不送禮物怎麼行呢?”有人笑着說道。

“說了不用送就不用送,你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媽呢!”風子熙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下一秒鐘的時候卻又恢復了邪魅的笑意,那些人只以爲是自己的眼睛虛幻了,卻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大家能來我就已經很高興了。”季夏自然是知道,他們所作的一切不過是看在秦言希的面子上,而她,只是一個附屬品。

一番熱鬧,衆人紛紛一飲而盡,隨後又沒人敬了她一杯,這回喝的可不是葡萄酒,而是冰鎮的啤酒。季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瓶,一直到衆人都快趴下的時候,她依舊拿着酒杯,微醺的眼眸掃過那些人的臉,脣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笑容無懈可擊。

“怎麼都不喝了呢?”她笑吟吟地瞅着那幾個找她拼酒的年輕男子,誰都沒有想到她的酒量竟然這麼好,紛紛甘拜下風,再也不敢提喝酒一事了,連一個小丫頭都喝不贏,豈不是折了面子麼?

“丫頭,你是酒缸麼?怎麼就千杯不醉呢?以後要是有喝酒的場合,你陪哥哥去,把那些男人全都放倒。”風子熙微眯着眸子斜睨了她一眼,他可還從來都沒這麼狼狽過,喝成這樣,去洗手間吐了三次。13609727

季夏莞爾一笑,她不過是硬撐而已,努力地讓自己保持最後一絲理智,“風少,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酒缸了?不過才喝了四十多瓶而已。”

“好了,小家夥,別跟他們一般見識了,就他們那點酒量還敢跑過來跟你叫囂。”這樣的語氣裏帶着說不出的溫柔和寵溺,她很想就這樣沉溺下去,一直到不可自拔,只是她僅剩的理智告訴她,這個男人是毒,就像是盛開在月光下的罌粟花,很美,明知道有毒,卻還是想要靠近,讓人欲罷不能。

她是故意的,至少秦言希是這樣想的。她坐在他的大腿上,雙手緊緊地圈住他的頸子,胸前的柔軟貼着他的身體,附在他的耳畔呵氣如蘭:“秦少,你是故意的,對不對?就想看着我喝醉了出糗,可是我偏偏就不讓你如意。”

一絲絲的酥麻如電流一般從他的小腹快速地流竄到身體的每一處角落,那一種異樣的感覺幾乎讓他的衝動噴薄而出,狠狠地在她的腰間捏了一把,斜斜地勾起脣角,那一抹笑容像極一個獵人正在看着自己的獵物掙扎時候的模樣。

沒錯,她就是他的獵物,怎麼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那一瞬間,她突然感覺到一陣冰冷的寒意,從頭到腳,身體莫名的顫抖了一下。

“小家夥,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他的聲音溫柔得如同一陣春風,可是她卻從他的話裏聽出了一絲威脅。

“好。”季夏點點頭,識時務者爲俊傑,她從來都懂得這樣的道理。

風子熙幾步走過來,笑眯眯地瞅着她,他也有幾分醉意,一直盯着她看,她也揚起精緻的小臉,望着眼前這一張邪魅卻又陰柔的臉,忽明忽暗的燈光映得他的臉色莫名的有些詭異,“丫頭,你分明沒有喝醉,怎的就着急回去了呢?”

“天黑了,再不回去的會有大灰狼的,難道你不害怕嗎?”脣畔浮現出一抹戲謔的笑容,微醺的眸子似是一汪清泉,一眼便看到底。

風子熙微微一怔,隨即輕輕地笑了起來,嘴角蠕動了一下,想說什麼,卻被秦言希搶了先,語氣有些生硬,“瘋子,這小家夥喝多了,你也別爲難她,如果還想喝的話,等下次吧!”

“言希,爲什麼每次都要聽你的?從小到大那就是我們的領袖,可是這一次,我偏偏不想聽你的,我想聽這丫頭親口說,她要是想回去的話,我絕對不會攔着她。”風子熙勾脣淺笑,挑釁地望着秦言希,他想,自己一定是喝多了,若不然的話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秦言希也不惱,眉梢挑了挑,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他,臉色卻是莫名地冷了下來,正色道:“瘋子,我跟季夏的事情你還是別攙和。”

沉吟了好一會兒,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他才緩緩地說道:“好,我不攙和。”

很久以後,當這個女孩兒徹底消失在他們的世界裏,風子熙開始後悔那天晚上說的話,他可以保護她的,不是麼?卻又自嘲地笑了笑,可是她一定不會願意讓他保護。

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她又聽到那個女孩兒在唱那一首曲子,一身豔紅色的抹胸長裙,鎂光燈打在她的身上,燙成大波浪卷的長髮,臉上的妝容精緻得沒有絲毫的瑕疵,她輕輕地唱着——

“……幸福是否會開花結果,未來未必回來,而你的愛都一直存在,心空出了一塊,花季會再來,花一開滿就相愛,春風對雨的依賴,我等待,爲飛舞的姿態,花一開滿就相愛,思念暈開染心懷,我窗外,卻看不見你走來……”

路晚汀離開了,那麼她呢?王子會一直跟她在一起麼?耳邊又想起風子熙說過的話,王子跟她不過是逢場作戲而已,他家老頭和老太太肯不會同意的。

不過是一個歌女,沒有任何的身份背景和地位,怎麼可能嫁入他們那樣的家庭呢?

秦言希似是察覺到她的異樣,順着她的目光望過去,眉心下意識地微擰,這個女孩兒跟王子的事情他道是聽說了一些,路晚汀提出分手八成也是因爲她的存在。

“別看了,我們回去吧!”伸手將她攬入懷裏,然後帶着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夜未央。

總算是褪盡了白天時候的燥熱,夜裏的風有一絲絲的涼爽,貼着耳際吹向不知名的遠方,髮梢被輕輕地撩起,道旁的香樟樹的葉子發出沙沙的響聲,一排排的路燈將前面的這一條道路照得通亮。將視線望向遠處,高高聳立的大廈燈火闌珊,給這樣的夜色增添了幾分溫暖。

季夏覺得自己一點也沒有喝多,至少她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她自己的身份,絕不敢越雷池一步。可是秦言希卻完全將她當成是醉漢處理,看着她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的,走過去直接將她扛在肩上,下一秒鐘的時候,就聽到一聲尖叫,“秦言希,你放開我!我沒喝醉,你放開我……”

“小家夥,醉酒的人從來都不會說自己喝醉了,只會說我沒喝醉,我沒喝醉……”秦言希有模有樣地學着她說話,卻絲毫沒有鬆手,任由她不停地踢打着他的後背。

季夏氣結,哼哼幾聲,“秦言希,你放我下來,我說了我沒喝多。”

“小家夥,你喝醉酒的樣子真是磨人,我覺得以後還是少讓你喝一點比較好。”某男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磨人?”季夏覺得自己應該離他遠一些,至少在喝了酒之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言希,分明是你顛倒黑白……”

她的話還未說完,就覺得壓在他肩膀上的肚子一陣難受,下一刻的時候胃裏更是翻江倒海的,“嘔——”可想而知,當嘔吐物沾在秦言希身上的時候,他的表情會是多麼的難看,不過,他總算是將她從肩上扔了下來,一張英氣逼人的臉黑得跟焦炭一樣,“季夏,你是不是故意的?”

根本就沒時間回答他的問題,匆忙跑在街邊翻天覆地地嘔吐起來,將晚上吃過的所有東西全都吐了出來,一直都最後幾乎快要把黃疸嘔吐出去,總算是舒服了一些,早也早已經虛脫的無力的。

“這裏有紙巾和水,把口漱乾淨再跟我說話。”語氣微冷,至少沒有將她扔在一旁不管她。

剛想要跟他說一句話謝謝,胃裏又翻江倒海地鬧騰起來,只得彎着腰繼續嘔吐,五臟六腑都快要被吐出來了,又不停地喝水,漱口,一直都她感覺到嘴裏沒有異味的時候,才停止往嘴裏倒水,又扯了一張紙巾擦了擦嘴角。季夏沒有忘記自己剛纔做的“好事”,他忍着沒發作不過是因爲在他的眼裏,此刻的她就是一個不講理的醉鬼。

“秦少,對不起,剛纔……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你沒有把我扛在肩上的話,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低着頭,一臉知道自己錯了的表情,眼角的餘光不時瞥向他低沉的臉色,他身上的衣服早已經換了一件。

注相過聽。秦言希沒有說話,一雙深邃如夜的瞳孔似要將她淹沒了一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那一雙銳利的眸子幾乎要將她的靈魂穿越。

“要不,我明天買一件新的給你?”季夏試探道,她可不想惹怒他,是誰說的,一個看起來溫潤如玉般的謙謙君子,一旦發起怒來卻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住的,至少她覺得自己肯定會害怕。

沉默了良久,斂下眼底的那一抹凌厲,又蒙上了一層沉靜的柔和,語氣卻依舊不容置喙:“先上車。”

“哦。”連忙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此刻的她,已經完全恢復了理智,看着他依舊有些陰沉的臉色,嘴角勾起一抹清淺的笑意,“我說我沒喝醉,你偏就不相信……”

秦言希側過臉,淡淡地望着她,俊逸的臉龐似是攏了一層月光清瑩的光澤,眉宇間掠過一抹柔和之色,“以後不管是什麼場合,只要我不在你身邊,你都不許喝酒。”

呃……季夏微微一怔,眸中一閃而逝的詫異之色,這跟他好像沒太大的關係吧?不由得微微皺眉,嘴角微抿着。

“答應我。”低沉的嗓音中帶着一絲的魅惑,甚是好聽。

“秦少,給我一個理由,我爲什麼要答應你?你別忘記了,我們之間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她似是在提醒他,也是在提醒自己,一場金錢與慾望的交易,能夾雜其他的感情麼?即使有,那也是必須扼殺在搖籃裏的。

男子勾脣一笑,隱約透着一抹涼薄的氣息,“既然你知道只是一場交易,那你也應該知道這一切都是由我主導的,你沒有任何的資格……”

倏爾,一把將她攬入懷中,湊到她的耳畔,低聲呢喃:“因爲你是我的女人,這個理由夠充分麼?”

女孩兒揚起脣角,勾起冷漠的笑意,臉上卻是一副淡然的模樣,“夠了,的確很充分的。”

如水般皎潔的月光灑落在城市的每一條街巷,人性的貪婪和慾望在黑夜掩映下的全都暴露了出來,夜未央的氣氛已經達到了空前的熱鬧,重金屬的音樂充斥在每個人搖擺不定的身子,偶爾纏綿在一起的兩個人激情似火,相擁着離開了夜未央,在另一處繼續他們的寂寞。

一連好幾天,秦言希都沒有再去找她,季夏也樂的清閒,不用看着他的臉色行事,想着這段時間也沒什麼事情做,就打算去找一份短期的暑假工。

幾乎每天都在一些的熱鬧的街道裏尋找,綜合她在網上找的一些資料,短期的暑假工一般也就只有餐飲廳招收,只是她頂着大太陽走了一個上午,幾乎快要被曬得暈過去了,也沒見哪個餐廳需要招收服務員的。站在樹蔭下,有些氣餒地望着道路上川流不息的車流,嗓子乾渴的幾乎要冒煙了。

“姐姐,施捨一點吧!我一整天沒有吃飯了。”一雙可憐巴巴的眼睛緊緊地注視着她,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兒,穿着破舊的衣褲,手裏還拿着一個髒兮兮的搪瓷碗。

季夏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今天帶出來的錢並不多,不過也夠吃一頓飯的,又看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小男孩兒,這年頭的騙子很多,有些成年人就利用別人的同情心將孩子從山溝溝里弄出來,讓他們站在大街上乞討,只要你給了這個孩子,立刻就會有跟多的小孩跑過來抱着你的大腿,你要是不給,他們絕對不會放手的……

又看了一眼頭頂上的烈日,小男孩兒的眼睛亮得有些灼人,就那樣靜靜地瞅着她,等着她說一句話。

想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地開口說道:“小朋友,不如我帶你去那一家餐館吃飯吧!”她指着馬路旁邊的一家普通餐館,正好她有些餓了。

小男孩兒的眼神有些躲閃,卻依舊很亮,伸出舌頭舔了舔乾裂的嘴脣,有些艱難地說道:“姐姐,那我能不能把吃剩的飯菜打包帶回去?”

“可以啊!”季夏並沒有想太多,她只是不想讓那些惡人得逞,那些人就是利用了國人的同情心,才會想出那樣非人的法子來。

“謝謝姐姐。”小男孩兒禮貌地說道。

季夏並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停了一輛黑色的轎車,車內的男子一雙深邃如大海般的眸子一直注視着她,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餐廳裏的人並不多,甚至可以說有些冷清,見到有人上門,服務員立刻熱情地迎了上來,只是當她看到跟在季夏身後的小男孩兒的時候,臉色立刻變得有些難看,“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餐廳有規定不接待乞丐。”

“姐姐,要不……”小男孩兒伸出髒兮兮的小手輕輕地扯了扯季夏的衣角,那幾個服務員立刻嫌惡地別過臉去,季夏卻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你不過就是穿得破了一點,怎麼就是乞丐了呢?一會兒姐姐帶你去把手洗一洗就好了。”V6vJ。

“謝謝姐姐。”小男孩兒擡眸看着一臉笑意的季夏,冷不丁地說道,“姐姐,你是我見過最善良的人。”

善良麼?如果善良的話,她又怎麼可能那樣對待薛枚和季名堂呢?他們可是她的親生父母,可是曾經她恨不得他們去死,那樣的話她的世界就可以落得清靜了。季夏在心裏自潮地笑了笑,又看了一眼站在那裏不動彈的服務員,脣角勾出一抹哂笑,“美女,我們吃飯又不是不付錢。”

旁邊坐着的人也許是看出來了,這個年輕的女孩子不過是好心領了一個飢腸轆轆的小乞丐來吃飯,頓時,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異樣的神色。

“小朋友,我們過去坐吧!”季夏並沒有在意那些人的目光,她只是做了自己認爲對的事情,如果沒做一件事情都在乎別人的眼光,那這輩子也別想做好一件事情。

“姐姐,我,我還是在門口等着你吧!等你吃好了之後給我留一些就好了。”小男孩兒緊緊地抿着脣角,每天的乞討生活讓他對這樣的眼神產生了極度的自卑感。

“你們打開門做生意不就是爲了掙錢的嗎?人家又不是來你們這裏乞討,是來花錢吃飯的。”有人看不過去那服務員的態度,冷不丁地出口說道。

“就是,人家又不是不給錢。”又有人附和道。

立刻又有幾個人幫着季夏說話,“這世上雖然有壞人,但是好人也是不少的,古人不是說與人方便與以方便嗎?我看你要是做不了主,就跟你們老闆說一聲,我就不信你們老闆會把顧客趕出去。”

聽了這話,那服務員立刻跑去了後堂,季夏感激地朝剛纔那幾個幫忙說話的人投以微笑,然後找了一處涼爽些的地方坐了下來。

重生之巨變 “一會兒想吃什麼就告訴姐姐,姐姐幫不了你其他的忙,吃一頓飯還是可以的。”

這是個笑貧不笑娼的年代,如果當初她沒有遇上秦言希的時候,她不敢去想此刻的自己會在哪裏,流落街頭,又或者給人賣笑,雖然她現在的處境也好不到哪裏去,但是她也知足了,這個男人對她的好,她從來都不敢忘記,如今不是流行着一句話麼,人情債,肉來償,說的就是她跟秦言希之間的關係吧!

不多一會兒,這店裏的老闆走了出來,連忙讓服務員過去招待他們,好心好意地給季夏道了歉,又說這年頭像她這麼善良的人的確很少了。

“姐姐,就點這個吧!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一個就好了。”季夏看了一眼小男孩指的菜名,富貴紅燒肉,又看了一眼他,滿目的期待和懇求。 在時光深處等你 066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2)

脣畔浮出一抹極淺的笑容,指着菜單上的菜名,“這個,還有這個……”一共是三個菜,她看着小男孩一臉詫異的模樣,脣畔的那一抹笑容越發的濃郁起來。

“姐姐,太多了,我,我吃的很少的。”小男孩兒低着頭,輕輕地咬着下脣,他只想要一碗紅燒肉,自己吃幾塊之後好留給妹妹和生病的爺爺。

“吃不完的話可以打包帶走,但是這個季節太熱了,拿回去之後要儘管吃掉。”又看了一眼洗手間半掩着的門,剛好有人從裏面走出來,“我帶你過去把手洗乾淨吧!一會兒就可以上菜吃飯了。”

無雙庶子 小男孩兒擡起眼皮子,一雙清亮的眸子靜靜地望着她,也不知道他心裏在想些什麼,只跟在季夏的身後去了洗手間,一直都很乖巧地聽她的話。季夏一直都覺得,這一生不管是遇上誰,每一次相遇都是前世種下的因,也許在很多次的輪迴中,她與眼前的這個小男孩兒曾經見過。

“姐姐,你就一點都不好奇我爲什麼要把剩下的菜帶回去麼?”小男孩兒似是有些不解地問道。

“如果我好奇的話,你就會告訴我嗎?小朋友,你現在還小,你的人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現在的艱難和痛苦也許只是暫時的……”季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這個世上不幸的人有很多,她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救世主,只不過是想到自己的命運,才覺得眼前的小男孩兒也很可憐。

幾乎低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脣角漾出一抹極淺的笑容,“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爺爺說我的大名叫李曉安,他平時都叫我安安。”小男孩兒的神色莫名的有些悲哀,就連清亮的眸子也漸漸地蒙上了一層灰色,“姐姐,我還有一個雙胞胎的妹妹,她叫李曉樂,平時她都會跟在我身邊一起出來乞討的,可是這兩天爺爺生病了,她一直都在家裏照顧爺爺。”

他說話的時候一直都望着季夏,眼神沒有絲毫的躲閃,也沒有像其他那些乞討的孩子一樣,一臉期期艾艾的模樣。

“安安,那你是不是想把剩下吃不完的東西帶回去給你妹妹和爺爺吃?”季夏淡淡地問道,心底生出倏地生出一絲酸楚。這個小男孩兒至少比她要強,還有自己最在乎和想要保護的人,可是她呢?她的世界隨着薛枚的離開徹底地空落了下來,唯獨剩下她自己,一片死沉沉的寂靜。

小男孩兒的臉上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有些羞澀,也有些靦腆,低頭紅着臉點點頭,“嗯,我早上從家裏出來的時候,我答應過樂樂,一定要給她帶紅燒肉回去吃。”

忽又想起什麼似的,擡起頭來靜靜地望着她,那一雙眸子剎那間又亮了起來,“姐姐,我和樂樂都不是孤兒的,爺爺說我們的媽媽就生活在這個城市裏,說不定還是那些在空調房裏上班的白領呢?爺爺還說,不是她不要我們,而是她沒有辦法帶着我們一起生存下去,所以才會將我們丟給爺爺的。”

“小姐,你點的菜都上齊了,請慢用!”服務員客氣地說道。

“謝謝。”季夏淡淡地說道,眼角的餘光掃過這個女服務員的臉,分明看着她的眼睛裏露出一絲鄙視的目光。

小男孩兒瞅着一桌子的四個菜,饞得幾乎都留下了口水,沒有季夏的發話卻又不敢輕易動筷子,只眼巴巴地瞅着她,又不時看了一眼油光油光的紅燒肉,“吃吧!但是別太着急了,這些肉全都是你的。”季夏並不是很喜歡吃豬肉,看着一大碗的紅燒肉,直接端到小男孩兒的面前。

“姐姐,你不吃嗎?”小男孩兒舔了舔嘴脣,又吞了吞口水,爺爺說過,一飯之恩大於天,從今以後眼前的這個姐姐就是他的恩人。他並不是經常出來乞討,這些日子是因爲爺爺生病起不來了牀,不能帶着他和樂樂去撿破爛,家裏沒有了那一點微薄的收入,他只得白天的時候乞討,天色暗一些的時候再去撿一些瓶瓶罐罐拿去賣錢。

“你吃吧!不用管我的,平時我想吃的話都能吃到。”微抿着脣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季夏以爲小男孩會吃很多,她點了四個菜,以她的飯量根本就吃不了多少,也許是因爲這天太熱的緣故,她才勉強吃了幾口就已經沒有食慾了,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筷子,雙手託着下巴看着小男兒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紅燒肉,就連嘴角也沾滿了油漬。小男孩兒似是沒有察覺一樣,一個一個地替自己數着,一共吃了三塊紅燒肉,剩下的全拿回去給樂樂和爺爺吃。

私婚密愛 他吃飯的動作很快,菜卻吃的很少,一頓飯下來,最開始點的四個菜根本就沒怎麼動。

“姐姐,這些,我真的都可以帶回去嗎?”小男孩兒生怕她會反悔一樣,緊張兮兮地瞅着她,樂樂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嘗過肉的味道了,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季夏淡淡地笑了笑,也許她還可以做得更多一些,可是……她的心裏還是存在着一絲猜疑,“安安,不如一會兒姐姐跟你一起回去看樂樂和爺爺,好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