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外面下雪了呢!”肖鳶吃著東西,偏頭又看向窗外,還有著稚氣的臉上充滿著嚮往,只是,看著看著,突然眼底有著一抹悲傷。

爸爸和媽媽離開她和哥哥的時候,也是冬呢!肖鳶鼻子有些酸,就在想哭的時候,急忙垂眸扒飯。肖時沒戳穿她的悲傷,只是問道:“我看了氣預報,這兩都會下雪,等大一點兒了,我帶你去堆雪人。”“真的嗎?”肖鳶驚訝,眼底全是期待。“嗯。”肖時寵溺刮了下肖鳶的鼻子,“明我過來的時候給你帶件厚的長羽絨服,帽子手套什麼

爸爸和媽媽離開她和哥哥的時候,也是冬呢!

肖鳶鼻子有些酸,就在想哭的時候,急忙垂眸扒飯。

肖時沒戳穿她的悲傷,只是問道:“我看了氣預報,這兩都會下雪,等大一點兒了,我帶你去堆雪人。”

“真的嗎?”肖鳶驚訝,眼底全是期待。

“嗯。”肖時寵溺刮了下肖鳶的鼻子,“明我過來的時候給你帶件厚的長羽絨服,帽子手套什麼的都給你準備上。”

“嗯嗯嗯。”肖鳶急忙點頭應聲,好似生怕不聽話,肖時就會反悔一樣。

肖時看著快樂的肖鳶,眼底深處,有著不出來的酸澀一點點的侵蝕著他的神經,痛的他頭皮都發麻。

吃過飯後,肖時去了醫生那裡,詢問了一些關於帶肖鳶出醫院,需要注意的情况。

“還有事?”醫生感覺到肖時的踟蹰。

“就是……”肖時頓了頓,才道,“有個朋友在我打工的cs俱樂部腿部被意外炸傷了,沒傷及筋骨,但是表面不太好,會留下什麼後遺症嗎?”

“那要看具體情況了。”醫生詢問了些肖時情况後沉吟了下道,“炸傷,又是大面積,處理不好會留下疤痕印記的。” 肖時聽了,微微皺眉。

“不過在腿上,應該還好。”醫生凝了下思緒道,“年紀的話,如果處理得當一般都不會太明顯。”

肖時沒話,只是腦子裏全然是顧熙腿面的慘狀。

“哦,對了。”醫生突然想到什麼,“華康製藥有一些很好的護膚類的藥膏,你可以去詢問一下那邊藥房,他們家的一些特效藥膏都很好用。”

“華康嗎?!”肖時喃了聲,突然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自嘲。

他到底在擔心什麼?

昨,厲岩炤和厲岩炔兩兄弟都在,不管顧熙是不是顧家的人,有他們兩個人,又怎麼需要他操心?

那對兄弟不是了嗎?

有他們在,不會有事的!

“我知道了,謝謝醫生。”肖時道謝後離開,平淡的臉上,有著淡淡的思緒籠罩著。

醫生看著肖時離開的背影,暗暗輕歎一聲。

本還是少年模樣,卻因為妹妹的病,早早的就有了不符合年齡的穩重。

不過……好在他也從來沒有因為妹妹的病,而放弃過自己。

肖時有時候給他的感覺就是,太過冷靜,冷靜的有些不近人情。

對妹妹的事情,對自己……對一切,他清楚的知道應該去做什麼,不應該去做什麼。

這樣的他會讓人覺得很省心,可是,又太過冷漠。

事情都有兩面,不讓人去操心他的同時,又會讓人覺得他太過無情。

“唉!”醫生長長的歎了聲,拿過一旁的病歷夾,打開肖鳶的病例,臉上不由自主的,籠罩了一股濃濃的,化不去的悲傷,透著無奈。

肖時沒有直接回病房,看著走廊盡頭的窗戶,脚步停頓了下,走了過去……

空還在洋洋灑灑的飄著雪粒子,落在地上,風一吹,就好似柳絮一樣的被掃到了路邊兒,看著有點兒不像是雪。

肖時抬頭,看著陰沉沉、灰濛濛的空,有些失神。

如果註定要離開,總需要一個人悲贍話,又何必讓對方也難過呢?!

肖時機械的扇動了下眼簾,有那麼一瞬間,他只覺得喉嚨眼癢,好似被什麼東西蟄的,很難受……讓他有些心臟有須臾停了跳動的感覺。

收回視線,肖時轉身,往肖鳶病房走去。

縱然有醫護人員脚步,卻也好似安靜的走廊裏,肖時在窗外飄揚的雪粒子下,身影有種遺世孤獨的感覺。

就好似……他明明在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卻總是想要遺落他。

……

龍島。

相較於洛城空氣裏的寒冷,這裡陽光明媚,總讓人會遺忘真正的時節。

唐笙從醫院出來,站在路口,仰頭,看著湛藍的空,眼睛因為陽光直射,本能的眯了起來。

從那她“分手”後,他……仿佛就在她的世界裏消失了一樣。

沒有資訊,沒有電話……

都男人有時候絕情起來,會沒有任何餘地。

卻原來是真的!

唐笙收回視線,垂眸,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出來的手機,嘴角劃過自嘲。

她竟然已經卑微到了這個程度……

唐笙嘴角輕呡著,手指想要去觸碰荧幕,可她又不知道,她要去什麼?

那“分手”是因為賭氣?

問問他在幹什麼?

還是……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龍島的氣很好,問洛城是不是下雪了?!

是啊,洛城下雪了。

她知道!

拿著手機的手,緩緩垂下。

看著路上來回穿梭的車輛,唐笙突然覺得周身都籠罩著寒意。

呼吸,漸漸變得粗重。

腹部好似有什麼東西開始扭動著,唐笙什麼都來不及想,急忙從兜裡掏出藥,倒了顆塞入嘴裡。


唐逸站在不遠處,就這樣看著唐笙身體因為很重的呼吸,微微顫動著,深了下眸子,走了上前。

“笙笙……”

“啊?!”

“滴滴……嗚……”

“啊!”

唐笙剛剛因為突然被叫,本來潛意識擰在一起的神經,因為驚嚇,脚下一拐,人差點兒跌到路上去。

如果不是唐逸眼疾手快的拉住,很有可能被飛馳而過的車給碰到。

驚魂未定的唐笙,臉色蒼白的沒有血色,一臉的驚恐。。

唐逸擰眉,“笙笙,沒事吧?一副失神的樣子!”

“沒,沒事!”唐笙艱難的吞咽了下,“剛剛就是……就是想事情有些出神了。”

“你這個總失神的毛病,真是很多年了。”唐逸口氣無奈。

唐笙沒什麼,扯了扯嘴角,“你是來看二爺爺?”

“路過,就順便進來看看。”唐逸偏頭看了眼醫院,“算了,不進去了,你看著不太舒服,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了,我打車……”唐笙看著唐逸,最後改口,“好吧!”

二人朝著唐逸停車的地方走去。

作為唐家人,唐逸的車只能比普通饒車要好一些。

不過,這也都是他自己薪水和做一些投資買的,沒用唐家的錢。

唐笙之前到底還有唐氏國際的股份,唐逸可不同。

私生子回唐家,雖然被承認了唐家的身份,可有陳璐梅在,能讓他回唐家就已經是最後的底線了,又怎麼可能給他分股份?

時候剛剛回來的唐逸,還曾想過父愛。

後來,他就清楚的認清了自己的地位。

從有自力更生的能力開始,他就會做一些投資,雖然不能大富大貴,可至少自給自足是沒問題的。

回到私奔前夜 成年後,他也為了避免自己成為眼中釘,畢業後就考了公試進了建設局,算是徹底脫離了唐家的權力爭鬥。

也因為此,陳璐梅雖然依舊看他不順眼,但也不再明裡暗裡的找他麻煩了。

“今二爺爺情况如何?”唐逸開車往唐家大宅駛去。

“二爺爺恢復的不錯,醫生,年前年後沒意外的就能醒來。”唐笙回答。

“那真是太好了……”唐逸感歎了聲,偏頭睨了眼唐笙後問道“對了,如果二爺爺年前醒來,你年前還走嗎?”

唐笙搖搖頭,“不走。”

“嗯,都過年跟前了,就算要走,怎麼也得等年後了。”

唐笙看著前面的視線變得有些遠,好似自喃的道:“應該暫時都不會走吧?!”聽到她這樣,唐逸眸底深處閃過一絲情緒稍縱即逝,嘴角,更是隱約的揚了揚,“不走也好,這裡始終是家……” 洛城的雪,斷斷續續的下了一多,到第二傍晚雪粒子開始變成了雪花。

深夜時,更是變成了鹅毛大雪,只是一個晚上,整個世界銀裝素裹……在沒有人經過和去清理的地方,就仿若置身在童話中一樣。

“唉,不能打雪仗……”顧熙扇巴了下眼簾,長長的歎了口氣的同時,偏頭偷偷的去看坐在沙發上看書的石少欽。

“什麼都不要想。”石少欽看都沒有看她,就好似頭頂長了眼睛一樣,知道她可憐巴巴的看著他,“中午吃完飯,Star過來接你回去。”

石少欽聲音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很淡,卻不容反駁。顧熙皺著鼻子朝著石少欽就做了鬼臉,隨即偏頭看向倚靠在牆上,姿勢有些颯,憋著笑還朝著她挑眉,一副“我就知道”樣子的林星,就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耷拉了肩膀



華康的特效藥很好用,這也才三時間,除了比較嚴重的地方,輕一點兒的地方結痂都已經脫落了。

顧熙今走路已經沒有問題了,就是不能太過長時間的走,更別蹦蹦跳跳了。

在這邊住了三個晚上,再一周又要過年了,她和林星一直在月牙湖也不合適。

顧北辰雖然扭著脾氣沒找過來,林向南如果不是被林陽吐槽著,估計昨就已經忍不住的要抓林星回去了。

為了不挑戰各位寵女狂魔爸爸的最後底線,今再不回去,他們准能都爆炸。

“欽叔叔,你今和我一起回暢歡苑吧?”顧熙問道。

“不去。”石少欽聲音依舊淡淡。

“去嘛,還能給我打掩護。”顧熙撒嬌,“你在,能引開顧總九成以上的注意力,然後就能將媽媽的注意力也勾過去……我就算有點兒不正常,也會被忽略。”

“你當傑是傻的?”石少欽視線終於從書上抬起,看向顧熙,“別以為我過去了,吸引了注意力,你就能到院子裏玩雪!”

“……”顧熙眨巴著長長的眼睫,“欽叔叔,你這樣戳穿女生的心思,真的是……很不紳士。”

“對你,我只需要有愛護就好,不需要紳士。”石少欽完,繼續看書。

“哈哈哈哈……”

爆笑聲傳來,林星實在是忍不住了。

“七月……”顧熙翻著眼睛。

林星笑的腰都直不起來,“顏顏,我早上就給你了,平時撒嬌可以,關鍵問題上,石頭真的是油鹽不進的。”

顧熙皺著鼻子輕哼了聲。

“你就賞賞雪就好了,別折騰了。”林星很不厚道的拍拍顧熙的肩膀。

“洛城很多年沒有下過這麼大的雪了……”顧熙聲音嘟囔,眼神偷偷看著石少欽。

“你與其在我這裡撒嬌,不如等下Star來接你的時候,和他撒撒嬌……看看他會不會同意。”石少欽淡定翻頁。

“二哥肯定也不同意。”顧熙嘟嘴,一臉失落。

也不知道是不是全球變暖的緣故,洛城近幾年雪都下的少了。

就算下,都市裏自然是要清理的。

院子裏,公園裏也是薄薄的一層,別堆雪人打雪仗了,賞個雪景都需要看緣分。

獸世第一懶商 為什麼呢?

因為零零散散的,太陽出來再化一化的,完全沒有美感了啊!

“想玩雪,還不容易?”石少欽到底還是心軟。

“嗯?”顧熙當即眼睛亮了。

林星眼底也是閃過一絲意外,思忖著石少欽還是妥協了?

“等你腿好了,你想要多大的雪,我給你下一場多大的雪。”石少欽聲音淡淡。

“……”

“……”

兩個女生,同時無言了。

人造雪,有錢就能搞定。

“算了……”顧熙負氣,不想理石少欽了。

石少欽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揚。

林星暗暗歎了聲的搖搖頭,給石少欽比了個大拇指。

薑,還是老的辣啊!

看看,顏顏一下子沒興趣了吧?!

中午飯,顧熙都吃的悻悻然。

石墨晨來的時候,就看到丫頭瞟他一眼,一副將氣順帶撒在他身上的架勢。

“這是怎麼了?”石墨晨見顧熙回屋去換衣服,才問石少欽。

“想打雪仗,賞雪。”石少欽重點。

石墨晨微微蹙眉了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