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默默低了頭,還是想裝清高,想在他心裏留下好印象。

“我們本來就沒什麼關係,何需你的分手費,拿了你這筆錢,倒好像,我跟你真有什麼一般。” 不說還好,一說,倒提醒了沈君斯。 男人怔了怔,他沉默地想一下,然後,笑着點頭,卻是堂而皇之地將支票收回。 “倒也對,如果你今天拿了我的錢,我妻子,可能會更懷疑我倆關係不正常了。” 當他將支

“我們本來就沒什麼關係,何需你的分手費,拿了你這筆錢,倒好像,我跟你真有什麼一般。”

不說還好,一說,倒提醒了沈君斯。

男人怔了怔,他沉默地想一下,然後,笑着點頭,卻是堂而皇之地將支票收回。

“倒也對,如果你今天拿了我的錢,我妻子,可能會更懷疑我倆關係不正常了。”

當他將支票收回的時候,田式微眼眸動動,視線看向那張支票。

她想喊停的,可,那份清高,讓她喊不出來。

沈君斯將支票收好,看向她,示意。

“那,我們就這樣吧,千嬌百魅,你以後不要再去,該給你結的工資,我會給你結清。”

等沈君斯走後,田式微呆呆地坐在那,有些恍惚。

就這樣,兩人原本還沒開始的情愫,居然就這樣結束了,她有些難受,更有點不甘。

憑她的氣質,哪裏比不上那個貝螢夏?

再者,她比貝螢夏不知年輕多少,貝螢夏今年23了,她才17,足足小了6歲,跟沈君斯,更小了快一輪。

越想,田式微就越不服氣。

她擁有年輕的資本,卻依舊比不過貝螢夏,這是爲的什麼?

看着對面空空的座位,田式微一點點地眯眼,她不會認輸的,等着吧,遲早有一天,沈君斯的人,會是她的。

不遠處,有其他的客人正在喝着咖啡,這裏一切如舊,就是沒了沈君斯在場。

(本章完) 打量了一番之後童心的目光定格在了一張照片上,那張照片就擺在窗臺很是扎眼,是他們一家四口的合影,童心忍不住走過去拿起了照片,這好像是在她七歲的時候照的,照片上陸戰南抱着她,而她小手臂就繞過他的脖子小腦袋緊靠着他的肩膀,後面的童冠章和方知雅同樣相擁着,四個人笑的是那麼開心。

白駒過隙,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一切也已經物是人非了,她母親去世了,她父親進了監獄,而她和陸戰南也再不能回到從前。

童心長長的嘆了口氣,將照片擺回原來的位置而後走出了休息室,許是上班時間未到辦公樓裏很安靜,竟然看不到一個人影,童心漫無目的的往前走着聽到好像有人說話便加快了腳步。

“她的出現破壞了我們整個計劃!”童心走到拐角處正好聽到元晉很是憤怒的一句,她慢慢探頭出去便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陸戰南和元晉,兩人正在談話,童心聽清了這句話,一個疑惑,元晉口中說的“她”指的是自己嗎?

“韓啓明已經答應跟我們合作,要不是發現被人跟蹤,對我們產生了懷疑,他怎麼可能擅作主張自己做了蠢事?韓啓明原本可以不用死的!”

聽到這兒童心身子一個痙攣,雖然她完全不知道昨晚他們有什麼計劃,但元晉剛纔的話也讓她明白了一些,原來韓啓明早就發現有人跟着他,是她的錯嗎?是她害死了韓啓明嗎?

“警察辦案都有各種意外出現,更何況是我們,韓啓明會死只能說明他蠢,怪不了別人!”陸戰南訓斥了元晉一句,但元晉現在卻什麼都聽不進去,沉了口氣,縮緊眉頭,緩緩說道:

“老大,您要做什麼我都會捨命相陪,可是您這樣做真的值得嗎?還有那個童心,這兩年她害你還害的不夠嗎?她就是一個只會給人惹麻煩的害人精,她有哪一點能比得上衛小姐,當初您真不應該……。”

“夠了!”陸戰南很是憤怒的打斷了元晉的話,“以後這種話不許再說!”

話落陸戰南憤然轉身,元晉很是惱怒的攥緊拳頭狠狠的打在了牆壁上,很悶的吼罵了一聲。

而聽到這些話之後童心的心緒一下子亂了,很難受很自責很無助,是啊,她有哪一點能比得上衛依諾?

衛依諾是個女博士,大學畢業便留校做了大學老師,獨立自主,做事出類拔萃,把陸戰南的生活照顧的井井有條,讓他工作沒有任何後顧之憂,而她呢?除了給他找麻煩,讓他心煩還能做什麼?

童心,你可真是沒用! 收費章節(12點)

《聖經》曾說,“我往那裏去躲避你的靈?我往那裏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裏;我若在陰間下榻,你也在那裏。?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裏,你的手也必引導我,你的右手必緊握着我。”

白幻幽醒來時,抱着被子怔怔的翻了一個身,從手掌心滴落的水滴掉在被褥上,洇成淺淺的水跡,很快又消失去。

她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看着窗外將明未明的天色,猛然翻身下牀。其實,對女人來說,武器唾手可得,然而,白幻幽更在意的是,要不要選擇這樣一種方式和父親對抗。所以,她洗漱後換了身輕便的衣服,推開房門,對着門口的保鏢說,“你們家廚師幾點開始做早飯?我餓了。”

在沒有宴會的前提下,誰家廚師也不會凌晨四點起牀。白幻幽不想餓着自己,更不想吃冰箱裏會讓她胃疼的冷食。所以,在保鏢請示過管家後,白幻幽如願以償的佔領廚房。

對她來說,與其說想要吃東西,不如說想要借由做東西的時間,思考,到底她該如何從父親面前脫身。若真是等着埃裏維斯來救她,勢必要向他解釋,爲何自己要去那間療養院。

如果是顧氏與梅耶家族間有摩擦,父親好好的利用這一次機會,然而,她憑什麼讓埃裏維斯心甘情願的救她?

在家族利益前,個人情感根本不值一提。

白幻幽並不是沒有想過,利用病發,以病人的身份住進那間療養院。或許,這就是選擇急功近利而必須面對的後果。可是,她真得再也不想見到如行屍走肉般的呆癡的人、流着口水傻傻笑着的人、因發瘋狂自殘而被醫護人員強行拉走,綁在牀上還瘋喊着殺人殺己的人。

因爲從未瘋狂,卻要讓自己陷於恐懼和厭惡殘忍折磨精神的境地,當白幻幽看到母親時,她終於開始了悟,瘋狂或許早已隱藏在她們的血液甚至是基因中。當某一日來臨時,世界呈現的只有扭曲的面貌。

將揉好的麪糰分割開,然後一個個放在烤盤上,白幻幽心中有一種衝動,她想去問父親爲什麼要將母親扔在療養院,爲什麼每隔幾年就要換一個地方。他畏懼的到底是什麼,躲避的又是什麼?

雖然母親有着獨立的病房,但是,比之自己曾經住過的療養院,那種突兀的鐵柵欄和時不時傳出的尖叫聲,讓白幻幽一陣陣的心寒。她不過是在那裏呆了一週的時間,看到得卻是遠勝於以往的慘狀。

伸出的臉,對着她瘋狂地笑着,胡亂地說着不清楚的話。偶爾有病人從她身邊走過,笑嘻嘻地打着招呼,口水從嘴裏淌下,病號服上全是水漬。而陷入妄想的病人,或是做飛鳥狀,或是不斷地揪着身上的衣服,簡稱自己是野人。那根本不是一個適合靜養的環境,母親竟然會在這裏………白幻幽的心糾痛起來。

醫生說過,能出來的病患情況都不太嚴重,大部分都不會做出傷害別人的舉動。但是,白幻幽看過母親的檔案,除了最初的幾年,只能將他綁在牀上以免她傷害自己,剩下的這十多年來,自殘的傾向已經減弱許多。但是,不知因何緣故,母親始終未有片刻清醒。

白幻幽默默地想,就算是清醒,看到周遭的人,清醒與瘋狂間的界限早已被模糊,在恐懼的驅使下,沉浸在幻想的世界裏反而更能容易的活下去,

麪包烤熟之後,白幻幽拿着自己需要的量,以及一杯鮮榨的果汁,很自覺地回到她的房間。然而,她根本什麼都吃不下。因爲精神高度緊張時,疏於思考的問題,在此刻這種無事可做的情況下?,將一切的細微末節無限放大。

當埃裏維斯趕到蘇格蘭,在與顧漢卿溝通後,終於有機會走到古堡的塔尖,推開房門時,在滿是紫色的旖旎中,他一個回身就看到蜷縮在門後牆角的白幻幽。她兩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腿,下巴抵住膝蓋,眼睛直直地瞪着前方的地板,身子一直在微微抖動着。

“angel。”埃裏維斯走過去,小心翼翼地輕喚着她,心莫名的狂跳着,他甚至伸出手去試探她的鼻息。不過是一週未見,原本墨色的柔軟髮絲全部染成了亞麻色輕拂在額前,恍惚間看起來就像是那個驀然消失的卡西迪奧。他不知道她這一週到底是在怎樣的生活,但是她瘦了,瘦了很多,從敞開的衣領看下去,鎖骨明顯了,整個人有一股弱不禁風的感覺……好象一個精緻的瓷器,一碰就碎。

埃裏維斯伸手去碰他的臉,不敢使勁,手指輕輕的滑過她的臉龐。白幻幽像是感受不到外界的接觸似的,仍是一動不動,兩眼呆呆地望着地面。

“angel……”埃裏維斯心痛地喚着她,小心地將她整個人環在自己的懷裏。如果說在比勒陀利亞,白幻幽給他的感覺是困惑,那麼此刻的她就是完全的脆弱。他甚至擔心,如果自己太過用力,也許會將她箍碎。

回過神的白幻幽擡起頭看着埃裏維斯,許久之後,輕輕嘆了口氣,“對不起,我沒想到自己的任性行爲會將你甚至是你的家族牽扯進來。”

埃裏維斯用手輕輕的扳起她的臉,讓白幻幽面對着自己,柔聲地說,“這只是一個意外,真正該說抱歉的人是我,沒想到會將你牽扯到兩家的新仇舊恨中。”

“……他……”白幻幽呆視了半天,好不容易吭了一聲,頭又僵硬地轉開,繼續愣着看地面,“允許我離開的條件是什麼?”

“不過是一個項目而已。”埃裏維斯有些懊悔,他只是想小小警告一下,但是沒想到結果與設想相差甚遠,何況,放棄一個必定會賠錢的項目,對他來說那是他和歐陽聿修早就定好的計劃。

白幻幽茫然地轉過眼珠,凝視着埃裏維斯,像是想確定什麼。許久之後,她低聲道,“我所虧欠的,怎樣才能還清?”

埃裏維斯看着她,伸出手將她拉起來,“angel,這些事情以後再說,現在,我們先離開這裏。”

任由埃裏維斯牽着她的手,白幻幽緩緩走下樓梯。顧漢卿站在樓梯的盡頭,眼中閃爍着平靜的光芒,在白幻幽經過他身邊時,脣邊扯出一抹輕笑,他在她耳邊說道,“白小.姐,我想,下一次的重逢或許並不遙遠。”

白幻幽緩慢的腳步停滯,她回眸凝望着自己的父親。兩世,她用了幾乎四十年的時光才走到父親的面前,就像是在療養院那般,依舊無法坦誠身份,所以,只能做偶爾擦肩而過的路人。

這一刻,她很想問父親,爲什麼別人可以依賴的雙親,對她而言卻是那麼的遙遠。她想問父親,可不可以將母親從那個恐怖的地方接出來,哪怕母親一輩子都認不出自己,她也願意照顧她一生一世。

她想,無論父母怎樣的冷漠淡薄,畢竟,他們給予了她生命。然而,她什麼都不敢說,只能默默地看着父親。

——父親,偶爾你會想起我麼?

——父親,你會爲我的離去稍稍心痛麼?

——父親,如果你知道那些事情,一定會恨我吧。

——沒有給家族帶來任何榮耀,甚至,成爲了顧家的恥辱,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好孩子,一個孝順的女兒。

——或許,那件事被揭開的時候,你會深深的希望,我從未存在過這個世界上。所以,比起做顧幻璃,我更適合做白幻幽對麼?

“顧xiansg,謝謝你這一夜的收留。”白幻幽微笑着,她用最平緩的語氣說道,“雖然有些遲,但是,還是要祝您新年快樂,並且願您身體健康,萬事勝意。”說完,她倒退了一步,從管家的手裏取回她的行李箱,然後轉身離去。

在走出大門的那一瞬,白幻幽在心底默默道,『父親,再見。』

坐上車,漸漸遠離,陽光從巍峨的古堡流瀉過去,明亮歡快,事實上沒有任何感情。卻無意中,被她捕捉到,並且牢記在心。

“謝謝。”她如此說道。

埃裏維斯伸出手將白幻幽攬在懷裏,讓她可以輕鬆地靠着他的肩膀。看着長而濃密的睫毛輕輕抖動,彷彿有細碎的光芒閃爍,以及眼底微微的青色,他低聲道,“一夜沒睡麼,怎麼臉色這麼差?”

“只是想了些事情。”白幻幽呢喃了一句,她淡淡地看着窗外的雲卷雲舒,母親以及父親的臉交錯出現在記憶的末端,然後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離開前,先送我去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並不遙遠,對紀櫻而言,她第一次看到住在自己對門的鄰居,以及跟在那名嬌小女子身後的散發的強勁的優越感的男子。還有不經意間的一個眼神,清冷乾淨,帶點厭惡的,從她的臉上划過去。

紀櫻搖搖頭,然後鎖上門,離去。

這是白幻幽不曾住過的房間,然而,她卻比任何人都要瞭解它。很自然的走到鞋櫃前,隨手拿出最新款的皮靴,她不是要換鞋,只是稍稍用力,將鞋跟掰掉,然後從中拿出一個u盤。

可惜,她猜到了結果,卻沒有猜到過程。

跟在白幻幽身後的埃裏維斯愕然地看着她的舉止,最終,嘴角露出一抹輕笑,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短髮,“想不想去滑雪?”

“嗯?”白幻幽回望着他。

“au?yeung有工作,估計兩三個月後才會回來。你一個人在家也無聊,年前的聖誕假期也沒過好,現在正好有時間,要不要和我去瑞士滑雪?” 陸秦生靠在*上點燃了一支煙,吞雲吐霧一般的煙霧從陸秦生的口中冉冉升起,眉眼間卻似有淡淡的哀愁……

可是,陸秦生不知道自己莫名的哀在哪裏,又愁在哪裏。

程澄枕在陸秦生平坦的腹部,手指在他的胸肌上像是彈琴一樣的跳動着……

陸秦生拿開她的手,冷冷的說:“去沖澡……”

程澄雖然意猶未盡,但還是起身赤.裸着身子走進浴室……

等她出來的時候,陸秦生早已穿戴整齊的坐在沙發上,似乎就是在等她。

“秦生,你要走了?”程澄裹着浴巾,走到陸秦生的面前驚訝的問。

“嗯!”陸秦生冷哼了一聲,指着桌上的一粒小藥丸和一杯白水說:“喝下它!”

“秦生,我想……”看着陸秦生陰冷的俊容,到嘴的話終是說不出口。

她想給他生個孩子!

但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每次完事之後陸秦生都會看着她喝下那可惡的避孕藥,這一次也逃不掉……

程澄拿起那粒藥丸攥在手心許久,緩緩地伸開手,白色的藥丸和粉色的掌心形成強烈的對比,刺得眼睛有些痠痛,她閉上眼睛,倏然擡手將藥丸用水送服下去。

陸秦生起身走到程澄的身邊,寬厚的大手搭在她瘦小的肩上,緩緩地說:“我就是喜歡你聽話的樣子!”

陸秦生輕輕的吻了一下程澄冰涼的臉頰,旋即從口袋裏抽出一張卡,放在她手裏,“喜歡什麼就去買!”

看着陸秦生的背影消失在門口,程澄眼眶裏倏然涌出兩行熱淚……

陸秦生,總有一天我會生下兒子,繼承你的財產!

程澄攥緊拳頭,手中的銀行卡像是刀刃一樣嵌入她的手心,然而尖銳的疼痛感也抵不過流血的心臟!

ps:親們,喜歡就收藏一下! “但她想進我區家的門,就必須得過我這關!”區仕拓的脾氣終於爆發,“現在我很確定的告訴你,那個心狠手辣,毒殺我重孫的女人,我區仕拓絕不接納!”

“你哪只眼睛看見她心狠手辣,毒殺你重孫了?”區少辰眉頭一皺,聲音裏帶着些許怒氣,這些人的眼睛和心都被什麼矇蔽了?那麼明顯的破綻,難道都看不出來嗎?

還是……這裏面有什麼問題?

“是她親口承認的!”區仕拓的聲音接近於吼,“區少辰,你到底還是不是我兒子?!就這麼點事,你都看不明白?那個女人爲了進區家,爲了把她的妹妹趕出去,她竟如此的帶毒,你覺得這種女人,你能留在身邊嗎?!她能做我們區家的二少奶奶嗎?!她……”

區少辰心裏一沉,不等區仕拓說完,便將電話收了起來。

她自己承認的?

這怎麼可能?!

穆井橙雖然沒他想象的那麼堅強,但也不可能軟弱到被逼供的程度,更何況,沒做過的事情,她爲什麼要承認?

區少辰回頭看向vip診室的門口,那裏已沒了穆井橙的身影。

這個時候……她不是應該等在那裏的嗎?她去哪兒了?――

暮色。

穆井橙從出租車出來之後,直奔區少辰的公寓,那裏有她的手機,還有一些日常用品,自從那天晚上離開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回來過,雖然只是一天之隔,她卻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輸入門禁密碼,穆井橙徑直走了進去。

裏面是熟悉的一切,但她無心去看,她準備拿了手機就離開,不做絲毫停留。否則遇上區少辰,她將難以脫身。

可當她拿到手機,甚至是將自己少的不能再少的行禮收拾乾淨之後,她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了。

如果離開,她將失去她的學業,朋友,還有……區少辰!可如果不離開,區少辰將會失去一切。

可不管怎麼樣,她現在需要做的就是離開暮色,找到一個區少辰找不到的地方,然後……靜靜的思考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

“嗡嗡……”就在穆井橙走出暮色之後,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穆井橙低頭看去,竟是一他陌生的電話號碼。

這個時候,會是誰,她似乎已經想到,於是毫不猶豫的接了起來,“喂?”

“我是樑雪妮!”對方做着自我介紹,“還記得你說過的話嗎?”

“當然!”穆井橙伸手攔住一輛出租車,拉開車門走了進去,電話依然在通話中,“但我必須看到你兌現承諾。”

“放心!”樑雪妮脣角微揚,落地窗裏的長髮美女,拿着高腳杯微微的晃了晃,輕抿了一口之後繼續說道,“我樑雪妮說話算話,只要你消失的乾乾淨淨的,我只證,少辰不止可以重獲繼承權,還可以當上區家的接班人!在我的幫助下,區氏早晚是少辰的。”

聽着樑雪妮的豪言壯志,穆井橙懸着的一顆心總算迴歸了原位,“好!我遵守遊戲規則,消失!”

只是……區少辰,我竟那麼捨不得離開你!

怎麼辦?

掛了電話,穆井橙忘着車窗外一晃而過的街景,心竟疼的無法呼吸。

“小姐,去哪兒?”車子開出暮色的院區,出租車看向後視鏡裏的女孩兒以及她身邊的一個揹包,“機場?還是火車站?”

機場?

她連買機票的錢都沒有!

火車站?

可她要去哪兒?

馬上就要考試了,而她還沒有復習功課,她纔剛復學不久,難道就這樣離開嗎?

可如果不離開,區少辰的將來就會被自己葬送。

想到這裏,穆井橙的心不由的便定了下來。他爲自己做了那麼多,自己犧牲一個學位,又能怎麼樣?!

“去火車站!”穆井橙擡頭看向出租車師傅,也就是在這一刻她才發現,外面竟下起了濛濛小雨。

“好嘞!”司機得到消息,腳下猛踩油門,向火車站急駛而去。

望着車窗外的點點雨滴,穆井橙的心如刀割,她從來沒有想過,當有一天要離開的時候,她最惦念的人不是爸爸,而是區少辰。

區少辰,將來的某一天,你會想起我嗎?

“嗡嗡……”穆井橙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低頭看去,原本不準備接的她,當看到周佳宜的名字時,終於還是按下了接聽鍵,“喂?”

“姑奶奶,你終於接電話了!”電話裏傳出周佳宜的聲音,“你去哪兒了?”

穆井橙將手機拿離耳朵,發現上面有45個未接電話,上面有周佳宜的,有穆井薇的,有爸爸的,還有……區少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