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是在和她溫情之前,還是溫情之後?

這樣的聯想好像很可笑,但楚顏希的話真的讓人的情緒不能自由控制婕。 “當然不介意,我也和四爺提過,我做了新娘的伴娘,四爺身邊總該有個女/伴。丕” “那就好,我還擔心會影響到你和我的關係。” 楚顏希笑着說。 米小唐對女人紅脣咧開的笑簡直不能恭維。 午休的時候,把宋雪眠拉到

這樣的聯想好像很可笑,但楚顏希的話真的讓人的情緒不能自由控制婕。

“當然不介意,我也和四爺提過,我做了新娘的伴娘,四爺身邊總該有個女/伴。丕”

“那就好,我還擔心會影響到你和我的關係。”

楚顏希笑着說。

米小唐對女人紅脣咧開的笑簡直不能恭維。

午休的時候,把宋雪眠拉到走道上,提醒她,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

“怎麼說都是以前交往過的人,雪眠,你怎麼能讓四爺和楚顏希一起出席江雲赫的訂婚?那樣的場合,一起出現,不就是昭告天下,他們是一對嘛。”

米小唐說的,宋雪眠怎麼會不知道。

那天江湛北提起女伴的事,她也只是打了個趣兒,她以爲……他真的會單獨參加。

“介意的話就立刻打給四爺問清楚吧,不然這個悶在心裏,那個悶在心裏,什麼都不說,不就是給插足人更多的空間插進來,以後想說都沒得說。”

米小唐的話很有道理。

就連公開戀愛的事,江湛北都好像並不在意,她爲什麼還需要畏首畏尾的?

明明心裏很介意他帶楚顏希參加江雲赫的訂婚禮,打個電話問清楚就好。

宋雪眠這麼想着也的確給江湛北打去了電話。

但是江湛北正在和楚生貿易的老總打高爾夫,不方便接電話,薛維西替江湛北接了電話,並告訴宋雪眠最近江氏集團有樁出口貿易的生意正在和楚生貿易商談。

所以……

楚生貿易的老總不就是楚顏希的父親……

江雲赫曾告訴她,豪門之間的婚姻都建立在利益上,就算不聯姻,也會打出人情牌,促進彼此商界上的合作關係。

也許正是因爲這樁生意,江湛北才打出人情牌,有心邀請楚顏希當她的女/伴?

“宋祕書,你在聽麼?”

宋雪眠略微走神,聽到薛維西的聲音才回過神來,說:“嗯,我知道了。”

“宋祕書打來是找四爺有什麼事麼?”

“沒什麼,替我轉告四爺,今晚我不過去了,可能要加班,我直接回公寓休息。”到嘴的話還是又咽了回去。

“好的,我會轉告。”

宋雪眠加班到九點才回了公寓。

洗了個澡,正要上/牀,手機就響了起來,接起來就聽江湛北的聲音,“我在樓下。”

他在樓下?

宋雪眠穿着居家服就跑下了樓。

江湛北是親自駕車來的,他半倚在車頭,襯着安靜的街口做背景,就像幅不需要修飾的海報。

“那麼晚了怎麼不回家?”

宋雪眠走到江湛北的跟前,話音剛落,江湛北就抱住了她:“想你了。”

很簡單的告白,卻最甜蜜。

江湛北浪漫起來真的讓人不能抵擋。

宋雪眠窩在他的懷裏,結識的臂膀,寬厚的胸膛,好像窩在他的懷裏,一輩子都不會膩。

“應酬了一天是不是很累?”

宋雪眠抱着他的腰,他的雙臂架在她一雙單薄的肩膀上,點點頭,“嗯,很累,累得沒法開車回家了,所以讓我藉助一晚吧。”

江湛北邪肆的挑眉,用/力的放/電。

就知道他不打好主意,宋雪眠“冷情”地拉下他的一雙手臂:“不行,我可不想嚇壞小唐。”

“我們悄悄做就好。”

男人湊上女孩兒的耳邊,就見她捶了他一下,“不害臊,別鬧了,快點回家休息吧。”

宋雪眠環住江湛北的脖子,踮起腳尖在他的脣上輕輕一吻,可男人用力的抱住她的腰,加深了這個吻的深度……

江湛北是目送宋雪眠上了樓,看她站在陽臺上給他招招手後,他才放心開車離開的。

宋雪眠看着江湛北的車消失在轉角才放輕腳步抹黑回房,誰知道客廳裏的燈突然亮了起來——

米小唐倚在燈開關旁邊,就好像宋雪眠剛纔半夜下樓,她就知道。

“是去見四爺了?”

“嗯,說是想我了。”對這個好姐妹,宋雪眠向來不會隱藏自己的甜蜜。

米小唐卻是搖搖頭:“你個丫頭,男人無事獻殷勤,必定有奸/情。”

她說男人大半夜的跑來女朋友的樓下只爲了說想她了,肯定有貓/膩。

不過宋雪眠不以爲意:“哪來那麼多奸/情?”

“你都不好奇,四爺今天都見了誰,要是又偷偷見了楚顏希呢?”

一聽到楚顏希的名字,宋雪眠的臉上才出現了一絲不自然的表情。

“你個丫頭啊,只有你那麼單純才那麼好騙。不是那麼快就忘了他們單獨上竹島的事了?”

宋雪眠不是忘卻,只是覺得在一起就該彼此相信。

他們單獨上竹島的那兩天,她哭得像個傻子一樣,不安,焦慮,滿腦子都是懷疑的念頭,那一點都不像是她。

她真的不想再看到自己變成那個樣子,沒有自信可言,除了無能的哭就什麼也不會,真的很難看。

戀愛這件事,不就是選擇了對方,就該無條件的相信?

只要享受兩人在一起的甜蜜就足夠了……

“都已經過去了,幹嘛再提?不是說了只是爲了公事才碰巧在一起的,四爺不會和楚顏希有什麼的。”

“男人和女人之間,哪有什麼百分百的保證?”

“……”

“知道對你十分羨慕的那個祕書小云麼?她和她男朋友談了十年戀愛,從高中的初戀一直到入社會,彼此恩愛信任,都到了要結婚的節骨眼,你猜怎麼着,男人還不是搞了外/遇,理由是一是把持不住,你說男人能讓女人放心得下麼?”

“四爺不是小云的男朋友,我相信四爺,也相信他會管住自己的褲/腰/帶。你個丫頭,就別替我瞎操心了,好了,很晚了,回房睡了,晚安!”

宋雪眠把米小唐推回房。

這個話題真的不能再繼續了。

也許她說的沒錯,多數感情的分裂都是因爲男人的出/軌,但是也有很多感情,是敗在了女人的多疑上。

她不想成爲那樣的女人。

若是因爲那樣的理由成爲和江湛北分開的理由,她一定會很心痛。

只是除了那樣的理由,如果江湛北有一天真的將視線看向別處。

那麼,她又會是怎樣的反應呢……

因爲江雲赫和宋茵茵的訂婚,江家本宅開了一場豪門派對,邀請了一些親朋好友來家裏爲婚禮預熱。

楚家自然在邀請的名列裏。

楚顏希的父親楚祖勝和江湛北的關係不錯,也很欣賞他,看得出來,那是種未來岳父認準未來女婿的目光。

客廳裏,楚祖勝總是和江湛北談笑風生,時不時還把身邊的寶貝女兒推到江湛北的身邊。

“除了顏希,我還真想不到有誰家的女兒更襯你,湛北,你說呢?”

楚祖勝稱讚女兒得直接,問得江湛北也很直接。

江湛北手端着威士忌酒杯,只聽楚顏希嬌嗔的喊了聲“爸,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她這麼說彷彿是在替沒有開口的江湛北回答。

只是她這樣嘴角笑靨生花的樣子,只會讓楚祖勝以爲他們之間肯定有什麼。

“湛北都邀請你當女伴了,老爸真是老糊塗了,還刨根問底的,真的有點不識趣。”

楚祖勝老道得開着玩笑,拍了拍江湛北的手臂,轉身和其他的賓客聊起來,留給他們單獨相處的空間。

“讓你父親誤會我們的關係,真的好麼?”

江湛北喝了口酒問。

眼神帶着深諳的冷意,楚顏希臉上的笑削去了一層顏色:“江總,你忘了我和你是什麼關係?我和你的關係若是公開,誰都不會誤會,倒是有個女人一直活在錯覺裏,你想讓她知道麼?”

楚顏希的話帶着再明顯不過的威脅。

江湛北眼中的冷意增加的輪廓,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被威脅。

挺拔的身姿湊近又湊近,遠處看他的動作就像是在人羣中偷吻她,只瞧江湛北在她脣側說了什麼,楚顏希臉色都變了。

只是站在正對面的宋茵茵拿着手機偷/拍可不知道那裏究竟發生了什麼。

拍下那煽/情的畫面就傳送給了宋雪眠,還附言:“你男人揹着你偷/吃。”

江雲赫看到宋茵茵突然安靜地站到角落,拿着手機對着江湛北就覺得她不會幹什麼好事,奪過她的手機就看到她給宋雪眠傳送過去的圖文。

“宋茵茵,你真是個不可理喻的女人。”

“我好心提醒我姐姐別信錯了男人,你在這兒激動什麼?是要我向在座的所有叔叔伯伯公開那角落裏的精彩畫面麼?”

宋茵茵把手機搶回去。

江雲赫握着拳頭,目光越漸鄙夷,遂而撂下句“隨你喜歡。”,轉身的時候卻又被宋茵茵喊住——

“怎麼了,爲她,心又疼了?”

“……”

“要是捨不得的話,你現在就可以跑她的公寓安慰她,我可不在乎!”

宋茵茵只是在說着氣話,只要看到江雲赫對宋雪眠緊張的樣子,她的心就很不舒服。

“是麼?”

江雲赫扭頭,極魅的眸子勾起迷眸的笑,“那麼你不在乎,我又有什麼好在乎?”

江雲赫話音落下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宋茵茵以爲江雲赫是真的跑去見宋雪眠了。

趕緊追在後面……

宋雪眠收到照片的時候,微微一怔,她知道今晚江家本宅裏有豪門派對,而照片裏男人和女人的位置的確很曖/昧,只是……

不知道該做何感想的時候,江雲赫打來了電話,讓她不要胡思亂想,“別信那種無聊的照片,四叔和楚顏希什麼事也沒發生。”

“你怎麼知道宋茵茵給我發了照片?”

宋雪眠聽到江雲赫那邊有嘩嘩的水聲,他的聲音有些喘,好像急促的跑過似的。

“等見面再跟你解釋。”

江雲赫說罷就掛斷了電話。

他站在洗手檯前,滿是水珠的俊臉倒映在鏡子裏,水龍頭打開着,看得出他用了不少冷水澆灌自己。

他剛纔的確很想立刻奔跑到宋雪眠的身邊。

只是他已經對宋雪眠做出了決心,要給她製造幸福的機會,所以他不能出爾反爾。

縱然他還是那樣喜歡着她,卻只能從東樓狂奔出來,跑回南樓,用冷水不停澆灌自己恢復冷靜。

江雲赫在南樓裏呆了一會兒才走了出來。

卻看到一對男女的身影在南樓後面的一片樹影下晃動……

楚顏希氣氛異常地拽着江湛北從東樓裏出來,走到這四下無人的地方。

就因爲江湛北剛纔在她脣邊的警告讓她無法再按耐——

斑駁的樹影下,只聽女人憤怒質問:

“江湛北,就算我們之間有約定,你也別忘了,你可是我的——丈夫!”

楚顏希在說……什麼?

江雲赫雙目圓睜,靠近的腳步因爲“丈夫”這個詞彙而猝然停滯。

那一邊,江湛北目光沉暗,“楚顏希,你喝醉了。”

楚顏希紅脣冷笑:

“怕她聽到麼?別裝出一副情/聖的樣子了,難道不是麼?其實真正玩弄她的人是你——”

“她只是你的玩/物,而你是玩家。”

第一更,稍後還有一,或者兩更!今天給大家萬字加更哈……

推薦貓貓完結文:《舊愛的祕密,前夫離婚吧!》 “女人都那麼八卦嗎?”林司泉揚了揚眉。

“哪有?關心你嘛!”金美娜水汪汪的眸子裏盛滿了笑意,還帶着點膜拜的神情,“三少,你好厲害,什麼都會!你以後要是看見了那個壞女人平姐,一定要幫我和慕一一好好的收拾她,免得她再去害別人!”

“那是必須的!”林司泉沉聲回答,又把視線挪到了慕一一的臉上,專注、深情。

……

佛羅倫薩。

下午。

私人醫院的高級病房裏,陽光照射進房間,散落在地板上,給病房裏增添了幾分溫暖宜人的味道。

雷御風半躺着,略顯清瘦的臉龐,讓他看起來,略顯憔悴。而深邃的五官和冰冷的雙眸又讓他有了一種生人勿近的殺氣。

蘇珊坐在病牀上的椅子上,正在給雷御風念着文件,在得到他首肯後,就會把文件和鋼筆遞到他面前。

“繼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