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御風緩慢而堅定的走着,哪怕是腳下如綿,他的步伐也沒有絲毫的紊亂。

走了一會,來到了奶茶店門外。 昏沉沉的他剛步上臺階,奶茶店的門便被推開,一個女人冷不防撞在了他的身上,手裏的奶茶潑了他一身。 咖啡色的液體順着他的深色手工西裝,緩緩的流了下來。 “對不起!對……”女人慌亂的道着歉。 “是你?”雷御風扔了傘,一把拽住了女人的手腕。 又看

走了一會,來到了奶茶店門外。

昏沉沉的他剛步上臺階,奶茶店的門便被推開,一個女人冷不防撞在了他的身上,手裏的奶茶潑了他一身。

咖啡色的液體順着他的深色手工西裝,緩緩的流了下來。

“對不起!對……”女人慌亂的道着歉。

“是你?”雷御風扔了傘,一把拽住了女人的手腕。

又看到了自己深愛着的女人,他冰冷憔悴的面龐上多了一絲微笑。

慕一一?

是慕一一!

慕一一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擡起了頭,連話都講不出來了。

她絕對想不到會在這裏看見雷御風,要不是兒子吵着要喝奶茶,要不是想着前晚對兒子發了脾氣有所愧疚,她絕對不會來這裏。

早知道,就不來了,打死都不來了!

可……可這個男人,他這是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一向神采奕奕,精神百倍的他,怎麼此時顯得如此的憔悴?

驀地,她的心就疼了!

“一一,你闖禍了!”一個小男孩稚嫩的聲音驚醒了他們,也阻止了雷御風想要將慕一一抱入懷中的衝動。

完了!完了!完了!

慕一一聽到兒子聲音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將他緊緊的護在了身後。 楊阮宣在破房間待了三天後,終於是沒有煎熬住內心對家裏的渴望,偷偷溜了回去。

從小在楊家大宅長大的她很熟悉怎麼躲避安保系統從後院的雜物房進來。

她不知從哪裏弄來了一頂帽子,遮住了半張臉,更是把臉摸的黑黑的。怕被人認出來、

若是要人說,沒人認得出來她,畢竟更平時那個濃妝豔抹的千金小姐差別太大了。

楊阮宣看準了時間來的,這個點大宅裏的傭人都午休去了,而且沒有監控,所以她放心大膽的去洗漱換衣了。

楊父今天身體不是很舒服,所以沒有去公司,在書房裏處理文件。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覺得樓上有聲音,出於好奇也出於警惕,楊父上樓去了。

“阮宣?”

“爸……”

一聲驚訝一聲慌亂,然後是關門聲。

楊阮宣剛剛洗澡出來,僅裹了一條浴巾,楊父最開始驚訝她爲何在這裏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出去。

反應過來的他立刻帶上門出去了。

楊阮宣慌亂後也冷靜下來了,換好了衣服才打開了門。

“阮宣,你怎麼在這裏,你不是……”楊父疑惑,他前幾天可還接到通知說女兒在監獄虐待中死亡了,可是眼前楊阮宣卻是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啊。

“我已經死了,對嗎?”楊阮宣嘲諷的開口。

……

楊父不知道如何回答,畢竟女兒出事的時候他選擇了旁觀,所以她恨他他不怪他她。

“爸,如果你還當我是你女兒,那麼今天的事情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你不知道我來了這裏,也沒有看到我。”楊阮宣得保證自己的足跡不被警察發現,不然這次可真沒人救她出那個地獄一般的地方了。

“你告訴我你是怎麼出來的?”楊父肯定不會說出去的,畢竟是自己的女兒,哪裏有那麼狠的心。

“爸,你不救我我可以不恨你,但是你不能把我推入深淵吧?”楊阮宣此刻對楊父有的也只是恨意。

她恨父親的軟弱,讓她什麼都沒得到,她恨父親爲什麼不是A市第一企業,這樣她要什麼有什麼,她恨……她恨這一切。

“這卡里有二十萬,我也沒什麼能幫助你的,我知道你現在在A市很難生存,你可以出去躲避躲避,錢不夠了給我說。”楊父沉默了半天只是掏了張卡給楊阮宣。

楊阮宣現在窮成狗,肯定不會拒絕這筆錢。

“爸,我先走了,記住了,你今天就在書房裏處理文件,什麼都沒看到。”楊阮宣拿走了一些護膚品,又拿了帽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才準備離開。

離開前還是不忘提醒着。

楊父微微點頭。

楊阮宣出了門就急匆匆的按照原路返回,她得趕快,不能讓柳七知道她溜出來了。

不然麻煩可大了,不過是見了幾面,楊阮宣對她卻是打心底的畏懼,光是哪一身黑和猴子般的臉就足夠讓她害怕了。

可惜楊阮宣無論怎麼加快速度,始終都掩飾不了她溜走的事實了。

因爲柳七在等着她回來。 傅景遇接了電話,“怎麼了?”

“大叔,大叔!”葉繁星的聲音聽起來特別激動,又怕旁邊過路的同學聽到,她刻意壓低了聲音,“我的微博上了熱門!”

“哦。”傅景遇的語氣聽起來很平靜。

他想的是卻是,公司的人辦事效率不錯,他下午才給運營發了任務,現在就見到了效果。

葉繁星說:“好神奇啊!等我有了人氣,賺了錢,我就給你買好吃的。大叔,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傅景遇愣了愣,談到吃這個話題,他第一反應,想到的,不是別的,而是……葉繁星。

察覺到自己不正經的想法,他咳了一聲,“我想想。”

“那你趕緊想好,等我哪天賺了錢,就請你吃飯。”

從她的聲音裏,就可以聽得出來她很高興。

之前軍訓那段時間,每天很辛苦,她回到宿舍,也沒忘記更新。

平時不管再忙,睡前她都會記得,就算睡下也會爬起來。

她很努力,所以,現在得到了回報,當然很開心。

傅景遇應了一聲,“好。”

葉繁星開心,他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葉繁星在圖書館門口打完電話,準備回去繼續看書,一個男生突然從她面前走過,撞倒了她。

“你沒事吧?”男生拽住她的胳膊,將她扶了起來,跟她道歉。

葉繁星說:“沒事。”

伸手,想要將這個男生推開,對方卻握着她的手不放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還是看看,有沒有哪裏撞傷了?”

葉繁星皺着眉,“我真的沒事。”

這樣拉拉扯扯的,讓別人看到了,多尷尬?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甚至覺得這個人就是故意的。

男生拽着葉繁星,“要不要加個微信,回頭你有不舒服的地方,記得找我?”

“真的不用了,你先放開我。”

不等男生放開他,就有人走了過來,一把將他推開了,“幹嘛呢?”

葉繁星擡起頭,看到左煜站在面前,充滿防備地看着眼前這個男生。

男生看到左煜,有些心虛地解釋:“我撞了她,想看看她有沒有事。”

“看就看,拉拉扯扯的做什麼?一看你就不懷好意。”左煜的語氣很不友善。

這個男生戴着眼鏡,滿臉青春痘,一副極其猥瑣的樣子。

被左煜懟了兩句,他也沒再說什麼,很快跑了。

左煜望着葉繁星,“你沒事吧?”

“還好。”葉繁星望着那個跑掉的男生好一會兒,才回頭看向左煜,“你怎麼在這裏?”

“路過,看到你被人糾纏。”左煜望着男生離開的方向,“一看他就圖謀不軌,想佔你便宜。”

“不會吧。”雖然葉繁星也有這種感覺,但沒有證據,也不好亂說。

左煜望向葉繁星,關心道:“有沒有摔到哪裏?”

“沒事。”只是被撞了一下,倒也沒多嚴重。

左煜說:“下次遇到這種人,直接讓他滾,不要心軟。”

“哦。”葉繁星應了一聲,擡起頭,看到顧雨澤也在一旁,正看着她……

(三更。求推薦票。票票不要藏着喂!思思會傷心的……今天推薦票七萬五加更,現在七萬。) 眼睛望向身後的房子,開始疑惑起來,自己就算進去了,真能令二夫人改變主意嗎?如果不能,怎麼辦?

彩玉的轎子落下,多錦忙着迎過去。“多錦,人我送來了。我帶去見二夫人吧!”彩玉笑着對多錦說。

“我馬上就去,彩玉你先在這外面等我一下。”

“嗯,去吧!別讓二夫人等急了。”

多錦和彩玉打過招呼,回頭對彩葉道,“跑我進來吧!就你現在的樣子,少不得挨夫人一頓罵。”說完還嫌棄地用眼神把彩葉上上下下掃了幾眼。

因爲一路是跑過來的,彩葉的髮髻早就亂了,鬆鬆地垂在頭上。劇烈運動使她原本悽白的臉泛着不正常的紅暈,真是怎麼看怎麼醜。真不知道二夫人那個侄子,是從哪裏看出她美了。

雖然彩葉替了她去受罪,她該高興才是,可二夫人那個不長眼的侄子,竟然認爲彩葉比自己漂亮,這個事實讓她接受不了。

彩葉的心已經打起了鼓,二夫人可是個不太好說話的主。要不然也不會只有她房裏的丫環名字,與其他兩房不同。

大房那邊的丫環名字全是彩字開頭,就連自己進府之後,夫人也把名字給改成了彩葉。

偏偏只有二房這頭,丫環的名字都是二夫人自己重新起過。長房來問,二夫人只說她記性不好,全叫成彩什麼,她記不住。

然後二房這邊就成了木易府上獨行特立的一院,連丫環名都那麼與衆不同。

跟着多錦進到廳裏,看到早就候在這裏的二夫人,彩葉急忙跪下,

“見過二夫人。”

二夫人不滿地看了一眼多錦,暗怪她怎麼能讓下人儀容不整的上來見她。多錦急忙低頭,還不忘暗瞪一眼彩葉。

二夫人一生氣,也就沒叫彩葉起來。就聽邊上的男人輕佻地道,“姑姑,快點叫彩葉起來吧!”我都心疼了。

“就你心疼她。”她要是把你當回事,還能這副模樣前來?二夫人也不想拂了侄兒面子,轉道叫彩葉起來回話。

“彩葉,你就直接留在我這院裏,一個月後直接從我這出嫁。”二夫人頓了一下,“本來以你的出身是配不上我侄兒的,可我看你可憐,跟了那樣的主子,也照拂不到你。”

意思就是說,孩子,你認命吧!你那個病得連*都下不來的主子,也只有自生自滅的份,要不是我侄兒看中了你,還不知道你最後被配給哪個不成器的傢伙。

彩葉剛起來,又直接跪下。悽婉地看着頭上的二夫人,“二夫人,彩葉求求你網開一面,讓奴婢留在木易家,我想照顧小姐。”

二夫人的臉色一黑,真是不識擡舉。“怎麼留?把你許配給瀾兒可是家主的意思。”二夫人這是擺明了假傳旨意,家主怎麼會管後院這些爛事。

彩葉明明知道她在說謊,也不得不哀求。“二夫人,奴婢求你了,小姐沒人照顧會死的。要是二夫人你讓奴婢留下來,奴婢就是做牛做馬也會報答你的。”

二夫人冷笑一聲,“做牛做馬倒是不用,你只要安心的嫁給瀾兒就可以。至於你口中的小姐,木易家這麼多丫環婆子,還愁照顧不了她一個

嗎?”

“二夫人,奴婢給你磕頭,求求你放過奴婢。”彩葉情急之下,咚咚不停地向地上撞去。沒幾下,額頭就見了血。

二夫人這話能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彩葉,木易家要是真會管小姐,又怎麼會由着她發燒,也不遣個大夫過來看看。

坐在二夫人王月花身旁的男子,聽彩葉執意不肯嫁,臉色也早黑下來。“彩葉,我是真心對你,你這是要掃我們王家的面子嗎?”

彩葉愣了一下,把眼神移到二夫人身上,希望她看在自己苦苦哀求的份上,答應讓自己回去。

“瀾兒,在這木易家還由不得一個奴才抗命。姑姑早就跟你說過,這偏院的下人難以**,你還不相信,看看,看看!”邊說邊拍着男子的手,一臉你不讓我省心的樣。

“姑姑放心,侄兒定會好好**她的。”帶着亮光的眼神在彩葉身上瞄了一遍又一遍。

彩葉到此時已經明白,她就是再怎麼求,二夫人也不會更改主意。要是自家夫人還活着,她也不會淪落到被人如此欺凌的份。把心一橫,小姐,你都病成了那樣,木易家也根本不會有人管你,既然早晚都是死,奴婢就先走一步。

她猛地站起來,惡狠狠地看着二夫人。“我彩葉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如願。”

多錦也被她嚇得一呆,這還是那個見到她們就小心翼翼,賠着笑臉的彩葉嗎?突然間好像變了個人。

說完,她就衝向了一旁的彩漆柱子。咚的一聲之後,身子一歪直接栽到地上,頭上已經血流如注。

(本章完) 宋雪眠被吻得動情,任由江湛北握着她的腰將她轉身過來,他湊近她,彼此的氣息好像都糾纏在了一起。

宋雪眠凝着他瞳孔中的自己,目光潺潺,神色入迷,那個自己就好像是個自己從未認識的陌生人。

宋雪眠覺得自己好像把所有的理智都給丟了詢。

這個男人的身上有讓她的理智統統見了鬼的東西。

她會問,宋雪眠你在幹什麼,在期待什麼霰?

明明是個陌生人,明明個怎麼想也想不起來的人,明明你喜歡的是夏修,爲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容許他對你的侵/犯……

宋雪眠找不到答案,他的眼神邀請着她就這樣跟着他一起墮落——

“鈴鈴鈴……”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牀上水/到渠成的曖/昧氣氛。

六宮無妃 江湛北甚至連視線都沒有看向擺在牀頭櫃上的手機,他只專注着宋雪眠,她情動的樣子,他最清楚,他絕對不會讓她就這樣逃走。

宋雪眠只覺得男人的眼神就像逮捕到獵物的野獸,他的耳朵除了她的聲音,再也聽到其他的,他的眼睛除了她的臉孔,再也看不到其他的。

這種獨佔他所有感官的感覺出奇的奇妙,但女人終究是比男人敏/感的動物……

牀頭櫃上的電話響個不停,就像是知道他們再這樣下去一定會擦/槍走火,所以在急切的破壞着——

宋雪眠也許會後悔自己擅自拿過了那部手機。

因爲上面顯示着一個女人的名字:楚顏希。

“你老婆找你了。”

宋雪眠把手機砸在江湛北胸口上的時候,牀/第之間所有情/欲的因子都被無情抹殺掉了。

宋雪眠翻身下牀,連背影都在生氣。

她氣鼓鼓的往外面跑,江湛北怎麼捨得讓她就這麼帶着誤會離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