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雲汐想想,就算沒有林圓來找她攤牌,就算邢子遇沒有在外面有人,以自己這樣的心態,跟他,能不能一起一輩子走下去,也是個很大的問題——

看一眼時間,她從包裏拿錢夾,掏出錢放桌上,邢子遇蹙眉:“沒必要這樣……” “有必要,我們之間現在連朋友都不是,我不佔不明不白的便宜。”她說着,拿包起身。 他說:“要不要我送你?” 搖頭,雲汐一眼未留戀地轉身往外走,留已經站起身的邢子遇一個人,在座位前,看着她的背影。 在跨出

看一眼時間,她從包裏拿錢夾,掏出錢放桌上,邢子遇蹙眉:“沒必要這樣……”

“有必要,我們之間現在連朋友都不是,我不佔不明不白的便宜。”她說着,拿包起身。

他說:“要不要我送你?”

搖頭,雲汐一眼未留戀地轉身往外走,留已經站起身的邢子遇一個人,在座位前,看着她的背影。

在跨出門口的時候,雲汐不覺腳步稍稍一頓……

夏日的午後,陽光強烈得晃人眼,隱隱還有知了的叫聲,突然,多年前還小的時候,那些嬉笑打鬧的純真日子,那些明媚的笑臉,再次浮上心頭。

曾經那些過往,那些算得上是一起經歷過的,兩小無猜的童年……

就算她對邢子遇的感情始終不能算是愛,但也是真的有付出過,答應嫁給他,自然也曾經想象過兩人一起攜手老去的樣子,可最終,卻是用這樣的一個方式,作爲兩人之間所有關聯的一個結束——

其實她沒有外表看到的那麼無所謂,她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可是,那些失望和難過,示於人前又有什麼意義?嚥下,留在心裏,等着讓時光慢慢替她消磨掉就好。

……如果不曾有他的追求,如果他們依然只是多年未聯絡的兒時同桌,那麼,這一輩子,那個總喜歡搗蛋的男孩子的身影,或許能永遠美好地,純淨地,存留在她的回憶中……

跟邢子遇的一趟見面,情緒被影響得有些低落,出來了,也不知道去哪裏,上計程車,司機問地址,雲汐隨口說了麗園。

當初租下宋梓睿的小別墅,後來嫁入了慕家,那裏也並沒有退掉,慕家,目前來說,還不能真正成爲她的家,她需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在需要的時候,還有個安身之所,可以去的去處。

回到麗園的房子,裏面還有很多她的東西,一切如舊,這段時間雖多在慕家,她偶爾也會回來取些需要的東西,坐一坐。

這裏,仍是最屬於她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突然想在這裏自己做一頓飯,自己做給自己吃,過回,像之前剛離婚時的那種獨自生活的日子。

在小區的超市裏買了些食材,回去,打開電臺,伴着電臺dj輕緩說話的聲音和好聽的歌曲,慢慢給自己做晚飯。

晚飯快弄好的時候,門口竟然響起了敲門聲,而且還挺急促。

雲汐疑惑,猶豫了一會,過去打開門邊的視訊屏,看到,外面站着一個女的,年輕模樣。

就在雲汐猶豫的時候,門扇依然被外面的人敲得咚咚響。

看着應該不像是壞人,雲汐最後決定開門。

正擡手再敲的人看到門突然打開了,一怔,在看到雲汐之後,原本有些不耐煩的臉色,更變得難看。

“請問你是?”

雲汐目光掃向面前這個女孩子的腳邊,有只行李箱。

“那你又是誰?宋梓睿的新歡?”

女孩子皺着眉打量雲汐,目光往屋裏看:“宋梓睿他人呢,讓他出來!”

“抱歉,他不在這裏,現在這裏是我在租住。”

雲汐不知道這個女人的身份,但大概知道肯定跟宋梓睿的風`流債有些關係,所以話裏立即先撇清了關係,自己只是個租住的人而已。

“租住?”面前的女孩子一副不相信的神色打量雲汐,然後說:“那你知不知道,這房子原來是宋梓睿送我的?”

雲汐突然瞭然,原來,這個女孩子就是她曾經聽說過的,宋梓睿的那一任女朋友?

可是她笑着說:“抱歉,那些我都不清楚,我真的就是個租住在這裏的房客,如果你找他,煩請撥他電`話就好。”說着就要重新關上`門。

“哎哎——”門外的人抵着門不讓雲汐關,蹙眉看着雲汐,半疑惑:“你真的跟他沒有關係?就算沒有關係,我也要進來,這裏的房子是我的,我有權利進!”

說着,拉起自己的行李箱就強行走進了屋裏。

雲汐見狀,沒有辦法,想着,事情還是得當事人解決,於是往裏走,自己去給宋梓睿撥電`話。

很快地,宋梓睿就趕到了。

能感覺到那兩人一見面氣流都變得不一樣,雲汐端了做好的晚飯上樓去,將一樓客廳的空間留給他們談。



“怎麼在這裏吃晚飯?”

身後一道清越的聲音響起,坐在落地窗邊的雲汐轉頭,挑眉:“談完了?”

“我已經把她送去酒店,抱歉,剛纔打擾了你。”

宋梓睿走進來,也隨意地在她身邊坐下,看着被她擱在一旁的餐盤,還有腳邊的收音機,裏面電臺正播着動人的情歌。

又再次問:“怎麼不在慕家,跑到這裏來自己做晚飯?”

“回來拿東西,突然就想給自己做頓飯,很簡單。”她看着窗外,天幕已經暗下,萬家燈火,華燈初上。

“在慕家,過得不開心嗎?”

宋梓睿看着自己面前的這個女孩子,側臉沉靜,一如當初,他第一次見她時的印象——

“……其實,我一直很疑惑,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願意在那樣的時候替嫁入慕家,你跟彥沉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聞穆澤羲來了謝府,謝薇立馬召喚丫鬟給她一番梳妝打扮,這才款款而至。

結果,穆澤羲前腳走,後腳到的謝薇姑娘便撲了個空。

當即便委屈的看着謝耀,問:“表哥當真已經走了?”

府中的下人說,穆澤羲是跟着一位笑公子一起來的,想來應當是穆元祈那個混蛋。不過,只要沒有楚嬙在,謝薇都覺得,這就是上天賜給她的良機。

只是,上天爲何總是跟她開這種玩笑???

其實,上天是沒有時間開玩笑的。一切,不過是因爲楚小姐困了,要睡覺了。

謝耀頭也沒擡,依舊在研究着自己的醫書。謝薇自打自己主動從六王府搬回來,到如今,已經不知道鬧騰過了多少次,謝耀也懶得過多的搭理。任她去便是了。

突然,謝薇看到桌子上有一個紫檀木的盒子,甚是好看。一時好奇,便伸手去拿那個盒子。

“放下!!!”

謝耀一聲冷喝,嚇得謝薇手一抖,盒子哐當一聲掉在地上,摔開了,掉出裏面的一跳絲絹。總覺得,這絲絹似乎十分眼熟。還未待她反應過來,謝耀臉色一沉,急忙過來一把將她拉開,將盒子撿了起來。

從未見過謝耀如此失態的謝薇頓時呼吸一稟,這個絲絹,她想起來了,是楚嬙的。因爲那些日子在王府,沒少跟楚嬙打照面,所以也見過楚嬙的絲絹。別人家女子的絲絹上多少會繡上字或者圖案,唯獨楚嬙的絲絹,上面空空如也。

“哥·······”

謝薇委屈的看着謝耀,雖然哥哥與她並非十分親近,但是,再怎麼說也是親哥,謝耀也從未這般對過她。當即便是心中一寒,又是楚嬙!!!!爲什麼每個人都喜歡楚嬙!!!

謝耀冷冷的掃了眼謝薇,淡然道:“你先出去吧。”

然後,便小心翼翼的將紫檀木盒子收了起來,像是收藏自己心愛之物一般。

謝薇癟癟嘴,咬着脣轉身離開。

她沒看見,在她轉身之後,謝耀喚來自己的影衛,低頭吩咐了句:將這個盒子,送去蕭府吧。

任何人的感情,都沒有錯。即便是謝薇,癡戀穆澤羲,也算不得錯。只是,感情這東西,本就容易讓人迷失心智,且還是謝薇這樣的女子。

一回到自己的院子,便將自己關了起來,猩紅着眼眸,冷冷的發誓:楚嬙!我一定要讓你身敗名裂!!!!

遠在六王府的楚小姐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噴嚏,當即便搖了搖腦袋,嘿嘿的傻笑道:“魚兒,有小鮮肉想念你家小姐我了。”

魚兒正在倒茶的手一頓,無奈的道:“小姐,您確定不是王爺思念您了?”

這個時候,已經過了戌時了,只是穆澤羲還在書房中處理着政務,楚嬙養成了將穆王爺當做抱枕睡覺的習慣,自然就趴在牀上睡不着了。

一聽魚兒這般煞風景,楚嬙頓時憋着嘴,沒好氣道:“吃不着,還不許我想想了??難怪人家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這愛情還沒開始呢,就進了墳墓。”

哎,說起來,楚嬙也是夠可憐的了。自己穿過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個有夫之婦了,不然的話,一定要等她大戰三百回合小鮮肉了在將穆澤羲拿下!!!這樣的人生才算是圓滿啊。

幸好魚兒此時已經養成了聽到楚嬙說出什麼樣的話都當做沒聽到的能耐,否則,若是換了別人家的丫鬟,此時定然是上來捂住楚嬙的嘴,這般大逆不道沒有婦德的話,豈能隨便說???

“魚兒啊,你去瞧瞧,穆澤羲還有多少政務?”

其實不用說,楚嬙也知道,像穆澤羲這樣的下一代領導人,每日裏是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的。難得穆澤羲今日白天能用一整天的時間來陪自己在街上晃悠,甚至還跟着自己嘗了嘗街邊的食物。所以白天累積下來的活,晚上自然也是要幹的。

魚兒福了福身子,萬分欣慰,小姐終於知道關心一下王爺了。真是不虧自己這兩天的大核桃補腦啊!!!!

結果魚兒剛出門,便看見穆澤羲踏着夜色而來。

“怎的還沒睡?”

一進來,穆澤羲便將自己的外袍脫下,然後脫了鞋子上牀攬着楚嬙。原本從謝府回來,一路抱着楚嬙進府,楚嬙都沒醒。直到穆澤羲去處理政務,楚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

她又何嘗不知道穆澤羲事務繁忙??

楚嬙咧開嘴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道:“我方纔打了個打噴嚏,正在想着是哪家的小鮮肉在想我呢,你就進來了。 寵妻成魔:夫人,輕點踹! 穆澤羲,你說,你是不是一直蹲在牆角偷聽小爺我的動靜?”

穆澤羲恍然失笑,斜睨了楚嬙一眼,雲淡風輕道:“偷聽?我即便是光明正大的聽,你也不見得能發現。”

這他麼!!!!!說的還真是實話!!!!穆澤羲的內力深厚,若是真心想要偷聽個什麼,就算是正在楚嬙面十米之內,楚嬙都沒法發現。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想來楚嬙可沒少幹撅着屁股偷聽牆角這事!!!

見楚嬙獨自悶着生氣,穆澤羲突然輕聲笑了起來,寵溺的道:“女子的私房話,我向來沒有興趣。所以,別想了。”

臥槽!!!!他麼的誰在想這個啊!!!楚嬙惱羞成怒,她確實是想了想,自己跟魚兒說起前世那些美男的時候,自己是如何口水長流,如何泡美男的,若是穆澤羲真的聽見了,按照穆澤羲這個醋罈子的脾氣,定然沒的這麼好說話。

想到這,楚嬙就微微的鬆了口氣,一把抱住穆澤羲,再將自己的大長腿架在了穆澤羲的提上。唔,這個姿勢,睡覺當真是舒服。

“穆澤羲,你每日這般操勞,若是提前衰老了,就沒現在這般好看了。”

雖然不知穆澤羲每日到底要處理多少的政務,但是楚嬙想着,必定是不少的。就連員外郎家的小妾被兵部侍郎的兒子給睡了這種事,都要上報給穆澤羲,想來每日這樣的瑣事,是很麻煩的。

穆澤羲挑眉,反問:“這很重要?”

“自然是重要的。若是那一日,我們貧困潦倒了,若是你好看些,還能開個鋪子。你知道嗎,古時候有個美女,叫西施,長得好看,開了個賣豆腐的鋪子,結果生意爆火!!”

說着楚嬙就興奮起來了,穆澤羲這般姿色,適合是賣女裝,只要他說一句好看,怕是全京城的女子都得瘋狂搶購。

“楚嬙!”

穆澤羲突然咬牙,十分似是隱忍着怒氣般。

楚嬙迷迷糊糊的擡起頭,望着穆澤羲的下巴,道:“報告長官,我在。“

穆澤羲無奈的嘆了口氣,“首先,本王是男子。其次,這輩子,本王大抵是不會讓你窮困潦倒。”

他說過,這一世,只要楚嬙心悅於他,無論發生什麼,他都護她一世。

只是,這個時候,楚嬙的睏意已經再次襲來了。腦子中盤旋着一句話:唔,這個抱枕好舒服。

“長官,我要申請,睡覺········”

“你·······又胡說些什麼?”

穆澤羲無奈的在楚嬙的腦門上親吻了一下,呢喃道:“穆澤羲,王爺真不是人幹的差事。“

每天起的比雞早,睡得比狗晚,俸祿還沒奸商賺的多。額,那個,很不巧,穆王爺恰好既是王爺又是奸商。所以,賺的比較多。

楚嬙本就是無意間的一句抱怨,穆澤羲卻突然來了興趣,低聲問道:“何出此言?”

楚嬙的腦袋又不自覺的往穆澤羲的肩頭蹭了蹭,迷迷糊糊的道:“穆澤羲,如果可以,我真是希望你永遠遠離那些權謀紛爭,有陰謀的地方,太過黑暗。我不想你一生都在陰暗的地方玩弄權謀。”

她的前半生,雖說沒有玩弄權謀,但是卻也是裹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即便光鮮亮麗,可是最終失去的,卻是更多。穆澤羲,這個皇室子弟中最受寵愛的皇子,註定會受到更多陰謀的覬覦。她不想,穆澤羲一生都這麼跟權術打交道。

這是穆澤羲這輩子,第一次有人這麼告訴他,不希望他做什麼。從來,都只有人告訴他,要怎麼做,才能守護好那個位置。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坐上那個位置。卻也從未想過,那個位置上不是自己。

皇位,權謀······

楚嬙已經沉沉的睡去,果然穆澤羲這廝比安眠藥都管用。這大概就是一種習慣吧。習慣這東西,相當的可怕。但是這個習慣,穆澤羲卻是十分的喜歡的。

見楚嬙睡熟了,穆澤羲這才輕輕的將楚嬙的腦袋移到枕頭上,小心翼翼的移開楚嬙壓着自己的腳,起身將外套穿上。

“點山些安神香。”

出門後,穆澤羲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屋內,牀上熟睡的人。

魚兒詫異的道:“王爺不休息?”

“晚些吧。”

說罷,穆澤羲便披着衣服,輕手輕腳的朝着書房而去。

“王爺今日不如先睡着,白日裏堆了這麼許多的政務,夜間也難以處理完。”

安言無奈的掃了眼有些疲憊的穆澤羲,心中不斷的感慨,男人啊,有了女人之後,真是,事事女人爲先。瞧瞧穆澤羲就知道了。以往都是正事第一位,如今是先哄媳婦睡覺排第一。

穆澤羲微微仰了仰頭,打起精神,吩咐道:“讓人守在院外,莫吵到她。” 區少辰沒有說話,而是牽着她的手向搶救室的方向走了去。

一路上,穆井橙都看着他的側臉,那陰沉的擔心的面孔,竟讓她原更加擔心唐曉宙的傷勢了。

很快,他們來到了搶救室的門口。

看着搶救室前那亮着的極爲刺眼的紅燈,穆井橙的心裏隱隱的痛着,裏面的女人,到底在經歷着怎樣的磨難?

想着她在酒吧裏哭成淚人的情形,穆井橙的心更疼了。

可更加讓她心疼的,是眼前這個男人。看着他眉頭微收,臉色陰沉的望着手術室的方向,穆井橙忍不住勸他,“你放心吧,曉宙不會有事的!”

“希望如此!”區少辰握着她的手微微的用了下力,“你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

穆井橙還想說些什麼,可區少辰卻已人站起了身。

看着他的身影慢慢的消失,直到走到門外時,手裏多了一根煙後,穆井橙知道,他只是去“散”一下心。

回頭看向搶救室的方向,穆井橙的眼睛不由的酸了起來:曉宙,你可千萬不要有事,你一定在挺住,還有這麼多人愛你,關心你,你怎麼捨得就這樣離開?!

雖然不知道火災是怎樣引起的,但一種直覺告訴她,這一定不是個意外。

穆井橙不相信唐曉宙那樣開朗的性格會自殺,可除此之外,還會有什麼原因呢?

突然,一個急切的腳步聲打斷了穆井橙的思緒,她轉頭看去,易俊陽一臉驚恐的跑了過來,他像沒看到穆井橙一般直接向搶救室衝去,若不是那裏的門沒關着,他肯定毫不猶豫的闖了進去……

“俊陽!”穆井橙喊他,並迅速的站起來走了過去。

易俊陽像見到救星一般的拉住她的手臂,目光蒼白,脣色發抖的問道,“她呢?她呢?!”

“她剛剛被送進去了,正在搶救,應該……”穆井橙看了看搶救室的方向,語氣竟有些不堅定了起來,“應該沒事!”

易俊陽的手“砰”的一下垂了下去,一顆心像跌入深淵一般的疼了起來。

“她怎麼會那麼傻?!”易俊陽的聲音有些哽咽,神情更是落寞的沒了一點往日的神采,他就像換了個人一般,憔悴且自責的轉過身去,向搶救室相反的方向走去。

看着這個男人,穆井橙雖然也有些心疼他,但更多的卻是怒意。

在帝王夜總會裏他對唐曉宙說的那些話,做的那些事,她是親眼目睹的。如果說唐曉宙變成現在這樣,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話,打死她都不信!

可這個男人,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現在竟然還有理由說她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