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安笑了笑,若是回來她還是如此,那就引她入門吧。

沒多久,李麟給陳安帶來了新的十萬靈石。 「陳兄,南荒之行,實則是在下讓父親安排你跟隨的,你我當初一見如故,所以……」 陳安收起靈石,默默推后了一步,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李麟。 「李兄,還請自重!」 陳安其實已經預支了這個月的一萬靈石了,所以十萬靈石入袋后,只有九萬

沒多久,李麟給陳安帶來了新的十萬靈石。

「陳兄,南荒之行,實則是在下讓父親安排你跟隨的,你我當初一見如故,所以……」

陳安收起靈石,默默推后了一步,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李麟。

「李兄,還請自重!」

陳安其實已經預支了這個月的一萬靈石了,所以十萬靈石入袋后,只有九萬靈石化作了積分。

積分:45156。

李麟臉色黑了下來。

「陳兄,若是你實在不願意去就直說,沒必要這麼編排我吧?」

「哈哈,」陳安笑道:「李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好友之間的調侃,怎麼能說編排呢!」

李麟雙眼驟然亮了起來,「這麼說,陳兄是真心愿意幫我了?」

陳安看著眼前這位貴公子,他臉上的興奮不像作假,心裡忍不住嘆息,自己是老狐狸,卻養了個赤子之心的兒子出來,或許這就是父愛吧!

以陳安對李麟的了解,這傢伙聰明是聰明,但還不夠陰險,送錢送女人的拉攏自己,也不過是想讓自己歸心罷了。

總之,李麟會是個好領導,但絕對不能做領袖。

但這樣的人,不就是陳安迫切需要的人么……

陳安笑吟吟的看著李麟,問道:「李兄,此次去南荒,我得先知道咱們究竟要做什麼?」

「這是自然,」李麟將去南荒的計劃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計劃並不複雜,只是跟著那位南荒三大宗之一的噬魂宗長老一起將蜀州以南的各大魔道宗門聯合起來,說白了就是跟著去長長見識。

那神秘人就是噬魂宗長老。

只要能將蜀州以南各大魔宗整合,噬魂宗宗主就同意出力拿下天玄聖宗,當然,這是在朝廷不會插手的前提下。

這一環扣一環的,實則並不關陳安和李麟兩人的事。

顛覆乾元這個承諾,或許能從南荒開始入手……

不過這之前得做點準備。

「李兄,南荒之行能否推辭幾日,我近日隱隱感到快要破境了,打算閉關幾日試試能否一舉踏入金丹期……」

李麟驀然抬頭,驚訝道:「這麼快?你嗑藥了?」

陳安:「……」

「在劍冢內遇到些機緣。」

李麟羨慕道:「早知道我也與你們同去了,七天時間夠嗎?」

說完,他又看了看不遠處聽到陳安即將破境露出驚喜模樣的柳嫣兒,改口道:「十天吧,破境之後好好放鬆一下。」

旋即大聲笑了起來。

陳安和柳嫣兒又怎麼會不懂他是在說什麼,陳安還好,但柳嫣兒卻羞紅了臉。

「行了,七天足夠了!」

陳安端茶送客。

「行,就不打擾你們了,七天後我親自來接你。」

李麟笑著出了小院。

他走後,柳嫣兒忍不住開口道:「公子,您要入金丹了?」

「嗯,」陳安笑道:「這不正是你一直期待的嗎?」 一笑最羨慕的就是拖著貝殼的蝸牛,它一輩子都在行走,卻到哪裡都有家。

時間在一點一點走開,一笑又一次從酒樓里失望的離開。

要是離開罪城,就只剩下一個地方還可能有王藥師的行蹤。

那個地方是西域和中原唯一接壤的地方。

王藥師每年要和西域來的大夫交易草藥就在那裡,不過今年交換草藥的季節早就過了,他一定不在那裡。

從城門,找到對面的城門,一笑和行雲還是一無所獲。

看著天邊漸漸落下的晚霞,一笑感覺自己這個毒可能解不了了。

要是不行,明天就直接出發去找小橙子,治不了的病,那就把所有時間都花在愛人身上。

加倍愛他,哪怕只有幾年幾個月,只要兩個人在一起,時間只是量詞,她最在乎的是某個人。

晚上又回到城門口的酒樓,在大堂里吃了點東西墊墊肚子,一笑就讓行雲先回房間了。

今天的我月亮格外圓,一笑趴在窗邊看了看橙光色的月亮,腦海里出現的是那個橙衣男子奄奄一息的面容。

用這種手段騙她,是為了什麼?又是因為什麼放手了?

從口中呼出一口濁氣,一笑關上窗戶,躺會自己的床上。

不同於上個城市的黑心店家,這家酒樓人聲鼎沸。

這裡是前朝流放罪臣的地方,所以被稱為罪臣。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這裡的經濟是周圍的城市中最為突出的。

其中最不可思議的就是,它不隸屬於朝廷,而是江湖人最多的地方,三不管的地帶。

很多混跡江湖的俠客都會慕名前來,這裡每四年舉辦一次比武大會,獲勝的人,就可以進入武林風雲排行榜。

這個榜單,是百曉生籌備,已經存在幾百年了,所有年輕的俠客都以進入排行榜為榮。

同時和武林風雲榜並列的,還有刀客榜、劍客榜。

除此之外,還有武功秘籍、兵器、門派等等榜單。

最受關注的就是這武林風雲榜。

當今武林最厲害的後輩,都排在上面。

其中有一個叫做元橫的年輕人已經連續三年站在前三的位置,他的武器是武器榜第四的飲血刀。

這個人長得好看,還喜歡穿花哨華貴的衣服,江湖人稱「玉面修羅」

之所以叫他修羅,大部分是因為這個人亦正亦邪,手裡的人命不少,殺的人也有好有壞。

總之,就是個憑心情殺人的神經病。

再說風雲榜前三的另外兩個。

一個江湖人稱「無憂劍客」的郁塵霜,使得一手好劍,卻經常神出鬼沒,聽說他喜歡自由,但身在武林哪有自由?

另外一個,就是常年霸佔榜首的「鐵面郎君」長歡。

江湖上但凡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他,卻沒有人見過他的真容。

即使如此,他露出來的半邊臉也夠人神魂顛倒。

這人為人如何尚且不知,但他聽命於魔教,所以一直都是武林人士喜歡比較而且比不過的人物。

魔教的罪行沒有鐵面軍的參與,因為江湖人最痛恨的不是殺手,而是像拜月教主那樣的不分青紅皂白殺人的魔頭。

這些都是一笑去打聽事情的時候,在酒樓里聽說書人說的。

因為罪城經常來往的都是飛檐走壁的大俠,所以當地的百姓都很嚮往大俠的生活。

以至於很多說書先生都喜歡到這裡來說書,他們遊走在各個城市,把江湖上的所見所聞傳播出去。

後來發現,只有這裡才是江湖人最多,百姓最俠肝義膽的地方。

因為在這裡定居的說書先生太多了,所以基本每個酒樓都有。

他們在酒樓里說兩個小時,店家就會給他們一兩銀子。

也算是一個賺錢非常快的職業。

一笑躺在床上胡思亂想。

她也不知道,原來江湖人還喜歡搞什麼榜單,而且原主居然是榜一大神。

就是不知道這位榜一怎麼混的,居然死在一個一無是處的魔教教主手裡。

古代人的洗腦功力可見一斑啊!

除了這個榜單,今天還聽到一個大事,就是前幾天魔教被攻破,正道人士正押著拜月教主到罪城來公開處刑。

聽說是正道魁首門派「玄劍山莊」聯盟十幾個名門正派,打算攻進拜月教,殺了拜月教主。

所以一行得有千八百人一起來到拜月教山下。

人不多不行,鐵面軍各個都是高手,每一個都能以一敵十,所以單打獨鬥打不過,就得試試人海戰術。

雖然可能勝之不武,但是起碼可以拿掉這個毒瘤。

名門正派們在山下集合,大家一起商量對策。

但是始終沒有人願意打頭陣上去。

最後作為發起人「玄劍山莊」莊主任程飛不得不硬著頭皮先去試探。

他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一臉的不可置信,彷彿在魔教裡面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兒子趕緊衝過去扶住他,檢查他全身都沒發現任何受傷的痕迹。

而且一直都坐下來待了好久,這位莊主的表情都是目瞪口呆。

沉不住氣的人就問他,裡面發生了什麼。

莊主咂咂舌:「裡面沒有人!」

裡面沒有人?

難道是得到消息,已經跑了?

莊主聽到他們所想,不怎麼鎮定的搖了搖頭:「裡面沒有鐵面軍,都是一些普通教眾。」

有個心眼直的問道:「那我們趕緊趁著鐵面軍沒回來,殺他和落花水流!」

莊主還沒說話呢,從魔教山門裡出來個小姑娘,扯著嗓子喊道:「你們還打不打!門都給你們開著呢!」

原來,鐵面軍離開后,教主更加變本加厲,魔教教徒深受折磨,要不是還有對老教主的情意在,很多人就跟著鐵面軍一起走了。

現在正道打過來了,他們根本就沒想抵抗,大門都給打開了,就等著這些人進去呢!

沒想到進去一個大叔,傻乎乎的聽他們給他指了教主的方位,居然茫然著往外面走。

小姑娘把緣由和大家一說,所有人都瞭然。

原來鐵面軍都離開魔教了,怪不得最近魔教教主消停了不少。

原來是依仗沒了,不敢叫囂了! 帶風鈴的帶領下,張山他們很快就看一隻另類的小怪,個頭很小,就比小貓大一點,在整個狗熊地圖顯得非常另類。

小小的熊貓渾身胖乎乎、圓滾滾的,白色的毛髮,黑色的大眼圈,看起來非常萌萌噠,很可愛。

張山想查看一熊貓的屬性,結果只看到怪物名字和等級。

食鐵獸,一級。其它信息沒有。

一級的怪也看不到屬性的嗎?不過還真的沒有魔化字樣,看樣子是可以馴化的。

「這個馴化要怎麼弄,直接對著熊貓丟馴化技能嗎?」張山有點不放心的問道。

「按道理應該先打到空血,馴化成功率才會高一些,不過,這個熊貓怪才一級,又看不到屬性,不知道總共有多少血,就怕萬一一下就打死了,下次就不好再找了,直接丟馴化技能試一下吧。」風鈴想了一會說道。

張山沒有再糾結,反正就是個一級怪,再怎麼也翻不了天,最多是馴化不成功,重新再來就是。

直接走上去,對接熊貓丟了個馴化技能。

系統:馴化中,1%、2%、3%……。

馴化過程中,熊貓歪著大腦袋看了張山一眼,好像一點都沒在意,既沒有攻擊他,也沒有掙脫馴化。

「這怪怕是個只傻了怪吧,馴化這麼容易的嗎?不會是只垃圾寵物吧?「張山吐槽。

「屬性差一點也沒關係啊,這麼可愛的寶寶,就算不能用來刷怪,用來觀賞也不錯嘛,可惜我們道士職業沒有馴化技能,只有召喚技能,要不然,花再多錢我也要買本馴化技能書,招了這個可愛的寶寶。「風鈴看到張山馴化讀條正常進行,接近成功了,有點忌妒的說道。

97%、98%、99%,馴化成功。

系統:恭喜你成功馴化食鐵獸,寵物空間開啟。

馴化成功后,熊貓化著一道白光落在張山身上,應該是進入寵物空間了。張山的角色面板上也多了一個熊貓頭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