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體的記憶我已經想不起來,我只是隱約記得,我的身體突髮狀況,然後獲得了強大的力量,接着把歐炎狂揍了一頓,不知道那老傢伙死了沒。

說來奇怪,我的身體為什麼會那樣,好像被火燒了一樣,甚至連身上的衣服都給燒沒了,再看我現在的身上,已經換上了新衣服。 「這衣服是誰給我換的?到底是誰救了我,然後將我帶到這裏來?」我嘀咕著,這裏雖然離那個房子近,但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應該不會被人發現。 「你醒啦?」這時候一

說來奇怪,我的身體為什麼會那樣,好像被火燒了一樣,甚至連身上的衣服都給燒沒了,再看我現在的身上,已經換上了新衣服。

「這衣服是誰給我換的?到底是誰救了我,然後將我帶到這裏來?」我嘀咕著,這裏雖然離那個房子近,但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應該不會被人發現。

「你醒啦?」這時候一個女人推門而進,手裏端著飯菜。

「小靜?」我驚訝的叫了出來,救我的人竟然是小靜?

小靜的脖子上纏着繃帶,說話的聲音也很是沙啞,說明白嫣掐她的脖子太重,一時之間恢復不過來。

當時幸虧我讓白嫣別殺她,不然的話,現在死的人可能是我。

「吃點東西吧!」小靜把香噴噴的飯菜遞到我面前。

我看着她,沒有動手,也沒有說話,沉默不語。

「不用怕,沒毒的。」小靜說道。

「你為什麼救我?」我問道。

「你留了我一命,我現在還給你,那我們就兩不相欠了。」小靜說道,然後又指了指飯菜,叫我趁熱快吃。

我當然不怕她下毒,她要殺我,趁我昏迷的時候就可以動手,不用等到現在。

剛剛好我肚子也餓了,端起飯菜就狼吞虎咽了起來。

「歐炎死了嗎?」我一邊吃着一邊問道。

「我沒看見他,我去到的時候,只有你一個人躺在那裏。」小靜答道。

「他在那個坑裏面。」我好像想了起來。

「不在,我下去看過了,沒有人,只有血跡。」小靜肯定的說道。

我吞了一口肉,然後皺了皺眉頭,沒有人?難道說,那老傢伙沒有死?

「歐炎是勢力最大的一位長老,他如果死了,那青海市的陰行得炸鍋,可今天什麼都沒有發生。」小靜說道。

「哼,那算他命大了。」我冷哼了一句,不再提他,繼續埋頭吃飯,不吃飽怎麼逃,我還得從青海市回到中海市。

「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可以殺歐炎。」小靜看着我,表情充滿了欣賞。

「三長老是青海市天花板的陰人了,你如果能殺歐炎,那你的實力得恐怖到什麼程度?」小靜看着我,饒有興趣的說道,可我對她卻沒有絲毫興趣,儘管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我忘不了是她給我上了蠱毒。

「僥倖而已,我沒有那麼強。」我淡淡的答道,我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可以打敗歐炎,那死老頭的實力可不是開玩笑的,沒有老天師這等級別的陰人,根本無法對付他,可我清楚的記得,昨晚把他揍得很慘。

「呵呵,僥倖,那可是歐炎,你不想說算了,我不勉強你,反正高人都是很低調的,喜歡隱藏自己的身份。」小靜依然饒有興趣的看着我,熱情不減,這樣倒讓我有點不好意思,連忙別過臉去,然後繼續吃飯。

「哎,對了,昨晚你見到我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我連忙問道。

「什麼樣子?」小靜用力思索了起來,「好像被火燒了一樣,衣服都被燒得破破爛爛的,皮膚也是,焦黑潰爛,當時我還以為你已經被燒死了,可一摸你鼻息又還有氣。」

「可很奇怪,我把你拖回來后,你的皮膚又好了,跟沒事一樣,我都懷疑我自己看錯了。」小靜眨了眨眼睛。

「皮膚……燒焦了?」我看了看自己的皮膚,可一點痕迹沒有,哪裏像被燒焦過?但我相信小靜,因為昨晚我清楚的記得,身體跟着了火一樣,我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算了,還是趕緊離開這裏為好,其他的事回到紋身店再慢慢琢磨。

「謝謝款待。」我吃完后,把碗放下,然後給小靜道了一聲謝,「也感謝你的救命之恩,沒有你拖我回來,我應該不是死了,就是被人找到,重新抓回那個房子。」

「再見!」我站了起來,直接告別小靜,是離開的時候了,而且吃飽喝足,也有力氣走出去。

「等等,你現在不能走。」小靜說着急忙拉住了我。

「為什麼?」我回過頭去疑惑看着她,有些不解,不走難道一直呆在這個雜物房嗎?

「現在外面到處都是找你的,他們找到了乾屍,但少了一具。」小靜說道。

劉青峰他們雖然死了,但留下的乾屍在那裏,而且已經被他們找到,但數量不對,少了一個人,也就是我,所以他們現在會到處找我,而且我特別重要,他們不會放棄的。

當然了,他們打死也不會想到,我就躲在這個不遠處的雜物房裏面,估計他們都以為我逃遠了。

「你如果現在出去,就會跟他們撞個正著,這裏是郊區,方圓十幾里都沒有交通工具,你靠兩條腿,估計沒走多久就會被人發現。」小靜說道。

小靜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現在估計都在找我,我如果出去,那百分百撞個正著。

「那你可以幫我搞輛車嗎?」我朝着小靜懇求道。

只要在這裏多隱藏幾天,然後再弄輛車,應該可以逃出去。

「這個……」小靜為難了起來,她也不是什麼位高權重的人,估計弄車子有點困難,但沒有車,我真的很難從這裏逃出去。

「你如果有什麼要求,請儘管提,我只要車子,我必須逃出去。」我說道。

犧牲了這麼多人,我是唯一活着的人,我必須逃出去,這是所有人的意志,我不能辜負他們,也不能辜負我自己。

「好吧,我儘力,但你別抱太大的希望,這裏管的很嚴,特別是出了這個事,不過現在所有人都逃了,我們這些所謂的保姆才可以不去上班。」小靜說着,把飯碗都收拾回了籃子裏面。

「等我消息。」說着,小靜就開門走了,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呆在雜物房。

可沒過多久,突然小靜的臉出現在了破窗上:「是不是提什麼要求都可以?」

「都可以!」我點了點頭,反正為了逃出去,什麼要求我都得答應,有車的話,我肯定能走,不然光靠兩條腿,真的難。

小靜笑了一下,然後扭頭走了,也沒說什麼要求,但嘴角露出了一絲壞笑。

「哎,你倒是說啊,笑什麼。」我連忙說道,可小靜已經走了。

這時候我走到破窗口的時候,已經不見小靜的身影,倒是見很多人在路上找著,我連忙縮回了腦袋,不敢再露頭。

就算我打敗了歐炎,可有三個長老,萬一他們聯手,我絕對要被抓回去。

我不敢再出去,只能乖乖留在雜物房,然後看着自己的手掌發獃,因為我發現自己的身上多了一股力量,而且法力倍增,至於強到了什麼程度,我自己也不清楚。

當然了,打敗歐炎不是靠的這股力量,而是另外一股,就是讓我身體着火的那一股力量。

那股力量,強大無比,恐怖如斯,可我卻不知道為什麼會存在於我的體內,又是怎麼喚出來的。

我突發奇想,輕輕打了一掌牆壁,只見牆壁立刻裂開了一道縫,而且整座房子都震了一下,好像隨時都會塌一樣,嚇得我連忙收回了掌,生怕把房子給拆了,那我就沒有藏身之處了。

「好強!」我望着自己的手掌,再看着那道裂開的縫,還有搖搖欲墜的房子。

「五雷咒!」

為了驗證自己的法力,我直接使出了五雷咒。

這時候只見五根手指纏繞着恐怖的雷電,那些雷電雖然虛幻,但卻可以聽到真實的雷聲,除了轟隆隆的震響,還有就是雷力大到可怕,幾乎將我整個手掌都覆蓋住了,咒語跟龍蛇一樣遊走在掌心,而且我的手一點都不會麻。

「好強。」

看着我自己掌心的五雷咒,我驚呆了,這樣的五雷咒,得多少錢天師才能夠發出來?我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強?

我使勁的回憶著,好像昨晚歐炎一直在說什麼倒吸。

難道說,他吸的那些法力,我全部都倒吸到了自己的身體里?並且連歐炎的法力我都吸了一些。

想着我不禁興奮了起來,那我現在是不是得到了劉青峰那些人全部的法力,那些人或許不是最厲害的,可加起來的話……

怪不得歐炎日思夜想都想吸干他們的法力,但沒想到給我撿了個大便宜,哈哈……

幸運啊!老天眷顧。

。 東華救助站,1樓,棋牌室。

新的棋牌室其實是原來隔壁的一排商鋪,都是做建材的。

疫情之後,也沒人想著裝修買房這種事情了,整個城市的房價都跟自由跳水似的往下落。

這些商鋪都開始陸續的轉手了。

更沒有人來這種偏僻的地方,在這種情況下開新店。

盧小華找到房東們談了一下,一口氣全租了下來,統一打通,改造成了一個大型的棋牌室。

今天是棋牌室開張的第二天。

爆滿。

意識置換者們,特別是在救助站的意識置換者們,現在最大的問題其實就兩個字,無聊。

儘管每個人都有手機,但是救助站里因為人的居住密度實在太高,基本上很難流暢的上網刷視頻。

所以老古建議在邊上開一個棋牌室,肯定能賺錢。

盧小華同意了。

但是私下裡,跟陳晨聊天的時候,盧小華其實根本不在乎棋牌室賺的這幾個錢。

他考慮的主要是救助站的形象,不僅僅是在政府那邊的形象,還有在意識置換者心中的形象。

能給他們提供一點廉價的娛樂,盧小華覺得這點錢可以掏,用不著扣扣索索的。

陳晨記得昨天這裡人還不算多,大家都嫌這裡的暖氣開的沒有救助站的高。

但今天已經人滿為患了。

棋牌室里煙霧繚繞,像陳晨這種不抽煙的人進來,幾乎站不住,只能來門口。

陳晨覺得大部分人與其說是來打牌,不如說是來抽煙喝酒的。

因為救助站里禁言,平時他們只能出來在門口抽煙。

但是這天氣又冷,許多人還怕自己老人的身體被凍一下,說不定就引發了什麼毛病。

但棋牌室的出現解決了這個最大的痛點。

今天沒太陽,門口曬太陽的人也少了很多,陳晨站在門口,看對面好幾家店面正在裝修。

有奶茶店,快餐店,按摩店,還有一家牙科診所。

他們這個救助站,看起來帶動了周圍一小片的商業環境。

古有德走到陳晨這,對陳晨示意了一下眼色。

嘴裡還說:「李哥,看手機。」

陳晨拿起自己的手機,看到微信上有一個轉賬。

三千多。

棋牌室這一塊現在都是古有得在管,這算是好處費。

這事古有德昨天跟他提過一嘴,但陳晨沒在意。

古有德當然不會知道,作為這家救助站原始股東的陳晨,現在根本看不上這點外快。

但明面上,陳晨不過是真正陳晨的一個「侄子」,他現在的這個身份真名叫李敏,不過是所謂股東的一個代言人,算是高級打工人。

所以李敏也根本不會拒絕這樣的收入。

陳晨只是看了古有德一眼,提醒他:「別做的太過分了,起碼留一半檯子。」

盧小華的願意,棋牌室他本來是不打算收費的。

但是不收費就得排隊,沒排上的人就會有怨氣。

所以專門設了一個收費區,和免費區不同的是收費區有暖氣,而且溫度打的高,麻將桌也都是全自動的。

有錢的,可以直接來收費區玩。

不過收費區原來只是規劃了兩個店面,只佔整個棋牌室規劃的五分之一,現在,已經超過三分之一了。

多出來的收入,盧小華沒管,只是含糊的說讓保安們自己解決。

但實際上錢就是分了。

古有德對陳晨點頭:「那是那是,這我們肯定注意。」

陳晨又提醒:「他們自己賭錢我們不管,但是你們要是借錢,發現了直接開除,這個沒商量。」

古有德又連連點頭。

「開棋牌室本來是給他們放鬆壓力的,別反而因為賭博弄出點事來,要是他們賭的大了,人也都趕回去。」

老古嘴裡答應著,過了一會又問:「我聽說,三樓那幾個醫生昨天開會都打架了?」

一個外賣員在門口停了下來,走過來看了一下門牌號:「李敏是哪個?」

陳晨過去接過自己點的奶茶,回來對老古說:「怎麼,連你也知道了?」

「救助站里就這麼點事,誰瞞得住誰啊。我聽說那些醫生,天天電人還有提成拿。這種好事,還不打出狗腦子來啊。那個楊醫生說要走了?」

陳晨吸了一口奶茶,不屑的撇撇嘴:「嘴裡說說唄,他哪裡捨得走,還不是想討價還價。」

楊醫生昨天是情緒最不穩定的一個,比被他電過的患者還激動。

原因很簡單,他手下的兩個實習醫生要轉正了,兩個新的診療室要好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