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你不是男的嗎?你跳個鬼!」

「我是女的,我來說,他那眼光霸道而冷傲,就看了我一眼,我居然情不自禁就臉紅了,啊啊啊!他真的是活脫脫的霸道總裁小說的男主哇!感覺男女通吃啊!」 「樓上學姐要淡定,你都快畢業了,嫩草就不要去想了。」 「我聽說這個龍國承就是與N級體修項北飛同宿舍的SR天才!嘖嘖,這高冷的氣質隨便看那

「我是女的,我來說,他那眼光霸道而冷傲,就看了我一眼,我居然情不自禁就臉紅了,啊啊啊!他真的是活脫脫的霸道總裁小說的男主哇!感覺男女通吃啊!」

「樓上學姐要淡定,你都快畢業了,嫩草就不要去想了。」

「我聽說這個龍國承就是與N級體修項北飛同宿舍的SR天才!嘖嘖,這高冷的氣質隨便看那個N級新生一眼,那個N級新生恐怕就要顫慄吧?」

「誰說不是呢?他的目光,孤傲中帶着高貴,高貴中帶着威嚴,又有着SR獨特的系統加成,那N級項北飛晚上可能是睡不着覺了。」

「別說是一個N級覺醒者了,就是換做我一個S級,和三個SR同宿舍,恐怕都睡不着覺,我想我會慌不擇路地逃出宿舍。」

……

無數的人都在論壇上頂帖,他們以為龍國承會把那個N級新生覺醒者嚇壞,但沒有人會料到,龍國承之所以會坐在這裏看風景,就是因為——

他被項北飛的目光被盯得面紅耳赤,不敢待在宿舍!

今天才開學第一天,龍國承對梁大還不熟悉,他被項北飛的氣勢給壓制住,沒有緩過勁來,所以只能在湖邊坐一坐。反正很多人都想要看自己,就讓他們看去。

他在湖邊坐了一下午,好好地被人欣賞了一番,【萬眾矚目】的系統值在飛快地上漲,那麼多人佩服他,敬畏他,羨慕他,讓他頗為得意。

本來心裏的陰影都已經消失了。

直到他點開了論壇,看到了那些關「於N級新生不敢待在宿舍」的討論,頓時羞愧得臉紅。

這些話對他而言太恥辱了!就好像活生生地在抽着他的臉。

緊接着,他的臉又紅了!

「不慌!不慌!」

龍國承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大學生活還是要繼續的,才第一天不能就自亂陣腳,那以後還怎麼過?

傍晚的時候,他都沒去吃晚飯,整理好自己的情緒,鼓足了信心,準備回宿舍。

不管怎樣,始終都要面對那個N級傢伙,自己現在是不可能搬出宿舍的,一旦他搬走,那弱的就是他的SR名聲了,這讓高傲的他怎麼能接受?

龍國承一邊告誡自己不能對項北飛產生畏懼的心理,一邊來到宿舍。

路上他都想好了,自己要以高傲的姿勢走進宿舍,直面那個N級體修,重振SR的威風!

但快要到宿舍門口的時候,他的心又飛快地跳動了起來。

怎麼又緊張了?

鎮定!

龍國承看到了宿舍緊閉的大門,還好!

不在!他不在!

好消息!

龍國承頓時鬆了一口氣,趕緊人臉驗證了一下,打開了宿舍門,急促地走進宿舍。

所有人都去吃晚飯了,就他一個人在宿舍里,沒有那個傢伙在,整間宿舍就是輕鬆。

不過等下他還是要回來的,自己必須得穩住!

龍國承想起了自己從家裏帶來了幾瓶上等九州干紅葡萄酒,身為豪門闊少,品位極高,只喝高貴的酒飲。這每一瓶酒可都價值不菲,大幾萬元起呢。

他拿出了高腳杯,往裏倒了些酒,輕輕地勻著。

酒香沁鼻,令人陶醉。

「喝點酒,應該能夠壯膽!我絕不能讓自己對這種N級渣渣產生陰影!」

龍國承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輕抿了一口紅酒。

尊貴的人生,需要尊貴的享受,他追求的一直是高品質生活,舉手投足間滿滿都是貴族的氣質。

這才是SR的高配嘛!

一口酒下肚,化作絲絲暖流,直衝大腦,讓他體內的靈力運轉得都順暢了許多。

龍國承感覺自己信心逐漸回暖。

N級廢物就是N級廢物,怎麼能與我這樣高貴的SR相比呢?

龍國承胸腔的熱血又沸騰了起來,他膽子逐漸大了起來,甚至都迫不及待打算再與項北飛互相瞪個三百回合!

果然喝酒就是能壯膽!

等下肯定不會再忌憚項北飛了!

他又搖著酒杯,準備再抿一口,讓自己的膽子更大。

「等你回來我就要你好看!」

龍國承感覺自己已經完全可以直面那個N級體修了,信心高漲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

然後就在這時,項北飛已經告別孔修文,從宿舍門口走了進來,疑惑的目光落在了龍國承身上。

噗!

龍國承條件反射地顫了下,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嘴裏的酒直接噴了,濺得到處都是,還差點被嗆到。

草!一秒破功!。 海浪驚濤,天地變色。

神魔島上轟鳴震天,引起整個東海的海域波濤洶湧異常。

神魔殿中。

白萬里因心中仁慈,一忍再忍,不想與風千古動手,可風千古咄咄逼人,此時出手招招狠辣。

眨眼間,神魔殿就被弄得千瘡百孔,狼煙四起,一片狼藉。

可憐的鄭少君,本就有傷在身,卻被風千古力量波及,震的他口吐鮮血,飛出殿外,直接昏迷不醒。

「發生什麼事情了?」

「大事不好了?兩位島主打起來了?!」

……

聲勢浩大,神魔殿中傳來力量波動,瞬間引起神魔島上的強者紛紛趕來。

當眾人看到,是兩位島主正在交手,眾人神情緊繃,各自迅速退出百丈開外,卻沒人能夠制止。

「風兄?」

「請你立刻住手!」

「若繼續這樣下去,別怪我白萬里不客氣!」

忍耐度,已經達到極限的白萬里,一身狼狽向出手的風千古大聲警告。

「哼!」

「白萬里?你個慫貨!」

「要是怕了,就立刻求饒,向我低頭認錯!」

風千古豈能罷手?

等待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幾千年,這次無論如何都要一分高低,不然他絕對不會收手。

白萬里臉色陰沉無比。

他有心止戈,可風千古不知好賴,非要逼他出手不可。

轟!

就在白萬里氣惱之時,對面風千古突然一掌擊塌神魔殿。

白萬里逃的及時,沖入上空看向下方被毀的殿宇,這讓他火冒三丈。

就算兔子被逼急了還會咬人,更何況他白萬里又不是一個軟柿子!

「得寸進尺!」白萬里大發雷霆,怒斥之時化為一道白光,手起剎那間風雲變色,浩然罡氣被他施展淋漓盡致。

轟隆!

只見風千古瞬間被浩然罡氣震飛出去。

別看白萬里慈眉善目,動起手來那可是真不含糊。

畢竟他可是與風千古齊名的人,實力自然不在風千古之下。

「好啊!」

「幾千年你都沒有荒廢光陰,我看你是早就迫不及待贏了我。」

「好一人稱霸世界,對不對?!」

風千古眉頭緊皺,看到白萬里浩然罡氣更加渾厚,這讓他感覺到了壓力。

幾千年來,他們兩個都沒有懈怠過,但因為彼此不知道對方實力如何,所以才讓風千古懷疑白萬里預謀已久。

「風千古?」

「要打的是你,你又怪我早有企圖,你是真的以為我白萬里好欺負嗎?」

白萬里可是在氣頭上,看風千古冤枉自己,他豈能容他?

嗖!

這次,白萬里率先出手。

只見他撐起浩然罡氣,勢如破竹逼向對向風千古。

風千古看到白萬里認真起來,他也不會含糊。

「天魔萬化,魔高一丈!」

風千古全身魔氣暴動,雙臂之時,天地起色,日月無光,魔氣幻化一丈巨人,抬手一掌,暴發出毀滅之威,拍向襲來的白萬里。

轟隆……!

兩位島主交手,那可是驚天地,泣鬼神。

四周神魔島強者,看的可是驚心動魄,不寒而慄。

幾千年來,兩位島主從未真正動手過,如今一交手可謂是震撼蒼穹,引起八方天地共鳴。

只見神魔島上空,一黑一白兩道強光不斷碰撞,聲聲巨響猶如雷鳴一般。

「沒想到,白島主實力也會這麼強?」

「廢話!白島主修鍊的儒罡正浩氣,乃是正道之法,正好可以剋制風島主的魔功。」

「也不知道兩位島主因何動手?他們再繼續打下去,恐怕會引起海嘯波及蒼生?」

……

有人驚嘆有人憂。

神魔島眾多強者神情各異,看著他們兩位島主大打出手,讓他們這些人不知所措。

由於白萬里與風千古二人的打鬥,已經影響海域,掀起萬丈波濤,這會引發災難,殃及無辜。

此時,白萬里的浩然罡氣剛柔並濟,居然隱隱佔據上峰。

風千古看自己勢弱,即將不敵白萬里,他氣惱一咬牙,抬手喚出一把黑色大刀,橫空一斬,有蛟龍出海之威。

白萬里雙手排掌一推,浩然罡氣如潮水狂涌而上。

噗嗤……!

白萬里震退風千古一刀,抬手抓向大海厲喝一聲:「劍來!」

嘩……!

隨著白萬里一聲叱吒,海中飛出一把碧藍長劍落在他手。

這兩位島主,不單單是拳腳功夫了得,兵器上的功夫也是一絕。

風千古的使用魔刀,施展是『天魔刀法』。

而白萬里,他劍道之意,來源這無邊無際的大海,被稱之位『大海劍意』。

嘩啦!

白萬里一劍凌空,背後驚現萬丈波濤,波濤乃是由白萬里無窮劍意組成,散發出氣吞天下之威能。

「百魔三絕!」

看到白萬里出手就是全力,風千古一咬牙將天魔刀至高一式施展而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