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文明的代表根本沒想到在這次宇宙交流大會上遇到空間摺疊技術,壓根就沒有這方面的預算。

可是空間摺疊技術對於三級文明有着極大的幫助,又不能不交換。 於是乎,那些材料不足的文明代表紛紛聯繫起自己的『好友』,希望能從他們手中借到足夠的材料,用來換取空間摺疊技術。 隨着蘇寒拿出空間摺疊技術出來交易,這個消息迅速傳開。 「你們聽說了嘛!在三級文明交流的會場當中,有

可是空間摺疊技術對於三級文明有着極大的幫助,又不能不交換。

於是乎,那些材料不足的文明代表紛紛聯繫起自己的『好友』,希望能從他們手中借到足夠的材料,用來換取空間摺疊技術。

隨着蘇寒拿出空間摺疊技術出來交易,這個消息迅速傳開。

「你們聽說了嘛!在三級文明交流的會場當中,有一個文明竟然拿出了空間摺疊技術用於交易。」

「我沒有聽錯吧!一個三級文明竟然能研發出空間摺疊技術?」

「三級文明就可以研發出空間摺疊技術,潛力還真是巨大啊,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跟這個文明好好的交流一番。」

三級文明交流會場!

蘇寒等人正忙着跟其他文明交易。

沒辦法!

空間摺疊技術在三級文明當中,已經算得上比較罕見的技術了。

不少三級文明至今還沒有掌握空間摺疊技術。

就算是有三級文明掌握了空間摺疊技術,也不會像蘇寒這麼大方的拿出來交易。

可是他們哪知道,蘇寒的腦海當中還有比空間摺疊更加強大的技術。

只要給他充足的時間和材料,便可以研發出來。

既然如此,蘇寒為何不大大方方的拿出來交易,換取自己所需的材料呢。

此次交易過程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期間多大七八個文明與龍淵星交易。

這還是蘇寒仔細挑選了一番的結果。

如果不仔細挑選的話,估計在場一半的文明都想要跟蘇寒交易這空間摺疊技術。

或許有人會問,其他文明才掌握了空間摺疊技術之後,難道不會拿出來二次交易嗎?

在這裏就值得稱讚一下四大七級文明的遠見。

曾經的宇宙文明交流大會混亂不堪。

一些文明在與其他文明交易之後,立馬轉手將交換來的技術『賣給』其他文明。

這也間接的損害了其他文明的利益。

所以不知從何時起,這裏便有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那便是,凡是交易來的技術,該文明絕對不能用於第二次交易。

一旦有文明違規,定將會受到四大七級文明的聯合追究。

當然,其中也有文明鋌而走險,私下將交易得來的技術用於其他文明做交易。

一旦這樣的行為被其他文明揭發,那麼該文明的所有財產都將會沒收。

而揭發的文明將會得到那個文明一半的財產。

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沒有文明願意冒着莫大的風險,將交換而來的技術用於二次交易。

短短兩個小時的時間,蘇寒收到的材料幾乎是龍淵星進行一年星際探索獲得的材料。

這讓蘇寒不得不感慨,真不虧是宇宙文明大會,好東西就是多。

見到成堆的材料進入自己的口袋,蘇寒還生出了一個更加大膽的想法,那便是將腦海當中其他來自高級文明的技術用於交易。

可是這個念頭剛一生出,就硬生生的被蘇寒給掐滅了。

一個三級文明研發出空間摺疊技術,可以算是這個文明比較有潛力。

可是當一個三級文明拿出更多的來自高級文明的技術后,那麼這期間可就有貓膩了。

現在的龍淵星實力並不是很強,蘇寒也並不想多惹事端。

就這樣,有關空間摺疊技術的交易暫且告一段落。

經過梁爽的統計,此次他們得到的材料足夠支撐龍淵星未來一年的發展。

也就是說,在未來一年當中,龍淵星不再需要為材料發愁。

此時,宇宙文明交流大會已經進入了尾聲。

很多文明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就在蘇寒準備帶着梁爽等人離場之際,一個身穿燕尾服的奇怪生物卻是緩緩的登上了台。

這個生物模樣看似非常的古怪,可是骨子裏面卻是流露出一股自信。

這股自信彷彿與生俱來一般。

瞬間,蘇寒便對這位奇怪的生物來了興趣。

這傢伙究竟來自哪個文明,竟然會選擇在宇宙文明交流大會即將結束的時候登台。 這事說出去,能感動科西一百年。

就算是快死了,都得拼着最後一口氣,將故事傳給下一代。

在把食物全部放爛之前,他那位「迪恩叔叔」,終於想起了自己還有個嗷嗷待哺的大侄子,收拾好了大老遠給他帶的東西,來到了騎士學院的大門口。

要不是負責看守的老騎士眼疾手快,將人攔了下來,科西離名揚全學院,就差那麼一截小拇指的距離了。

堪稱是異世界版大難不死的男孩。

可惜他現在還不知道,看門大爺為了自己的名聲,做了多麼大的貢獻。

「邀請函倒是真的,但是只能證明你的家長身份,不能作為通行證明。」

負責看守的是一名六七十歲的老年騎士,雖然年歲已高,但威勢猶在。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位老人家在看到卡娜的那一瞬間,手就直接握在了劍柄上,一身鬥氣蓄勢待發,即便是迪恩出示邀請函都不管用。

那種莫名的戒備和嚴陣以待的架勢,看得迪恩一頭霧水,最後還是他手背處公會會長的身份證明,派上了用場。

迪恩會長也終於算是體驗了一把特權階級的威風,會長身份一擺,老騎士臉上的戒備瞬間化於無形,剛才的堅持也拋到了九霄雲外,沒等他開口,就主動向學生那邊發送了消息。

也是因為他過於主動,迪恩遺憾錯失了潛入騎士學院的機會,只能守在門口,跟老騎士閑聊打發時間。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二十多分鐘以後,科西才終於算是帶着安達爾,出現在了學院門口。

……

見到科西身影的那一瞬間,迪恩就開始尋找起了詭影娃娃。

一直到他看見了藏在大侄子身後的安達爾,這種目的性明確的尋找,才宣佈告終。

好小子,還挺上道的。

迪恩滿意地揚了揚眉梢,表情越發舒緩起來。

詭影娃娃可是今天的主角之一,就算是少了科西自己,也不該少了它。

好在大侄子還算懂事,不至於連這點道理都參透不了。

隨着這一人一寵的走近,安達爾的模樣越來越清晰。

迪恩上下打量著這隻從血脈上講,算是卡娜弟弟的詭影娃娃,眨了眨眼。

熟悉的系統界面,在眼前展開。

【魔寵種族:詭影娃娃】

【性別:雄】

【屬性:幽靈(陰影)/暗】

【種族資質:a】

【個體資質:s】

【天賦:暗影行走、雙生子的禮物】

【魔寵介紹:雙生對象的高度,決定了它的極限。

而幸運的是,這隻詭影娃娃擁有一個極具發展潛力的雙生姐姐。】

【技能:暗毒之爪、陰影觸手、暗影球、影子分身、影子束縛、影子模仿、暗元素網、潛影、影子洞、燃影】

……

好傢夥。

這直白的系統介紹,看得迪恩一時有些失語。

就差在卡娜腦門上標明「扶弟魔」幾個大字了。

還扶得十分徹底。

你有的我也有,你沒有的我還是有。

這「雙生子的禮物」,活脫脫就是一個吃軟飯的天賦,充分展示了魔寵的多樣性和可能性。

跳過天賦這一欄,迪恩直接下滑到安達爾的六位數據圖,跟卡娜進行對比,拋開不同天賦帶來的加成后,他最終給出了一個合格的評價。

能看得出來,在這隻魔寵的培養上,科西是費了心思的。

作為一個外行人,他能把詭影娃娃培養到這個地步,不說盡善盡美,但最起碼做到了沒有辜負它的天賦。

……雖然在迪恩看來,那個天賦着實沒什麼被辜負的餘地,但好歹安達爾的身體狀況發育得不錯,他就姑且算科西是努力了吧。

關掉系統,考核結束的迪恩看向大侄子和安達爾,露出了真心實意的笑容。

「喏?」

大概是魔寵間的特別感應,安達爾在看到卡娜的那一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的身份。

它有些心虛地用爪子撓了撓臉頰,像是想起了自己多次借用卡娜力量的戰鬥經歷,然而很快,這一縷心虛就消散了。

安達爾主動上前兩步,抬臉朝卡娜貼了過去。

可惜這種貼貼行為還沒成功達成,就被卡娜伸爪抵住,推到了遠處。

兩隻魔寵你一爪我一頭,在同出一源的氣息包裹下,很快就熟悉起來。

只留下兩個主人,在一旁敘舊。

「這些……都是給我的?」

簡單地打過招呼以後,科西第一時間把注意力放在了迪恩身後的小山上。

他嘴角微微抽搐,聲音中也帶出了幾分不易察覺的顫抖。

「當然。」

迪恩絕口不提裏面有一部分是他母親給自己準備的,直接一錘定音,把整座小山都推給了科西。

「都是沉甸甸的母愛啊。」

科西帶着一臉抗拒地接受了這過於沉重的母愛,然後當着迪恩的面,用學分雇了兩個走過的學生,幫忙把東西帶到了寢室。

而他本人,則是跟迪恩一起,來到了學校附近的餐廳里。

短時間內進入了兩次學院餐廳的迪恩感覺心情十分複雜,總覺得這種流程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他意思意思地關心了兩句大侄子的學院生活后,就直奔主題,向他打聽起了阿爾法的消息。

「你知道阿爾法嗎?」

「阿爾法?刺客學院的那個?」

六大學院裏,叫阿爾法的人沒幾個,科西很自然地就聯想到了最強的那個身上。

他向迪恩描述了一下阿爾法的相貌,得到了肯定的答覆。

迪恩順勢問道:「他的實力怎麼樣?」

「他啊……」

提起這個對手,科西不自覺地露出了鄭重的表情。

「是我的勁敵!」

迪恩一言難盡地看向大侄子。

說實話,這麼形容,他真的很難判斷阿爾法的實力。

莫名覺得拉低了阿爾法的檔次。

於是迪恩遲疑片刻,選擇了一個或許能對大侄子傷害小一些的問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