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持續不斷的攻擊,顯然會消耗他們巨大的力量。

「不行了,我罡氣已經快消耗殆盡了!」 「這傢伙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防禦力居然如此恐怖!」 「我們這麼多人聯手攻擊,就算是宗師九重,應該也能打死了!」 「不是應該,是絕對可以!」 強者們紛紛議論起來。 最後,全都停下了攻擊,他們實在是打不動了!

「不行了,我罡氣已經快消耗殆盡了!」

「這傢伙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防禦力居然如此恐怖!」

「我們這麼多人聯手攻擊,就算是宗師九重,應該也能打死了!」

「不是應該,是絕對可以!」

強者們紛紛議論起來。

最後,全都停下了攻擊,他們實在是打不動了!

秦風見狀,則是輕蔑的笑道:「這就結束了嗎?我還以為阮家有多厲害呢!」

嘲諷的話,使得阮文氣得五官都抽搐了起來。

「臭小子,你別得意!」

「你不過是防禦力驚人而已,卻不敢對我們動手是嗎?」

「我看,你身上就只有這一種強大的防禦手段吧,有本事你主動出手試試?」

秦風笑了起來,「我要是出手,你們可能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考慮清楚了嗎?」

雖然是在笑,但話語之中,冰冷的語氣,卻使得所有人心頭一寒。

下意識的覺得,秦風的話不是在開玩笑,而是在陳述一件事實。

然而此刻被秦風激怒的阮文,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

「殺光我們所有人?」

「哈哈,你還真是會說大話,有種就來試試!」

「好!」

秦風點了點頭。

下一刻,抬手之間,全身靈力瘋狂爆發出來!

轟轟轟

以他身軀為中心,出現了一股恐怖無比的風暴。

這不是普通的風暴,而是傳說中,極其罕見的靈力風暴。

足以毀天滅地!

風暴所到之處,周圍大地,直接就被摧毀,古樹坍塌,草木生機蕩然無存!

就連山脈,也是受到了巨大的衝擊,無數巨石滾落下來。

巍峨的懸崖上,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縫,旋即,整個山脈都塌陷了下來!

阮家一眾強者,無不臉色大變。

這風暴中蘊含的恐怖力量,他們生平從未見過。

那種力量明顯不是罡氣,但卻要比罡氣強大了無數倍。

一名宗師七重的強者,怒吼著朝那風暴沖了過去,想要硬抗秦風的手段。

結果,整個人才剛剛靠近,剛進入風暴之中,身軀就直接化作了一堆齏粉,消散在這片天地!

這一幕,使得眾人紛紛瞪大了眼,背後寒氣直冒!

這是什麼手段!

如此恐怖!

這簡直就是毀天滅地,無所不能。

而阮文看到這一幕,也是傻眼了。

終於相信了阮鴻說的話,全都是事實。

眼前這個傢伙,根本就不是人類,而是魔鬼。

秦風臉上,露出來戲謔的笑容,靈力操控之下,風暴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轟隆隆

如同海面之上,掀起一場巨大的海嘯,毀滅天地!

強者們看到這一幕,哪裡還有半點戰意?

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一個個朝著遠處逃遁而去。

「大家快跑!」

「這風暴實在太恐怖了,不能硬抗!」

「快躲開!」

即便強者們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

但這樣的情況下,衝上去根本就是送死。

所以毫不猶豫,全都選擇了往回跑。

可惜,速度上卻依舊不是這風暴的對手。

眨眼之間,就被強大的風暴所淹沒!

身軀一個個化作齏粉,消失在了高空之上!

前後不過半分鐘的時間,天地忽然就安靜了下來。

十多名宗師五重之上的阮家,全部隕落在秦風手下。

場上,只剩下阮文一個人。

他臉色慘白,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畫面。

就在一天之前,阮家還是如日中天,可這一晚上,一切都被顛覆了!

阮家的所有頂尖強者,全部死在了眼前這個男人的手下。

這一切,對於阮文來說,簡直就像是一場噩夢!

他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讓這場噩夢趕快醒來!

在遠處,還有一人活著。

便是阮鴻!

阮鴻也是絕望的看著這一幕,內心痛苦無比。

他早就勸說過家主了,讓家主好好把秦風供起來。

偏偏不聽,最後落得了這樣的下場。

阮鴻朝著阮文飛了過去,哀求道:「家主,趕緊投降吧!」

「咱們不是秦風的對手,只要答應了他的條件,還有活命的機會!」

而此刻,阮家府邸內,族人們也是絕望的看著天空。

他們自然是看到了剛才的畫面。

阮家的一眾強者,全都被敵人滅殺,隕落!

。「嗯。」

江涯應道,不管是語氣還是表情倒都是毫無波瀾的樣子,又像是蓄謀已久。

一時間的功夫,溫桓只覺得自己心中的火氣更甚,又覺得有些好笑。

「你信不信……」

她馬上就能離開這裏?

於她而言,只是單純的轉換一個地點,根本不算什麼大事。哪怕現在她人不在辰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三百一十七章哄誘 一時間法庭鬧哄哄的,都對這個轉變措手不及。

倒是褚逸辰很淡定,還冷嘲「倒是真沒看錯他!」

傅文博太愚蠢,他身邊被安插多少敵人都不知道。

他給傅家機會了,可惜讓人失望。

李安安沒聽褚逸辰說什麼,垂眸,她當然不相信向浩是為了正義出庭的,可能傅藝橫給了他錢,但她還是為傅藝橫高興,身處傅家那麼複雜的環境,太單純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她抬頭淺笑。

法庭上。

向浩繼續說「我有證據,二少調換藥物的視頻我用手機拍攝下來了,之前很猶豫,直到大少被冤枉,我良心過不去,才出庭作證,大少這麼多年一直精心照顧先生,所有人都看在眼裡,我不能為了利益做出違背良心的事!」

說完他把自己手機拿出來。

裡面的視頻被送到了法官手裡。

因為沒有公布,所有人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內容,不過證人既然拿出來,那證明一定確有其事。

旁聽席上議論紛紛。

都在說傅文博惡毒。

法官接受了證據,但當場並沒有宣判結果,可能還要一次開庭,不過事情因為提向提供證據,扭轉局面。

結束后。

傅文博頹然坐在椅子上,失去了以往的冷靜,看著對面的傅藝橫和向浩恨不得過去殺了他們。

對,之所以他父親身體檢測出那些藥物,是他喂的,只不過是因為他找不出父親病因,傅文博做得太隱蔽,誰知道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身邊有向浩這個內鬼,讓他一敗塗地。

「你個畜生!」

傅文博忍無可忍衝過去打人,被法警制服。

章淑急忙去哄兒子,大罵傅藝橫心狠手辣!

傅藝橫整理西裝站起來,穩步往前走去。

褚逸辰準備帶著李安安離開,因為這個結果讓他失望,傅藝橫贏得太輕鬆,卻看到傅藝橫朝著他們走來,他的目光滿是冷意和敵意,褚逸辰笑,手放在李安安柔軟的腰肢上,宣誓自己的佔有慾。

「傅藝橫,恭喜你!」

李安安沒看到傅藝橫一瞬間的眼神,朝著他笑,笑容能將人融化,因為她是真心為他高興,並沒有因為私生子的身份失去什麼。

傅藝橫勾唇輕笑,他喜歡她的笑容,就像多年前那晚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內心的憤怒無法宣洩看到青澀的她一樣,善良又故作勇敢。

現在也依然讓他心動,想擁有。

不過隨即眼眸一冷。

「褚總,這次真是謝謝你的指教!」

他目光直視著褚逸辰,滿是挑釁。

褚逸辰挑眉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傅總,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你是指,傅文博找我幫忙的事,我沒答應,你誤會了!」

李安安微愣,她去看一臉無辜的褚逸辰,又去看傅藝橫,兩人之間有誤會?

「傅藝橫,你下套陷害我哥,你怎麼這麼壞,這個野種!」

傅詩情突然跑過來罵,打斷了傅藝橫和褚逸辰的談話。

但人剛靠近,就被傅藝橫身邊的人攔住了。

「你吃我家人,喝我家的,還這麼無恥,狼心狗肺!」傅藝橫邊哭罵,不接受他們輸了。

。零點中文網] 『人類,汝所求何為?』

崩壞也被凌淵的話給整樂了。

打劫她?這還是無盡歲月來第一次聽到這麼有意思的話。

「沒什麼,就是希望你能交出一些東西。」

『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