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論聲驟起:

「怎麼換人了,還換上了兩個年紀一看就不怎麼大的年輕人。」 「他們能行嗎,瞧瞧……那小姑娘恐怕還在讀書吧。」 比賽場地內,也有人在看見了葉瓷時,拉過馮良怒目質問: 「老馮,你他媽瘋了吧。這兩個小孩來幹什麼,你瞧瞧那女生,她這個樣子能做什麼?」 「就是,隊長,你快

「怎麼換人了,還換上了兩個年紀一看就不怎麼大的年輕人。」

「他們能行嗎,瞧瞧……那小姑娘恐怕還在讀書吧。」

比賽場地內,也有人在看見了葉瓷時,拉過馮良怒目質問:

「老馮,你他媽瘋了吧。這兩個小孩來幹什麼,你瞧瞧那女生,她這個樣子能做什麼?」

「就是,隊長,你快點把崔雪她們換回來吧。」有個女生急得眼淚都快要掉了出來。

「你們知道什麼!」一直站在馮良身邊的男生,漲得滿臉通紅道:

「崔雪跟戚風是自己走的,又不是隊長趕他們離開的。」

「這兩個人忘恩負義,被人用高價挖走了。」

這話一出,場地內頓時靜默了幾秒鐘。

旋即便有人悶聲悶氣道:

「就算他們走了,也不用請這兩個……來吧。」

「沒錯,他們兩個不是浪費時間嗎?」

忽然一道冷冽的笑聲乍然響起,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小姑娘的身上。

只見她眉宇間俱是冷意,嗤笑道:

「找我們是浪費時間,那幾位在這裡待了那麼長的時間,有沒有研究出來該怎麼解決問題?」

裹挾了嘲諷之意的凌厲語句,讓幾人面紅耳赤。

更有人不忿且羞惱道:

「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們,難不成你能解決那程序上的問題?」

「就是,我們在座的哪個不是拿了不少獎項的人,你才多大,剛說這樣的大話?」

葉瓷唇角微勾,語調輕慢,「怎麼來這裡比賽,需要比誰的年齡大嗎?」

「當然不是。」馮良愣了愣,忙應聲回答。

「那不就是了,不是要解決問題嗎?」葉瓷挑眉。

馮良反應了過來,忙把她帶到了電腦前。

他正要對葉瓷說明問題,一個男人疾步上前擋住了屏幕,「隊長,你怎麼能隨便對人講這些機密?」

話音剛落,葉瓷便輕輕一拂,拍開了他的手。

不等男人發作,她便一個凌厲的眼風甩了過去,冷嘲道:

「怎麼,一個個的,都不想華夏贏是吧?」

「我們哪裡不想贏了?」那攔人的男人便當即吼出了聲。

「想贏,就閉嘴,讓開。」葉瓷言簡意賅道。

輕飄飄的一句話,竟震懾得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噤了聲。

「還不快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姜晞冷冷開口。

方才還激動不已的人均往後一退。

葉瓷根本沒給他們一個多餘的眼神,便將注意力放到了電腦屏幕上。

正如那馮良所說。

他們研究的程序已經徹底崩潰。

一般人根本不能在短時間內將程序修復。

「怎麼樣?」馮良關切道。

「現在還剩多少時間?」葉瓷沒有抬頭,手指飛快地在電腦鍵盤上敲擊。

馮良看了眼手腕處的表,黯然開口:

「大概還剩下十分鐘左右。」

這也是他聽了諸葛蘇的話,便將葉瓷與姜晞請來這裡的原因。

這麼短的時間,他根本就找不到有用的人。

倒不如聽諸葛先生的話,碰碰運氣。

「好,給我三分鐘。」葉瓷利落開口。

她那帶著篤定的清冷語氣,震得馮良微一怔愣。

這小姑娘難道不知道,崩潰了的程序想要重新修補好,絕對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

遲疑了片刻,他還是忍不住勸道:

「你儘力就好,就算輸了,還有我這個隊長在。」

葉瓷手下動作未停,一雙黑色的瞳眸里映照出了他那張認真保證的臉。

「放心,我說了你們不會輸。」她淡然開口。

恰好這時,有人聽到這話,便暗含了嘲諷之意笑出了聲,「隊長,這就是你找回來的人。」

「可真是年紀不大,口氣不小啊。」

。 金家。

褚妍面前坐著一個小心翼翼的女人。

是瞿佳。

這一個月她從天堂到了地獄,又從地獄回到人間。

可謂什麼滋味都嘗過了,現在的她還是在娛樂圈,不過名氣大不如從前。

只是偶爾在車展上露臉,但大多數被人圍觀議論。

雖然還有死忠粉,但徹底的涼了。

還有她肚子上的疤痕,讓她穿暴露點衣服都不行,而這些都是拜李安安所賜。

好在老天有眼讓她比她更慘,被罵得更狠。

想到這裡她心裡的那股怨恨才壓下去。

「金夫人,你找我來什麼事?」

褚妍冷聲「你知道嗎?李安安回來了。」

瞿佳剛剛壓下去的怨氣又起來,這兩天她沒出門,每天都在房間里喝酒,更沒關注網上的事,不知道李安安已經回來了。

她眼底閃過恨意,但又畏懼,不知道面前這個貴婦找自己過來做什麼。

「明天韓家就會認她做乾女兒,以後光明正大走入上流社會,韓家韓東嶽你應該知道吧,妥妥的名流,你不恨?」

瞿佳激動「不可能,李安安名聲這麼差,怎麼可能被韓家看上的,你騙我!」

褚妍倨傲「呵呵,我金家會騙你,笑話!」

瞿佳「那你找我來做什麼?」

「很簡單,你恨李安安吧,如果恨的話,明天我帶你去,狠狠的報復她,讓所有人知道她的醜事,攪亂宴會,讓她當不成韓家女兒,你覺得怎麼樣?」

褚妍和顏悅色地說,其實她厭惡和平民打交道,但為了折磨李安安,她願意屈尊降貴。

瞿佳猶豫,要去韓家,面對社會名流,讓自己更加身敗名裂嗎。

李安安值不值得她這麼做?

褚妍見她畏縮的樣子笑。

「瞿小姐,這可是你唯一打壓李安安的機會了,如果你不把握這次機會,以後怕是連李安安的衣服都夠不著,一個豪門千金,一個落魄的藝人,你自己想!」

瞿佳瞳孔劇烈一縮。

「我要收拾李安安,一定要狠狠的收拾她!我要她像我一樣狼狽不堪,被所有人嗤笑!我恨她,我恨死她了。」

褚妍笑「很好,那明天見!」

褚妍讓人把瞿佳送出去,之後讓傭人把地板仔細拖乾淨,又噴洒香水,她厭惡窮人的味道,尤為厭惡!

「我兒子呢?」

褚妍問

一旁楊曉嬌急忙說「他去見國外來的客戶了,說晚上不回來!」

楊曉嬌不太高興,現在錢多了,更是不回家,她沒有任何辦法,褚妍不把她放在眼裡,她鬧都沒人理會。

金恩選突然說「奶奶,那個李安安就是個瘋子,她還想打我,明天你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

褚妍眼底都是冷意「我會的,放心,我的好孫子!」

一家日式料理店。

金辭炫和國外來的人喝醉了,準備去酒店再找女人享受一番。

一行人醉醺醺出了店子準備車上,突然幾輛黑色豪車急剎車停在他們身邊。

車門打開下來一群高大的男人,對著他們的拳打腳踢。

金辭炫被揍趴在地上,抱頭躲避間看到其中一輛車子,窗戶半開,一個男人手指夾著煙,從裡面伸出來,煙頭燃著,看不清臉,姿態冷酷又駭人。

。零點中文網] 「嗯?」燭缺微微一愣,旋即他察覺到了什麼,眸子變成了猩紅色,看向諸葛凌天一驚道,「不好,他不是諸葛凌天,他是大千佛國的叛佛,無崖佛!」

眾人,皆是驚訝地看向了燭缺。楚秦,也是面色微微一凝。

「焰日魔尊,還是被你發現了。」諸葛凌天的話語,變得不再沙啞,反而,帶著一些瘮人的意味。

同時,諸葛凌天的身上,璀璨的金色光芒亮起。下一秒,諸葛凌天的模樣,變化了起來,由原本諸葛凌天的模樣,變成了一副老僧陀的樣子。

此人,兩腮微微凹陷,雙目深邃,頭頂是沒有頭髮的,最清晰可見的是他額頭上,原本有一個「卍」字,卻被指痕一般的痕迹給破壞了,留下了一道傷疤,應該是無崖佛,徒手做的!

同時,一股無比可怕的佛道氣息,從無崖佛的體內湧出。

這股力量,除了九陰,燭缺,東方秦歆三人,眾人都可以說,平生僅見!

頓時間,不僅是楚秦的女人們,諸葛正山等人,也都是一驚。

「大千佛國,叛佛,無崖!」九陰和東方秦歆,異口同聲道。

「你不是被大千佛主重創,逐出大千佛國了嗎?」九陰補充問道。

「不錯,老衲,正是無崖!」無崖冷漠一笑道,「這不,剛剛被輪迴神泉,給恢復了嗎。」

「我家聖主呢!」諸葛正山,害怕地問道。

「早被我給奪舍了。」無崖佛,冷漠一笑道。

「我知道。你奪舍了諸葛凌天,利用了小九和楚秦,進入了這輪迴神殿,藉助輪迴神殿,恢復你的力量!」燭缺說道,「難怪,小九說你會大千佛國的聖法,藏的夠深的啊,連我都沒有發現你。」

「你說的不錯,焰日魔尊!」無崖佛冷漠一笑,接著看向了九**,「沒想到啊,魔界至尊,竟然只剩下一道靈魂了,等我吞噬了你的靈魂,便可以佛魔兼修,到時候,所謂的大千佛國,也必須臣服在我的腳下!」

楚秦,頓時露出了一抹冰冷的殺意!

「有我在,你休想動小九,一根毛髮!」燭缺,冷漠一笑道。

「哈哈哈,好啊,焰日魔尊,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大慈悲掌!」無崖佛的話音一落,他的身上,頓時亮起了無盡金光,一道璀璨的佛影,在他的背後出現。

下一秒,無崖佛和佛影一同,朝著燭缺,轟掌而出。

燭缺,見勢,當即渾身魔力涌動,同樣地轟出了一掌。

剎那間,無崖佛的佛道之掌與燭缺的魔道之力,重重地撞擊在一起。

幸好,這裡是輪迴神殿,魔族聖地,一切的物體,都是不可撼動的,因此他們沒有造成什麼破壞。

饒是如此,那恐怖的餘波衝擊出去,也是讓千仞雪,水冰兒,不死鳥她們所有人感覺胸中一震!

而魔犼,只是冷漠地看了一眼無崖佛一眼,繼續地數著它的「九!」

「無崖佛,至少是聖尊三重天的力量,雖然剛剛恢復,但是叔叔,不是他的對手!」九陰說道,「秦歆,我們也幫忙!」

「是,魔尊大人!」東方秦歆的話音一落,與九陰,一起,一共來到了燭缺的身邊,一同出手的還有雲曦,青兒,龍兒,鳳凰她們這些神尊級強者。

甚至,諸葛正山等人,也加入了戰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