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他下意識的朝著江塵看去,心神竟是慢慢安定了下來,不知從何時開始,這個少年總是能讓他安心……

。 「……對,找個避雨的地方,然後給馬兒包紮一下就好了。」花想容自言自語,又抬頭問道,「可是,這裡哪裡有避雨的地方?」 柳爭把她從地上拉起來,道:「你跟我來。」 他說罷,將傘遞給花想容,讓她拿好,又將馬兒從地上扶起來,帶著這一人一馬,往前走了一百多步,到了一個茅草亭子里。

。 「……對,找個避雨的地方,然後給馬兒包紮一下就好了。」花想容自言自語,又抬頭問道,「可是,這裡哪裡有避雨的地方?」

柳爭把她從地上拉起來,道:「你跟我來。」

他說罷,將傘遞給花想容,讓她拿好,又將馬兒從地上扶起來,帶著這一人一馬,往前走了一百多步,到了一個茅草亭子里。

這個草亭子很簡陋,不算大,可亭子里居然還有乾草,乾草旁不遠處還有一些乾柴。

花想容進了草亭子,收了傘,問道:「你怎麼知道這裡有一個草亭子的?」

柳爭將馬牽到裡面,亭子里的空間霎時變得很小,花想容又往乾草堆里走了兩步。

他一邊綁著馬繩,一邊淡淡的回答道:「來的時候發現的。」

花想容一愣,問他:「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跟著我的?」

柳爭綁好馬繩后,又走到乾柴旁,拿著乾柴,接著回道:「從你出營丘城開始。」

花想容沉默了。

架好柴火后,柳爭拿出懷裡的火筒子,吹了一口氣,筒子冒出火苗。

幸好,沒被雨淋壞。

他拿出乾草做火引,一邊生火一邊道:「你從廣嶺出來不久就下了雨,我去買傘,出城時已經不見你的蹤影了。」

「我……」花想容不知說什麼好。

她完全沒發現自己被人跟著。

「我猜想你是想回營丘,一路跟過來,但是你策馬走得太快,我現在才追上你。」柳爭平淡的道。

花想容低頭,道:「對不起。」

柳爭輕勾唇角,問道:「對不起什麼?是我自己要跟著來的。過來烤烤,你身上的衣裳都濕透了,會著涼的。」

花想容乖乖的走到他身旁坐下,柳爭看了她一眼,道:「把外衫脫下來,我給你烤乾。」

她愣了愣,然後又脫下外衫,遞給他,冷風吹過,她忍不住揉了揉肩膀。

柳爭接過外衫,看了看,果然發現了上面有明顯的血跡。

他沉默了,花想容只顧著取暖,沒注意到他的變化。

柳爭努力平復了心中那股想殺人的衝動,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一點,問她道:「你背上的傷,是誰幹的?」

花想容止住了動作。

柳爭不提還好,她心裡很多事情,不提她都快忘了自己身上還有傷。

她出來時文漸已經給她好好包紮過了,但此刻淋了雨,傷勢也肯定會惡化。

她已經痛到麻木了,反而沒多難受,聽見柳爭這樣問,只是敷衍道:「我……我自己不小心……」

「是誰傷的你?」柳爭打斷她的敷衍,「告訴我。」

花想容問道:「告訴你做什麼?」

柳爭淡淡答道:「殺了他,替你報仇。」

花想容面上閃過一絲慌亂,伸手湊近火堆烤火,道:「和別人沒關係,不用。」

可她剛剛伸出手,就被柳爭抓住手臂。他看著手腕上那兩道深深的牙印,不可思議的問道:「這是……你自己咬的?」

花想容咬了咬嘴唇,道:「是。」

「你……」柳爭被她氣得說不出話來,「你怎麼能這樣傷害你自己?」

「逼不得已。」花想容將自己的手從他手裡抽出來,道,「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你不要去給我報什麼仇,都是我自己害的。」

柳爭道:「你不說,我自己也能查出來。」

「你查不出來的。」花想容道,「就算你查出來了,也沒什麼用,你不能殺她。」

花想容微微搖頭,懇求道:「你答應我,別查,也別去為我尋什麼仇。這裡面……已經恩怨兩清了。」

柳爭看著她帶著痛色的面容,問道:「你是不是害怕……會給我帶來什麼麻煩?」

她沒說話,算是默認。

柳爭和她強調:「我不怕麻煩。」

花想容道:「我不想你引火燒身。」

雲萱是什麼人?她身份如此高貴,尋常人連近身都難,更何況刺殺了。若是柳爭真為她去刺殺雲萱,無論成不成功,燕國都必定震怒,到時候,誰承擔得起這份怒氣?

柳爭轉過頭,沒說什麼,又想到她脫了外衫還渾身濕透,此刻一定很冷,便脫了自己的裘襖,不等她反應就直接裹住她,道:「別著涼了,你在這兒坐著,頭髮烤乾了才能去睡覺,我去幫你看看馬。」

說罷,又不等花想容回答就徑直去看馬了。

他沒答應也沒拒絕,而是轉移話題,去做了別的事情。

草亭子就那麼大,馬兒拴得離他們也不遠,柳爭仔細看著馬的前腿,左腿不知被什麼東西割傷了。

傷得不深,但足以讓馬兒受驚摔倒花想容了。

他都不敢去想,若不是他及時趕到救下她,真讓她被馬摔了,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受了那麼重的傷還要出來,出來就算了,還非得去淋雨?

他又氣又怕,卻還是不忍心責怪她。撕下裡衣沒被淋濕的地方的衣角,替馬兒簡單包紮了一下傷口,才站起身。

馬的毛還是濕的,人需要取暖,馬也需要。思及此處,他將馬兒牽到離火堆近一點的地方重新拴起來。

花想容靠在乾草堆上,看見他這個舉動,微微一笑,道:「阿爭,謝謝你。」

柳爭坐回火堆邊,看著她,道:「你身體現在很虛弱,睡吧,明日城門開了,我再帶你進城找大夫。」

花想容裹緊身上的裘襖,頭也靠在了草堆上,火堆很暖,也很讓她心安。

背上的傷在作痛,但是她身上沒有力氣,也懶得去理,這點痛她還能受得住。

她閉上了眼睛,道:「不用找大夫,我身邊就有一個很好的大夫……」

「什麼?」柳爭恍然間聽見這句話,忍不住問道。

可花想容沒回答他,因為她已經睡過去了。

柳爭看著她,無奈的搖了搖頭,只當她是太累了,一開始,沒注意到有什麼不一樣。

一晚上他都沒息了這個火堆,一直看著火,也沒能睡覺。

他有寒症,最是怕冷,也最是受不得涼。

可今夜,他不僅淋了雨,還吹了風,不知道回了明月山他得用多長時間才能緩過來。

但只要又想到自己保護了他一次,他便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花想容自己都不知道,她不是睡著了,而是昏迷了。

她實在是太看得起自己的身體了,剛受了重傷,又來回奔波,不僅受了淚,還敢去淋雨,閻王沒收了她都只能說是她命大。

她這一晚上,時而高燒不止,時而身體發冷,柳爭背著她去找大夫,來到一個最近的村鎮里,踢了好幾家村戶的門,才找到了一個村醫。

他拿刀逼著還沒睡醒的村醫給她看病,幸好村醫是個老村醫,有些道行。他雖處理不了那麼嚴重的情況,卻也好不容易給花想容退了燒,暫時壓制住病情,沒讓花想容死在夢裡。

村醫說了,花想容的情況很嚴重,必須馬上去找大夫,否則活不過明日。柳爭走時留下了一錠銀子,村醫看著他又背著花想容離去,只搖了搖頭。

他雖是村醫,但也同樣有著治病救人的醫心。他行醫幾十年,這種情況,按理來說,應該都是救不活了的。

除非救她的人醫術非常了得,還有上好的藥材,再加上她福大命大,或許能救一二。

小姑娘年紀輕輕,也不知是怎的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的。 龍坑內,UP五人直接開打,完全不給SN任何思考的時間。

而河道內,蕾歐娜和趙信走在最前方,還在慢慢的探著視野。

下一刻,小龍的嘶吼聲響徹峽谷。

「SN最後還是來晚了一步,龍魂已經被UP收下,那這裏SN得趕緊撤,別再被留下人了,不然很有可能會掉大龍的!」

然而,澤元的話音才剛落。

一道金光閃過,潘森直接閃現W跳到了趙信的臉上。

「趙信這裏開出大招,最後閃現殘血逃生,想要在藍buff處回城。」

「UP這裏也沒有打算繼續追,而是五人直奔大龍,他們想通過大龍逼迫趙信不敢回城!」

「雖然UP這裏沒有那種打龍特別快的英雄,但是SN不敢賭啊!」

「大龍坑裏又是一點視野都沒有,不過這裏辛德拉有個藍色飾品照了一下,發現UP真的在打了!」

「趙信這裏打了波野怪回了點血,但是血量依舊很低,可是這個時候SN只有靠他了!」

「大龍打的速度並不慢!SN全隊身上的真眼已經在小龍那波用的差不多了,只有傑斯身上還有最後一個!」

「真眼直接插下去,但是很快就被UP排掉,不過已經足夠Sofm這裏判斷大龍的血量了!」

「五千、四千、三千……」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趙信身上,等待着他下去搶龍時,龍坑裏一髮長矛直接飛了出來,直接將趙信戳成了絲血。

然後,又是一支長箭筆直的射向了他!

「這一箭!」

澤元激動的吶喊,「維魯斯這致命的一箭,直接射殺了趙信,也射滅了SN最後的一絲希望!」

「蕾歐娜直接給大招想要留人,SN知道這波讓UP人走了,他們就輸了!」

「太陽耀斑正中馬哥的燼,傑斯直接錘了上去,辛德一個EQ推到三個,感覺SN好像有機會!」

然而,下一刻,進場的傑斯直接被潘森W暈到,瞬間融化。

瑟提抱起一旁的蕾歐娜,直接大招摔在了辛德拉的臉上,EZ拚命輸出,但是傷害實在刮痧。

「潘森大招直飛後排的EZ,馬哥這裏開啟完美謝幕,兩槍狙死辛德拉,最後一槍又收掉了蕾歐娜!」

「最後,只剩下了一個EZ!」

「感覺UP好像可以直接拼一波了!最快復活的趙信還有十幾秒,但光趙信EZ兩人,是守不住這大龍BUFF推進的!」

「維魯斯和瑟提一起回城!然後直接TP中下兩路,兩路兵線一起帶上高地!EZ和趙信完全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基地被UP的五人推平!」

「那讓我們恭喜UP,在季後賽首輪比賽里,以一個乾淨利落的3:0,直接戰勝了SN,成功挺進下一輪!」

……

「太狠了!」

澤元似乎還未完全從比賽中回過神,神色感慨道:「本來以為兩隻隊伍的交手會是一場精彩的BO5,甚至很有可能上來季後賽的首場Bo5就直接拉滿。」

「但是萬萬沒想到,UP今天看着他們出色的發揮,直接打了一個讓很多人意想不到的結局!」

「確實很讓人意外!」

Rita不禁點了點頭,道:「常規賽其實UP最後是以一個非常恐怖的連勝收尾的,而今天他們無疑是把常規賽的火熱狀態,帶到了季後賽中來!」

「上來就是一個3:0,說實話此刻我覺得WE的粉絲們應該挺緊張的,因為這種狀態的UP,說實話好像真的有點恐怖!」

「整個Bo5看下來,除了上路偶爾會有失誤之外,其他幾人的表現,可以說是無可挑剔的。」

「尤其是最後一把,在首發輔助小C身體突發不適的情況下,替補選手Summer這臨危受命,不僅沒有怯場,反而是發揮非常出色!」

「整個前期節奏,幾乎都是由他和H4cker的豹女帶起來的!野區甚至直接把Sofm給打懵了!」

澤元聞言,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這我真就得替Sofm說兩句了,這野區一直一打二,換誰來也得懵啊!」

「不過話說回來了,UP最後一把的野輔聯動,做的真的是很漂亮很漂亮!」

「總得來說,今天UP的發揮,配得上這個三比零!」

「這個狀態,讓我們繼續期待一下他們下一場與WE的對決吧!」

……

「Nice!」

推下水晶后,Zs和h4cker直接激動的直接跳了起來!

對於他們來說,季後賽曾經一度是個可望而不及的的夢想。

直到後來余秋的加入,才讓這個夢想有了實現的機會!

而現在,他們不僅僅是最初的進了季後賽,更是在季後賽的首輪里,打了去年的亞軍一個3:0。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