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府的小姐和小公子也來了,柳沐欣笑道:「星墨,奇琦,你們也出來玩了。」

岳奇琦不悅道:「怎麼哪都有你。」 銀雨卉問道:「姐姐,她是誰啊?」 岳奇琦說道:「一個討厭的傢伙,柳府的小公主,柳沐欣。」 柳顧塵問道:「星墨,這女孩是誰?」 雲星墨說道:「她是魔界的小公主,叫銀雨卉。」 柳顧塵說道:「雨卉,你可以叫我顧塵哥哥,我是

岳奇琦不悅道:「怎麼哪都有你。」

銀雨卉問道:「姐姐,她是誰啊?」

岳奇琦說道:「一個討厭的傢伙,柳府的小公主,柳沐欣。」

柳顧塵問道:「星墨,這女孩是誰?」

雲星墨說道:「她是魔界的小公主,叫銀雨卉。」

柳顧塵說道:「雨卉,你可以叫我顧塵哥哥,我是沐欣的哥哥。」

銀雨卉笑道:「顧塵哥哥,很開心認識你和沐欣姐姐。」

柳顧塵帶著柳沐欣和銀雨卉玩去了,岳奇琦很開心,寧靜看著那三個小傢伙,流漠看著這兩個小傢伙。

流漠說道:「星墨,你怎麼三言兩語就把情敵的注意力轉移了。」

雲星墨說道:「我和奇琦都不喜歡柳顧塵和柳沐欣。」

流漠說道:「看來,柳府的小公子註定要接管魔界了。」

岳奇琦說道:「不知道雨卉喜不喜歡他,不要先下定論。」

幾個小傢伙玩累了,寧靜送柳顧塵和柳沐欣回府了,流漠帶著三個孩子回了白府。

岳紫清說道:「我聽奇琦說,柳家小公子看上了雨卉,我想問一下你們的意見。」

銀驚雲嘆氣:「柳府嘛,這樁婚事著實太虧了。」

白雨沫說道:「只要雨卉喜歡就好。」

白榮荻說道:「只是不知道,柳夫人和柳老爺會不會同意。」

銀驚雲說道:「魔界的小公主,嫁給他兒子,他有什麼不樂意的。」

流漠說道:「驚雲,你要知道,雖然人間和魔界可以和平相處了,但是朝中有一部分人,不想和魔界沾上關係。」

白雨沫說道:「我可以理解,畢竟和魔界牽扯上了關係,就惹上了是非。」

銀驚雲說道:「看來我女兒,以後要受委屈了,不過,有魔界給她撐腰。」

白雨沫說道:「還是不要了,你給她撐腰,女兒嫁不出去怎麼辦,順其自然吧。」

流漠說道:「這樣也好。」

寧靜從柳府回來了,白榮荻說道:「靜兒,不要生氣了,我也很擔心雪沫的。」

寧靜說道:「你擔心的是天下蒼生的安危,不是女兒一個人的安危。」

白雨沫說道:「我也很擔心姐姐的安危。」

銀驚雲說道:「那我們就看看她的情況吧。」

流漠說道:「慕寒說過幾天就要生死決戰了。」

白榮荻說道:「有獨孤寒在,這幾個孩子應該會沒事的。」

寧靜說道:「就算是獨孤寒,他也沒有把握。」

。 疾馳而來的,是一輛平治車。

車子開得很快,尾部帶起一陣煙塵。

平治車,風馳電制般地,開到水庫邊上,一個急剎停下。

車門打開。

開車的司機,率先走下車來。

他迅速繞到後排,將後排車門打開。

然後就低頭躬身,禮貌地,把車裏的人,迎了出來。

李初晨知道,這回來的,肯定就是幕後黑手無疑了。

他不由好奇地看過去。

只見一個兩鬢花白,六十多歲的老人,從車裏走出來。

看到這個老人的時候。

車裏的孫欣欣,頓時就瞪大了眼睛。

因為她認出,這個老人,居然是孫小宇的外公。

郭雨菲的爸爸。

他叫郭仕義,是中海郭家的家主。

郭仕義曾經去過孫家大院,當時孫欣欣還沒有被趕出孫家。

雖然很多年過去,但孫欣欣卻還記得郭仕義的模樣。

孫欣欣很肯定,她一定不會認錯人。

郭仕義下車后,就在司機的陪同下,向李初晨緩緩走來。

「你就是李初晨?」

郭仕義上下打量了李初晨一眼,又說道,「聽說,我那外孫,孫小宇被你打成重傷,你可承認?」

「原來你是為了這事而來!」

李初晨聳了聳肩,冷笑着說道,「我沒殺他,已經很仁慈。」

「怎麼?」

「你這一條腿,都邁進棺材裏的老頭,難道,還想為他報仇嗎?」

郭仕義以為,李初晨被他帶人包圍,會嚇得跪地道歉。

會向他求饒。

卻怎麼也沒有想到。

李初晨這都死到臨頭了,態度還這麼囂張。

郭仕義被氣得渾身直顫抖。

他咬牙,指著李初晨的鼻子。

氣呼呼地說道,「你傷了我外孫,還敢這麼囂張?」

「你小子信不信,我現在一聲令下,就能把你剁成肉泥?」

「外公,不要!」

孫欣欣認出是郭仕義,就抱着盼盼,也下車走過來。

郭仕義是孫小宇的外公。

所以,孫欣欣也跟着孫小宇,叫郭仕義為外公。

孫欣欣走過來后。

又急忙說道,「外公,李初晨是盼盼的爸爸。」

「他把孫小宇打傷,的確是不對。」

「外公您消消氣,李初晨冒犯了您,我讓他向您道歉,還請外公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他計較了。」

「你就是孫家的孫欣欣?」

郭仕義冷冷說道,「你讓我看在你的面子上?」

「你,又有什麼面子?」

「孫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你說你還有什麼面子?」

郭仕義冷笑道,「你一個不知廉恥的女人!」

「你千萬不要和我扯上關係,千萬不要亂喊,我可不是你外公!」

「我郭仕義,也沒有你這種親戚,你少來和我攀親。」

郭仕義的話,字字誅心。

孫欣欣做夢也沒有想到,郭仕義居然會這樣數落她。

頓時滿臉尷尬,有些不知所措。

而此時,李初晨眼中的寒意更盛了。

郭仕義居然敢當着他的面,羞辱他的女人。

他這就是在找死!

李初晨把孫欣欣拉回身邊。

冷眼看着郭仕義,又用冰冷的聲音說道:「老東西,你羞辱我妻子,現在向我妻子道歉,我就不和你計較。」

「否則,我讓你郭家,從中海消失。」 兩人剛進院子,林姨娘便匆匆過來攔住他們。

「宸王妃你這是做什麼,即便你是王妃,但朝廷命婦的卧房你也不能亂闖吧。」

林侯府家祖上有功德,林侯本身也是個厲害人物,他的夫人自然就被封了誥命。

誰知,白君禾根本不管不顧,直接越過林姨娘進了她身後的屋子。

「宸王妃,夫人已經被您氣暈了,你還要做什麼?」

林姨娘在身後叫喊著,但也不敢真的上手去拉扯白君禾,只能抓住跟在身後的林清軒說道。

「清軒你做什麼,你為什麼帶著王妃過來,難道你不知道夫人根本不想見她嗎?」

聽見林姨娘的話,林清軒的臉色有些尷尬,他想相信林姨娘,可是那陣大哥的床邊只有她有機會下手,所以……

罷了,在證據出來之前,他也不想鬧的太不愉快。

「林姨娘,不礙事的,讓王妃進去看看母親怎麼樣了。」

說罷,推開了林姨娘扯著袖子的手,跟著白君禾進了屋內。

此刻林夫人正昏迷著躺在床上,身邊的嬤嬤正在伺候她,見白君禾來了,眉頭皺起,想說什麼,但見二公子也在一旁,便什麼都沒說,在林清軒的示意下,讓開了路。

白君禾上前替林夫人把脈,一邊把脈,一邊詢問林清軒。

「你母親之前容易暈倒嗎?」

一句話讓林清軒心裡后怕極了,母親的身體之前一直很好的,不要說暈倒了,就是頭疼腦熱都很少有。可最近卻頻頻暈倒,只不過他忙著哥哥的事情,無暇去細想,再者,他也只以外是母親太過於擔心哥哥才會這樣。

這會聽見白君禾詢問,便知道母親的脈象肯定是出問題了,趕緊問道。

「母親難道也中毒了?」

白君禾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林姨娘剛進來,就聽見兩人說話,心裡咯噔一聲,不由的去想是不是她們發現了什麼,於是,馬上迎上去阻止。

「宸王妃,你到底要怎麼樣,大公子至今還昏迷不醒,你這樣……你這樣是又要害夫人嗎?」

把完脈,白君禾心裡也知道了林夫人到底中了什麼毒,剛鬆開手便聽見林姨娘說了這樣的話,直接起身打了她一巴掌。

「你知不知道,污衊宸王妃是什麼罪名。」

白君禾不想拿身份去壓人,可偏偏眼前這個人太可惡了。

居然當著她的面給林景軒下毒,若不是她一直守著恐怕林景軒今天便會死亡,而她今天恰好治療了林景軒,這害死人的罪名自然也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皇上本就看她不爽,若是這罪名安在了她的身上,無異於死路一條。

所以,打她這一巴掌都是輕的。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且害人不淺的還是早早處理的好,不過,這是林家的家事,白君禾也沒有想參與,只是打了一巴掌教訓一下。

林姨娘也被這一巴掌打醒了,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身份,連忙跪下磕頭認錯。

「宸王妃,我……妾身實在是一時著急才說了這樣大逆不道的話,求您寬恕。」

白君禾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任由她跪在原地,直接來到床前給林夫人施針。一盞茶的功夫后,林夫人嘴裡念叨著林景軒的名字,然後悠悠轉醒。

「景軒,景軒他怎麼樣了?」

林夫人一醒來,立刻著急去問林景軒的情況,見白君禾在旁邊,氣的指著她就要罵,林清軒連忙上前解釋。

「母親放心吧,大哥他已經醒了。」

林夫人原本要罵的話梗在喉嚨里說不出來,驚訝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而跪在地上的林姨娘也是心中一顫。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