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如此,天鬼王,火鬼王,閻王三人才沒有現身阻攔王語嫣的動作。

不然,那一方空間是鬼界的禁地,又怎麼會輕易地讓王語嫣進入。 不過,他們三人又何嘗不是打着王語嫣進入其中,隕落的心思。 那一方空間的至陰法則之氣,一般的修行者進入十死無生。 便是他們三人鬼神進入,也要神魂欲裂,痛不欲生,難以抵抗。 更何況人間強者了。

不然,那一方空間是鬼界的禁地,又怎麼會輕易地讓王語嫣進入。

不過,他們三人又何嘗不是打着王語嫣進入其中,隕落的心思。

那一方空間的至陰法則之氣,一般的修行者進入十死無生。

便是他們三人鬼神進入,也要神魂欲裂,痛不欲生,難以抵抗。

更何況人間強者了。

「哼!一尊人界至強者又如何,界心又豈是人族可以進入,人鬼難相容,縱使她氣血強橫,也免不了隕落的下場。」

一襲紅衣的火鬼王冷笑一聲。

「不對!」

無視了火鬼王的話語,便在此時,閻王面露凝重:「界內陰氣在不斷減少,雖然難以察覺,可這是事實,萬年以內,我鬼界將會陷入衰落期。」

什麼!

聽聞閻王這句話,火鬼王與天鬼王三人心中震驚。

他們二人自然不會懷疑閻王這句話的真實性,可此番話語代表的意義重大。

不僅僅是鬼界萬年衰落,甚至是那一尊人界至強者成功了!

但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他們便陷入了不可思議,紛紛睜大雙眼,互相看了一眼。

怎麼可能!

她怎麼會在純陰法則之氣中存活下來?

「昔年天帝派本王入鬼界管理六界輪迴,以九泉寒髓投影為生死簿,管理各族生靈的輪迴,鬼界萬年衰落與六界輪迴並無多大關聯。」

閻王沉吟了一會兒,思索其中利弊,緩緩開口說道:「此人能在吸收純陰法則之氣,想必神通廣大,我等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

天鬼王,火鬼王二人聞言,也只能緩緩嘆了嘆氣。

「若不是絕天地通,本王勢必上報神界,讓天帝做主!」

閻王眸光一冷,語氣冷冽卻有些無奈道:「可恨!可恨!」

「呵呵。」

火鬼王卻是淡漠一笑,捂著嘴笑道:「閻王此話差矣,若不是絕天地通,鬼界又怎麼能脫離神界掌控,你又怎麼能做一界之主呢。」

「哼!」

閻王一揮衣袖,冷哼一聲,面對火鬼王的冷嘲熱諷不免升起一股怒意。

昔年,他不過是一位修仙的人類,神恩浩蕩,天帝讓他管理六界輪迴,當一界之主。

可共工引天河水下人界,天帝下令所有神族回到天界,封閉天界之門,神不得任意到其餘五界。

從此絕天地通,神族高居九天。

他見勢便脫離了神界掌控,逐漸自立為鬼界。

可在幽都失去神界庇護后,這些鬼界勢力逐漸不服他的統治,自立為王。

火鬼王這番話無疑是說他忘恩負義,閻王又豈能又好臉色。

「火鬼王,閻王!本王先行一步,萬年內我不問鬼界之事!告辭!」

天鬼王一抱拳,破空而去。

火鬼王冷笑了一聲后,也不多說,轉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於長空之中。

轉瞬間,原地就只剩下閻王一人。

「哼!絕天地通又如何,你們豈知道天帝偉力,高居神界也知六界之事………….」

閻王眸光閃爍,緩緩地沉默片刻,開口輕聲自語道:「天帝…………」

閻王嘆息一聲后,也自離去。

………..

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大雪紛飛,終年寒冷。

夜幕降臨之時,天空的密雲消散,露出美麗的夜空,密集的群星在深邃的夜空之中閃爍,照耀這這個雄起瑰麗的冰雪世界。

不知何時,頭頂的雲層消失了,一仰頭就能看到那璀璨星河。

此時群星閃爍,清冷的光輝跨越億萬光年的距離照射在這片天地,映射到她清澈的眼眸。

不著一絲人間煙火氣的清麗面容微微沉吟:「自跨越鬼界,不料卻來到了不周山………」

相傳不周山是人界唯一能夠到達天界的路徑,可自從天帝伏羲封閉天界之門,絕天地通后。

這唯一能夠到達天界的路徑也被封閉。

從此以後,唯有通過神魔之井才能到達神界。

王語嫣白衣勝雪,此時抬頭仰望星空,一座高不見頂,望不見邊際的山屹立。

其上蜿蜒盤旋著一條通體赤色的巨龍,身長千里,微閉雙目。

不是雕刻,而是真的散發出神聖龍氣,冰冷的龍鱗哪怕在終年寒冷的不周山,也熠熠生輝,像是一輪輪小太陽。

伴隨着巨龍呼吸間,就長風萬里,席捲八方。

無數的白雪漫天飄舞。

此刻,不周山除了漫天風雪與銜燭之龍的呼吸聲,再無聲音。

這一道龐大的身影足以蓋壓天下。

山海經·西次三經有言:「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鐘山,其子曰鼓,其狀人面而龍身。」

不周山自成一片空間,與外界隔絕,可以清楚的看到星空,鐘鼓那數千米長的身軀盤在天柱上,人面龍身,身軀充滿著爆炸性的力量,法力雄厚,

「銜燭之龍………」

片刻后,王語嫣輕笑一聲,收回目光。

紫筆文學 《活埋》首映大成功,蘇初瑤興奮的組織著全公司上下參加慶功酒會。

一周的時間,《活埋》的票房已經一億。

對於驚悚片這種小眾的電影來說,這樣的票房足以用誇張兩個字來形容。

由於這還是一部十八歲以下不能觀看的電影,大多的排片都在晚上。

但依舊不能阻止票房告訴的攀升。

慶功酒會上,蘇初瑤比起張曉還要高興。

這也是因為在電影上映之前,她被暢享娛樂的水軍搞得都快要瘋掉了。

明明電影都還沒有上映,就被水軍們貶得一無是處。

這種感覺是非常難受的,特別是她作為整個公司的一把手來說,說是一場折磨也不為過。

因為,她想方設法的用了無數種辦法,都沒有改變這一困局。

僅僅半個月的時間,就讓她整個人消瘦了不少。

在接受夏天娛樂的時候,她就知道這是一個不小的擔子,但她並沒有氣餒。

雖然並沒有娛樂公司的管理經驗,但也不能阻止她。

直到她真正接手了夏天娛樂開始,就讓她產生了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她終於也明白了,為什麼自己父親如此厲害的人物會栽在了娛樂圈這裏面。

年年賠錢就不說了,問題時年年除了賠錢竟然連一部像樣的電影都搞不出來。

直到現在有了張曉這樣的鬼才導演。

電影確實是拍出來了,但由於競爭對手各種降維打擊。

竟然讓《活埋》這部電影胎死腹中,如果不是張曉之前拍出來過《她來自地球》這部電影。

她可以想像得到,《活埋》這部電影估計連首映就會直接爛掉。

根本就不會有人去看。

看得人少了,就算電影真的好看,在強大的水軍之下,這一點點的觀眾的言論完全就不夠看。

她也在這時候才明白了水軍輿論的可怕。

還好,張曉因為前一部電影有了一定的影迷基礎,就算《活埋》全網黑,但對此抱有期待的人還是不少的。

再加上電影的質量過硬,口碑理所當然的呈爆炸式上升,將全網黑的水軍打得是潰不成軍。

就算大量在刷電影的差評,但電影仍然以9.1的高分獨領風騷。

毫不誇張的說,《活埋》這部電影絕對是年度電影黑馬。

就算只是一片驚悚片,受眾不是那麼大,但票房絕對差不了。

在慶功酒會上,蘇初瑤對於張曉和周悅彤大夸特誇。

特別是對張曉,那誇讚的語言似乎都有些越過了老闆和員工。

這讓周悅彤非常的不滿,一張小臉氣鼓鼓的使勁喝着悶酒。

最讓她生氣的是,張曉竟然並沒有拒絕蘇初瑤的敬酒。

而且這個傢伙竟然還一直笑眯眯的樣子,眼睛都眯縫成了一條線。

看着蘇初瑤,這個老闆長得確實很漂亮,而且身材比起自己還要更好。

這就讓她不能忍了,狐狸精!!

沒錯,就是一個狐狸精!!

酒會就在周悅彤非常鬱悶的情緒下結束。

這慶功酒會她覺得跟度日如年一樣,看着蘇初瑤和張曉兩個人互相敬酒那親熱的模樣,頓時就非常的生氣。

「哼,你肯定是看上那個姓蘇了吧。」

計程車上,周悅彤滿臉不爽的問著正在假寐的張曉。

「。。。」

張曉睜開雙眼,轉頭一臉無語的看着周悅彤。

「怎麼,不說話了,那肯定是看上了吧。」

她的語氣之中蘊含着一股非常強烈的委屈。

明明自己和這個傢伙這麼多年,也沒有見到這個傢伙這麼笑眯眯的跟着自己這樣過。

簡直就是一條舔狗。

沒錯,張曉就跟一條舔狗一樣。

這是周悅彤認為的。

「。。。」

張曉一臉黑線,他伸出手捏著周悅彤的臉蛋,「你這丫頭,一天到晚盡胡思亂想。」

「難道不是嗎?」

周悅彤很不爽的將張曉的手給打掉,「蘇經理長得有漂亮,身材又好,而且還有錢,你不喜歡嗎?」

「你這麼一說,確實啊!」

張曉似乎陷入了想像之中,時不時的還看一眼周悅彤,瞎子都知道他正在做着對比。

周悅彤故意的挺了挺胸。

「別挺了,你這再怎麼挺也沒有蘇經理的大,醒醒吧。」

她被張曉的話氣得不行,冷哼一聲,將臉別到了一旁,氣鼓鼓的樣子非常可愛。

「放心,我這輩子肯定是不會找蘇經理那麼強勢的女人。」

「我喜歡的女人是那種小家碧玉,溫柔似水的女人。」

張曉看着周悅彤的樣子,忍不住繼續逗逗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