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見天尊,託您的福,最近安好。”

“嗯,那就好,聽說東華星被席捲了,本座來看看,沒事就好。” 天尊寒暄了幾句,然後拋出重磅:“本座發現鬼王是異界之人。” “什麼?”中元紫君心中巨震。 天尊編了一個理由,甚至給了破解符籙之法的開頭。 中元紫君如獲至寶。 他爲何侷限海外,遲遲不入乾土。

“嗯,那就好,聽說東華星被席捲了,本座來看看,沒事就好。”

天尊寒暄了幾句,然後拋出重磅:“本座發現鬼王是異界之人。”

“什麼?”中元紫君心中巨震。

天尊編了一個理由,甚至給了破解符籙之法的開頭。

中元紫君如獲至寶。

他爲何侷限海外,遲遲不入乾土。

正是因爲五帝體系太嚴密了,根本沒有插手的可能,靠着這個功法,他能打開新的局面。

“此乃本座推演的秘法,你我二人過些日聯手做一票,到時把一切推在鬼王頭上,讓乾國大軍試探此人虛實;作爲報酬,本座把完整秘法給你。”

“好,想不到鬼王是異界人,在下義不容辭。”中元紫君說道。

“好,明日大羅山見面。”

天尊的想法很簡單,藉機剷除鬼王,順便讓其暴露出傳送陣所在。

同時以秘法爲餌,引無極帝君上鉤,看其是否與鬼王有無關係,如果來自不同世界,再趁機謀得座標,可謂是一舉多得,贏多次。 第599章秦臻一張臉紅的燙人,忙站起身來,瞪著蕭鳳棲。

「蕭鳳棲,你,你……」你了半天也沒說出個啥,她本來也不會罵人。又窘又羞,杏眸水霧盈盈,看的蕭鳳棲心裡一動,他就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摘了面具,上前環住秦臻,

「本王喜歡你。」是真的。他想她,一直都想。

「別說了,先進屋子。」秦臻見蕭鳳棲就這麼站了起來,且摘了面具,忙的帶他進了葯屋。

蕭鳳棲坐在葯屋的椅子上,心裡其實是很歡喜的,他之前聽君靈兒和綠竹說過,這個葯屋不允許別人進來,可臻兒卻直接將他帶進來,是真的將他當成自己人,放在了心上。

秦臻坐在蕭鳳棲對面,看著他道,

「做什麼要在父親面前那般說?」

「君將軍認定的君家女婿是裴翎,他愛女如命,本王能感覺出來他並不願意將你嫁給我,所以自是要提點一番。」秦臻,

「……!」

「臻兒,你今日可累?」蕭鳳棲突然問道。本就一宿沒睡,一直在幫君玄燁解毒,情緒大驚大慟,未得到休息就悄無聲息的出了府邸,想想都讓人心疼。

「還好。」秦臻道。她這葯屋沒有茶,只有清水,便給兩人倒了兩杯。

秦臻喝了幾口清水,才將臉上的那股熱氣給散了下去,聽到蕭鳳棲的詢問,她才淡淡開口。

「跟蕭泓宇見面,說什麼了?」蕭鳳棲往秦臻的方向湊了湊,握住她的手,輕輕的揉著。

秦臻抿了下唇,杏眸有些出神,半晌才開口道,

「阿裴,我今日本是想去找蕭泓宇算賬的,卻沒想到會在集市上碰見他,他被人刺殺,我救了他。」蕭鳳棲劍眉動了下,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但面上表情淡淡,

「然後呢?」

「我劫持他去了郊外。」蕭鳳棲,

「……!」孤男寡女,還是前未婚夫妻,且曾經感情深厚,也幸好蕭泓宇不知道臻兒的身份,否則今日他吃醋也能把自己吃死。

「我跟他約定了,七天後,告訴他秦臻的消息。」蕭鳳棲瞳孔一縮。秦臻察覺到了,便接著道,

「不是告訴他我還活著,而是讓他知道真相,你已經給了我紅毒蠍,我會把丹藥練出來,讓秦紅霜親口說出實話,我與秦家與蕭泓宇之間的這段恩怨也算是徹底的了斷了。」秦臻有些悵然。

她沒有想到自己會與蕭泓宇走到這一步,也沒有想到秦家跟她之間原來根本沒有關係。

蕭鳳棲沒說話,只是捏著她的手,反覆的把玩。

「他還說,綠竹不是他殺的,大哥也不是他下的毒。」秦臻又道。這一次蕭鳳棲有了反應,

「你相信他說的?」

「相信的,我了解蕭泓宇,他這個時候沒必要說謊的。」秦臻道。 慕雪對着白磊那張噁心的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絕望,老天爺讓她重活一世,她都把握不住,怎麼這麼沒用呢?既如此,那就不活了吧。

可是,她怎麼就這麼不甘心呢?她就算是死,也要拉個墊背的,下一刻,她就用盡全力,準備用自己的頭,對着白磊的頭撞去。

下一刻,就聽到包廂的門砰的一聲響,被人從外面踢開了。

眾人抬頭看去,就看到坐在輪椅上的冷言就在門口,而他的身邊,跟着陳江和陳濤。

慕雪看到冷言,身上的力氣一卸,整個人像是失去了力氣一般,軟軟地倒在沙發上。

冷言看到衣服被撕開的慕雪,瞳孔緊縮,他看着白磊,笑得一臉森寒:「好,好啊,很好。」

白磊何時見過冷言這副模樣?冷言上次揍他都把他揍怕了,如今冷言露出這副表情,他怕是不死也殘了。

不過,想到自己帶來的人多,他頓時有恃無恐,他看向冷言,厲聲喝道:「敢管爺的事,不要命了嗎?」

「陳江,把他廢了。」冷言坐在輪椅上,沉聲命令道。

「是,少爺。」陳江說完,幾步走到白磊面前,白磊的保鏢連忙過來擋,可是他們幾人,壓根不是陳江的對手,沒幾下,陳江就把人給解決了。

把擋在前面的保鏢都打趴下后,他走向白磊,抬腳就朝白磊的要害踢去,白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真的廢掉了。

他帶來的那幾個保鏢,都驚恐地看着陳江,他沒想到,這個平日裏默默跟在冷言身邊的男人,竟然這麼厲害。

陳濤把冷言推進包廂,他看向那四個保鏢:「剛剛是哪只手碰的我女人?你們自己動手廢了還是我讓人動手?」

「冷爺……我們……我們也是聽命行事。」那四個保鏢嚇得臉都白了。

「陳江。」冷言又看向陳江。

陳江意會,給了那些人的手腕一腳,他們幾乎能聽到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慘烈的叫聲,此起彼伏。

「還有那畜生的手,也廢了。」冷言繼續冷淡地吩咐。

「是,少爺。」

剛剛因為被廢了,痛得暈了過去的白磊,繼續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等陳江把所有人都收拾后,冷言才推著輪椅來到慕雪身邊,此時,慕雪整個人都還在顫抖。

冷言把自己的外衣脫下來將她裹了起來,而後抱起她,讓她坐到自己的腿上。

他緊了緊抱着她的手,柔聲道:「丫頭,沒事了,有我在呢。」

那麼溫柔的嗓音,是陳江和陳濤前所未見的,彷彿剛剛那個下了一道一道血腥命令的人不是他。

慕雪獃獃地看着他,像是傻掉了一般,她真的沒想到,在這個時候,他竟然出現了。

這個上輩子衝進火場,也沒能把她救出來,甚至跟她一起喪生的男人,又在她最危難的時候出現了。

剛剛如果不是他出現,她已經一頭對着白磊的腦袋撞過去了,她打算拼盡全力,就算撞到腦漿迸裂,也在所不惜。 蛟龍,老鱉,青竹,幻蝶,冰鳳凰!

他們都不是這片空間的原住民,所以這規則對他們無效。

雖然他們的境界,會因為跪被壓制到不朽九品。

但哪怕是壓制到不朽九品,他們也是可以繼續修鍊,繼續突破的,只是突破過程相比較在聖墟大陸。

將會困難千倍,萬倍!

要不然的話以他們的資質,早就達到主宰九品巔峰境界。

現在的蛟龍,境界大概是主宰四品。

他之前都是主宰三品巔峰,現在達到四品。

「當年和惡魔島的首領們大戰的時候,我們還都是至尊境界。」

「如今數萬年過去了。」

「他們應該都已經達到主宰境界,但我現在卻已經是主宰四品,而我這次感悟頗多……只要他們在出現的時候,他們都不要超過主宰四品境界,我們的勝算會大一些的。」

「而且……」

說到這裏,他的目光驟然落在葉天傾的身上:「只要你達到不朽境界,你就可以控制天碑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你黃金島上的那塊石碑,以及你在海底獲得的石碑,便是作為的天碑。」

轟!

葉天傾精神一震。

他的身子陡然站立筆直,雙眸當中迸射出炯炯神光。

不朽蛟龍道;「那日我在寺廟內和老和尚論道,從他的口中得到一些,顛覆我認知的但事情。」

「天碑,乃是和星核同等的存在啊。」

嗯,什麼?

聽到這話,葉天傾震驚起來。

「哎,也就是現在天碑多年來都沒有主人,星核卻是在認主之後,吸收各種能量,在加上你便是那命中注定要降服天碑的人。」

「所以才可以在你還沒有達到不朽境界,無法控制天碑的時候。」

「星核幫你將天碑壓制,將其控制。」

不朽蛟龍緩緩的說道。

葉天傾精神亢奮,他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看着不朽蛟龍。

蛟龍說道。

「現在我所知道的信息是天碑總共有七塊。」

「雷碑,毒碑,戰碑,神碑,御碑,魂碑,鴻蒙碑,這便是七大天碑。」

「每塊天碑的效果都是不一樣的,惡魔島的那三塊天碑,按照效果來說,應該是御碑,神碑,鴻蒙碑這三塊。」

「御碑,顧名思義增加防禦。」

「神碑,則是可以讓他們無限施展,最強攻擊的天碑。」

「鴻蒙碑,治癒一些傷勢,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力,都可以瞬間修復,只要你不瞬間便被轟殺到形神俱滅,便可永生不死。」

轟!

聽到這三塊天碑的效果和作用,

葉天傾和邪佛都是驚的說不出話來。

不朽蛟龍則是沒有停止,他繼續碩。

「黃金島上的那塊石碑,應該就是魂碑,增加精神力的石碑,可以讓你的精神力達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你在海底的那塊!」

他說到這裏的時候,葉天傾很配合的將那石碑釋放出來,出現在大家面前。

蛟龍道:「這就是毒碑,而那日咱們在海底,便是險些被毒死。」

「除此之外,戰碑則是寺廟的那塊,那所謂佛像……實則是一塊天碑。」

「戰碑的效果,便是可以讓你的戰鬥力翻倍增幅,可以增加三倍,也可以增加五倍,甚至是百倍。」

嘶……

聽到這話,葉天傾和邪佛倒吸涼氣。

增加百倍戰力?

如此說來的話,如果是一位不朽一品的強者,在遇到不朽九品的情況下。

若是有戰碑的增幅,那豈不是就要逆天了。

不朽九品強者,也不可能比一品的強大百倍啊。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那是不是只要戰力增幅百倍,那不朽九品就要被按在地上摩擦和碾壓了啊。

他們驚呆了,真的是驚呆了。

表情當中滿是震撼,無與倫比的震撼。

霎時間,他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還有雷碑!」

「不出意外的話,此番天雷山的異動,其實就是雷碑要出世了。」

「雷碑,掌控雷霆,一念之間,萬鈞雷霆降落,有滅世之威能。」

蛟龍再度說話。

這次的話語,依舊是驚天動地的效果。

現在葉天傾和邪佛,都深刻的意識到這天碑,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了。。這模樣叫一直用餘光偷偷打量的蕭瑾喻瞧了個清清楚楚。

這就有些不高興了,想來自己也是英俊瀟灑而且文武雙全,哪點比不上這個沈書才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