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方逸臨伸手,把她鬢角的碎發別在耳後,把她摟緊懷裡,語氣柔和道:

「不要生氣,為了宮裡的那些人氣壞了身子不值得,何況,這樣的結果我早有心理準備。」 「皇后是皇上的結髮妻子,太子又是皇后的嫡子,現下,太子妃懷有身孕,皇上又怎麼可能責罰皇后。」 「太子妃也懷孕了?」 顏幽幽有些驚奇。 「太子和太子妃成婚這麼久,一直沒有懷孕,這怎

「不要生氣,為了宮裡的那些人氣壞了身子不值得,何況,這樣的結果我早有心理準備。」

「皇后是皇上的結髮妻子,太子又是皇后的嫡子,現下,太子妃懷有身孕,皇上又怎麼可能責罰皇后。」

「太子妃也懷孕了?」

顏幽幽有些驚奇。

「太子和太子妃成婚這麼久,一直沒有懷孕,這怎麼說懷就懷上了。」

什方逸臨凝著眉,嘴角抹過一絲譏笑。

「許著,是太子和太子妃與那肚子里的孩子,緣分來了。」

「這些小事,你不要放在心上,以後就留在府里安心養胎才是正經。」

「好。」

顏幽幽依偎在他懷裡,點了點頭。

靜言得到吩咐,很快就來了,站在寢室門外試探的問道。

「王爺,主子,屬下進來了。」

顏幽幽忙從他懷裡掙脫出來,整了整衣襟,沖著門外道:

「進來。」

靜言走進來,見主子蓋著被子坐在床榻上,以為主子是生病了。

「主子,是身體不舒服嗎?」

一旁,什方逸臨把顏幽幽的手腕拉出來。

「你日日在婦幼醫館忙,連你家主子身體不適都不知道嗎?」

靜言心裡咯噔一下,王爺這語氣,像是生氣了。

顏幽幽失笑的拍了一下他的胳膊。

「你別嚇靜言。」

說著,伸出手腕,溫聲安撫:。

「靜言,不用緊張,就像平日我教你的那樣。」

「是。」

靜言垂著眸,伸手覆在自家主子的手腕上,專心致志的給她號脈。

一旁,什方逸臨斂眸不語,面上雖淡定,但是不發一語地緊緊盯著靜言的後腦勺,那帶著威壓的眼神像是一道利劍懸在靜言的頭頂。

靜言專心致志的號脈,臉上隨著號脈時間的加長,竟慢慢的浮出無法言表的喜悅。

「恭喜王爺,恭喜主子,主子是有喜了,脈象上看,一月有餘。」

顏幽幽低笑,收回手腕。

她早過了驚喜的階段,這會兒倒是難得,看看她家王爺又會做出什麼讓她哭笑不得的行為來。

果然,隨著靜言的話音一落。

什方逸臨肉眼可見的渾身的神經驟然間鬆了下來,就連眼底劃過的震動都沒能逃過顏幽幽的眼睛。

看來,她家王爺,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到這個孩子的到來了。

靜言也是心裡激動,珍寶一樣的看了看自己的主子,又看『敵人』似的看了眼面前的王爺。

雖然她有時候有點怕王爺,但作為醫者,她還是盡責地開了口:

「王爺,主子脈象平穩,孕期反應也不太明顯,但前三個月胎兒不太穩當,容易滑胎,王爺得注意……咳,最好注意節制,如若可以,還是把外間的軟塌搬在屋裡來吧。」

什方逸臨濃眉一皺,想要張口呵斥靜言一句,但一想,這是他媳婦兒的人,肯定要處處為他媳婦兒著想。

遂大手一揮,臉色不悅道:

「你退下。」

嘎!

靜言一看到王爺臉色不悅,知道是自己僭越了,忙看了主子一眼。

顏幽幽笑著沖著她點點頭。

「你出去吧。」

「是。」

靜言對二人行了禮,轉身出了屋子。

什方逸臨半跪在床邊,目光落在顏幽幽平坦的小腹處,一時無言。

「王爺,你在看什麼?」

顏幽幽抬眸看他,眼底含笑。

「是覺得意外?還是心裡高興?」

「都有。」

什方逸臨抬手落在她小腹上,聲音裡帶著幾分恍惚:

「這裡面,真的有了我們的孩子?」

「剛剛靜言診完脈,我就覺得像是做夢一樣–」

顏幽幽失笑,瞧著他小心翼翼的神情,心裡也有些激動:

「這不是夢,是真的有了寶寶,有了你的第三個孩子,有了容兒和玉兒的弟弟或者妹妹。」

什方逸臨抿唇,手指一下一下的撫摸著她的小腹,眉眼都染上了燦爛的笑意。

「幽兒,我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

他起身,把她擁入懷裡。

「去年之前,我還一無所有,為了能讓母妃平安的活著,我剋制忍耐,處處被皇上和太子掣肘,甚至差點命喪。」

「可自從遇到你,我不但擁有了容兒和玉兒,還解了體內的火髓之毒,更在兵馬司領了要職,好像所有的好事都是從遇到你開始的。」

。 周芷瀅隨著秦少穹回到荊州,當秦少穹到達濱江路2號別墅時,不禁被眼前的場景驚住了。

門口圍繞著的,是荷槍實彈的華夏總商會合法的安保隊伍,將整棟別墅團團包圍了起來。

秦少穹一愣,看到了身穿著黑色唐裝面色慘白的孫葉賢。

「老爺子!發生什麼事了?」

秦少穹自然能聞得見,孫葉賢的身上帶著一股子血腥氣。

「周正鵬那個畜生,半道從禹州秘密殺了回來,不但想要老夫的命,還想害老夫的女兒嫣然!」

周正鵬!

秦少穹心中一緊,隨即緊緊地攥著拳頭,欺負旁人倒也罷了,周正鵬好大的狗膽,竟然敢欺負到他秦少穹的女人身上?

眼睛里充斥著團團怒火,秦少穹壓低了聲音:「周正鵬呢!」

孫葉賢吧嗒吧嗒嘴,絲毫不以為然的開口說道:「死了,送往醫院的途中就死了。」

「啊!」

周芷瀅一聽,一張小臉兒瞬間變得煞白。

雖說周正鵬忒不是東西,不惜將自己的親妹妹送入虎口之中。

可聽聞周正鵬在送往醫院搶救的途中就已經沒了呼吸,周芷瀅的心還是好似被什麼東西很狠狠地刺了一下,鑽心的疼。

孫葉賢這才注意到,跟隨在秦少穹身後的周芷瀅。

多年未曾見過周芷瀅的孫葉賢,一看那孩子的樣貌,立刻脫口而出:「是小丫頭!是小瀅兒!」

周芷瀅壓抑著內心的難過,艱難的走上前,一下子撲倒在孫葉賢的膝下:「孫爺爺!」

「哎!一切都過去了,所有事情都過去了!從今往後爺爺不會讓你受到一星半點的委屈,你放心!」

周芷瀅既來到這裡,就代表著孫葉賢徹底收留了她。

只不過孫葉賢長年遊走于海洋之上,居無定所,雖說在帝都有住所,可那裡常年無人,周芷瀅一個小丫頭住著難免害怕。

此事還事深思熟慮再做打算。

「小秦!你過來一下!」孫葉賢認真地看著秦少穹,招呼了一下。

秦少穹趕忙上前,兩人走到莊園里一處僻靜的地方,孫葉賢抬起頭來指了指這棟四層高的獨棟別墅開口說道:「是時候裝一些監控設備,找一些人來了,你這房子這麼大,難道就不怕有心人見財起意?」

孫葉賢的話,徹底提醒了秦少穹。

不錯,秦少穹很強大,強橫到在藍水星無人是他的對手,可柳嫣然呢?

還有上了年歲的柳半城和曹桂芳。

況且秦少穹踏上修鍊之路后,以後閉關在所難免,況且閉關時間又長,若是自己大本營起火,他如何能安心修鍊?

因此,秦少穹決定,打造一支足可以應對一切突發情況和意外威脅的安保隊伍,護衛他的家!

「老夫的這支護衛隊,跟隨老夫多年,如今嫣然是我的義女,老夫不能不對她負責,這支安保隊就交給你了,但是,不允許攜帶制式武器!」

秦少穹自然懂,華夏總商會為孫葉賢準備的護衛隊,是合法配槍,且每個人手裡都有持槍證。

在公有轉成私人之後,將剝奪他們的制式武器和持槍證,這也就是意味著這些玩了一輩子槍的人,到了放下槍的那一天。

「老爺子,還是你帶著這些人吧,我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秦少穹的腦海里忽然浮現出一個人來,楚強!

原本楚強秦少穹就打算稍微教給他一些防身的本事,還有楚強雖然是個人精,但人脈著實不少,昔日他的那些兄弟自然也可以用一用。

「既然你這麼說老夫也不勉強,不過還有一事,周家的姑娘可否就養在秦家?老夫負責她從今往後生活的所有開銷,你就當多了一個親妹妹,如何?」

孫葉賢仔細考慮,接連幾天來,秦家的和諧和溫馨,讓孫葉賢這個常年漂泊於海上的人感覺到了久違的親情和溫情。

周芷瀅受過如此創傷,且如今家不覆存,若是能夠從今往後生活在如此溫馨的家中,對於她而言也是一種彌補。

「當然可以啊!我還以為您要說什麼呢,您放心,從今往後周芷瀅就是我的妹妹,我做什麼都不會落下她!」

秦少穹和孫葉賢都不知道的是,周芷瀅此刻正在為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甚至窩在房間里偷偷的哭泣。

柳嫣然經過一夜的恢復,雖精神疲憊,但一看到秦少穹回來,心裡立刻多了幾分安全感,她更好奇秦少穹帶回來的那個小丫頭是誰。

正當秦少穹和柳嫣然小別勝新婚之時,柳嫣然忽然醋意大發的開口說道:「秦先生帶回來的小丫頭,是打算當成什麼來養呢?」

秦少穹頓時鬧了個大紅臉,看見柳嫣然眼中那一汪春水,就算是精鋼練就,也要化成繞指柔。

說時遲那時快,秦少穹一個箭步上前,猛地抱住了柳嫣然,引得柳嫣然發出一聲驚呼來,可下一刻,秦少穹在她的耳邊說了一句話,卻讓她徹底安靜了下來。

。 潘洋一看這架勢,知道不好,今天這仗是避免不了了。

他又很納悶,開始都是沖他來的,怎麼現在他們倒像有深仇大恨似的。

趁氣氛凝重的時刻,潘洋麻利的起身來到周奇的旁邊,往後一站。

你們打吧!事不關己,並且旁邊的窗戶開著,他也往下看了,一個花壇,真要有什麼不測,一跳就可以抽身。

他可不想捲入糾紛之中。現在已經搭上好幾個掙錢的橋了。

官沐鴻一邊瞄著潘洋的一舉一動,一邊計算著動手后的行動計劃。

「這個潘洋猴奸猴奸的。」

不止官沐鴻想到,周奇也在心裡罵著。

官沐鴻看著眼露兇相的周奇,問他。

「周老闆,你這是什麼意思,不讓我走了?」

周奇撇了一眼官沐鴻,瀟洒的一甩華子,一根煙正好被他叼在嘴裡。

「啪。」

旁邊的手下,利索的點上煙。

「哼,潘洋現在是我的生意夥伴,你明白了吧?」

「明白,明白」

「所以你要消失掉。」

周奇剛說完,官沐鴻以經行動了。如果不先發制人,這個場合自己就被動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