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飛深吸了口氣,「現在,只差一個外力,只要有一點外力作用,我就會和她離婚,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王夢欣笑了笑,沒有隨便接話。 金飛目光落在王夢欣身上,「王總,你覺得我怎麼樣?不要緊,你隨便說,我都接受。」 王夢欣道:「金老師年輕有為,自然是很優秀的。」 金飛又問,「那你覺得,你對我有沒有眼緣?」 王夢欣有些尷尬,「那個,金老師,你就不要開玩笑了。」

王夢欣笑了笑,沒有隨便接話。

金飛目光落在王夢欣身上,「王總,你覺得我怎麼樣?不要緊,你隨便說,我都接受。」

王夢欣道:「金老師年輕有為,自然是很優秀的。」

金飛又問,「那你覺得,你對我有沒有眼緣?」

王夢欣有些尷尬,「那個,金老師,你就不要開玩笑了。」

金飛道:「我沒有開玩笑,你也不要有什麼顧慮,是怎麼樣就說怎麼樣。我還沒有那麼小氣。」

王夢欣道:「我不知道你所謂的眼緣是什麼意思。」

金飛想了想,道:「怎麼說呢?就是看起來是不是很順眼,不排斥。就好像我對王總,就有眼緣,說句話王總不要生氣,我甚至對王總有點那個感覺。只要我在和王總目光對視的時候,心裏面就有一種觸電的感覺。」

林天成的臉色陰沉了下去。

原來金飛講情感故事,是想打王夢欣的主意。

如果王夢欣不是想和金飛合作,肯定也要生氣,她臉上笑容收斂,「金老師,我對你不反感,但也沒有你說的那個感覺。」

看見王夢欣看了自己一眼,金飛用手捂了一下胸口,搖頭苦笑,「我剛剛心又跳了一下。」

話已經挑明,金飛臉皮就厚了起來,「王總,我是認真的,我就是缺少一個外力。我不要你現在對我有感覺,但你只要給我一點機會,哪怕只有一線希望,我也會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而且,我能夠保證,只要王總一句話,我就會重新振作起來,四十歲之前,成為共和國當代美術界第一人。」

王夢欣沒有辦法,只好道,「金總,不好意思。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金飛的心涼了一下,不過還是捨不得放棄,他苦笑了笑,「王總的男友一定很優秀吧?」

王夢欣道:「不管他在別人心中怎麼樣,在我心裡,他是最優秀的。」

金飛還不死心,「我很好奇,什麼樣的男人,能夠配得上王總這樣完美的女人。」

「我,我這樣的。」林天成道。

金飛大吃一驚,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林天成,「是你?你開玩笑吧?」

王夢欣道:「他沒有開玩笑,他是我男朋友,林天成。」

見王夢欣親口承認,金飛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林天成,「富二代?還是官二代?」

剛剛金飛說的話噁心到林天成,林天成自然也要噁心一下金飛,「都不是。學中醫的,還沒畢業。以前在欣姐賭石店裡面打工。」

金飛用詢問的目光看著王夢欣。

王夢欣點了點頭,林天成說的是事實。

這一刻,金飛心中猶如有一萬頭非洲野牛狂奔而過。

他真不覺得林天成能夠配得上王夢欣,他覺得林天成這種人,哪怕是想一下王夢欣這樣完美的女人都是罪不可赦。

如果王夢欣不給金飛機會,金飛是不會和王夢欣合作的,他也不怕王夢欣,畢竟求他的人多的是。

金飛搖了搖頭,對王夢欣道,「恕我直言,我不明白你看上他哪一點?」

王夢欣道:「我們之間的事情,也沒有他說的那麼簡單。」

林天成都表明身份了,金飛還不知道醒悟,林天成皺了下眉,「金老師,當我的面說這個,是不是不合適?」

金飛沒有去看林天成,只是用痛心中略帶幾分強勢的目光看著王夢欣。

王夢欣臉色冷了幾分,「金老師,你是文化人,自然知道情人眼裡出西施,我已經回答過你,他在我心裡是最優秀的。如果金老師沒有合作的意願,我就不打擾了。」

金飛站起身,情緒略有些激動,「王總,我想不通,我哪點不比他強?你捫心自問,你是真的願意和他在一起嗎?如果他威脅你了,你和我說,江岸省委宣傳部的梅副部長我認識。」

林天成皺眉,「欣姐,這種人就不要和他合作了吧?實在不行,我到時候幫你畫幾幅。」

金飛笑,「你畫的畫也叫畫?」

林天成撇了撇嘴,「你的畫就叫畫?你隨便一幅畫,我看一眼,用腳丫子都能畫出來。」

金飛氣急,「你……簡直是不可理喻。」

王夢欣道:「金老師,你是有家室的人,我是來和你談合作的。」

金飛道:「只要你願意,我可以離婚。我們在一起,才能真正的琴瑟和鳴。」

看見金飛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中,林天成上前拉了一下王夢欣,「欣姐,我們走。」

王夢欣知道林天成生氣了,沒有忤逆林天成的意思,起身跟林天成離開。

金飛無比激動,「王總,林天成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他不能給你的,我同樣能給。我手中有一支筆,就能幫你畫出一片大好錦繡河山。相信我,我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林天成轉頭冷冷地看了金飛一眼,「找事是吧?」

金飛脖子一揚,「怎麼?」

「天成,算了。」王夢欣拉著林天成離開房間。

在王夢欣心中,金飛這種人,不合作沒有關係,但為了天成集團布局著想,能不得罪盡量不得罪。

林天成憤然道,「欣姐,我是說真的,下次我幫你畫。」

王夢欣輕輕在林天成腰部掐了一下,「行了,欣姐信你還不行嗎?」

金飛的臉色同樣說不出的陰鬱。

王夢欣那麼漂亮,他是真的對王夢欣動心了。

當然了,金飛也不傻,王夢欣會和林天成在一起,證明林天成有過人之處。只是,就算林天成有過人之處,能過的了他金飛嗎?

明天的交流大會,他要讓王夢欣看看,誰才是真正的畫壇王者,他要讓王夢欣看到林天成和他的差距。

…… 絲毫看不出來她竟然是剛剛生了兩個孩子的新手媽媽。

鄭樂樂穿的是一身修身旗袍,因為時間已經步入的深秋,所以是長袖的,紅粉色的裙身一直要到腳踝處,而盤扣也一直繫到脖頸處,卻又不會遮住她修長的天鵝頸。

而紅粉色這個顏色既不顯得過於俏皮,又不顯得過於老城,裙擺處綉著的朵朵蝴蝶,好像已經是翩翩起舞,活靈活現。

肩胛處還設計了一個鏤空蕾絲披肩,將單調的上半身點綴的充滿格調。

頭髮稍稍盤起,幾個簪花就讓整個人充滿著不同的氣質。

等蕭言換衣服出來的時候,看著鄭樂樂頓時有些怔楞。

鄭樂樂卻是對著落地鏡轉了好幾圈。

「好奇怪,我怎麼覺得有點不一樣了?」

她現在的體重比懷孕前稍微重了一點,但並不影響整體的效果。

臉還是那張臉,身材的差距不大,但鄭樂樂總覺得自己變了很多。

蕭言走過去,攔住鄭樂樂。

「恩,的確不太一樣了,更好看了。」

那種由內而外透發出的韻味,很容易讓人沉迷。

鄭樂樂被誇的眉眼彎彎,笑了起來。

轉身將蕭言的領帶正了正。

這是一套白色西裝,原本是那套藍色西裝后的備用款,但誰知道,蕭言會將前面的那套弄的簡直不能看呢。

但沒想到的是,這套白色的西裝,卻更為貼合鄭樂樂身上的紅粉色旗袍。

兩人站在一起,誰不稱一聲天生一對。

就算是分開,都能看得出來兩人之間的天然的默契。

鄭樂樂想了想,從小抽屜里拿出一對袖扣。

袖扣的顏色正好是對應了鄭樂樂的旗袍,紅粉色的鑽石反射著光芒。

給蕭言扣在袖子上。

然後自己取出配套的手釧帶上,對著蕭言還比了比。

「看。」

蕭言伸手就握住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恩,誰看到我們都會說一聲天生一對的。」

鄭樂樂也是笑眯了眼。

直到外面的汽笛聲響了一下,兩人都知道,這是催促他們快點下去的信號。

兩人便乾脆手挽著手往外走。

等兩人走下去,便一人手裡被塞了一個穿的紅彤彤的小紅包。

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小寶寶,眨著一模一樣圓咕隆咚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這周圍。

而等到自己被換了懷抱之後,抬頭看著自己被換到了誰的懷裡。

彷彿是認出了抱著自己的人是他們的爸爸媽媽,然後,咧嘴嘿嘿笑了起來。

活像是兩個小傻瓜。

「笑了笑了,蕭言,看他們笑了。」

鄭樂樂說著,湊過去在懷裡的二寶臉上輕輕啄了一下。

然後示意蕭言過來,又在大寶的臉上啄了一下。

就這麼一下,兩個小傢伙咧嘴笑的開心。

「哈哈哈,這兩個小機靈鬼,剛才我們怎麼逗都不笑,現在倒是知道知道要笑了啊。「

周圍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

等到了會場,蕭言和鄭樂樂齊齊下車,兩人手裡各抱著一個小寶貝。

瞬間成為了所有人眼前的焦點。

郎才女貌,天生璧人,事業有成,現在還有了愛情的結晶。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不外如是。

而這一幕,也徹徹底底的定格在了照片里。

——

而也就是在這場滿月宴會上,鄭一帆出手便是兩個小孩子,一人一個海外小島,一人一個鑽石礦。

這可都是鄭一帆的私產,以前就是鄭樂樂也是不知道的。

現在老爺子就這麼毫不吝嗇的給了兩個小傢伙。

鄭樂樂看向鄭邦民,鄭邦民看向鄭老爺子。

「爸,你給的這個禮物太貴重了,他們還小,受不起。」

鄭老爺子一下子拉下臉來。

「怎麼,覺得我不配給我曾孫禮物啊?」

鄭邦民立刻解釋。

「這是哪裡的話,只是,這個禮物有點太重了。」

「我的曾孫,別說是島啊礦的,他們要什麼,我這個曾爺爺都弄得好。」

林昭見鄭邦民急的都要抓頭髮,接過話題。

「爸,咱們知道你肯定可以弄到,但他們還這麼小,您就是給了他們也不懂啊。「

鄭一帆對林昭和對鄭邦民那絕對是兩種態度。

「沒事沒事,這兩個島和礦都有職業經理人負責管理,我們家的大寶小寶,就躺著收錢就好。」

鄭一帆說著湊近襁褓里的兩個小傢伙。

「我們的辰謙、若鋒說是不是啊。」

兩個小傢伙咿咿呀呀,一人伸出一隻手捏住鄭一帆的手指。

鄭樂樂無奈失笑,「人小鬼大,蕭言,你說他們是不是聽得懂爺爺的話,看那一個一個小財迷的樣子。」

而鄭一帆這一出手,也讓人看到了,什麼是豪富,什麼是頂級富豪。

有了鄭一帆的出手,下面西墨.威爾斯以及其他人的禮物,就顯得沒有那麼讓人驚訝了。

但,等到一個滿月儀式結束,兩個小傢伙已經一人擁有了一個海外鑽石礦,一人一個海外小島,無數的海外古堡,無數的享譽世界的珍寶,還有無數房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