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換做平時,有人在自己處理文件的時候三番兩次的進來打擾,墨錦城早就暴走了。

可現在看到顧兮兮那甜美的笑容,他發現自己竟然一點脾氣都沒有。 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點頭「嗯」了一聲。 「那你等着我,很快就好!」 顧兮兮歡天喜地的跑了過去,開始捯飭了起來。 她先是在旁邊熬了一鍋小米粥,緊接着就開始着手準備蝦餃。 麵粉什麼的早就已經和好

可現在看到顧兮兮那甜美的笑容,他發現自己竟然一點脾氣都沒有。

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點頭「嗯」了一聲。

「那你等着我,很快就好!」

顧兮兮歡天喜地的跑了過去,開始捯飭了起來。

她先是在旁邊熬了一鍋小米粥,緊接着就開始着手準備蝦餃。

麵粉什麼的早就已經和好了,她只需要將蘆筍活蝦等等食材焯水就好。

餃子的皮非常薄,裏面裹上紅紅綠綠的食材,光是看一眼就覺得食慾大漲。

顧兮兮小心翼翼地將蝦餃上了蒸鍋,然後開始調起了醬料。

忙活完這些之後,她又炒了一小碟金黃的肉片,旁邊綴上了幾顆新鮮的菜葉和兩顆嬰桃,看上去精緻無比。

這個時候,小米粥和蝦餃也剛好可以出鍋了。

她將碾碎的玫瑰花瓣的花粉撒了一些在小米粥上面,剎那間一股淡淡的花香瞬間散開來。

顧兮兮看到自己的傑作,一陣心滿意足。

這段時間待在家裏面,她閑來無事就一直在琢磨著廚藝。

之前想要吃一頓好的,還非得等着墨錦城出手。

這段時間看到墨錦城忙得腳不沾地,人都瘦了一圈的樣子,她覺得自己也是時候該表現表現了。

顧兮兮十分滿意地將小盅蓋上,然後把她準備好的三個菜全部都放到菜格子裏,這才高高興興的朝着書房那邊走了過去。

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剛剛做這些食物的時候,書房裏的墨錦城就已經聞到了淡淡的香味。

他抽空走出了房間,垂下頭來,就看到廚房裏顧兮兮忙碌個不停的身影。

聞着空氣中食物的香甜,他突然感覺到心房處有一股斷斷的暖意彌散開去。

第一次在咱們墨大總裁工作的時候,他竟然走神了!

「阿城你先休息一下,吃點東西。」

顧兮兮笑眯眯地將東西端到了一邊的茶几上。

她扭過頭去朝着墨錦城打招呼,墨錦城嘴角輕輕一勾,優雅起身闊步走到了桌子邊上坐下。

這會兒幾個小傢伙已經睡著了,要不然聞到這飯菜的香氣指不定早就撲過來了。

顧兮兮將準備好的食材一份一份地端到了桌面上。

當她打開蓋子的時候,一陣撲鼻的清香瞬間充盈在整個個客廳里。

原本食慾寡淡的墨錦城聞到這香氣,竟然感覺有些肚子餓了。

顧兮兮夾起了一個餃子,蘸了一些醬汁,然後便送到了墨錦城的嘴邊,笑眯眯的說道:

「來嘗嘗我的手藝,這段時間我除了帶孩子之外,只要一有空就會鍛煉廚藝,你給我點評點評。」

文學網 許是真的受到了打擊,楚嬌嬌執意要去搶魂器提升精神力,沈長青勸道:「阿顏說預告是三天後,至少也要後天晚上才能開搶,現在去這麼早,沒有用。」

楚嬌嬌道:「還沒去看過,先過去摸摸情況。」

沈長青、岳棲元目前還沒進入決賽,兩人有些遲疑,早就被淘汰的岳棲光大喇喇道:「既然如此,爸爸也跟過去湊個熱鬧。」

岳棲光相信,論手速,他絕對不會比楚嬌嬌差。

沈長青、岳棲元聞言,互相看了兩眼,隨後點頭。

幾個人決定暫時不打比賽,先去青釉大師的店鋪摸個底,楚嬌嬌偏過頭,極力邀請旁邊的破爛女王,道:「女王,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

季柚一點興趣也沒有,搖頭道:「我不去,你們去吧。」

店鋪光禿禿的,去了能幹啥?

跟一堆擠在一起大眼瞪小眼?再不然,跟盛清顏一樣,提前去店鋪里霸佔一塊地板?

這麼跌份的事兒,季柚才不幹呢。

沈長青聽到季柚拒絕,不由問:「下一步,你打算找誰挑戰?」

季柚想了想,說:「小升升。」

沈長青一愣,道:「你打不過她。」

季柚唇角噙著一絲笑,「不試試,怎麼知道?」

沈長青看着她,突然轉頭對楚嬌嬌、岳棲光等人道:「我不去了,我想看她跟小升升對戰。」

楚嬌嬌、岳棲光等:「……」

季柚有點納悶,笑問:「你為什麼這麼關注我的比賽?」

沈長青抿著唇,一臉認真道:「我覺得觀看你比賽,很有參考意義,能學到不少東西。」

季柚:「……」

面對這種實誠孩子,季柚想了想,語重心長道:「小青同學,能給你提供參考,提供幫助,我很高興,也很榮幸,另外我認為你想要打進決賽,單靠古董機甲,可能有點困難,我們人類的老祖宗有句話說的好,樹挪死,人挪活,針對每一場戰鬥的不同,我們應該採取不同的策略,適當時候調整一下自己的方針,才更能進步。」所以——儘早換掉古董機甲吧,再用下去,你都要掉出前20名了。

沈長青聞言,神色一震,隨後,鄭重點頭,道:「你說的,我都知道了。之後的比賽,我會做出調整,不會再試圖模仿你的戰鬥方式,盡量用自己的策略了。」

季柚:「???」

啊?

大兄弟,你清醒一點啊喂。我的意思是,讓你換掉古董機甲,不要一根筋下去啊喂……

沈長青望着臉色有些微異常的季柚,突然有點不好意思,輕聲道:「這段時間,我反覆觀摩了你的戰鬥視頻很多遍,所以自己戰鬥時才有意無意中帶出了你的痕迹。」

季柚:「……」

季柚張嘴:「我……不是!你……哎!」

她重重跺腳,深感自己與對方很有些交流障礙了。

「算了。」

「我打比賽了。」季柚看着沈長青,道:「小青同學,你真的非常優秀,也非常有主見,可能你覺得堅持用古董機甲,對你的提升幫助很大,那麼——你堅持下去也可以。」

她參加網絡大賽的目的,就是要贏!要取得聯盟前十的名次。

但——沈長青的目的,可能與自己並不一樣,他也許只是單純的想在比試中獲得進步,既然繼續使用古董機甲,對他的確很有提升,那麼,季柚也沒理由一再的阻止。

楚嬌嬌、岳棲光決定去青釉大師的店鋪逛一逛,沈長青、岳棲元決定留下觀看季柚與小升升的對戰。於是,一行人就此分道揚鑣。

季柚不耽擱,馬上向小升升發起挑戰。

剛打完一場,準備下線的小升升,一看見破爛女王發過來的消息,遲疑了1秒,選擇了同意。

很快,系統發出全網公告。

東區第一的小升升,竟然再次開局,不少人上一場還余猶未盡呢,這會兒,蜂擁而至……

沈長青、岳棲元在系統公告發出的一瞬間,就立馬選擇了觀戰,由於搶佔了先機,兩人都非常順利的擠進了觀眾席。

不到1秒,座無虛席。

「小升升!」

「小升升!」

「小升升!」

……

觀眾席,一陣陣熱情的歡呼,滿目的人堆里,只偶爾有一兩句呼喚破爛女王的聲音,還在發出的下一秒,就被小升升的粉絲瘋狂的吶喊給淹沒了。

季柚看了,頗為感慨,說:「小升升,你的粉絲真多呀。」

競技場上,小升升站在一端,對於觀眾熱情的反應,她臉上沒什麼表情,不知是天生惜字如金,還是不善言語,只點頭:「嗯。」

季柚看着對方,鄭重道:「請多指教。」

小升升抿唇:「嗯。」

旋即——

兩架銀白的機甲,同時出現在觀眾的面前——

「刀尖!」

「刀尖!」

「話說,破爛女王已經有一段時間沒用破爛機甲了,真懷戀呀。」

「論刀尖的頂尖駕駛員,還是非小升升莫屬,破爛女王在她面前使用刀尖,真的有點班門弄斧的感覺了。」

……

觀眾席議論紛紛……

這些,季柚一概拋諸腦後,只沉着臉,全副心神都放在了接下來的比試中。倒計時一結束,她駕駛着刀尖,猛地沖向小升升……

精神力提到B級后,季柚再一次駕駛刀尖,以前那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很明顯的消散了。

儘管精神絲很少,但化繁從簡,拋卻其他繁瑣的操作指令后,季柚只需要關注幾個重點指令,便沒有了任何的阻滯感,此時,她駕駛起刀尖來,頓時有一種如魚入水的暢快感。

小升升看見季柚俯衝過來,非但不慌,一雙黑眸反而亮起一道光,她抽出一柄大砍刀,迎向了季柚。

轟——

霎時間,兩柄大砍刀撞擊在一起,噼啪一聲,炸響開來。

只見——

兩把刀,齊齊斷裂成兩半。

觀眾:「卧槽!!!」

這一屆東區的大一生裏面,論力量,排名第三的醉卧美人膝,排名第十的沫爺,排名第一的小升升……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觀眾們萬萬想不到,某一天以猥瑣成名的破爛女王,竟然也能跟小升升硬拼力量,還拼了個旗鼓相當的水平。

妙書屋 趙祥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實力不如人就只有挨打的份。

他心中唯一的遺憾是沒能在臨死前見上自己的兒子一面。

在別人的眼中趙偉是個廢物。

但在他趙祥的眼中,兒子永遠是他的驕傲。

「你們殺盡我趙府數百人,莫非還想殺我兒子不成?」

坐在高堂之上的黑衣人似笑非笑,「好了,不要問那麼多了!你的死期已經到了。」

趙祥本想放棄抵抗了,可是他卻非常擔心眼前這傢伙不僅想要殺了自己,甚至還想斷了自己的香火。

「我就是豁出這條賤命也要和你們拼了!」趙祥揮舞着手中的斷劍,當即使出了一套風凌劍法。

然而那些黑衣人根本沒有將趙祥放在眼裏,「當真是個廢物,名震北域的風凌劍法到了你手上怎麼就變得綿軟無力。」

那位身寬體胖的黑衣人甚至都沒有拔出腰間的長劍,只是一個錯步上前,毫不客氣,一掌轟擊在了趙祥的胸口部位。

黑衣人不僅有着碾壓趙祥的實力,而且他對風凌劍法也有一定的琢磨,自然能夠輕鬆破解。

趙祥的整個身子如炮彈般轟擊而出,重重的摔向了地面,口中鮮血咕咕冒出。

趙祥的臉上佈滿了震驚之色,他雖然也知道自己在修鍊上沒有什麼天賦,可他卻不敢想像自己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趙祥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這……」

只見那黑衣人緩步上前,「若是這風凌劍法由你趙家其他人施展而出,我恐怕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對付你,那還是綽綽有餘的。」

當那黑衣人走到趙祥的身旁時,順勢將地上的斷劍吸附到自己的掌心,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直接飛向了趙祥的心臟部位。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夾雜着爆鳴聲的氣柱破空而來。

「叮……」一聲清脆的響聲,那把斷劍直接震裂成了碎塊。

黑衣人眼神微眯,凝視着氣柱發來的方向。

而站在十米開外的正是林天成和趙偉等人。

本來他們打算直接去風塵世家,但正好路過趙府,趙偉於是進了家門。

趙偉看到自己的父親摔倒在地上,並且口吐鮮血不止,一時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闖入我趙府。」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