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他要起兵奪回梓潼之時,又有劉璋信件發來,言說自己已投降袁術,讓張任也直接向劍閣關外的呂蒙投降即可…… 王國均離開后,辦公室里只剩下喬思語和厲默川兩人,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尷尬,厲默川見從喬思語口中也問不出個什麼,便沒有再提她被誰打了的事兒,「剛剛我說的話聽見了沒?威爾夫婦周天抵達景騰市,作為翻譯,你周天一大早先去接機,之後將威爾夫婦安排在酒店,我周天上午有事,下午再去找威爾夫婦……」

「是!」 「接下來的行程你都安排好了嗎?」 「已經安排妥當了。」 「嗯,鑒於威爾夫婦是法國人,關於遊玩項目切記一點,那就是浪漫……」 「好的。」 「行了,出去吧,明天好好休息一天,從周天開始,你就要忙碌了。」 喬思語點了點頭剛想離開,突然想

「是!」

「接下來的行程你都安排好了嗎?」

「已經安排妥當了。」

「嗯,鑒於威爾夫婦是法國人,關於遊玩項目切記一點,那就是浪漫……」

「好的。」

「行了,出去吧,明天好好休息一天,從周天開始,你就要忙碌了。」

喬思語點了點頭剛想離開,突然想起了靳子桐讓她交給厲默川的禮物,便從口袋裏將禮物拿了出來,還沒等她開口,厲默川的聲音先響了起來,「你手裏拿的是什麼?給我的?」

「嗯……」喬思語點了點頭,趕緊把盒子放在了厲默川的辦公桌上。

厲默川看着包裝精緻的禮物,挑了挑眉,眼裏閃過一絲訝異,這女人什麼時候想通了,居然送他禮物,難道是為報答昨晚救她的事情?

喬思語原本給了禮物就像離開的,可因為好奇心太重實在是太想知道靳子桐到底給厲默川送了什麼禮物,便一直盯着厲默川拆禮物的手看,只是突然看到厲默川臉上的表情變得很微妙時,她就越想知道是什麼禮物了。

「你確定是這個禮物?」厲默川看到禮物后,抬眸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喬思語。

「嗯……」這禮物自從靳子桐交給她之後就一直放在包包里,不可能被掉過包啊,所以自然是這個禮物了。

喬思語剛想着,抬頭時看到厲默川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辦公椅上來到了她面前,看到他眼裏炙熱的yu望和嘴角似笑非笑的樣子,喬思語心裏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預感從爬上了心頭。

「你知不知道一個女人送這個東西給一個男人意味着什麼?」

看着厲默川一步步靠近,喬思語下意識地開始往後退,「什……什麼!?」

「意味着這個女人想跟這個男人上.床!」

「啊?」該死,靳子桐送給厲默川的到底是什麼啊!?

「喬思語,我還不知道原來你這麼想跟我結為一體啊,不過比起這Durex,我更喜歡岡本……」

Durex……Durex……岡本……岡本……

這兩個詞像個經箍咒一般在喬思語的腦海里重複播放着,喬思語的一張臉瞬間漲紅,「不是我,這禮物是靳子桐……靳家大小姐讓我轉交給你的,是她想跟你融為一體,不是我……」

見厲默川的臉色一瞬間變得難看,喬思語來不及多想,一把推開他就逃一般離開了辦公室。

獨留拿着Durex的厲默川一張臉黑了又沉,沉了又冷,他就說喬思語怎麼突然開竅了呢,原來那該死的女人是幫靳子桐遞的「禮物」。

。 事情安排下去之後,第二天晚上。

把手裏頭的事情都給忙完后,國王開始詢問關於朱建宏的事情。

此事事關重大,他決定每天都要抽出時間來跟進,親自監督著,絕不讓出半點亂子。

但這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

「派去接頭的人,被殺了!」

屬下稟報道。

聞言,國王當場震怒。

「什麼!」

「被殺了?」

「對方不是表過態,想與我們合作的嗎,這又是玩的那一出!」

國王生氣,不是因為他派去的人被殺了,而是這樣一來,他就無法兌現跟江山許下的承諾了。

記住網址et

「反覆無常,還殺我的人,等大軍壓境之時,我必要將他抽筋扒皮!」

「立刻傳令下去,在近日之內,發動總攻!」

次吃此刻,國王正在氣頭上,卻疏忽了一件事。

那就是為什麼對方,原本都已經覺得勝利無望,而有了投降舉動,卻突然間一下子強硬了起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

……

另一邊。

武裝勢力的實際控制區域內。

各支武裝力量的頭領圍聚在一起,正襟危坐的目視着前方。

而在他們的面前,是一個衛星電話。

「我們給你們的厚禮,想必你們已經收到了吧。」

電話那頭說道。

眾人齊齊點頭。

「收到了,我們由衷感謝你們的幫助。」

就在剛剛不久,一架運輸機越過鄰國邊境,在他們的實控區內,投放了大量物資。

絕大多數都是武器彈藥,其中,光是重型火力就有不少,其餘的,是一些吃的喝的。

都是他們目前急需的物資。

「我們幫助你們,是本着自由民主的角度出發,像那種腐朽不堪的君主制度,早就應該被推翻了。」

「自由民主的大門,永遠向你們敞開!」

「當然了,話說回來,我們如此大力度的幫助你們,適當的要求一些回報,沒問題吧?」

電話那頭問道。

各頭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次齊齊點頭。

「當然沒問題,都不用你們說,我們也會想方設法的去回報你們的。」

此時此刻的他們,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一旦被國王一方打敗,留給他們,就只剩下死路一條。

這個時候,有人願意提供幫助,他們求之不得,恨不得牢牢抓住這根救命稻草。

唯有如此,他們才能活下去,才會有翻盤的希望。

至於對方要的回報,條件什麼的,那都好說。

「看樣子,你們諸位都是有識之士,既然如此呢,那我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接下來,我們會竭盡所能的,幫助你們反攻,奪取大權。」

「要求就兩個,第一,你們要幫我們殺個人,第二,事成之後,所有礦產都歸我們所有。」

頭領們對視了一眼,答應了。

「好,沒問題!」

他們倒是想有選擇權,為自己儘可能的爭取利益,但被逼入絕境的他們,此刻根本沒得選。

先在國王的圍剿下活下來再說。

「OK,那就這麼說定了,等局勢明朗一些后,我們會派出專人與你們商量細則,簽訂協議。」

「另外,考慮到你們目前的處境不是太好,我們也不太方便提供更多幫助,希望後續的物資抵達后,你們能儘可能的多創造出一些空間。」

「等空間合適了,我們會秘密派遣專業人員,以及雇傭軍,來協助你們進行戰鬥。」

聽到電話里這麼說,眾頭領都激動了起來。

本以為他們已經山窮水盡了,萬沒想到,竟然有人主動提供幫助。

不僅會讓他們活下來,還會支撐他們奪取大權,這可是他們從來想都不敢想的美事啊。

上帝保佑!

電話掛斷之後,就在當天,又有幾批物資空投了下來。

……

莊園內。

朱建宏急的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房間裏面團團轉。

額頭上的虛汗一茬接着一茬的。

此刻的他,是飯也沒胃口吃,女人也沒興緻玩,喝水都塞牙縫。

原因無他,國王一方勢如破竹,已經打到了家門口。

再打一仗,他們就徹底玩完了。

原本他是想,等打仗的時候,趁亂跟着武裝勢力突圍離開的。

他也確實這樣嘗試過,但失敗了。

掩護他離開的武裝份子,近乎被全殲,而他僥倖逃了回來。

此時此刻的他,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就只能這樣坐着,等國王的大軍打過來,然後把他抓去送給江山。

一想到要面對江山,這位他曾經的BOSS,他嚇得都快要尿褲子了。

比見閻王爺都害怕。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朱建宏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故作鎮定到沙發上坐下,然後讓僕人開門。

房門打開,一眾頭領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朱建宏沒好氣的說道。

眾頭領相視一笑。

「朱老闆,我們這次來,是有好消息要告訴你!」

「你不是一直很怕那個姓江的嗎,再過一段時間,你就用不着怕他了,甚至想見到他都難。」

幾個頭領說着,在朱建宏的身邊坐了下來。

然後向朱建宏講述了,有人資助他們反攻的事。

「你們該不會是被國王的大軍嚇傻了吧,別人與你們毫無干係,怎麼可能會資助你們。」

朱建宏明顯不相信。

「我看吶,是你被嚇破了膽吧。」

「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跟我去看看。」

說着,幾個頭領帶着朱建宏去查看物資。

看到那成箱成箱摞著的武器彈藥,朱建宏總算是相信了。

同時他也看明白了一件事,那些人資助武裝勢力反攻只是表明上的,他們真正想要的,是除掉江山。

「看來我那老闆結仇不少啊,為了除掉他,對方竟然不惜豪砸重金,顛覆一個國家!」

「他們這些大人物,還真是捨得下本!」

朱建宏感慨道。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為,他也算是個大人物。

畢竟,他有錢有勢有頭腦,要什麼有什麼。

但現在他明白了,和真正的大人物比起來,他不過只是一隻小魚小蝦。韓猛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

張郃,絕對是張郃!

現在有可能出現在這裡的成建制騎兵,就只有張郃!

張郃要搶功!

這是韓猛腦子裡的第一個反應,他會提前出現在這裡,理由只有一個,也盯上了這麼份功勞!

昨天那個信使絕對是在迷惑自己!

韓猛突然發現,這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一百一十五章千里送人頭 藍曦若很是善解人意的擺擺手,一副她明白她心思的表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