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王座和榮耀與你共享,我的財富和權柄即屬於你。

——願我們的友誼長長久久,千古流芳。 讀作摯友,寫作基友。 男主曾經披過的馬甲有梅林,摩西,恩奇都,魔神。是的沒錯,這些都是男主的小號。 內容標籤:綜漫強強少年漫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梅恩┃配角:拉二,舊劍,閃閃,所羅門┃其它: 作品簡評:

——願我們的友誼長長久久,千古流芳。

讀作摯友,寫作基友。

男主曾經披過的馬甲有梅林,摩西,恩奇都,魔神。是的沒錯,這些都是男主的小號。

內容標籤:綜漫強強少年漫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梅恩┃配角:拉二,舊劍,閃閃,所羅門┃其它:

作品簡評:

每一個名垂千古的王者身邊,必有一位摯友。每一位王都覺得自家摯友才是最好的,為此甚至在英靈殿掐了數個回合,卻沒想到,他們各自心心念念的摯友根本就是同一個人!於是,待到王與故友一朝重逢……

本文構思新穎,男主有著複數的馬甲,每一個馬甲都和基友有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於是,當他們在文中跨越千年時光重逢時,激烈碰撞的場面便極具看點。從廣袤的黃沙到雲端的聖城,從混沌蒼茫到明麗聖潔。不同的風情,不同的風景,乃至於不同的神話,彼此交融碰撞,展現出一個天馬行空充滿想象力的世界。 唐宇坐上車就撥通呂寶峰的號碼,驗證自己的猜測。

果然,有資格帶他去閻家堵門的人,正是大老闆呂寶峰。

唐宇猶豫一下才開口,「大老闆,以您的身份地位,只需一句話,閻家就必定會交人,省時省力,能保全閻家的臉面,還不傷六扇門和閻家的關係,沒必要堵門吧。」

他沒有更好的辦法解決這件事,所以才萌生堵門的念頭。

可這件事對呂寶峰來說不難,甚至可以說毫無難度,哪怕閻老想要包庇閻光別,也得考慮一下包庇的後果,畢竟閻家家大業大,招惹不起六扇門的總捕頭呂寶峰。

既然能讓閻家交出閻光別,呂寶峰就沒必要帶他堵門。

關鍵是堵閻家的大門,很不好收場。

呂寶峰淡淡的問道:「你要說什麼?」

「大老闆,事關重大啊。」唐宇感覺嘴裏有些發乾,苦笑道:「上次您帶隊將蔡家打的閉門不問江湖事,而我為抓袁向東堵了袁家的大門,今天就更厲害了,您帶我去堵閻家的大門……您真不在意江湖人怎麼議論?」

呂寶峰問道:「江湖人會怎麼議論?」

唐宇舔了舔發乾的嘴唇,這才說道:「江湖人會說六扇門在打壓江湖上的家族。」

只要江湖上出現這樣的傳言,無論大大小小的家族信不信,都會對六扇門有所提防,沒有一個家族能掰的過六扇門這條粗大腿,就必定會有某個家族牽頭聯合其他家族……只要這樣的事情發生,終究又一天會發生血腥衝突。

有些事情,只要呂寶峰露面,性質就會發生變化。

呂寶峰呵呵一笑,問道:「你覺得我帶你堵閻家的大門,目的是什麼?」

唐宇聞言,臉色就是一變。

我靠,爸比瘋了。

這是要代表六扇門,和整個江湖上所有的家族宣戰啊。

江湖必定掀起腥風血雨。

江湖上所有的家族,都會先殺他為快。

「爸比,我膽小,您別嚇我啊。」

唐宇心跳不斷的加速,祈禱著自己猜錯了。

「你敢單槍匹馬去堵袁家的大門,還好意思說自己膽子小?」呂寶峰沒有計較唐宇對他的稱呼,而是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有什麼話見面說,我在閻家門外的路口等你。」

說罷,就掛了電話。

唐宇要哭了。

真要哭了。

他只想破案救回皮皮狼,沒想搞這麼大的事情。

「冷靜,冷靜,爸比不是瘋子,不可能真的搞大事情。」

「對,爸比一定想好怎麼收場了,不然不會堵閻家的大門。」

「可是……無論怎麼收場,我都會被推倒風口浪尖上了。」

「要不我現在跑路?」

「我真要跑路了,皮皮狼怎麼辦啊。」

「靠,我怎麼就攤上這種事情了。」

唐宇煩躁的抓了幾把頭髮。

而後,他心一橫,發動車子就直奔閻家大宅。

他一路上都在調整情緒,接上呂寶峰時神色很是平靜。

呂寶峰有些詫異的打量他一下,而後笑着說道:「我要是不知道你是什麼性子,真的會認為你內心如表面一般平靜。」

唐宇看了眼前方的閻家大宅,面露幾分苦笑,「我踏入江湖才半年的時間,雖然一直表現的很是囂張,可我都是在該囂張的時候囂張,不然也不會活到現在。」

「您帶着我堵閻家的大門,把我推到風口浪尖上了,關鍵是我毫無心理準備。」

唐宇扭頭看向呂寶峰,「以後我再想低調都低調不了了。」

「為什麼要低調?」呂寶峰笑看着唐宇,「憑你的一身本事,完全沒必要低調。」

「我說的低調不是這個意思。」唐宇撇嘴道:「您別揣著明白裝糊塗。」

「小子,實話和你說吧,我早就盯上你了,哪怕沒有閻光別的事情,我還是會帶你堵閻家的大門,無非就是早晚的事情。」呂寶峰不再藏着掖着,「先提醒你一下,做好心理準備,以後我還會帶你去堵大空寺的門。」

「再見,您自己玩吧。」

唐宇解安全帶,就要開門下車。

可呂寶峰笑着伸手按住他的肩膀,他頓時就有種山嶽壓在身上的感覺,死死的壓着他,想動一下都困難,他臉上立刻浮現討好的笑容,「爸比,我開個玩笑,別當真呀。」

「你誤會了,這是你的車,要走也是我走。」呂寶峰笑着收回手,卻不是開門下車,而是紮上安全帶,「你現在張口閉口叫爸比,應該不會做出趕你爸比下車的事情吧。」

「借我一千個膽子,也不敢趕您下車啊。」唐宇心中懊悔不已,旋即神色一肅,「我以後保證不會沒大沒小的叫您爸比了,您是我的大老闆,永遠都是大老闆。」

呂寶峰戲謔的看着唐宇,「怕我在閻家當眾說我是你爸比?」

心中的小九九,全都被呂寶峰看穿了,唐宇頓時尷尬無比。

有好處就叫爸比。

現在叫爸比會惹來麻煩,就改口叫大老闆。

還能更不要臉一些嗎?

他自己都有些鄙視自己。

「放心吧,就算我說你是我兒子,也不會有人相信。」呂寶峰拿過儀錶台上的煙,點上一根后說道:「閻家小輩里有幾個很能打,你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沒等呂寶峰說完,唐宇就可憐兮兮的開口打斷,「爸比,我上有老,下有……下沒有小,可來年就會有了……」

見呂寶峰斜睨他一眼,他立刻就坐好,「您繼續說,我聽着,保證不插嘴了。」

呂寶峰這輩子就沒見過唐宇這麼不要臉的人,又氣又笑的搖了搖頭,抽口煙後繼續說道:「你是六扇門的捕快,我帶你來閻家堵門,你就不能輸,我丟不起這個臉,六扇門也丟不起這個臉……算了,這些話你不願聽,我也懶得說。」

唐宇心中大呼冤枉,連忙就要表態。

可呂寶峰已經示意他開口,「今天帶你來閻家,只是定下堵門的時間。最早也得等西天門大會結束后堵門,這段時間你得努力修鍊,實力必須有所提升。」

「大老闆,卑職有個不情之請。」唐宇一臉正色的對呂寶峰抱拳,「懇請您親自教導卑職,傳授卑職幾招壓箱底的本事,卑職必定不會辜負您的厚望。」

此時不薅羊毛,更待何時?

錯過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 雖然說還能再繼續,但藍曦若卻沒有再繼續吸收,而是睜開眼睛,仔細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力量,這才滿意的笑了。雖然這樣比起什麼直接進階一個大境界,太慢了。但是,如果根基都不牢固,修為再高又有什麼用呢?早晚都會有出事的一天。

藍曦若寧願自己慢一點,也不願之後會出事。

「主人,這裏還有一顆,要摘下來嗎?」赤玄的聲音再次響起。

藍曦若眼睛一亮:還有一顆?!

這個自然是要摘的。藍曦若從空間里掏出一個玉盒,將魔階果小心翼翼的放進去。這一顆,是要留給夜華傲的。他無條件的幫了自己那麼多,還付出了那麼多,好東西自然也應該留給他。

藍曦若心情大好,笑眯眯的拍拍赤玄的腦袋:「真乖。」

赤玄像只貓咪一樣眯起眼睛,很舒服的樣子,然後用毛絨絨的頭蹭蹭藍曦若,親密的很。

藍曦若的心柔軟起來,看着赤玄,也沒有了剛開始知道他性別的那種震驚。總感覺,就像是個沒長大的小孩子,需要人呵護。

「赤玄,我們還有辦法上去嗎?」藍曦若問出最關鍵的問題。

這懸崖可是高的很啊,當時她掉下來都掉了好長時間呢,那要是爬上去,媽呀,是會出人命的好嘛?

赤玄點點頭,奶聲奶氣的開口:「你要是想出去,隨時都可以啊。但是我覺得,你完全沒必要出去了。這個地方好得很,我能感覺到有很多好東西。再說了,就半個月的時間,去哪裏不是去?這個前人都沒發現的地方,才是最值得開發的地方。」

孩子氣的話,卻不無道理。

雖然赤玄看起來年齡小,但是也只是作為聖獸而言。實際年齡,要比人類大得多。活的時間長,再加上身為萬獸之王,接觸到的信息量也大得很,自然就知道的多。

「反正半個月一到,你就捏碎玉簡,不就可以出去了?」

赤玄的話,讓藍曦若打消了快速上去的念頭。

這也對,如果上去,也是尋找機遇。但是,很多地方都已經被前人打探過了,剩下的好東西自然不會很多。未知的地方,又會有未知的風險。而這篇年地方,雖然也未知,但進都進來了,總比其他的地方要好一些。

而且,赤玄說了,這裏有很多好東西!

藍曦若笑嘻嘻的答應着,然後穩固了半天修為,這才跟着赤玄一起在這片區域裏繼續探索。

這片區域很大,比起藍曦若見過的任何小區域都要大得多。這裏的色調幾乎全是紫色,高貴,優雅,透著不可侵犯的威嚴。

忽然,藍曦若愣住:這裏……竟然還有宮殿?

時隔多年,這宮殿早就已經廢棄掉了,外表已經是破舊不堪,但依舊很結實。

藍曦若好奇心突發,赤玄也點頭說裏面沒危險,而且……好像有什麼好東西。

一聽到有好東西,就更堅定了藍曦若要進去的決心。

宮殿裏因為終年沒人打掃維修的緣故,已經佈滿了灰塵和蜘蛛網,牆壁上也脫落了有些牆皮,但依舊還是能看出來,以前生活在這裏的人們,一定是極其有生活品位,擺設佈局極其合理,而且很精緻。

藍曦若一踏進這裏,總感覺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這是怎麼回事?藍曦若感覺自己一定是出現了幻覺,笑笑就沒再當回事。

而赤玄,從進來的一瞬間,就不再說話,沉默的很。只是跟在藍曦若後面,用小爪子時不時的抓抓她的衣角,以防自己被丟下。

藍曦若在宮殿裏到處亂晃,這宮殿很大,藍曦若轉了半天都沒有轉到盡頭。這裏佈置的一切,都讓她莫名的熟悉,難道自己……來過這兒?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被藍曦若否定了。

這怎麼可能呢,自己一直在藍家長大,怎麼可能有機會來這種地方?如果自己真能來這種地方,就不會生活的那麼慘了好嘛?

打消了所有稀奇古怪的念頭,藍曦若依舊向前走去。

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在牽引她,讓她快點走,讓她去這個地方……

「吱呀」一聲,門被藍曦若推開。

這是一個房間,具體是幹什麼的,藍曦若並不知道,只是,那個力量一直在驅使她,讓她向前,再向前。

藍曦若仔細觀察了一下,這應該是女子的房間,但絕對不是卧房。

藍曦若伸手拿起擺放在桌子上的一個泛黃的牛皮紙張做成的筆記本,一頁頁翻著,然後……愣住。

這是……什麼?

這筆記本應該是一個類似於日記本似的東西,上面寫滿了字。這些字對於藍曦若而言,是陌生的。整個彩雲大陸的字是統一的,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字。但是為什麼……她……認得?

而且,能很順暢的看下去?

就好像是,她從一開始就認識這些字一樣?

藍曦若覺得,自己的骨子裏似乎都在透露出自己對這些字的親切感,以及深深的眷戀和懷念。

她被自己的反應嚇了一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且……這是巧合嗎?雖然這些日記用陌生的文字寫成,但藍曦若,分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是同名同姓的嗎?

這日記是以一個母親的口吻寫的,裏面寫滿了對孩子的愧疚之情,以及不能一直留在孩子身邊看着她長大的不舍和憂傷。藍曦若看着看着,心裏就難受的很。

這是怎麼了?

赤玄一直跟在藍曦若的身旁,在看到這些陌生的字的時候,他忽然震驚了一下,看看藍曦若的表情,又看看這些文字,心裏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設想。如果這些設想真的成立的話……那藍曦若……

他不敢想像。

藍曦若看了很久,然後開始動手翻看房間里的其他東西。

雖然說隨意動別人的東西很不好,但是藍曦若現在心裏有個迫切的聲音,在催促着她去看,去找,找更多的東西,得到更多的信息。

當藍曦若看到一張殘缺的畫卷的時候,整個人……都震驚了。

畫卷上只有半個女子的臉,其餘的,不知道是被什麼東西啃壞了,還是被撕掉了,總之消失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