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隱藏的太深了,甚至連於尊也未覺察到,他們乃是鬼蜮界的尊者。

此刻的老者,臉上卻始終掛著一絲從容之態,他或許早就感知到了那些令人恐懼的所在罷! 然而,這又何妨? 不就是區區的幾位鬼蜮界的尊者嘛! 他笑吟吟地望著虛空,他確是這般想的! 然而,你能奈我何呢? 而他的眸子,則靜靜地定在了行天身上,他頗有興緻地望著行天

此刻的老者,臉上卻始終掛著一絲從容之態,他或許早就感知到了那些令人恐懼的所在罷!

然而,這又何妨?

不就是區區的幾位鬼蜮界的尊者嘛!

他笑吟吟地望著虛空,他確是這般想的!

然而,你能奈我何呢?

而他的眸子,則靜靜地定在了行天身上,他頗有興緻地望著行天,幽幽道:「你可是那源天刃的刀魂?」

行天身體一滯,道:「你是如何知曉的?」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道:「難道這世間,別人所不知曉的,就如此判斷我也不知曉嗎?」

行天輕輕地點了點頭,道:「沒錯,我便是源天刃的刀魂!」

「哦?那你為何不去助於尊一臂之力?」老者笑道。

行天道:「你既要戲耍他,我又為何動殺意?」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道:「或許這世間,最精明的是他,最蠢的也是他罷!」

行天嘆了口氣,道:「你又何必?」

老者一改先前的笑意,略有些嚴肅,道:「因我知他卻非凡人,我只是想知道他如今的武道高低!」

「可你卻令他動了殺念!」行天針鋒相對,道。

行天長吁了口氣,道:「可他對他的兄弟,最為真摯,也最為珍惜!」

「唉!這孩兒,確是一個情種吶!」老人嘆了口氣,一步一步地踏上高天。

行天心神忽的一滯,道:「你要作何?」

老人哈哈一聲大笑,道:「你說呢?」

行天道:「我不許你傷害他!」

老者道:「可你能阻止的了我嗎?」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幾天,或許幾個月,或許幾年,只覺那時間,仿似流水般,嘩啦啦的業已不見。

他的身邊放著一杯茶水,他輕輕地酌著,他的身邊,躺著許多人,他們皆身負黑衣,而在那片黑衣之間,卻躺著一位身披白衣的少年,少年輕輕地打著鼾,他的嘴角微微地向上彎著,夢裡好似遇見了奇妙的事!

老者靜靜地望著少年,輕輕地撫了撫他的額頭,道:「孫兒啊,你可知,你這一生,都將是不凡的!你用情如此過深,今後的路,卻也更加難走了啊!」

微涼的夜色中,清風隨意的舒展著,它靜靜地撫恤著少年的身體,少年身上的白衣,隨著那清風,微微地抖動著,他微微的皺著鼻子,好似嗅到了些蟲蚊。

阿嚏!

這場夢,好似睡了好久,好久,當他再次睜開眼時,昨日的一切,好似皆已遺忘。

可當他看到躺在他周圍的兄弟時,他不禁微微地皺了皺眉毛,而老者卻笑吟吟地望著他,道:「孫兒,睡得可好?」

於尊道:「爺爺,他們這是……」

老人笑道:「他們睡著了!」

於尊心神一滯,道:「睡著了?爺爺是說他們……」

「就是睡著了!」老者道。

「那他們還會醒來嗎?」於尊憂慮重重,道。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道:「既是睡著了,又怎會醒不來?」

而這時,躺在於尊身邊的行天,亦睜開了雙眼,他揉了揉眼,道:「大哥,你可安好?」

於尊道:「兄弟,你還好罷!」

行天輕輕地點了點頭,道:「大哥,行天無礙!」

於尊道:「無事便好!」

隨著那時光的流逝,睡著的人,皆蘇醒了過來,於尊的臉上,漸漸無了那分悲苦,他靜靜地仰望著虛空,幽幽道:「看來我於尊,太過小題大做了啊!」

老者卻道:「孫兒啊,這世間痴情之人,卻不止你一位,而如你一般痴情的人,卻尋不到幾人吶!」

於尊輕聲道:「爺爺,我此生乃是為情而生,亦為情而死,我業已知曉我的命數了,爺爺也勿要心憂了!」

老者哈哈一聲大笑,道:「孫兒,你確是我心底的蟲兒啊,無論我想甚麼,你都好似十分明了!」

於尊輕輕地搖了搖頭,道:「爺爺所想,孫兒又怎會心知,爺爺謬讚了!」

「孫兒啊,你可知你來此的目的?」老者笑道。

「哦?我卻不知爺爺所言的目的!」於尊如實答道。

「乃是你心底的小世界!」老者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

「我的小世界?」於尊一臉訝異地望著老者,道。

「沒錯,你來此的目的便是將你的小世界,變為大世界!」老者一改臉上輕鬆的笑意,一臉嚴肅,道。

「大世界?可是指的須彌界?」於尊一臉驚愕地望著老者,道。

「沒錯!每個大世界都是自小世界演繹而來的,而所有的小世界集合到了一起,便會熔煉為大世界!真正的大世界,無邊無際,而真正的邊際,永遠在遠方,你所不知的遠方,亦是神域!」

此刻,於尊心底已起了荒潮,他輕輕地念著:「神域……」

。 晚晚在唐南綰懷裏,想逗她笑,但始終消散不了唐南綰內心的難受。

這時,北北提着包從樓上下來,走到唐南綰的面前,氣勢淡閑的遞給她,說:「我們回家。」

「媽咪別難過,都是晚晚不好,以後晚晚不惹你生氣了,好不好?我們回家吧!在這裏晚晚還要叫你唐小姐,晚晚不想要這樣。」

晚晚摟着唐南綰的脖頸,撒嬌的貼在她的耳邊,低聲說:「晚晚想很天都叫你媽咪,所以你陪晚晚回家吧。」

唐南綰被她奶聲奶氣的說話感動得,鼻子不由一酸。

「走。」北北低聲說道。

他的話不多,但處事卻非常果斷。

沒料到妹妹會在燕宅這裏受欺負,這時他有點失望,原以為來和爹地相處,會改變一些東西,可惜現在他不想改變了。

有媽咪和妹妹,都夠了。

這些年都過來了,以後就算沒爹地,也能過得很好。

「走,媽咪帶你們回家。」唐南綰低聲說道。

她提着行李,北北和晚晚跟在身後,準備離開時,管家急了,連忙拿着手機跑了過來,慌張的說:「唐小姐,您這是要去哪?」

「他們兩個調皮,跑到這裏打擾了你們,現在秦佳有事回家了,我應該把他們送回去。」唐南綰客套說道。

管家卻非常為難,他一臉難受的低頭,說道:「您要是走了,少爺該多傷心啊。」

「剛才是我保護不周,才會讓晚晚被宮小姐欺負了,但她能搬過來,肯定不是少爺授意的。」管家連忙解釋。

唐南綰則低聲笑了出聲,她伸手拉着管家的手臂,看着他親切又和藹的樣子,低聲說:「不管怎麼說,我都是客人,燕景霆能留我住一晚就已經夠了。」

「現在他這個主人不在,我也應該走,不是嗎?再說了,將來要是有機會,我還是會回來看您,小的時候你對我就照顧有加,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長輩看待,謝謝你,勛叔。」唐南綰輕聲說道。

她的話惹得管家眼都紅了,他嘴唇動了動,卻被唐南綰突然伸手抱了抱住。

「我走了,晚點還要去拍戲,工作是不能耽誤的。」唐南綰說着,她鬆開管家,帶着北北和晚晚走了。

管家急得跺腳,卻只能眼睜睜看着她離去。

「少爺為什麼還不接電話。」管家急得想要上天。

唐南綰帶着晚晚和北北離開后,也聯繫不上秦佳,又不放心他們倆獨自在家,猶豫了半晌后,她扭頭看着車後座的兩人。

「要不你們跟我去影視城?拍完了我們再一起回家?」唐南綰想和他們商量一下。

晚晚聽到能陪在她身邊,眼神立刻亮了。

「好,晚晚最喜歡和媽咪在一起了。」晚晚立刻歡乎出聲。

在小孩子的世界裏,再不愉快的事情,轉眼就能忍,可惜唐南綰忍不了,剛才那剎那,幾乎要成為了場噩夢。

「我也沒意見。」北北低聲說道。

他雖表面風平浪靜,實際對今天這事,已銘心刻骨。

北北看着晚晚,再看着唐南綰,幼小心靈受到很大的打擊,在他看來自己是個小男子漢,應該保護她們,而不是看着她們被欺負。

「北北太棒了,一會還可以替媽咪照顧晚晚。」唐南綰顯然看出他內心的煎熬,低聲誇了他一句。

北北沒作聲,內心卻波濤洶湧。

唐南綰駕着車朝影視城趕去,所有人都到了,她帶着晚晚和北北去化妝間,發現唐夢琳在看手機,陳晚霞陪在身側。

「南綰來了?喲,這兩個小寶貝太可愛了。」陳晚霞有些誇張的說着,上前就想抱。

晚晚和北北動作一致的轉身避開,躲到唐南綰的身後去。

「別碰他們。」唐南綰拉住陳晚霞的手,讓她保持着距離。

陳晚霞有點難堪,唐夢琳沒抬頭,但眼底卻閃過絲冷笑,指尖劃過屏幕,不知在想什麼。

「好好好,媽就是覺得他們太可愛了,可惜不是你生的。」陳晚霞低聲說道,發現唐南綰根本不接她的話。

她一直懷疑這兩個孩子是唐南綰生的,卻沒證據!一直查都查不到頭緒,但唐南綰總是帶在身邊,讓她更好奇。

「媽,是不是姐姐生的,還看不出來嗎?長得這麼像,沒準她還和小舅隱婚了呢。」唐夢琳諷刺的說道。

化妝間內,有很多工作人員,她的話讓所有人都豎耳恭聽。

娛樂圈,最缺的就是八卦,一旦被傳聞,能立刻在網上掀起狂瀾。

「姐姐沒反駁,那就是默認了?」唐夢琳看到唐南綰在化妝,連忙追問著。

晚晚和北北兩人則看向唐南綰,只見她低聲一笑,抬眸冷視着化妝鏡,看着唐夢琳眼底的這陰險,不由一笑。

「我默認算什麼?要不你打電話讓燕景霆過來認?」唐南綰冷聲說道,這句話懟得唐夢琳想罵都罵不出來。

唐夢琳咬着牙根,想到昨晚她安排好一切,結果唐南綰拍完戲就跑了,搞得自己落了場空,心裏很不爽。

「我開玩笑的,你別生氣呀。」唐夢琳連忙給自己個台階下。

氣氛瞬間被化解,所有人都忙着工作,不敢再亂說。

在唐南綰妝化得快好時,突然有人失聲叫出聲,說:「不好了,唐南綰你上新聞了。」

「什麼新聞?」唐夢琳原本眯着眼睛,正閉目養神,聽到新聞立刻彈了起來,連忙上前奪過工作人員的手機。

「新電影女一號唐南綰,暴力傾向虐打花旦小花宮媚秋,疑似陪睡上位。」唐夢琳看着這標題,立刻扯著喉嚨念出聲。

整個化妝間,瞬間安靜得詭異。

唐南綰杏眸睜開,看着鏡內所有人都扭頭,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

她蹙了蹙眉,拿起手機,看到新聞爆炸,全網搜熱第一。

「外面有很多記者涌了進來,都說想採訪唐南綰,導致現在估計沒辦法開拍了。」這時導演的助理跑進來說道。

唐南綰點開手機屏幕,看到上面那些照片,都是宮媚秋受傷的側臉,還有落寞被趕出燕家的身影,最後一張則是自己從燕家駕車離開的畫面。

她指尖微緊,拿起口紅補了下唇,起身往外走。

。 這兩人同時向秦沖前後夾攻,局勢頓時不妙。

這時秦沖也不敢大意,當即肩膀一抖,背上隨即出現了一雙若隱若現的羽翼,正是太虛翼。

憑藉太虛翼的輔助,秦沖的身法速度頓時猛增,面對兩人兇猛的攻擊仍舊能一次次的閃避開來,讓敵人的攻擊盡數落空。

經過剛才和那岳武的一場激戰,秦沖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真正實力,在不動用龍麟訣的前提之下,自己的實力尚不及一般的金丹後期修士。

並非是因為自己的法力不夠渾厚,只是因為缺少和金丹後期修為相匹配的神通手段,同時也缺少威力強大的法寶,法術方面更是遜色許多。

而此時面對這兩人的聯手攻擊,秦沖已經沒有必要再繼續隱藏手段了,再這麼繼續下去自己的處境將會更加不妙。

接連幾次閃避攻擊之後,秦沖一拍腰間的靈獸袋,一道紫光頓時猛然激射而出,秦沖直接召喚出了雷火紫電蛟出來助戰。

如今的雷火紫電蛟已經是七階的存在了,其境界實力和金丹後期的修士相當。

隨即雷火紫電蛟便化身十餘丈長,猛然向那岳文猛撲了過去。

「七階靈獸!」

那兩人見此也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呼,在金丹後期的境界能喚出七階的靈獸,這絕對是令人震驚的。

修仙界之中圈養靈獸的修士不在少數,但是靈獸的成長周期遠比修士要長,因此想這樣金丹後期的修士,能培養出五階靈獸已是不易,能有六階也不過是極少數的存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