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勢力忌憚天命宗,可丹盟卻是從來不會。

「哎,看來也只能如此了,要怪就怪這個雲逸凡下手太狠,他不死,思遠長老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去把思遠長老叫來吧!」 韓千山長嘆一聲,卻是瞬間就已經做出了決定。 「好,屬下這就去叫思遠長老來。」 龔青海的目光閃了閃,恭敬地應了一聲,隨後便是閃身離開。 他其實心裡

「哎,看來也只能如此了,要怪就怪這個雲逸凡下手太狠,他不死,思遠長老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去把思遠長老叫來吧!」

韓千山長嘆一聲,卻是瞬間就已經做出了決定。

「好,屬下這就去叫思遠長老來。」

龔青海的目光閃了閃,恭敬地應了一聲,隨後便是閃身離開。

他其實心裡清楚,別看韓千山是在徵詢他的意見,可事實上,對方恐怕早就已經有了決定了,只不過對方礙於顏面,不想主動提出來罷了。

這種事,對方做過不止一次兩次了,而他作為對方的身邊之人,倒也不介意充當這個惡人的角色。

「宏石啊宏石,別怪我不給你面子,實在是如今的你,對於丹盟的作用已經趕不上姚思遠了,希望你能夠體會本座的難處吧!」

等到龔青海離開,韓千山不禁搖頭一嘆,理所當然地自語道。

…………

半刻鐘之後,龔青海帶著一個精壯的老者匆匆返回大廳!

「啊!!!嘉兒!我的好孫子!是誰?是誰把你傷成這樣?!究竟是誰?!!」

憤怒的咆哮從精壯老者口中傳出,震得大廳的屋瓦都是一通亂顫!

不用說,這個精壯老者,自然就是姚嘉的爺爺,七級宗師長老姚思遠無疑了!

此時的姚思遠睚眥欲裂,整個人都處在一種瘋狂的狀態當中,他完全沒辦法接受,自己最出色的孫子,竟然被人廢掉了修為,還砍斷了一整條手臂!

「思遠長老,事已至此,你還是看開一些吧,千萬不要氣壞了身子。」

見到姚思遠氣得渾身顫抖,韓千山這時上前一步,一臉關懷地勸說道。

「會長大人,這是誰幹的?到底是誰幹的?!會長大人一定要為老夫做主啊!」

聽到韓千山開口,姚思遠直接跪倒在對方的腳下,老淚縱橫地道。

「哎,思遠長老趕快起來。」見到姚思遠向自己求助,韓千山的心下暗道了一聲果然,他就知道,對方肯定是要把問題拋給他的。

「此事我已經簡單了解過,是一個叫雲逸凡的年輕人打傷姚嘉的,姚嘉跟他發生了一些衝突,後來直接衍變成了械鬥,姚嘉這孩子一時不察,著了那個雲逸凡的道,這才變成了現在這般模樣。」

「雲逸凡?!他現在身在何處?我一定要殺了他!!」

聽完韓千山的講述,姚思遠憤怒地咆哮出聲,就像是一頭髮狂的雄獅!

「思遠長老有所不知,那個雲逸凡乃是宏石長老看中的一個年輕人,現在就住在宏石長老的的住處…………」

「宏石長老?!他竟然讓人廢了我的孫兒?!!」

姚思遠雙目瞪圓,卻是沒想到這裡面居然還有宏石長老的問題。

「不不不,此事跟宏石長老並沒有任何關係,宏石長老幾天前就已經閉關了,現在都還沒有出關,那個雲逸凡只是暫住他那裡,而姚嘉跟他的衝突純屬偶然,宏石長老肯定是不知情的。」

見到姚思遠把矛頭指向宏石長老,韓千山趕忙擺了擺手,耐心地解釋道。

「這麼說來,那個雲逸凡跟宏石長老並無關係了?!」

聽完韓千山的解釋,姚思遠的面色變了又變,眼底的殺意越發濃烈起來。

「的確如此。」

韓千山心頭一動,隨後點了點頭道。

「雲逸凡!!我要將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嗖!!!」

了解了大致的情況,姚思遠恨恨地咬了咬牙,下一刻,他也不再多問什麼,一個閃身離開大殿,直奔宏石長老的高塔掠去!

「會長大人,要不要屬下跟上去看看?」

見到姚思遠離開,大廳里的二人都沒有阻攔,片刻過後,還是龔青海當先開口,對著韓千山問道。

「去看看吧,有必要的話,可以出手幫他一把,不管怎麼樣,必須要讓他把這口惡氣發泄出來。」

韓千山挑了挑眉毛,略作沉吟之後,對著龔青海示意道。

「明白了。」

龔青海聞言點了點頭,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下一刻,他也是身形一閃,緊隨姚思遠的腳步而去。

……………

與此同時,宏石長老的住處。

雲逸凡此時盤坐在床榻之上,一邊等待宏石長老出關,一邊耐心地修鍊著。

丹盟的天地靈氣還是十分濃郁的,反正眼下閑來無事,他剛好可以多吸收一些天地靈氣,也好為接下來衝擊化海境二重天打基礎。

「雲逸凡!!哪個是雲逸凡?還不快快出來受死!!」

就在這時,一聲憤怒的咆哮陡然傳來,聽到嘯聲,雲逸凡的雙眼猛地睜開,眼底閃過一道厲芒。

「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這效率還真是夠高的啊!」

雲逸凡的眉毛挑了挑,臉上露出思索之色,「看來是等不到宏石老哥出關了,既然如此,那就讓我自己單獨去面對吧!」

撇了撇嘴,他這時也不遲疑,直接朝著外面推門而去。

「吱呀!!」

剛一走出大廳,第一眼,他就看到了一個精壯的老者正站在不遠處,面目猙獰地朝著他看了過來,從面相上就能看出姚嘉的影子!

「就一個人?這麼看來,丹盟是把這次的事情,當成我與姚嘉的私人恩怨來處理了?這對我來說倒是一個好消息。」

他原本還擔心丹盟會派出大隊人馬來興師問罪,不過眼下既然只來了個一個人,這無疑說明,丹盟並沒打算插手到這件事當中來,而是要讓他和姚嘉身後的那位長老自行解決矛盾。

「這位老先生有禮了,不知老先生找在下可是有事?」

略作思忖,他這時乾脆笑著上前幾步,對著老者拱手一禮道。

「你就是雲逸凡?!」

姚思遠的面色猛地一凝,目光死死地盯著雲逸凡,卻是沒想到,雲逸凡竟然如此年輕,看面相,可是要比他的孫子年輕多了。

「我就是雲逸凡,不知老先生怎麼稱呼?」

雲逸凡依舊笑容不變,沒有一絲的慌張之色。

「老夫姚思遠!我且問你,我的孫兒姚嘉,可是被你斬斷手臂,還廢掉了丹田的?!」

姚思遠面沉如水,倒是並沒有第一時間出手,而是對著雲逸凡確定道。

「原來是那位姚大少爺的爺爺啊,失敬失敬。」

聽到姚思遠之言,雲逸凡微微一笑,倒是並沒有任何的驚訝。

「老先生說的不錯,姚嘉的手臂的確是被我砍斷的,丹田也同樣是我廢掉的,不過這都是因為他想要殺我,而我完全就是出於自衛罷了。」

「果然是你!!小畜生,老夫要千刀萬剮了你!受死吧!!!」

聽到雲逸凡親口承認,姚思遠的牙齒頓時咬得嘎嘣作響,一聲低喝之間,他便是直接朝著雲逸凡撲了上去,誓要將雲逸凡斬殺於此!

至於雲逸凡所說的理由,他連聽都沒有細聽,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他所關心的事情!

。 【開門者?】

安平的有些疑惑。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而且他也的確發現了,奈瑟看到這個次元之門時,比自己想像中要鎮定的多。

奈瑟呼吸了一口氣,把下面的三個人嚇的瑟瑟發抖。

【看來你的傳承比我想像中要少】

【我已經很久都沒有見過冰霜巨龍了】

……

……

可能是因為在等待着某個東西,奈瑟比安平想像中要有耐心的多。

他慢慢跟安平講述了一些有關於龍族的常識。

現在的龍族已經和往日的上古龍族有很大的不同了。在各方勢力的均衡之下,龍族也分成了兩個大的派系。

一個是主戰派。

他們對一切龍族之外的種族都十分的排斥,希望能有朝一日恢復上古時期龍族的輝煌。

另一方是溝通派。

他們覺得現在的各個種族已經達成了一個比較穩定的結構。龍族數千年的戰鬥都沒有佔據優勢,現在更是難上加難。再加上龍族的數量早就銳減,即使贏下了戰爭,也沒有那麼多的力量去佔領地盤。

不如和各大勢力的高層進行溝通,大家劃分勢力互不干擾。

奈瑟的水龍一族就是屬於溝通派的一脈。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各個脈系的巨龍除了領地之外,還有着他們傳承之中的使命。

和地球上的文化不一樣,在巨龍的世界裏,因為空間的不穩定性,再加上有着各種高階魔法的存在,他們從古至今受到外來勢力的攻擊次數並不少。

奈瑟的巢穴位置並不算很好,經常有一些精靈過來干擾和進攻。但是這個巢穴,卻是很早很早之前水龍一族的聖地。

奈瑟的傳承里。

他是屬於「守門者」。

這個山脈是相對於空間坐標比較薄弱的位置,所以才需要巨龍們在這裏坐鎮,以防外來的入侵。

即使現在精靈和祖薩已經佔據了這片大陸的絕大多數地盤,但是巨龍的傳承卻不能斷絕。

在與精靈的高層溝通過後,他們也默許了奈瑟在這裏進行駐守。

奈瑟並沒有告訴安平他在這裏駐守了多久。

但是安平從周圍城池的圖書館記錄里得知,水龍一族的巢穴在這裏的的確確已經超過了千年之久。

甚至奈瑟這個名字的記錄,起碼都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

奈瑟告訴安平,和守門者相關聯的。

那就是一個次元通道的形成,會需要一個類似於坐標的開門者!!

這個開門者一般都是來自於另一個空間文明的高層力量,這個時候偶爾也需要巨龍去進行溝通!

有的會進行友好的交流,有的會是直接的敵對關係!

巨龍們要做的,是盡量在次元通道關閉之前,通過各種方式,讓兩邊的文明不要起太大的衝突。

……

……

在奈瑟和安平溝通的時候,戰局也逐漸有了變化。

首先是卡爾這邊,在巨龍的追擊之下,整個國王護衛隊損失慘重。

雖然奈瑟沒有明面上出手,但是光是一個神龍期的巨龍在這裏,就很大程度上限制住了那幾個九階聖言者的發揮。

奈瑟原本是想要對卡爾動手的。

但是安平說了一句可以暫時留住卡爾的性命后,奈瑟也賣了安平一個人情。

餘杭市這邊。

奈瑟一直限制着神啟者的行動。

除了那三個神啟者外,陸陸續續又有十多隻隊伍進入了這個世界裏。

但他們全部都是有來無回,被奈瑟強制性的定在了原地,甚至都沒辦法和秘境外的進行溝通。

只有一個等級稍微高些的神啟者,似乎使用了某種道具,才倉皇的逃出了這裏。

聽着奈瑟的描述。

安平覺得自己很有可能就是那個所謂的開門者。

但是他又總覺得不對勁。

因為安平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而且也不是通過這個次元之門進來的,而是直接因為傳承任務的開啟,在冰龍塑像那裏誕生。

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

在次元之門附近的神啟者甚至都達到了一百多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