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她有很多,單靠吃是吃不完的。

「這一箱我也吃不完,我先拿出兩個,剩下的你再裝回去,等想吃了就去找你。」 「好。」 花琉璃最終只是帶出了十來個箱子,珠寶首飾古玩字畫,有些是太后或皇上賞賜的,有些是司徒錦正給她的,至於其他渠道得來的,她聰明的沒有拿出來。 許枝那個女人正等著找她麻煩呢,到時候自己豈不將把

「這一箱我也吃不完,我先拿出兩個,剩下的你再裝回去,等想吃了就去找你。」

「好。」

花琉璃最終只是帶出了十來個箱子,珠寶首飾古玩字畫,有些是太后或皇上賞賜的,有些是司徒錦正給她的,至於其他渠道得來的,她聰明的沒有拿出來。

許枝那個女人正等著找她麻煩呢,到時候自己豈不將把柄往人家手裏送?

忙完這一切,已經是半晚上了,司徒錦讓她好好睡一覺,就離開了。

花琉璃睡到快中午了才起床,喊來小玲給自己捯飭了一個繁瑣的髮髻,穿着一身輕便的衣服。

小玲看着鏡中的女子道:「姑娘,花家的馬車已經等候多時了,花將軍親自過來接你呢。」

花琉璃看着鏡子裏的人,冷笑一聲道:「來就來唄。」

表現的絲毫不在意!這個爹對她來說可有可無,她回花家,只是為了為報仇,順便查出宰相夫人的秘密以及宰相身後的勢力!

花琉璃離開別院,司徒錦帶着五侍衛親自護送,他實在不放心小丫頭在花府之中,那個許枝,看似沒腦子,可她爹是當朝宰相,萬一花想容護不住……

「小一,以後你就暗中保護璃丫頭,斷不能讓人欺負了去,若有人想對她不利,不管是誰,殺無赦。、」

。盧晨翻開這本日記的第一頁,開始閱讀上面的內容:「8月10日,晴。今天晚上那些青洪商會又來討債了,他們一個個用一種極其猥瑣的眼神盯著我看,我很害怕,怕我還不上錢他們會對我動手動腳的。」

「但也許是我每日的祈禱起了作用,今天晚上,在那些青洪商……

《武神贅婿》第505章張曼雪的日記(一) ------

羅墨身上的煞氣讓黑皇有些不得勁,好在並不是針對他,而是針對大夏和九黎的兩個老皇主。

秦嶺龍穴名傳萬古,最早可追溯至太古年間的石刻,那個時候便已經有了秦嶺龍穴的傳聞,稱有一條真龍蟄伏。

太古萬族所用的文字是神文,據說是神靈開創,被人族解讀出來后自然有人認為其有道理。

因此,在度過十里天塹后,大夏和九黎神朝兩個年老的皇主沒有去化仙池那邊找碎掉的帝兵之類的寶物,而是來到了秦嶺龍穴,想要找那可以延壽的人世仙丹和夢幻神髓。

他們剛進入古洞,還沒有深入,便看到了一顆鮮紅欲滴的神珠,在萬道元氣中沉浮,此珠一出現便讓所有進入龍穴的人眼睛都紅了,爭先恐後的衝去,那些活化石級別的老輩人物都端不住了。

鮮紅欲滴的珠子如瑪瑙一樣晶瑩剔透,直徑有一米多,是一顆碩大的仙珠,夢幻般的色彩讓人心醉,秦嶺龍穴內的所有人都血脈噴張,內心激動不已,這些聖主級人物大多年邁,見到了這樣的寶物瞬間大打出手。

從龍穴內打到龍穴外,一眾大人物撕破了臉面,為了這秦嶺龍穴的龍珠生死相搏。

「葉凡,我們要不要……」

一位太上長老有些眼饞龍珠,因為傳說那是延壽的寶物,而他的壽命不多了,本來將要坐化,是聖子的寶丹為他延壽了二百載。

雖然還有兩百年可活,但壽命這種東西沒有人會嫌少。

「別去,龍穴那邊有一尊遠古聖靈,非常恐怖,而且——」

葉凡目露擔憂,「而且根據我前幾個月的調查,第三代源天祖師將自己葬在了這裡,他自身出了大問題,這些聖主教主皇主,等會兒恐怕會死傷慘重。」

化仙池的消息出來時,羅墨在妖族,因此葉凡自己前來調查了一下,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第三代源天師似乎將自己葬在了這裡。

葉凡剛說完,那邊的戰鬥就將龍珠給打破,一個遍體紅毛的人形生物從龍珠中跌出,睜開眼睛便射出兩道血光,直衝鬥牛,一聲大吼,讓諸聖主氣血翻湧,差點昏厥過去,修為弱一些的小教教主更是直接從天空跌落,七竅流血。

一吼之下就能吼死弱一些的教主級人物?

第三代源天祖師,他沒能扛過去,變成詭異與不詳加身的怪物了。

葉凡心中嘆了一聲,嘆祖師,也憂自己和羅墨,然後祭出了一面有些破損的銅鏡,這是一件大聖兵,羅墨留在搖光的寶物,這個時候,葉凡知道普通弟子要先走了。

今天來到這裡的帝兵有些多,還有寶物動人心,恐怕難以善終,會打得天翻地覆。

就在龍珠被打碎后,一股更加讓人悚然的氣息爆發,自秦嶺龍穴的最深處沖了出來,讓每一個人都心神戰慄,幾乎要跪伏下來。

即便是遠在化仙池這邊,也有許多年輕修士哎呦一聲,承受不住這種威壓軟倒在地,其中一個年輕人更是栽倒湖中,掙扎爬起時,從湖底抓起來一個綠銅塊,上面生有一株小青蓮。

小青蓮!

這瞬間吸引了化仙池這邊所有人的目光,因為化仙池是三絕之地,三種極致的地勢融合到了一起。

飛仙地,生命源地,物極必反地,因此儘管生命精氣濃郁到了極點,但卻一個活物都沒有,除了外來者,便只有剛剛那塊通靈的九天赤玉王。

沒有草木,沒有魚蝦。

但現在,這個年輕人摸出來了一株小小的青蓮。

而且傳說青帝是化仙池中誕生的,這難道又是一尊無上妖帝胚子?

這是一個還有些稚嫩的少年,跌坐在化仙池的淺水區域,手中抓著一個拳頭大的綠銅塊,銹跡斑駁,看上去平平無奇。

但奇特的是有一株一尺多高的青蓮紮根在綠銅塊上,堅韌而晶瑩的根須纏繞,兩者相伴而生。

葉凡頭皮發麻,心中巨震,因為這塊綠銅看上去破爛不堪,沒有一點神異,但是……

但是他有一塊相似的!

而據羅墨所說,這是崑崙成仙鼎的碎片,昔日羽化神朝都只收集了部分碎片,沒有完全,他得到的不過是許多碎塊中的一塊。

但就是這一塊碎塊,就有無邊神效,曾經幫他收服萬物母氣根,還幫他鎮壓青帝心,擠血給自己……呃,雖然後來青帝心不堪壓榨飛走了,但這不妨礙綠銅塊是神物。

又一塊成仙鼎碎塊,葉凡也眼熱了起來,想要將成仙鼎碎塊拿到手中。

但不光是他盯住了綠銅塊和小青蓮,其他人也都見到了,將目光投了過來,即便其他人不知道綠銅塊的來歷,但是在這種地方生長的青蓮,其來歷絕對嚇人,因為傳說中青帝就是化仙池中誕生的一株青蓮。

「化仙池一萬年一開啟,這塊綠銅卻沒有徹底腐朽,消散於天地間,難道是極道帝兵的碎塊?」

「那株青蓮難道是又一尊妖帝?」

幾個教主級人物都心跳加快,覺得綠銅塊和青蓮不同尋常,一起邁步向前,透出濃烈的殺意,任何敢跟他們搶奪這兩件東西的人,他們絕對會痛下殺手,毫不留情。

少年修士在顫抖,他修為本就弱,而且幾位大能包了過來,封死了方位,這化仙池也十分詭異,讓人飛不起來。

葉凡見狀,立刻向著那個少年手中的綠銅塊抓去,對於這成仙鼎的碎塊,他志在必得!

「大膽!」

一眾教主級人物見葉凡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也敢出手,頓時大怒,就算葉凡是化龍九變,可斬仙一又如何?在他們這些大能中的強者,各教教主面前也不過是螻蟻,而螻蟻竟敢奪食!

幾位教主大喝,一起出擊,祭出法器打向葉凡。

搖光同來的太上長老怎麼可能讓葉凡吃虧,當即晃動那面大聖兵銅鏡,熾盛的光分清化濁,如開天闢地,兩個教主被掃中,直接化作飛灰,還有部分人被逼退。

但想要奪取綠銅塊和青蓮的人太多,葉凡竟然脫出了大聖兵的保護去爭搶。

「諸位長老,你們護住弟子!」

他轟然踏步,仙池水激蕩,沖向綠銅塊。

「你找死!」

「區區化龍也敢爭鋒。」

這些爭奪綠銅塊的教主可不留情,即便是荒古后唯一打破詛咒的聖體又如何?殺便殺了!

「葉凡!」姬紫月見了忍不住急切的呼喊,被哥哥姬皓月拉住。

以化龍九變的修為去和那些大能境界的教主爭,怎麼看都是找死,但這個時候葉凡眼中浮現出了羅墨剛剛推演的那些地勢道痕,和自己所學的源天神術結合,再催動臨字秘——

仙池波動,神光湧起,此處浩大的天地本源之力加持到了葉凡身上,化作一件神衣甲胄。

一口大鐘襲來,被葉凡展動太陽帝拳打飛出去,大鐘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拳印凹痕。

眾人皆瞠目結舌,早就聽說過荒古聖體肉身比法寶還硬,但也不至於變態到這種地步吧,大能的法寶也能打壞?

葉凡剛剛觀看了羅墨的推演,對此地的地勢了解極為深刻,站在了羅墨的肩膀上,施展源天神術自然更加強大,隨意便可號令此地的力量加持到自己身上。

而且他還修鍊了九秘之中主防禦的臨字秘,此地加持來的力量化作一件神衣甲胄披在了他身上,和他荒古聖體的肉身相得益彰。

更別說血魄秘術對他肉體的加持,讓他可以繞過八禁限制,獲得更高的戰力。

還有人仙秘術,這門近乎無限強化自身的法門,三百六十五個穴竅,葉凡不僅全部開闢了出來,而且還在七十二個穴竅中都煉製了神紋法寶爐,身體之內形成了一張經絡穴竅網,可以容納海量的神力,此刻得到化仙池的力量加持,神力澎湃,大能也可一戰!

葉凡出手毫不留情,修士之間的爭奪就是這樣,想要奪得機緣,那就你死我活,尤其是在實力相近的情況下。

太陰太陽秘術和九秘被葉凡輪番打出,以源術加持無窮神力,和一眾教主大戰,爭奪綠銅塊。

在場的,唯有那名最先發現綠銅塊的小修士瑟瑟發抖,因為四周全是大佬,而且都在打架,目標還是他手中的東西,危險度拉滿。

果不其然,大能交手的餘波就將他震成了肉沫,血灑化仙池。

這個時候綠銅和小青蓮也被眾人交手的力量波及,但卻根本不加身,青蓮輕輕一抖,便破開了重重朝它抓來的力量,它不過一尺高,但卻有一種不可抵擋的力量,撞開了一切,帶著綠銅塊沉墜向湖中心。

「……」

葉凡沒想到是這麼個結局,他剛剛已經在用兵字秘這門控制法寶的九秘無上絕學了,但是無效,綠銅塊有反應,可是一尺高的小青蓮好似一座太古神山壓在上面,他沒辦法讓綠銅塊飛到手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落入湖中心。

幾位教主也是各自施展手段,竭盡所能的想要抓住,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綠銅塊和小青蓮萬法不加身,墜入了湖中心。

湖中心他們是不敢去的,已經有大能用生命驗證過了,裡面有古怪。

「極道帝兵的碎塊,太古時期就存在的東西。」

「這個湖泊名為化仙池,說不定真的誕生過仙,那是仙器的碎塊也說不定。」

眾人都扼腕嘆息,覺得無比遺憾,尤其是幾個差點就抓住了綠銅塊的教主和葉凡,他們剛剛離寶貝只有一點距離。

「吼……」

遠處傳來一聲大吼,湖水沸騰,煙霞衝天,受到了波及。

要知道這裡就算是大能修士都無法飛行,法力與道行被壓制了,而有人竟然能將吼聲傳來,震動湖水,可見修為強大。

另一座大岳的山腳,秦嶺萬古龍穴的洞口出,人形紅毛生物正在大開殺戒,仙台一層天的修士一瞬間就死了近二十人。

人形紅毛生物一衝而過,一隻紅毛遍布的大爪子將它們的頭蓋骨給掀掉了,腦漿四濺。

「啊——」

終於,一位大能也遭劫,半邊身子被紅毛大手撕了下來,鮮血噴涌,肚腑內的東西都流了出來,但作為大能他生命力強大,沒有這麼快死去,被第三代源天師化作的紅毛怪物捏在手中。

瘋狂之中,他祭出了十幾件兵器,一股腦的砸向紅毛怪物,但是卻被紅毛怪物全部一口給吞了下去,像嚼豆子一樣嚼得嘎嘣作響,神鐵銅精在齒間如豆腐般軟嫩,每次嚼下去道紋毀壞都會迸發神光,好似被咬出來的汁液。

這是一個怪物,肉身極其強大,大能兵器在他手中如泥巴。

紅毛怪物開蓋了,只不過開的是頭蓋骨,將手中撕成兩半的大能提溜起來吸了個乾淨,這名大能的元神驚恐的呼號著進入了那張吞金嚼鐵的大嘴中。

片刻后,元神的慘叫已經消失了,只剩下幾滴腦漿沾在怪物嘴角濃密的紅毛上,看起來格外的猙獰。

每一個人都汗毛倒豎,皮骨皆寒,這個人形紅毛怪物比厲鬼還可怕,殺心極重,無比殘忍。

「這是屍解仙嗎?」

「它是蔡族的先祖,東荒的第三代源天師,晚年發生了不詳,埋骨秦嶺萬古龍穴之中,沒想到變成了這個樣子!」

有人知曉這段秘事,大聲說了出來。

「不詳的源天師……大家一起動手,不然所有人都得死!」有人大喊,是一方教主,但是此刻不能鎮定了,聯合其他人一齊出手,因為這不是他們單個人能對付的怪物。

鐘聲悠悠,一口金色的大鐘鳴動九天,如一顆星辰般沉墜下來,打向人形紅毛怪物。

天火洶湧,一個八卦爐閃爍,巨大無比,以青金鑄成,垂落大道本源法則。

轟隆隆

一個黑色的大磨轉動,以烏黑的神鐵鑄成,碾壓而下,像是要磨滅天地。

……

各大教主全都出手,以自己性命交修的兵器攻殺,眼下情況非常危急,這第三代源天師變成的紅毛怪物可瞬殺大能,一個弄不好,他們會全軍覆沒,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第三代源天師變成的紅毛怪物真的非常兇悍,它化作了一道血光,硬撼各種兵器。

只見血色閃電幾個折返,劃出了殘酷的軌跡,一息之間便有許多兵器折斷,許多大人物發出慘叫。

金色的大鐘被碎成了數十片,熊熊燃燒的八卦爐被一爪裂成了數段,黑色的大磨更是被砸成了一塊廢鐵,這些大能性命交修,耗費千年時光辛苦祭煉的兵器全部被毀。

「啊!」

一位大能慘呼,防禦的神術和戰衣如同紙糊,被紅毛大爪子一把掏入胸膛,抓出了一顆還在怦怦跳動的心臟,被其放入口中咬碎,吞了下去。

第三代源天師轉身,五指齊張,削掉了一顆頭顱,然後抓住了第三個大能的右臂,一把扯了下來,放在口中嘎嘣嘎嘣的嚼了起來,白骨茬森森,鮮血順著嘴角流下。

場面血腥而殘暴,第三代源天師像是地獄中爬出惡鬼,見誰殺誰,在場的人誰都不是對手。

儘管他沒有用源術,也沒有用道術,只是在揮灑肉身的力量,但已經足夠碾壓在場的一眾大能,如屠豬狗,如摘果實,肆意挑選食材。

一干大能兩股戰戰,想要逃走,但剛剛動身,便感覺到了一股詭異的力量鎖定了他們。

「什麼東西!」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