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察覺到任小凡看待自己的目光,李琬琰臉色更加的紅了。再也裝不下去了,有些扭捏的對任小凡道:「李婆婆人很好的,昨晚上教了我好多好多修鍊上不懂的問題,所以我就…就拜她為師了…」

她好像很在意任小凡對自己的看法,一副生怕他誤會自己似的樣子。 「額,不是,你不用對我解釋的,拜李前輩為師,那是你的自由,跟我無關。」任小凡連忙擺手。 他和李琬琰認識的時間連24小時都不到,拜不拜師的,跟自己又沒關係。只是覺得這個妹紙太單純罷了。 「哦...好吧。」

她好像很在意任小凡對自己的看法,一副生怕他誤會自己似的樣子。

「額,不是,你不用對我解釋的,拜李前輩為師,那是你的自由,跟我無關。」任小凡連忙擺手。

他和李琬琰認識的時間連24小時都不到,拜不拜師的,跟自己又沒關係。只是覺得這個妹紙太單純罷了。

「哦…好吧。」

聽任小凡這麼說,李琬琰覺得好像也是,尷尬的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了。

老婆婆看了兩人一眼,眸中閃過一絲狡黠。

「未完待續…….」 「你你你,你怎麼能牽我的手?」

剛剛出院子,凌雅趕忙把他的手甩開了。她的臉更是紅通通的!

「沒啥,就是幫你檢查一下身體而已!」張玄連忙找了個借口。

「你瞎說。檢查身體跟,跟牽手有什麼關係!」

「我牽手的時候順便幫你把脈啊,你不信?」張玄眉毛一挑,問道。

「我可從來沒聽說號脈是牽著手的!」

「那我問你,你最近是不是有一些痛經?」

「你你你,你怎麼知道?」凌雅驚呆了。這種私密的事情,她也不可能大肆宣揚。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已!

「剛才牽你手的時候檢查出來的啊!你忘記你昨天的腳是怎麼好的了?」張玄笑了笑,道。

昨天張玄只是輕輕一弄,她的腳就已經好了!可以看出他的醫術應該聽高明的。

「那有沒有治療之法?」凌雅紅著臉問道。

「嗯,有啊!要是方便的話,去我家,我幫你進行一個全身按摩,就可以搞定了!」

全身按摩?那自己不是身體要被他摸個遍?

想到這,凌雅又羞又氣,罵了一句:「你去死!」

然後就氣沖沖的走了。

張玄愣在了原地。

我好心想幫你治病,你怎麼讓我去死?

張玄搖了搖頭,啟動了陳金鳳門口的拖拉機。

「突突突……」

拖拉機的響聲傳遍了整個院子,可陳金鳳也不敢出來攔了。

今天的她已經夠丟臉了!

把車子開回家之後,張玄走進廚房洗早上的碗!

老媽因為精氣不足,整天嗜睡。能做個飯就很不容易了。

於是張玄就讓她多睡一睡。

睡眠也可以慢慢的補充精力,只不過沒有葯補來的明顯而已。

農村很多房子的建築的設計都是差不多的!

張玄家的廚房對面也是廚房。

張玄走到水池前,而恰巧的是窗戶那邊也有一個女人走過來!

這個女人叫做李巧花,因為都是鄰居,所以張玄也親切的叫她花姐。

花姐本來不是這個村的,而是嫁過來的。

可能是因為紅顏薄命吧,她嫁過來的當天夜裡。她老公就得了哮喘病死了。

據說連洞房都還沒有呢!

於是村裡就流傳說她克夫,被人當成了掃把星。

其實她老公的哮喘病完全是因為遺傳的,她的公公也就是因為這個病走的。家裡只剩下了一個年邁的婆婆。

別看花姐現在已經年過三十了,可皮膚卻嫩的更二十多歲的小女孩一樣。加上也沒生孩子,身材一點都沒變樣。

「花姐,你在幹嘛呢!」張玄笑著問道。

「張玄,幾年不見,又長高了啊!我正洗澡呢!」花姐莞爾一笑。

其實張玄回來,她是知道的。陳金鳳那樣大鬧一場,兩家又挨得這麼近,想不知道都難!

「洗澡?不太合適吧?」張玄著實嚇了一跳。

其實在農村,有很多人家並沒有浴室。所以在房間里放一個大的浴桶洗澡也是很正常的現象!

花姐一頭霧水,疑惑的問道:「這有什麼不合適的?你要吃嗎?」

「吃?」這怎麼吃?

張玄被花姐給搞蒙了!

「就是這個啊,棗子!我剛剛從樹上摘得,很大很甜哦!」花姐說著拿起了一顆大棗子在窗口晃了晃。

「原來是洗棗啊!」

張玄這才反應過來。

原來此「棗」非彼「澡」!

「不然你以為什麼?」

「沒,沒啥!」張玄連忙搖了搖頭。

「等我洗個碗,就過去!記得給我留兩個啊!」

「行!」

張玄剛準備低著頭洗碗呢,卻聽見花姐叫了一聲。

「啊!」

張玄抬起頭望去,也不知道怎麼的。她家的水管就爆開了!

強大的水不停的往她的身上噴濺著!

現在的天氣又熱,花姐身上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薄衫,水浸濕了她的薄衫,貼在了她的身體上!

這一幕幾乎被張玄給看光了。

正直青春年少的張玄,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畫面?

他被晃得頭暈目眩的,鼻子里好像有兩條蚯蚓在蠕動著!張玄嚇得連忙抬起頭,讓鼻血倒流回去了!

這會好了,洗棗真的成洗澡了!

花姐也算聰明,連忙拿了一條毛巾蓋住了那不斷噴濺的水管!

水終於沒有往她身上噴了。

她抬起頭看著張玄,說道:「張玄,你能過來幫我修一下嗎?」

她本來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自己走光了,可看到張玄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這才反應過來。

她連忙用手捂住了那乍泄的春光!

「我不是故意的,花姐!」張玄十分尷尬的撓了撓頭。

「你過來幫我修一下吧。」花姐說了一句。

「行!」

張玄自然沒有拒絕,他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從屋子的後門到花姐家裡!

「你看看能修好嗎?」花姐問道。

張玄檢查了一番,說道:「沒什麼難的,就是水龍頭壞了而已。我等下換一個新的!家裡有備用的水龍頭嗎?」

「有,我去給你拿!」

不久后,花姐就拿著一個新的水龍頭跟一把扳手過來。

換水龍頭這種活張玄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幹起來也是輕車熟路。

十幾分鐘之後就已經搞定了!

「張玄,這次謝謝你了!」

「客氣了,花姐!」張玄對她笑了笑。

花姐也沒有去樓上換衣服,現在的衣服雖然幹了一點,可卻依然逃脫不了走光的命運。

花姐用手敲了敲他的頭,罵道:「剛才還沒看夠嗎,小色鬼!」

張玄嘿嘿一笑。

「你先坐一會,吃點青棗!我去樓上換件衣服!」

「好!」張玄也沒有多想什麼。

李巧花上了樓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連忙就把門關上了。

她用手捂著自己的胸口,然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李巧花已經有三年沒見過張玄了。

可張玄這次回來之後,給她的感覺太不一樣了。

以前她一直把張玄當成了一個小孩子。

可現在的張玄早就已經褪去了稚氣的臉龐,舉手投足之間都充滿著男子的陽剛之氣!

這對於她來說尤其是致命的!

此時的她走到了衣櫃前的全身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說道:

「李巧花!你不要忘記了,你是一個寡婦。張玄他還有大好的前程,你怎麼能夠耽誤他?你一定要控制住你自己!」

。。 「算你們狠!」

價格又是上漲到了九百萬,哪怕是來自萬鬼門的鬼陀三也是有些財力不支,當即放棄了競價。

「姓王的,老子記住你了,你們劍宗的人以後最好不要遇上老子….哼!」

又是陰森森地瞥了一眼王重陽,鬼陀三語氣狠厲,冷笑道。

雖然他知道這一枚命格碎片的爭奪十分激烈,不過若是沒有對方的刻意抬價,他還可以出手爭一爭。

然而,眼下劉天已經出手競價,他也沒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必要。

鬼陀三的心裡十分清楚,對方的財力遠遠不止於此。

除此之外,來自趙族的趙無極還沒有出手,想要成功拿下這一枚命格碎片並沒有那麼容易。

「樂意奉陪。」

面對鬼陀三的威脅,來自劍宗的王重陽僅是聳了聳肩,隨後淡淡道,似乎對於對方的威脅渾然不懼。

「一千萬!」

或許是最後一搏,面對劉天的叫價,王重陽又是加了一籌,不多不少剛好一百萬。

「一千一百萬!」

然而,劉天卻是不甘示弱,似乎早有準備,而且財大氣粗。

「我放棄了…」

咧嘴一笑,王重陽同樣放棄了競價,似乎已經到了其心理底線。

「一千一百萬,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

拍賣台上,雲天星的目光視線隱隱看向三樓趙無極等人所在的豪華貴賓室,似乎想知道對方何時會出手。

「一千兩百萬!」

就在其話音落下之際,趙無極終於是出手競價。

「該死,是趙族的趙無極….!他終於是出手了么…!」

此時,豪華貴賓室內的劉天也是臉色一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