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這些消息傳到那些見過江龍戰鬥的進化者的耳朵里,他們都知道這就是假得離譜,然而,隨著時間流逝,在很多年後,這些謠言反而像是真的一般了,一些新來到柳城基地市的進化者,在聽到江龍的「傳說」后,一個個驚為天人,敬之若神!

…… 江龍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柳城基地市的人神話了! 在直升飛機上,他目光掠過下面一望無際的荒野。 可兒倚坐在他的身側,頭輕輕靠在江龍的肩膀上。 而童童則是坐在江龍的懷裡。原因是從她一上飛機就在不停地對著江龍說「巴巴抱抱」。 童童現在除了「巴巴」之外

……

江龍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柳城基地市的人神話了!

在直升飛機上,他目光掠過下面一望無際的荒野。

可兒倚坐在他的身側,頭輕輕靠在江龍的肩膀上。

而童童則是坐在江龍的懷裡。原因是從她一上飛機就在不停地對著江龍說「巴巴抱抱」。

童童現在除了「巴巴」之外還會說「抱抱」了!

這的確也是個進步。

在江龍的另一側,子璇卻是安安靜靜得坐著,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窗外天空中那一輪醒目的太陽之山,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子璇在成為喪屍之前一直生活在地面之下,太陽是什麼樣的她根本不知道,只是從父王那裡聽到過這個名字而已。現在,在她成為了喪屍之後,終於來到了地面上,也見到了之前一直沒有見過的太陽,即便如今的她已經變成了喪屍,但依舊還是新奇的嚮往的吧。

直升飛機飛的速度很快,陣陣巨大的轟鳴聲驚動了下面徘徊著的喪屍,有不少喪屍都受到了刺激,怪叫著追逐著直升飛機橫衝直撞得跑動,但是它們的速度即便是比它們平時快了數倍,但哪裡又比得上直升飛機。

很快的,直升飛機就消失在它們的視野之內,在它們喪失目標之後,不一會也放慢腳步,開始繼續漫無目的的走動起來。

在地下世界收穫了一大波喪屍之後,江龍已經看不上這些零散的低級喪屍了。

如果再耗費時間去聚集它們,對江龍來說反而有些得不償失。

在直升飛機的第二排,雷恆仍然在不住得發抖。

江龍以雷霆萬鈞之力覆滅方家之時他也在一旁看著,當時已經嚇得屁股尿流。

如今,江龍要去雷家。

雷恆不用動腦子都知道,江龍到了雷家會做什麼!他不想帶這個路,但是不帶路也就意味著他對於江龍沒有用處了他,他又怕死的很!雖然心中清楚自己早晚都是一個死,但是不到最後關頭,他還是想搶救一下自己!

而且好死不如賴活著,能晚一點死總比早早嗝屁要好很多,不是嗎?

他雷恆一向都是被人瞧不上眼的膿包。

「江龍,我帶你去雷家后,你把我放了吧!如果你放了我,我就把雷家的大秘密告訴你!」

雷恆下定決心對著江龍說道。

「秘密?什麼秘密?你說來聽聽。」

江龍聽到他這麼說,似乎挺感興趣得接話道。

「這個秘密關乎雷家為什麼能夠三代人覺醒雷電異能!我說給你聽可以,但是先說好,你知道之後要放了我!」

雷恆覺得有戲,趕緊說道。

「真遺憾,我對你們雷家的秘密可一點不感興趣,而且,你沒得選。」

江龍聲音冷冽。

雷恆一時之間宛若墜入深淵之中。「什麼!怎麼會這樣,我不要和你分開,我要和你在一起。」林詩雅並沒有多慌張,也知道對方肯定是沖著我來的,所以她多少會不放心。

「我知道你擔心我,如果我們兩個都被抓去了,就沒人能第一時間來救我們了,所以你先回去找李晗姐和熙熙他們,我倒要看看到……

《我的三個姐姐》第一百一十五章被綁架了。 「先吃飯,你這現在怎麼比我還關注這些新聞了。」正在吃飯的周浩用筷子輕輕地敲了敲周元的頭。

「語文老師經常說要多關注新聞熱點,國家大事,這才是我們青年人信仰的生成期!」周元用手擋著自己的頭,偷偷看著周浩,說道。

「好,你們老師說得對,別躲啦,哈哈哈。」周浩笑著看著作勢要躲的周元道。

以前周元是不怎麼看這些新聞報道的,按他自己的說法就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主要是周元覺得新聞或多或少太過正式,有些枯燥,並且關鍵的是當時意識形態還沒有開始形成,沒有什麼想關注的東西。

現在則不同了,新聞里有了自己關注的東西,自然看起來也就覺得津津有味。

電視中正在播放著神州人員對於昨天事件的一次通報。

「神州昨日抓捕到一名可疑人物,初步證實為有某些方面的犯罪嫌疑。」

「希望大家引以為戒,不要隨意把自己推向萬丈深淵。」

說著,身旁還出現了幾個人押著耳釘男的畫面。

周元津津有味的看著這一幕,差點都忘記了吃飯。

「嘿,小子,看入迷了?」周浩筷子又敲了過去。

「哦哦,哈哈哈,神州做得好嘛,就該這樣。」周元嚼著口裡的飯,口齒不清地說著。

在看到耳釘男出現的那一刻,周元知道了這次公示的潛在標誌。

神州在告訴大家,不要做這種人,這只是一點。

神州在向耳釘男那邊傳達一個消息,你們的人就在我們這邊,你們救不救?

神州在幫周元。

前幾個都很好理解,後面這個,則是龍景耀的想法,耳釘男出現在祥宇公司昨天的對外採訪上過,雖然只是一閃而過。

但是只要是有心人,就一定能夠發現,這個人和之前那個送支票的人,極其相似。

那麼,耳釘男那邊要把他救出來,誰出面?

李志宇!

這時候的李志宇幾乎已經暴露無遺了,而被推在檯面上的李志宇自然會被用來當做明處的棋子。

救一個組織內的人,浪費一個棋子,怎麼說似乎都不虧。

夾起菜,扒了一大口飯,周元想著這些事情。

抓捕到一個耳釘男肯定不會就這樣知道整個組織的所在,所以還得僵持。

但是周元很快又覺得自己相岔了,神州並不是普通解決民事糾紛的機構,單單一個李志宇似乎並不夠資格來救出耳釘男。

那麼對方組織要不要救耳釘男便成了一個問題。

是救出耳釘男暴露自己,還是不救耳釘男就此失去這樣一個在外奔波的幹將?

周元覺得憑心而論,如果單論是自己,肯定會來救,畢竟是自己身邊的人,丟一個便少一個。

但是對方則不一定了。

總之,現在自己這邊又比對方多出一步,而李志宇這樣的棋子,現在正在漸漸變得沒用。

這樣,周元的目的,算是初步達到了。

「我吃完啦。」周元把碗里的飯扒乾淨后,放下碗筷,說道。

周浩看著桌上沒怎麼動的菜,遲疑了一下,說道:「好,今天我來洗碗吧,看你吃個飯弔兒郎當的。」

周元也不客氣,偶爾不用洗碗休息一會也挺舒服。

重複播放著之前關於祥宇公司的新聞,周元終於在一個不起眼的瞬間,找到了耳釘男的身影。

拿出手機拍了個照,登上了後援會群。

勇敢元元:【圖片】(腦補一下李志宇站在門口,耳釘男飄過只能看到一個影子,躲攝像機送支票)。

元鑫籠:周元啊,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水群了。

元君籠:【圖片】(那張神州押送耳釘男的圖)。

兩人發的圖很明顯,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是什麼意思。

勇敢元元:也就是說,祥宇公司,有貓膩。

別叫我牙口姐姐:小元元,姐姐可真是難得在這裡看到你。

劉鑫往上翻仔細看周元的圖,又往下翻,仔細看於婉君發的圖。

元鑫籠:特娘的,神州的效率是真的快,我們才剛受一天委屈呢,這就給我們平反啦?

元君籠:確實,想不到事情的轉機來得這麼快。

周元看著群里寥寥幾百的人數,說道:「之後又想進來的之前退出的人,就,咱們還是不勉強他們吧?」

元君籠:對,絕不勉強他們進群!

元鑫籠:元籠在乎的是那些去找他的初代粉絲,可不是那些火了之後才突然冒出來的一大堆。嗯,當然,在乎牙口姐姐你,畢竟你為了他都干出這麼大事了。

別叫我牙口姐姐:還好你小子話頭轉得快,姐姐我手裡的四十米長大刀都已經準備好了。

周元笑著看著這些消息,對啊,我在乎的就是你們這些人了,傻傻的去找自己,還能碰到H-76星人。

不止這個群里,網上已經把這兩張圖傳開了,甚至上了星城熱搜榜。

「嫌犯送錢?那李志宇是否是大嫌犯?」

周元看著底下一群沙雕網友的各種評論,簡直笑開了花。

「他們應該都很刑。」

「男上加男,犯上加犯啊,兄弟們。」

這時候龍景耀的電話也打了過來。

「周元,這段時間你要小心了。」龍景耀略顯緊張的說道。

周元此時還在寫題,突然手機便響了。

在家裡周元是直接接龍景耀電話的,反正自己老爹也是知道龍叔這個人的。

再說了,這時候只要周元不說太過敏感的話,大抵上周浩應該不會多過問。

「嗯?怎麼了?」周元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們拿到了耳釘男摔掉的那台手機,裡面的卡還在,經過我去運營商的調查。」

「知道了他最後一個電話說的話,有個暗示,那個小孩。」

「有很大指向便是你,我沒有在神州透露出這個消息,因為我很顯然就明白了肯定是你。」

龍景耀一口氣說完了這麼多,這才拿起手中的煙抽了一口。

周元扒拉著桌上的紙,靜靜地想著對策。

對方之前確實已經拿到了攝像頭視頻,而自己現在,列入了懷疑對象。

不,已經到了對立面。 「妖極的用處基本就是這樣…」莫情由於沒有直視過永臻,所以他根本沒法判斷是否磨掉了她的耐心,只是憑感覺行事,結束了對寇天玄的介紹。

介紹完妖極之後,莫情將避幸放了出來…

永臻那水藍色的瞳孔忽然變得銳利了起來,這銳利之中還帶有些許的疑惑。

倒不是她看穿了避幸的能力,而是震驚於莫情的恐怖天賦。

兩道分身,都擁有超強的念力與靈魂,皆與本體相仿,若是將這三道靈魂合二為一,將會是一副多麼強大的靈魂。

她疑惑的是,莫情要著兩道平平無奇的軀身有何意義?除了能分開做事以外,不但會耽擱本體的修行,還會削弱本體的實力!

因為功法武技還有意志力量的修行皆是與念力總量有一定的關係的,因為利用強盛的念力來衍化功法武技和意志力量,這一點她不信莫情不明白!

別看他現在有三個意識可以單獨修行,看上去比一個意識更具優勢,但總體的效果絕對遜色於一個擁有強大念力總量的意識!

即便莫情削弱了他的本體實力,但他的本體和分身都是非常的強大,在七階之境無人可敵,但這不應該是他的最優選擇!

因為這兩道分身並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完全不值得他這麼做!

「這道分身代號避幸,取意避之則幸,雖然看上去很平凡,與凡體無異,但他有一種另世人驚懼又趨之若騖的能力。」

莫情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避幸,稍微停頓了一會兒,想等永臻詢問之後再進行回答,只是永臻並沒有對莫情進行詢問,莫情只能略顯尷尬的繼續介紹避幸的能力:

「氣運,乃是天地萬物難以規避的神秘力量,不可見,不可知,不可觸,他可以讓一個人福運連連,他也可以讓人禍運不斷…

而避幸的能力便是掌控他人的氣運!他可以直接改變一個人或物一生的運勢,可以讓一個人災禍加身,可以讓一個人錦鯉附體!」

莫情同之前一樣,在介紹完避幸之後停頓了一下,給永臻詢問的機會,而這次他沒有失望…

「哦?有這麼厲害?」永臻對此表示不信,她乃是天生地養的先天異寶,雖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但她不願意去相信莫情擁有着掌控氣運的力量!

因為這完全打破了天地規則的運行!

「那就由避幸為您展示一下吧…」

「可以。」

啪~

莫情的身前出現了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放着厚厚的一疊紙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