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從醫院裏出來時三個人都是筋疲力竭了。

金靈側頭看向倚靠在車身上喘氣的司宴,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司宴有點人氣兒的樣子,感覺頗為驚奇。 然而到最後,搬了那麼多儀器,貨車雖大也不能全部裝下,齊修只能忍痛把電腦都給扔了,只裝了其他儀器上去,到最後連駕駛艙都塞滿了。 習武門派中人畢生修鍊,是很辛苦的。 支撐他們冬練三九夏練三

金靈側頭看向倚靠在車身上喘氣的司宴,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司宴有點人氣兒的樣子,感覺頗為驚奇。

然而到最後,搬了那麼多儀器,貨車雖大也不能全部裝下,齊修只能忍痛把電腦都給扔了,只裝了其他儀器上去,到最後連駕駛艙都塞滿了。 習武門派中人畢生修鍊,是很辛苦的。

支撐他們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的信念,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和傳說中的高手一樣,打破生命的桎梏——哪怕不能不死不滅,能夠長生很久也是值得的。

董自玲在林天成面前挨了打,又損失了一顆造化丹,他實在是不甘心就這樣罷手。

林天成當然知道董自玲是賊心不死。

本來他是沒有興趣和董自玲切磋的,但聽到董自玲口中的五顆造化丹,又有些遲疑。

他已經在電話裡面詢問過公孫九。

董自玲說的不假,有造化丹,打破暗勁壁障的成功率會大大增加,對於一些小門派來說,造化丹幾乎等同於鎮門之寶。

林天成人機合體,他有信心在沒有造化丹的情況下晉級化勁,但『國刃』的隊員不行。

『國刃』小隊一共六名成員,他之前得到了一顆造化丹,再加上現在的五顆,剛剛好。

林天成並沒有貿然答應下來,畢竟造化丹太貴重了。

他遲疑了下,問道,「董天師,你說龍虎山儲備的造化丹總共才五顆,全部拿出來給我,會不會有人反對。」

董自玲淡淡一笑,「林少俠多慮了,本門老祖正在閉關,我身為龍虎山長老,這點許可權還是有的。而且,林少俠也太小看我龍虎山的底蘊了,不過是五顆造化丹而已。」

聽到董自玲這麼說,林天成爽快答應下來。

他當然知道董自玲不會那麼輕易拱手交出造化丹,應該是有了什麼依仗,但他在董自玲面前,又何嘗是底牌盡出?

龍虎山。

龍虎山是著名的風景區,但並不是所有地方都對外開放。

事實上,遊客能夠看到的龍虎山人,大多是龍虎山管委會聘請的務工人員,那些人連外門弟子都算不上。

真正的龍虎山人,隱藏於崇山峻岭當中。

陡峭的山谷中雲霧繚繞,不少建築物各抱山勢,鑲嵌在陡峭的山壁之間。

時已五月,春去夏來,塵世間芳菲落盡,但谷中卻有一樹桃花盛開,彰顯盎然春意。

一名身穿白褂黑褲的龍虎山內門弟子,正在打掃小徑上的落葉,他每掃動一下掃帚,地上的落葉和塵土便會朝前面翻滾,看似塵土飛揚,但細看之下,那些滾滾的塵土和落葉,又彷彿被一種無形的東西包圍,只局限在一定的範圍。

這裡是龍虎山禁地中的禁地!

龍虎山的家當都在禁地中的藏書閣當中。

不要說是擔任守衛任務的弟子,就算是在這裡打掃衛生的弟子,都是暗勁大成實力。

看見一名白褂黑褲,但帶了面罩的男子信步而來,掃地的弟子目光一凌,喝道,「什麼人,鬼鬼祟祟,膽敢闖我龍虎山禁地。」

立即有幾道矯健的身影,從四面八方飛掠而來,個個手持長劍,面色冷肅,盯著前方來人。

董自玲抓起面罩掀開又飛快放下。

從董自玲的打扮上面,大家也知道對方是龍虎山人,只是認不出對方樣子。

在董自玲掀了一下面罩之後,幾個弟子個個面色大變。

一名弟子喝道,「趕緊表明身份,否則格殺勿論!」

董自玲這才想起他已經被打的很難認出來,不要說是尋常弟子,就算是和他走的近的幾個長老,都沒有立即認出他。

董自玲停下腳步,冷哼一聲,「我是董長老。」

幾個弟子面面相覷,眼眸中寫滿了狐疑和震驚,聲音聽起來有些耳熟,但從相貌上還是不好辨認。

一人拱手,「請問董長老來禁地有什麼吩咐。」

董自玲道,「我受傷嚴重,需要靈丹妙藥。」

一些珍貴的外用內服藥,也是放在藏書閣裡面的,但董自玲作為長老,受傷肯定能用。

只是,藏書閣畢竟是龍虎山禁地,沒有掌門口令,就算董自玲也不能隨便進入的。

一弟子道,「董長老,茲事體大,恕晚輩無禮,按照規矩,老祖正在閉關,如果董長老要進入禁地,要龍虎山五名長老一起同進同出才行。」

董自玲冷哼,「受傷了過來拿葯,你以為是什麼很光彩的事情嗎,要不要把所有弟子都叫過來觀看。」

那人連忙拱手,「弟子不敢,只是……」

「只是什麼,有什麼事情,等掌門出關我會親自去說。」董自玲很強勢地打斷。

看見董自玲走了過來,那個弟子伸手攔住董自玲,硬著頭皮道,「董長老,藏書閣是龍虎山禁地,我們可以讓董長老進入藏書閣,但也請董長老理解一下我們,把面罩摘下,讓我們確定一下董長老身份。」

董自玲雖不情願,但也只好把面罩摘下。

幾個弟子開始仔細觀察董自玲。

「董長老,請轉個身,向陽而立。」

「董長老,請盡量保持臉部放鬆自然……」

董自玲心中難堪萬分,但為了順利進入藏書閣,只能配合弟子做各種動作表情。

幾個守衛藏書閣的弟子恪盡職守,足足觀察了董自玲十來分鐘,這才核實了董自玲的身份。

董自玲進入藏書閣后,看著藏書閣裡面琳琅滿目的天材地寶,一顆心也怦怦跳動起來。

藏書閣裡面的東西,可是龍虎山的千年積澱啊!

說句毫不誇張的話,如果龍虎山不是為了長遠發展,這麼多天材地寶砸下來,就算是砸出一個化境高手都是有可能的。

當然了,龍虎山的底蘊雖然深厚,但藏書閣裡面的天材地寶也是分等級的,譬如造化丹,絕對堪稱鎮派之寶。

董自玲也不敢隨隨便便鋌而走險,萬一造化丹沒有了,他又沒弄到林天成身上的資源,後果不堪設想。

不要說是拿走五顆造化丹,就算是拿走一顆,等到老祖出關,都會把他打的比現在還慘。

至於損失五顆造化丹的後果,董自玲根本不敢去想。

今日董自玲之所以敢來取走造化丹,那是因為他已經想到了一個萬無一失的妙計。

他有絕對的信心擊敗林天成,得到林天成身上的資源,再把造化丹完璧歸趙。

…… 「你欠下的兩千萬,一分錢都不需要給我,相反,這幾天讓你受到了驚嚇,以後在學校裡面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來找我這個義父。」

「你是這家賭場的老闆?」高嘉昀這兩天也見識到這家賭場的強大,他這個年齡的少年,也渴望得到認可跟慕強,有江達這樣一個有本事有能力的義父,他簡直是求之不得。

連忙道,「義父。」

他噗通一聲跪下,給江達磕頭。

江達笑著扶起了高嘉昀,「好,很好。」他立刻吩咐一邊的保鏢,「以後高嘉昀就是我義子了,他要是來這裡,必須按照少爺的身份來照顧!明白了嗎!」

「明白!」

高嘉昀被請到了VIP休息室,給上了北城第一私房菜館需要vip才能吃的和牛飯跟一些特色美食,他忽然覺得飄飄然了,有這樣一個義父在,他在學校裡面都可以橫著走了。

雖然自己家境不錯,父親在銀行裡面工作,母親更是一家醫院的副院長級別,但是都太正派了,而且勢力很小,哪裡有江達這樣氣勢磅礴。

江達見狀,拿出來幾張卡,這幾張都是北城一些高檔場所的會員,還有頂級西餐廳的會員金卡,「以後你去這些地方,賬都記在我身上就好。」

高嘉昀喜出望外,連忙接過來。

「謝謝義父。」

這個時候,江達的手機響了起來。

助理通知自己,耿秋玉來了。

不過五分鐘,耿秋玉就來到了VIP房間,她滿是擔心的來找自己兒子,結果卻看到他在這裡打遊戲吃著高檔食物,似乎過的很好,這兩天她是擔驚受怕的,生怕自己兒子出現一點問題,江旭吩咐的事情她違背醫德也做了,畢竟兒子就是她的命啊。

現在看著高嘉昀沒有事,她忽然想哭了,走過去,「你這幾天嚇死媽媽了。」

如果是半個小時前,高嘉昀看到自己的媽媽,一定抱頭痛哭說自己錯了以後一定不任性不來這裡了。但是被江達收為義子后,他高興的笑著,「媽媽我沒事,你看我好好的,還有義父。」說著就看著耿秋玉愣住的神情,他給耿秋玉介紹著江達,耿秋玉這才發現,原來屋子裡面還有第三個人。

而這個人,她也認識,這是自己的初中同學,江達。

她瞪大眼睛。

「你……」

江達笑著,「秋玉,好久不見了啊。」

耿秋玉看著江達,一邊的高嘉昀有些激動,「媽,原來你認識義父啊。」

耿秋玉,「義父?」

江達笑著說,「這是一場誤會,已經解釋清楚了,嘉昀沒有欠下錢,是我那個兒子不懂事,我跟嘉昀很合得來,就收他當義子了。」

耿秋玉皺了眉,但是她知道,現在的江達很厲害,不是以前那個無依無靠,一件衣服穿到打補丁的孤兒江達了,她就希望自己的兒子平平安安的,「誤會解釋清楚就好了,我可以帶我兒子走了嗎?」

「可以。不過,我也想跟你敘敘舊,畢竟幾十年不見了。」他對高嘉昀說道,「嘉昀啊,你在這裡先玩著,我跟你媽媽出去聊。」 吩咐完后,夜玖忽然想起那鏡子。

她來到了那個房間,鏡子竟然還在閃耀著光芒,夜玖伸手去觸碰它,手臂竟然可以伸進去,她頓了一下,走了進去。

……

寢室里,輕喘聲並夾雜著幾聲抽泣。

夜玖一進來就碰到了這一副香yan的場景,她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被放下來的帘子,雙手環胸,倚靠在牆壁上,雙目放空,順便隨手布下了一個隔音陣。

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零嘴,她坐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就當她快要等不下去的時候,人出來了。

男子衣冠整齊,笑吟吟的抱著懷裡的女子走了出了,相交於男人的魘足,那女子可是被欺負的夠慘的。

夜玖面無表情的將手中的零食扔進嘴裡。

看到這一幕,與其說沒有反應,倒不說見到太多,麻木了。

她輕嘆一聲,揉了揉眉心。

也不知道這鏡子讓她見這一幕是什麼意思。

欣賞自己放縱后的樣子?

真是荒唐。

夜玖站了起來,跟著兩人走了出去。

既然幻境靈讓她來到這個時間,那一定和這個男人有關係,所以跟著准沒錯。

她跟著兩人一路來到了仙界,看著那男人抱著自己走進了月老廟。

「大人啊,這紅線也不是老夫可以控制的啊,這的要看緣分吶,您就別為難老夫了。」

夜玖無語的看著那男人威脅月老牽紅線,那月老看起來甚是可憐,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就差磕個頭了。

「本尊與她無緣?」君墨寒冷著一張臉,脾氣很是不好的質問。

啊這……

月老噎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兩人的紅線,其實他也看不懂,所以他不敢亂牽線,而且……

他偷偷瞄了一眼君墨寒懷中的女子,小聲嘀咕:魔尊大人都已經與神女牽紅線了,一人怎可有兩條線。

君墨寒黑眸微眯,忽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你說什麼!」

月老頭皮發麻,看著恐怖如斯的神帝,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號啕大哭:「各位上神,老夫只是管理姻緣的一個無名小卒,何必為難老夫啊!沒天理啊!」

這委屈的,活像個兩百斤的胖子。

月老很不明白,明明一個神,自由自在的戀愛多好,非要學凡人牽紅線,這紅線可不是兒戲,牽上就不好斷了,甚至有的紅線會關係到生死劫,而且紅線維持的好的話,生生世世都會被綁在一起,就算兩人不想相遇,命運也會逼著他們相遇的。

但是神帝大人可不管這些。

「牽!」

看到這裡,夜玖頓了一下。

她的紅線本以為是銀千柒牽的,到沒想到……

那這樣的話,就說的通了,不是銀千柒不想斷紅線,而是紅線根本斷不了。

於此同時,世界最深處交界處,一股恐怖驚悚的氣勢爆發開來,陰冷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天際似乎都被嚇住了,低沉的烏雲向大地只壓下來,整個大地似乎都在顫抖。

佇立於天邊的十幾位暗神將領整裝待發,而他們的身後是數千萬的陰軍。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說完,方小眼和李如風使個眼色,兩人帶着部下離開地下室,關上地下室大門,將丁老頭扔在這個地下室里,出門以後,李如風特意讓兩個士兵在這裏站崗,每天給丁老頭送一碗水,半個饅頭,莫讓他死了,讓他體會到折磨致死的痛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