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咄咄逼人的話語,傾瀉而出,大多數人都處於一臉好戲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但也部分人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出口勸說。

可都沒什麼用,直到老師從外面走進來,女孩這才有所收斂。 這事本來只有她們班的人知道,可是不知道怎麼的,竟然在第二天就傳到了楊昭霖的耳朵中。 他面色陰沉,周身的溫度降至冰點。 眾人不解。 只有王鍇懂他,王鍇單手搭在他的肩上,在他耳邊小聲的安撫。「別擔心,我會找個

可都沒什麼用,直到老師從外面走進來,女孩這才有所收斂。

這事本來只有她們班的人知道,可是不知道怎麼的,竟然在第二天就傳到了楊昭霖的耳朵中。

他面色陰沉,周身的溫度降至冰點。

眾人不解。

只有王鍇懂他,王鍇單手搭在他的肩上,在他耳邊小聲的安撫。「別擔心,我會找個人去幫忙警告一下,順便讓人護着她點。」

楊昭霖抬眸看向他,陰沉的面色因他的話,總算是有所緩和,僵硬的面部線條漸漸地柔和了下來。

好半天,才開口。

「算了,她不希望我插手這些事,現在我只希望高考早點到來就好了。」楊昭霖失神的看着手中的書。

王鍇看着他沉默。

時光如流水,匆匆而過。

看着越來越接近的高考,大家被這緊張的學習氛圍包裹着,精神都變得緊張了。

一一沒有時間去甜品店,而楊昭霖想要找她只能偷偷在她早餐第一次放紙條,約好地點,約好時間。

「一一」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現在的她已經能坦然的與他相處了,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至於什麼變化,誰也說不上來。

「我想問你準備報哪個學校。」

「B市的北大,你不是也報的這個嗎?」

「嗯」楊昭霖唇角上揚,滿意的笑了笑。

兩人沉默的對視了一會兒,誰也沒有找話題,默契的開口道別,先後離開了原地。

從小到大都不曾關心過她學業的父母,竟在考試前夕,叫住了準備回房的她。「一一,你學校準備報哪?」

李一一愣愣的回頭,看着樓下的夫妻倆,半晌,「A市的南大」她惜字如金,只蹦出五個字,就沒在說話,而是站在原地等着他們說話。

她的父親只是點了點頭,什麼也沒有,但她母親的舉動,卻讓她不由的眉頭一蹙。。季末直覺不對,趕忙追了上去,卻見季滅已經抄起菜刀向自己的手剁了下去。

季末趕忙伸手攔住季滅手中的菜刀:「你在做什麼!」

季滅的臉色依舊平靜:「龍先生說,讓我當着你的面,把自己剁成一塊塊的送給你。」

季末聽的頭皮發麻:「你是不是有病。」但凡精神正常的人都不會聽從這樣的

《心慌勿語》第181章:秘密是藏在心裏的東西 「今天需要拍戲嗎,有沒有時間帶我看看周圍的風景。」哈迪對艾娃道。

艾娃知道男人的想法,俏皮一笑。

「演員外出需要找導演請假,就是不知道導演會不會放人。」艾娃假意皺眉道。

「和導演請假,確實是個大問題,要不我們私奔吧。」哈迪小聲道。

「私奔?」艾娃眼睛一亮。

「對,私奔。」

兩人偷偷溜出房間,小心翼翼來到轎車旁,打開車門悄悄做進去,打著車慢慢的開了出去。

馬修看看亨利,「老大開車走了,要不要跟上?」

亨利笑了笑,繼續躺在陰涼里,「老大去幽會情人,你跟過去不怕被打嗎。」

「萬一有危險呢。」

「咱們兩個一起襲擊他,都未必能幹掉老大,你覺得他能有多危險,對了,我看劇組在拍攝馬戰的戲,咱們不如也弄兩匹馬跟著去玩玩。」

「好啊~!」

哈迪開著車,行駛在寬闊的公路上。

車窗打開。

艾娃的長發被風吹的不住飛舞。

「你要帶我私奔去哪裡?」艾娃看著哈迪問道。

「去一個有床的地方。」

幾十裡外一座鎮子上,他們找到一家墨西哥風情旅館,低矮的泥土房子很乾凈,周圍種滿了鮮花,難得的是這裡竟然有溫泉。

分開幾個月的男女在房間內纏綿不休。

……

大衛·沃什開著車,出去幾十里心情才逐漸平復下來,想到剛剛的屈辱,感受著屁股上的泥濘,大衛沃什咬著牙用力拍在方向盤上。

「媽的,老子要報仇。」

他以前是個有名的花花公子。

現在繼承家產,雖然公司效益不行,可他依舊是個有錢人,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

那個牽著艾娃手的男人究竟是誰?

他只說自己是製片人。

手下有那麼厲害的保鏢,估計也不是普通人,他準備回去好好調查一下再出手。

不過對於那個叫艾娃的賤女人。

從始至終對自己都很是冷淡,自己多少趟跑去獻殷勤都愛答不理,原來早就有了男人。

不就是個唱了首歌的小明星。

要不是老子想要吃口新鮮的,以為你看上你。

他忽然想到之前對艾娃的報道,好像現在那些記者還找不到她的人,大衛猜測應該是採用的什麼神秘宣傳策略。

想隱藏,

哼,

得不到就毀掉。

老子現在就曝光你。

他扭了扭屁股,感覺很是難受,加快油門往城裡趕,一個小時後來到阿爾伯克基,趕緊扎進酒店洗了個澡。

把身上的衣服丟進垃圾桶,來到桌旁拿起電話。

「喂,是洛杉磯時報嗎,我有個消息向你們爆料,你們報紙上不是說很多人在尋找艾娃加德納嗎,我知道她的消息……」

前一段時間,斯卡布羅集市剛剛出來,很是火爆了一把,而後因為沒有好好宣傳,熱度逐漸降低,不過人們依舊對歌手艾娃加德納充滿好奇。

洛杉磯時報一聽有艾娃的消息,立刻來了興趣,「如果先生能給我們確切的消息,我們可以支付50美元獎金。」

本來大衛·沃什只是想曝光艾娃,可一聽還有獎金,貪婪性格爆發,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和郵寄地址。

隨後把艾娃的情報告訴對方。

……

翌日。

哈迪和艾娃回到劇組。

今天艾娃還有一場戲,哈迪坐在導演諾蘭旁邊看演員們表演,就在這時兩個記者走進拍攝基地。

當他們看到艾娃時,其中一個記者舉起照相機就拍照,另一個則趕緊上前,拿著本子提問。

「請問是艾娃加德納小姐吧,我們是洛杉磯時報駐新墨西哥記者站的記者,終於讓我們找到你了,自從您發布了《斯卡布羅集市》,引起無數人追捧,可卻找不到你的蹤跡。」

「艾娃小姐,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請問……」

艾娃一時間被問蒙了。

有些不知所措。

這還是她第一次接受記者採訪。

諾蘭導演看到這種情況,立刻讓人攔下兩名記者,「我們在拍戲,請你們不要打擾演員,還有,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之前哈迪曾經和諾蘭說過,艾娃唱歌是宣傳策略,準備在電影放映前再公布艾娃的身份,吸引一波目光為電影造勢,沒想到現在就被記者發現了。

其中一個記者立刻道:「我們是接到線索人提供的線索,才知道艾娃小姐在這裡。」

哈迪在旁邊一直沒說話。

聽到這裡他想到什麼,問道:「是昨天得到的消息嗎?」

「沒錯,確實是昨天,所以今天我們就趕來了,希望艾娃小姐接受我們的獨家採訪。」

「能告訴我是誰爆料的嗎?」哈迪道。

「不能,報社要為提供線索的人保密。」記者道。

其實不說哈迪也已經猜到是誰了,保密這麼長時間,單單昨天被爆出來,肯定是昨天那個富二代。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哈迪,他才是這裡的主心骨,哈迪腦子轉動,之前他為了電影宣傳才隱瞞艾娃,既然現在被記者找到,那報道就報道吧,也無所謂了。

「劇組先停一下吧,讓艾娃先接受採訪。」

劇組的人全部停下去旁邊休息。

哈迪把艾娃拉到旁邊交代,其他問題可以回答,但是詞曲作者別告訴他們,暫時保密。

記者們採訪艾娃時,艾娃已經鎮定下來,面對提問回答得體,記者必然會問道詞曲作者,艾娃笑著說暫時保密。

在回答問題時,還不忘宣傳一下新拍的電影。

記者終於知道這部電影叫《荒野大鏢客》。

負責拍照的記者,給艾娃拍了足足兩卷膠捲才滿意停手,這次採訪收穫滿滿,兩位記者高興的離開。

哈迪看看離開的記者,對亨利吩咐道:「你去城裡一趟,聯繫蘭斯特,讓他調查那個叫大衛·沃什傢伙的所有情報。」

「好的老大。」

雖然對方的行為,對自己沒有造成什麼傷害,可依舊感覺被冒犯,誰知道他以後還會不會給自己找麻煩。

第二天。

亨利從城裡回來。

「老大,那個大衛·沃什的情況已經調查清楚了,大衛·沃什的父親是一家礦業公司老闆,取名沃什礦業,總資產大概300萬美元左右。」

「幾年前大衛沃什的父親死了,公司留給了他,其實在老沃什經營的時候,公司就出現狀況,賣出去不少股份,現在大衛沃什手裡還有公司34%的股份。」

「礦業公司到大衛沃什手上這幾年,經營每況愈下,現在股價已經跌到每股32美分,屬於垃圾股,股東大會時很多股東表示要大衛沃什放棄董事長職位,大衛沃什本人不願意放棄,當時表示再給他兩年時間,這才穩住股東。」

「大衛沃什找到一個研究礦業的學者,那個學者告訴他,亞利桑那州是銅礦出產最多,他研究礦脈會肯定延續到相鄰的新墨西哥州,在聖安德烈斯山附近應該會有大礦脈。」

「去年大衛沃什以公司名義貸款20萬,在聖安德烈斯山附近購買了一片8000英畝山地,帶著探礦隊在那裡找礦,不過到現在也沒有傳出什麼好消息。」

聽完這些信息,哈迪臉上露出笑意。

那個大衛沃什,就是一個不懂經營還很自負的花花公子。

「老大,如果你看那傢伙不爽,我現在就去幹掉他。」馬修看看哈迪說道。

哈迪搖搖頭。

「馬修,咱們是正當生意人,怎麼能隨便喊打喊殺的呢,對付這樣的人,我有更好的辦法。」

「什麼辦法?」亨利好奇問道。

「你知道如何折磨一家上市公司嗎?」哈迪問兩人。

兩人一起搖頭。

哈迪知道不少折騰上市公司的辦法。

別說現在還是40年代。

就算進入21世紀,各項規章無比齊全的情況下,依舊有很多辦法可以折騰一家上市公司。

比如坐車頂,某奔蒸發幾十億,比如剎不住車,某特蒸發百億,比如c羅把可口可樂拿走,蒸發幾十億。

哈迪和艾娃告別,艾娃很是不舍,兩人又跑去溫泉旅館纏綿了一天,隨後哈迪開車返回洛杉磯。

「那個沃什礦業股東的情況調查清楚了嗎?」剛回來見到蘭斯特,哈迪看問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