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厲認輸,歐陽昕反而說道:「算平局吧,我並不好殺你,而且,你越接近死亡,力量越強,說不定能反殺我。」

「另外。」 「稍微提醒你下,你這個絕殺技,最好修改一下,畢竟……你運氣不太好。」 王厲忽然想起來了。 他先前那個英靈模板裏面,幸運好像是……E。 「你怎麼知道?」 王厲有些疑惑,歐陽昕說道:「我要修改你的思想和認知,首先得看到你的思維波動才行,這副眼

「另外。」

「稍微提醒你下,你這個絕殺技,最好修改一下,畢竟……你運氣不太好。」

王厲忽然想起來了。

他先前那個英靈模板裏面,幸運好像是……E。

「你怎麼知道?」

王厲有些疑惑,歐陽昕說道:「我要修改你的思想和認知,首先得看到你的思維波動才行,這副眼鏡別看是抑制器,實際上是有利於單人對戰的。」

歐陽昕的刻印魔眼能夠讓他看到所有人的思維波動,所以,在戰鬥的時候,難免會分心,戴上眼鏡反而可以更加專心。

王厲認可歐陽昕的解釋。

兩人的境界應該是相同的,只是側重點不同而已,王厲的力量更適合正面作戰。

「那麼,歐陽先生是要加入曙光軍團?」

戰鬥結束,王厲開始問歐陽昕的職位訴求了,畢竟這樣的一個人,不適合當大頭兵。

歐陽昕推了推眼鏡,平靜的問道:「曙光軍團,應該是需要政委的吧?」

「呃……」

炎武衛並沒有政委,革命軍以前倒是有,這個王厲拿不了主意,便看向張冰,李和不在,營地是張冰說了算。

「當然需要。」

張冰毫不猶豫的回答,他上前,握住歐陽昕的手,說道:「歡迎歐陽同志加入。」

歐陽昕點點頭,說道:「聽說李和在擊敗光輝之主離開革命軍后,就一直有關注,在知道文明裁判所的宗旨之後,便知道這是我要找的組織了。」

「這次各方來投靠的人很多。」

「革命軍方面,第一師那裏,有派人過來。」

張冰驚訝道:「是誰?」

歐陽昕:「獨立團團長,項少傑。我看曙光軍團缺一個師長,他合適。」

。 見到意志之拳如此多的好處,神宮悠當時就沒有猶豫,直接選擇了意志作為氣的第三個屬性。

只是,現實不比遊戲,意志與氣的融合需要一定的時間,而此時,融合結束了。

混元體清除着他的傷勢,氣的蛻變令神宮悠生命波動增強。

此時的神宮悠,宛如新生。

只是,他在迎接着升級的美好,滑頭鬼就難受了。

當他轉過頭,發現被自己暴打過後,神宮悠不僅沒有了傷勢,反而變得更強,它的心態直接崩了。

「怎麼可能,法術明明是你的弱點,你為什麼……」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老傢伙,殺不死的,都將令我更強大!」

「……」

感受着神宮悠升騰的氣勢,聽着他的言語,滑頭鬼奴良直哉張了張嘴,難受的發現自己竟然反駁不了。

而臉色更難看的則是那位冒頭的山神,剛才它有多狂妄,有多得意,此時,它的臉色就有多驚恐。

特別是當神宮悠扭頭看向它時,祂更是如死了爹媽一般。

不對,爹媽死了它的臉色都不會如此難看。

「救我!」

求饒過後,它就沖向了自己的神社。

它的動作,讓神宮悠笑了,殘忍的笑了起來:

「現在後悔,晚了。」

「對待敵人要給予重罰,要讓它們享受千刀萬剮之刑,要讓它們的靈魂日日焚燒,你所說的我全都記得……你所說的一切,我都會在你身上一一試驗的。」

說話之時,神宮悠也走向了神社,而看着惡意滿滿的神宮悠直直的走來,那山神臉色驚恐:

「不,奴良直哉,快救我!」

看着山神驚恐的臉色,奴良直哉也是嘆息一聲,阻攔住了神宮悠。

「神宮悠,收手吧,你天賦很高,有着遠大的前程,沒有必要把神靈得罪死……」

「機會來了!」

傾聽着滑頭鬼的言語,神宮悠不動聲色,心中卻是欣喜若狂。

融合意志,習得至高之拳后,神宮悠之所以沒有立刻沖向滑頭鬼,而是拿山神開刀,就是怕這個老傢伙警惕。

為此,他做出了奈何不了滑頭鬼的姿態,如他所料的那樣,滑頭鬼確實攔在了自己身前,因虛實變幻的天賦能力,它沒有太過防備,而這,也給了神宮悠出手的機會。

「轟!」

突兀的一拳,神宮悠直擊滑頭鬼的腦袋。

「這一拳,必中!」

升級后暴增的力量令神宮悠拳風浩蕩,一拳擊出,穿透了滑頭鬼的腦袋,在它身後掀起了漫天的狂瀾……

「等等,怎麼又穿過腦袋了?」

看着幻影一般的滑頭鬼,這次輪到神宮悠傻眼了,他不明白,為何習得至高之拳后,自己仍奈何不了滑頭鬼。

好似沒覺得神宮悠這拳與剛才有什麼不同,滑頭鬼無奈的道:「你攻擊不到我的,收手吧,否則,你將被吾等神使不死不休的追殺,你也不想連覺都睡不安穩吧。」

「老雜毛,別威脅我,你敢死盯着我,我就敢拆毀你們在凡間的所有神社!」

上前一步直視滑頭鬼,神宮悠殺意十足的開口道:

「這次事件是你們惹出來的,錯在你們,我只是報復,十倍奉還的報復,你們出手一次,我就殺十神,拆十座神社……不對,你出手了,現在我要拆二十座,記住,那些神靈都是因你而死。」

「你大可以盡情出手,出手次數越多,今天死的神也就越多。」

如此說着,神宮悠直直穿過滑頭鬼,走向了前方的神靈。

殺意十足的神宮悠把那位神靈嚇住了,驚恐的它連神社都不要了,離開了神社朝着其他地方奔逃了起來。

只是,沒有了神域加持,它的實力瞬間爆跌了兩個層次。

而神宮悠實力提升后,速度更快,單獨它一人,根本逃不掉。

「呼呼呼……!」

漫天的狂風呼嘯中,神宮悠的身體被風助推著,直直的殺向了那個神靈。

見此,滑頭鬼眉頭緊皺,猶豫着是否出手。

此時的他已經熄滅了燃靈焚血的狀態,而沒有了這個狀態的加持,它在物理攻擊上更不是神宮悠的對手,也就是滑頭鬼本身的天賦太過難纏,否則,神宮悠都有反殺它的能力。

它在猶豫,而就在它猶豫的時候,駕馭著狂風的神宮悠,已經衝到了那個山神面前。

「不,饒了我!」

看着近前的神宮悠,那山神直接嚇到跪了下來,對此,神宮悠自然不會放過它。

「轟」

隨着妖異的地獄之火被神宮悠放出,落在它的身上,凄厲的哀嚎與慘叫自它口中響了起來。

看着被火焰焚燒叫個不停的這位山神,神宮悠嘴角也撇了撇。

「會被地獄之火灼燒,果然是惡神,在懺悔中死去吧。」

以地獄之火讓祂哀嚎了十分鐘,神宮悠才終結了祂的性命。

而後,一絲猶豫都沒有,神宮悠轉身朝着另一個山神神社跑去了。

如此作為,把降世的神靈嚇的夠嗆,原本以為降臨下來作威作福的祂們,此時全都從神社中倉皇逃離了出來。

這種倉惶逃命的姿態,也令投降祂們的神官以及巫女們傻眼了,特別是送去兒女妻子的一些東瀛豪門,更是有種悔不當初的感覺。

「神靈怎麼可能會敗,神靈怎麼會逃!」

「我不相信,這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艹,我們人類這麼強,我為什麼還要投靠神靈,給它們當僕人?」

「父親,我還要去當靜靈神社當巫女嗎?」

「不去……你去攀雲院!」

「來人,划給神社的資源全都撤回來。」

「父親,是留給我們自用嗎?」

「自己留一部分,一部分給政府,再拿一部分給神宮大人。」

「我聽說神宮君建了個攀雲道場,讓老二去拜師。」

今夜的事情已經搞的很大,知道的也有很多,發現神宮悠打的神靈倉惶逃竄,那些地方豪門的風向轉了,大量投靠神靈的豪門,更是準備尋求神宮悠與政府的庇護。

同時,他們也準備把當地的特產資源跟神宮悠一份,或是讓家族子弟拜神宮悠為師,雖然,每個地方的產出都不多,但架不住人多啊。

被眾多地方豪門供奉,也是大型武道流派起家的根本。

神宮悠,已然成了氣候。

……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燃魂秘法!

天地正氣訣的最強殺手鐧之一,比起天罡玄火掌威力更甚數倍,施展燃魂秘法的武者可以短時間內實力增強數倍,只不過燃魂秘法消耗的是武者的靈魂力,風險極大。

畢竟武者也是尋常人類,哪怕再怎麼修鍊元力,也無法彌補精神以及靈魂力的損傷,一旦靈魂力受到嚴重損害或者消耗過大,輕者會導致壽元大減,重者則是當場斃命!神仙難救!

因此,看到楚天陽施展天地正氣訣中的燃魂秘法,楚溫也是稍感詫異。

畢竟對方動用了這一招很顯然是抱着必死之心,而且同為昔日的皇室子弟,楚溫也曾經修鍊過天地正氣訣,雖然僅是殘缺不全,但也同樣知曉燃魂秘法和威力和弊端。

且不說楚天陽施展了燃魂秘法之後,是否能夠越階戰勝武師境一重的楚溫,就算楚天陽最後打贏了,在燃魂秘法的反噬下,其靈魂力也會大大削弱,身死道消只是遲早的事情,活不了多久。

「今天我雖死,但依舊是大楚皇帝…..」

「楚溫,你的陰謀不會得逞,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施展了燃魂秘法之後,楚天陽整個人的氣勢,以及身上的元力波動也是暴漲了數倍,同樣堪堪達到了武師境一重的層次,和天空中的楚溫處於同一層次。

「笑話!就憑你這個半吊子的武師境一重,豈能擊敗本王!」

聞言,天空中的楚溫亦是狂笑出聲,臉色不屑。

楚天陽的元力修為雖然也暴漲到了武師境一重,不過終究是依靠了燃魂秘法的力量,而且時間有限,僅能維持半個時辰不到的時間,和他這個正宗的武師境一重強者無法媲美。

所以這也是楚溫凜然不懼的原因,只要燃魂秘法的時限已過,靈魂力大損的楚天陽則是不堪一擊,再也奈何不了他,更何況眼前的楚天陽還被廢掉了一臂,實力發揮有限。

「唰!」

一雙元力飛翼瞬間在身後凝聚成型,下一刻楚天陽的身形也是直衝天際。

元力修為暫時達到武師境一重的層次后,就連他也是短時間內掌握了御空飛行能力,足以和楚溫在天空中交戰。

「不自量力!本王便認真陪你玩玩,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武師境強者!」

天空雲層中,看着楚天陽氣勢如虹地殺來,楚溫也是咧嘴冷笑,陰鷲的眼神中暴露出一抹殘忍無情。

對方雖然和他同屬於一個宗族,但是卻沒有什麼血緣關係,楚天陽是前任大楚皇帝正妻所生之子,而楚溫雖然排名老二,但僅是後宮中一個小小的嬪妃所生次子,因此對於楚天陽這個所謂的大哥,楚溫自小便有恨意。

憑什麼楚天陽生來便能得到一切?

憑什麼自己只能屈尊於人下,一生終為臣子,楚溫的心裏有着千萬分不甘!

「黑毒手!」

右手猛地探出,只見楚溫整隻手掌竟是變得漆黑如墨,令人膽寒,下一刻竟是一掌將眼前襲至的熾熱火球生生捏爆,隨後元力紛飛渙散,徹底化為虛無。

「天罡玄火掌!」

沒有給楚溫喘息的時機,一擊未果之後,楚天陽又是厲喝出身,同時抬手凝聚滾滾赤色元力,再度轟出數十道熾熱火球,朝着對面天空中的楚溫襲去,分別攻向對方的各處死角要害。

「一定要撐到九星和倩兒離開皇城!只要他們兄妹還活着,楚氏一族便還有希望….!」

內心暗喝,下一刻楚天陽的攻勢也越發猛烈,如同不要命的莽夫一般,瘋狂地襲向對面天空的楚溫。

楚溫的元力修為乃是武師境一重,一旦燃魂秘法的時限過去,自己再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因此楚天陽也是發了瘋一般,朝着對方瘋狂發起攻勢,打算速戰速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