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地中,幻音谷其他弟子一片嘩然。驚愕過後紛紛鼓噪,慫恿著顧衛卿立刻出手教訓紫蘇。中洲幻音谷,在陸臨風連自家勢力都沒記清的情形下,卻不得不正視幻音谷。多少年了,幻音谷弟子從未見過敢如此放肆的修士,就算是他們很崇敬的紫蘇也不行!

跟在紫蘇身後負責壓陣的曾新瑤,看着這一幕終於相信,紫蘇跑這麼老遠當真是為了跟顧衛卿比試一番。不然以紫蘇的鬥法經驗,在七星劍飛出的同時,以擒龍手迅速將顧衛卿束縛,便是不能將他斬殺,至少可以為自己贏得先機。 果然,面對疾馳而來的七星劍,顧衛卿輕拍儲物袋取墨玉堅笛在手,非常輕巧的以笛尾點向七星劍

跟在紫蘇身後負責壓陣的曾新瑤,看着這一幕終於相信,紫蘇跑這麼老遠當真是為了跟顧衛卿比試一番。不然以紫蘇的鬥法經驗,在七星劍飛出的同時,以擒龍手迅速將顧衛卿束縛,便是不能將他斬殺,至少可以為自己贏得先機。

果然,面對疾馳而來的七星劍,顧衛卿輕拍儲物袋取墨玉堅笛在手,非常輕巧的以笛尾點向七星劍。叮地輕響中,七星劍立刻偏離了軌跡,而這一聲叮地輕響之後,一蓬金黃出現在漫天雪花中。

堅笛抵於唇間,顧衛卿十指跳躍間,難聽似毫無章法的音波擴散,一百隻噬金獸迅速調整了陣列,嗡鳴著向紫蘇疾襲而來。

似七星瓢蟲,背甲之下兩對近乎透明的薄翅,個頭比銀色稍小,八足剛毅有力,連複眼和觸角都泛著金黃的噬金獸。紫蘇不想計較眼前這些金色蟲子,為何以獸為名。

七星劍還沒回返,列作十個方陣的噬金獸,震動着薄翅瞬間已經欺近身前丈許。紫蘇只是想要試試心中所想,若一百隻噬金獸同時攻來她怕吃不消,因此一道淡紫色拳印猛然擊向最前方的噬金獸陣列。

簫聲嗚咽,紫蘇的一拳之威令顧衛卿大吃一驚,也令他周圍鼓噪著的十幾個幻音谷弟子瞬間失聲。他們最清楚金色噬金獸的強悍,但紫蘇只一拳,就將最前方的十隻噬金獸擊落雪地。尋常凝氣十二層修士不可能有如此實力,而紫蘇有,那就一定是碎星拳這門功法太不凡!

這一幕令剛接回七星劍的紫蘇心中一凜,那些落於雪地的噬金獸並沒有死。它們在顧衛卿嗚咽的簫聲中重整旗鼓,在其他陣列飛過之後重新入列。

十隻噬金獸被一拳擊落,同樣令顧衛卿心中一凜。修長的手指跳躍間,雜亂似毫無章法的簫聲,操控著其他噬金獸組成一道箭頭,不作絲毫停留地向紫蘇攻來。

紫蘇展開身法,迅速避開噬金獸箭頭,身形輕動間將噬金獸箭頭當作蛇一般,高高舉起的七星劍嗡鳴震動着,一劍斬向噬金獸的七寸處。

點點星光再次出現,戰局外的曾新瑤看着潔白的雪地里,那道縱躍如飛的紅色身影,心中對這一劍的威力不作絲毫懷疑。她從下午就一直在震撼,因為紫蘇這一手點點星光,乃碎星劍第二式星落。紫蘇是什麼時候,掌握了只有築基修士才可掌握的星落?

碎星劍法作為紫陽宗上乘絕學,第一式名曰星震,可於瞬間擊出數十次於一點,一劍將敵人碎作齏粉。第二式星落,乃是以第一式為基礎,就像現在紫蘇一劍擊出,眼前的每一道星點都是星震,等於被這些星點擊中的噬金獸,每一隻都在承受着星震。

至於第三式星碎,紫陽宗典籍記載,只有結丹後期修士才有能力修鍊。因為碎星劍一共三式,而第三式星碎,真的可以令天上繁星碎裂!

一劍星落,漫天星光中顧衛卿口中溢血,嗚咽的簫聲立刻中斷。

飄落的潔白雪花間,數十隻噬金獸被淡紫色星點擊作粉碎,其餘噬金獸沒了顧衛卿的指揮瞬間大亂。紫蘇展開身法,小心的將纖纖素手遞出,令一隻通體金黃的噬金獸落於握劍虎口,一邊散開神識小心防備,一邊凝神感受着這隻噬金獸接下來的動作。

噬金獸的口器非常小,紫蘇匆忙間功聚雙目,終於看清它的口器略有些突出,口中並列著好幾排細若毫髮的牙齒。

此時,噬金獸剛毅的八條腿上,那些微不可察的絨毛如植物根須一般,將自己的虎口當作土壤牢牢抓住。而噬金獸低垂著頭,狠狠的一口向她虎口咬下!

疼!直入骨髓的疼,比當日萬六郎五道指甲將她穿胸而過還要疼。

紫蘇本能的,就要運轉修為之力緩解痛楚治癒這點傷口。但終是心念微動立刻止了這個打算,她展開身法在其餘數十隻噬金獸群里翩躚,讓人看去似對這些金蟲很是忌憚。

顧衛卿驟失數十隻噬金獸,心神恍惚間和一片大亂的其他金蟲失去聯繫,此間最有可能發現紫蘇意圖的人,正在周圍同門關切的嘈雜中,沒有看到註定會令他驚駭莫名的一幕。

一絲殷紅的血跡,順着手上光潔的紋理悄然漫延。儘管劇痛令她手心發潮,然而心中疑惑得到證實的喜悅,令紫蘇很快將這痛楚揮去。

金色噬金獸確實有些不凡,儘管只咬破了一點點油皮,但至少咬傷了紫蘇。當然,令她喜悅者,乃是噬金獸的不凡到此為止!

銀色噬金獸如小指肚大小,金色噬金獸更小了一圈,而紫蘇虎口這一隻,待咬破油皮溢出鮮血之後,任其口氣如何鋒利,任其剛毅的八條腿如何用力,咬破油皮就是它的極致!

「顧師兄,顧師兄怎麼樣了?」顧衛卿口中溢血中斷簫聲,令幻音谷其他弟子大為驚慌,實在是,這鬥法才剛剛開始啊!

十多人迅速圍上前來七嘴八舌,令鬥法失利的顧衛卿心中更加煩悶。藉著別人攙扶之機站穩身形,向場中看去。

沒了顧衛卿操控,數十隻噬金獸一片大亂。而此時,一身暗紅衣衫的紫蘇,正展開身法即將離開噬金獸的一片大亂。

拭去嘴角血跡,顧衛卿正要舉起堅笛重新操控噬金獸,突然再次感到心中刺痛。卻是此時,終於確定自那顆紅提之後,自己的肉身果然如陳瑜所說那樣變得堅韌。虎口這隻噬金蟲已經沒用,身為女子,對這種小蟲子的厭惡立刻佔滿芳心。因此她修為之力涌動,瞬間將這隻噬金蟲震死。

「她在幹什麼?」任顧衛卿如何想像,也絕不會想到這世間竟有血肉之軀,可以令自己的噬金獸都無可奈何。他只當自己又一隻噬金獸,被紫蘇以隱秘手法弄死。

但剛才這稍稍一頓的遲疑,卻令紫蘇霎那離開了噬金獸雜亂的陣列。

「顧公子的噬金獸果然不凡,紫蘇受教了。」周圍終於安全,紫蘇再次後退幾步,和曾新瑤相距只有丈許,向顧衛卿抱拳一禮,道:「今日天色已晚,不如我們就此別過?」

顧衛卿一口老血差點噴薄而出,紫蘇追殺幻音谷弟子數十里,來到他們的營地不由分說立刻動手,如今將自己打傷佔了點小便宜竟想着見好就收。

「這裏是西北,這裏的同道確實沒有聽說過我幻音谷之名。」顧衛卿緊握着墨玉堅笛,冷冷看着紫蘇,咬牙道:「可是,若是今日殺了紫蘇姑娘,我幻音谷的威名,在西北想來可止小兒夜啼!」

「顧公子還是見好就收吧。」再次,顧衛卿差點吐血的是,曾新瑤竟勸他見好就收。只見她指指營地周圍所有人,篤定地道:「相信我,如果紫蘇師妹全力以赴,你們這些人都會死。」

「在下,願以兩百隻噬金獸,再次請教紫蘇姑娘高明!」這才是令顧衛卿鬱悶的地方,如今實在是鬥法才剛剛開始,他有無數後手還沒動用就傷在紫蘇手裏,這如何令他甘心?

說着,學紫蘇一般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湊過堅笛再次嗚咽著雜亂無章的簫音。只是瞬間,原本無續的那些噬金獸重整陣形,而顧衛卿的儲物袋裏飛出一蓬金黃,足足二百多隻金色噬金獸,帶着毫不保留的凶煞之意向紫蘇衝來。

曾新瑤見狀立刻手癢,自掌握了瓠號冰錐以來,她才施展了一次。如今面前有十多個敵人,她想藉此機會好好熟悉這門陳瑜自創的術法。

「師姐稍等。」正準備大幹一場卻被紫蘇阻止,曾新瑤看去,只見紫蘇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隻鐘形金鈴。此時她左手捏著頂端鈴環,右手在金鈴上輕輕一彈。

叮――

和顧衛卿的簫聲相比,說不出的悠揚;和顧衛卿的簫聲相比,說不出的悅耳;和顧衛卿的簫聲相比,令人心中說不出的寧靜。

叮聲響起時,顧衛卿的簫聲驀然中止,一圈圈音波,輕柔地推開漫天大雪向前擴散。二百多隻金色噬金獸,似無法承受這份輕柔,在音波擴散的瞬間盡數粉碎!

顧衛卿噗地一聲大口吐血,有幻音谷弟子想要上前接應,卻在音波擴散下,和身後其他人一起吐血倒地。

(未完待續)

求推薦,求收藏,謝謝。解說席上,氣氛顯得格外輕鬆,因為任誰都能看出來,此刻UP的優勢有多大。

而同樣,在UP這裏,余秋等人也是同樣清楚。

「小龍小龍。」余秋ping了一下即將刷新的第三條小龍,對着h4cker說道:「你一個人直接打吧,對面現在應該不太敢出來了,我的傷害已經能秒人了。」

《誰還不是個天才少年》207章上一個這麼說的,已經封神了。 「我凝聚寶珠,是為了殺將臣,將臣如果在世上,死得肯定不止九千九百九十九人。【古語】」

「什麼?你殺人是為了殺將臣?【古語】」

徐福點頭道。

「寶珠吸夠了血,可以讓將臣失去不死之身,到時候就可以解決掉他。【古語】」

說著,徐福用手摸了一把張麒麟的臉,盡顯寵溺之像。

張麒麟又是一把將他的手拍下,思索片刻張口問道。

「盤古箭,你知道嗎?【古語】」

聽到盤古箭,徐福露出幾分驚喜的表情,但很快便消失。

「你現在是要去找盤古箭嗎?那也算是種手段,值得一試……【古語】」

「好了,我們聊得也夠多了,既然你不願意讓我當面殺人,那我就要遠離你,找其他人啦!【古語】」

徐福再次施展快速移動的技法,雙腳一蹬,如同電影裡頭,會輕功的那些人一樣,消失在樹林裡頭。

還有問題沒有得到答案的張麒麟,依然只能看著徐福從他的目光之中消失。

在他離開后,眾人不悅而同地大口呼吸起來,像是被壓抑許久似的。

「那個……那是什麼怪物?」

死裡逃生的源雅博,此刻的冷汗,如同進了桑拿房似的,瘋狂從額頭跑了出來。

他親眼目睹自己的心臟,被徐福從胸腔裡頭拔了出來,一眨眼又縮了回去。

他趕緊將手放在心臟上,看看自己的胸口,到底還有沒有在跳動。

直到感覺到自己小心臟撲通撲通地跳,他才真正地長舒一口氣,然後立馬跑到李佑跟前。

「李君!李君!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呀!真的是!嚇死我了!」

源雅博這個大漢子,面臨這種恐怖的危機,還是忍不住嚇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用手扶著李佑,像是個無依無靠的孩子。

此刻的李佑,早已不是殘害他同胞的仇人,而是大大的救命恩人!

一旁的馬桃桃緩了口勁兒,白了源雅博一眼,嘟囔般地罵道。

「呵呵呵島國人,之前一副臭臉,現在就各種奉承,真是夠搞笑的。」

她走到張麒麟旁邊,繼續問道。

「那徐福跟你說什麼了?」

「他要殺人,殺九千九百九十九人,供養一個什麼珠子,他說那個珠子可以讓將臣變成人。」

張麒麟如此說著,低頭看了看附近,周圍的黑狼,都被徐福給嚇得渾身抖顫,甚至還有好些狼,都嚇得失禁。

除了白狼二哈,尚能立足,其餘眾狼,無一能直立。

或許那一刻,他們都感受到了,來自原始力量的壓迫與恐懼。

與徐福為敵,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幸虧……徐福的敵人是將臣,只是他的手段,令人厭惡。

「盤古箭的問題你問了嗎?那是不是真的?」

馬桃桃繼續發問,張麒麟點點頭回道。

「他說,這是值得一試的方法,但是他似乎並不打算用盤古箭。」

得知徐福的目標也是將臣,馬桃桃也算是放心了幾分,畢竟這樣的人型怪物,她可不想與之為敵。

「那我們就繼續趕路吧!」

「嗯。」

這一切都是小插曲,他們得抓緊時間找到盤古箭,時間已經浪費很多了。

張麒麟舉起司南,他看了看方向,他們現在要走的路,剛好和伍六七抱著梅小姐跑路是同一條路。

他引導之下,眾人開始起身繼續向前,而白狼二哈也慢慢悠悠地跟在後頭。

直播間的觀眾,等徐福離開,才從徐福的那種氣場之中掙脫出來,打開彈幕說道。

「我咧個去!徐福也太帥了吧!有股王霸之氣啊!也太攻了吧!」

「剛剛滿臉寵溺看著張麒麟的模樣,嘖嘖嘖嘖嘖,對不起了李佑姐,我要換CP了。」

「樓上的,你們沒聽張麒麟說,徐福要殺九千九百九十九個人嗎?這是個勵志成為殺人魔的人啊!」

「如果殺九千九百九十九人,可以滅掉那個什麼將臣,我覺得確實可以啊,這不就是電車難題嘛!」

「啥是電車難題?」

「電車難題,就是電車軌道上,有幾個小孩在玩,一輛電車在朝他們駛過去,這些小孩並不知道,即將要被撞死,但是你可以控制鐵道變化,可以選擇讓車開到另外一條鐵道上。」

「而另外一條鐵道,也有一名小孩,你會犧牲原本那個不會死的小孩,用來救另外五個小孩嗎?」

……

直播間就徐福殺人滅將臣的問題,展開了激動的討論,徐福當代電車難題的熱搜,也慢慢爬到了搜索榜。

很多觀眾都認同徐福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想法,只不過,犧牲的對象不能是他們。

還有不少的觀眾,提出了建議。

認為《禁地探險》節目組,可以幫忙聯繫一下各個國家的死刑犯,將這些死刑犯列入被殺名單之中。

畢竟死刑犯,本來就是該死的,死前還能為人類做貢獻,那不也挺好的嗎?

用各國的死刑犯,湊夠就去九千九百九十九個人,應該不是難事……

但又有不少人,認為這侮辱了死刑犯的人權。

人文倫理問題,再一次被推上檯面,引起了眾多人的討論。

此刻研究中心之中,鄧元生面對手上的報告,非常頭疼。

島國首腦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事情,雖然讓他很解氣,但是這一份報告,又讓他陷入了煩躁裡頭。

上面標註了,全國類似赤陰村一樣,可能聯通著黃沙龍墓的地方,總共有三處,一處是黃河湍急處的河岸,另外一處則是華國最高峰的山腳。

這些地方,都曾頻繁出現過人間蒸發的案例。

失蹤案在每個地方,都以人數、治安情況等,形成一個比例,而這些地方,失蹤的比例特別的高。

但可能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而被人暫時忽視,這幾個點都比較危險或是人煙稀少。

不過,根據報告,這幾個地方,都有出現過石棺的信息。

鄧元生已經派人趕往這些地點,試圖利用無人機帶上那些有多個頻道鏈接的手鐲。

如果那些地方真的能進入黃沙龍墓,與黃沙龍墓相通的話,那簡直是不可思議!

遠程傳送的技術,至今都是科學家們的夢想,如果在此處實現,那麼黃沙龍墓的研究價值,將直接飛上天!超越一切科學研究!

此刻,赤陰村的山洞遺址,已經被《禁地探險》節目組的特派員找到,準備爆破當年澆築的混凝土!。 魁地奇世界盃本該是魔法界的一大盛事,愛爾蘭隊的慶祝和狂歡也應該剛剛開始才對,可一切都因為疑似食死徒的遊行活動戛然而止。

場地上一片混亂,到處是被燒毀的帳篷,因驚慌而尖叫的人們。除了小貓兩三隻以外,魔法部沒有抓到此次食死徒遊行的任何重要人物,儘管那支隊伍里可能有誰在,大家都心知肚明。

黑魔標記時隔十餘年再次出現在英倫的上空,不僅是魔法部和普通群眾感到畏懼,就連這些參加遊行的食死徒也感到恐慌,他們在黑魔標記出現的第一時間就逃跑了,比任何人跑的都快。

施放黑魔標記的人,魔法部同樣沒有抓到了,但他們找到了背鍋的人。不對,應該是背鍋的家養小精靈才對,艾達不清楚閃閃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但一件「衣服」應該是少不了的。

巴蒂·克勞奇,這位曾經大義滅親的前魔法部法律執行司的司長,他給艾達留下了極壞的印象。

在艾達看來康奈利·福吉和巴蒂·克勞奇沒什麼不同。福吉是一個腦子裡塞滿了政治鬥爭的政客,克勞奇則是一個偏執的激進分子,不管他們兩個誰坐在魔法部部長的職位上,都堪稱災難。

世界盃場地上的手動大呲花事件得到了「妥善」的解決,「壞人」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可艾達卻感到了徹骨的寒涼。她總覺得黑魔標記只是個開始,一切還遠未結束,而且這次恐怕會更加暗無天日。

回帳篷的路上,大家都因為剛剛發生的事情悶悶不樂,任誰被二十個昏迷咒洗臉之後,也很難開心的起來。

一行人中赫敏的反應最大,善良的女孩因為家養小精靈閃閃的不幸遭遇而氣憤不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