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看着地面上密密麻麻站在一堆的殺手,神色冷漠。

「這麼多人,都快夠打一場小型戰爭了,為了除掉我,他們是真捨得下力氣。」 若不是及早抓住了內鬼,江山還真有可能會葬身於此。 這麼多的殺手,還配備了大量先進的軍事裝備,現在該國又是戰時狀態,首府周邊,兵力薄弱。 他們要是一路強突,還真沒人能攔得住他們。 可惜,到頭

「這麼多人,都快夠打一場小型戰爭了,為了除掉我,他們是真捨得下力氣。」

若不是及早抓住了內鬼,江山還真有可能會葬身於此。

這麼多的殺手,還配備了大量先進的軍事裝備,現在該國又是戰時狀態,首府周邊,兵力薄弱。

他們要是一路強突,還真沒人能攔得住他們。

可惜,到頭來,還是江山技高一籌。

利用內鬼,江山讓這些殺手白跑一趟,製造了他們行動成功的假象,然後等他們到撤離點,再一網打盡。

為了配合江山,國王將百分之七十的兵力都搬了過來,優先處理江山的事情。

等江山的事情了結后,再去解決那些割據一方的武裝勢力。

誠然,這些殺手從腳底板到腦袋的武器配置都是很高的,但碰上了一國的戰爭機器,那就是小巫見大巫,都得歇菜。

一秒記住https://m.net

「動手吧!」

「不要給他們一絲一毫的喘息空間!」

江山一聲令下,海陸空三軍立刻開火。

炮彈如狂風暴雨般傾瀉而下,覆蓋了整個撤離點。

殺手們拿上武器想要突圍,但雙方武力懸殊,別說突圍,他們連反擊都很困難,一直都在被動挨打。

知道殺手們手裏有重武器,海陸空三軍藉助著強大的火力一路推進,嚴密的火力網,讓殺手們頭都不敢抬。

等三軍殺到近前,生存空間被壓縮到極限,他們就是待割的韭菜,徹底無力回天。

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所有殺手被全數誅滅,死狀奇殘。

士兵們前去打掃戰場,繳獲了大量先進的武器裝備,和重型火力。

江山只是坐在直升機上,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隨後面無表情的打道回府。

任憑這些殺手如何專業,裝備如何精良,如何訓練有素,但他們也只是棋子。

棋子,是不夠資格得到江山的重視的。

江山的對手,是坐在另一邊,身處於暗中的棋手。

……

會議室內。

眾人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啪!

負責與殺手聯絡的人,氣得直接砸爛了衛星電話。

在電話還沒有中斷的前一秒鐘,他聽到槍林彈雨,以及殺手們臨死之前的哀嚎。

之後,電話就徹底的中斷了,再也聯絡不上。

想都不想就知道,殺手們肯定是意外了,而他們謀划的這第二次行動,大概率,也毫無懸念的宣告了失敗。

「一群廢物!」

「整整一千多人,還戴着那麼好的裝備,裏應外合之下竟然還失敗了!」

「要知道,光是給他們配發的軍事裝備,就價值上億!」

「他們死了不可惜,可惜的是,浪費了我們的那麼多錢。」

眾人又氣又心疼。

為了這第二次行動能夠順利實施,他們是錢也加了,人也加了,各種各樣先進的裝備,死命的往上堆。

雖是有點肉疼,但只要行動能成功,那就都值了。

可萬沒想到的是,那怕這樣,行動還是破產了。

各個都氣不打一處來。

得虧是殺手們都已經咽氣了,要是殺手們活着到了他們面前,他們恨不得將其的皮都給扒了,再把腦袋砍下來當球踢。

「好啦,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時候已經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等養足精神了,再來商量對策。」

有人站出來主持大局。

他們所處的這個位置,和殺手們所在的國家,是有時差的。

那邊是早上,但這邊,已經是深夜了。

原本,他們是想等著殺手的好消息,然後睡個好覺,做個好夢的。

為此,他們一直在熬夜。

結果等來的,卻是一個壞消息,氣得肝兒疼。

大家都沒興趣再坐下去了,便下樓各回各家。

路邊的停車位上,停放着他們各自的豪車。

清一色的賓利,邁巴赫,勞斯萊斯,凱迪拉克。

均是百萬級以上的豪車,甚至不少還是定製版。

在保鏢們的護送下,他們相繼坐上了自己的豪車,互道晚安之後,便驅車準備離開。

但就在打着火的那一瞬間。

嘭!

一聲巨響,豪車被炸上天了。

其他人見狀,都被嚇得不輕,正想要下車逃離呢,但手還沒有摸到車門開關呢,他們也緊跟着被炸上了天。

一連串的爆炸之下,只要是坐上車的人,無一倖免,全部去見了上帝。

而那些沒有坐上車,僥倖躲過一劫的人,也都被嚇得癱軟在了地上。

他們在當地,那可都是大名鼎鼎的權貴,黑白兩道都不敢招惹的存在,誰見了都要給三分面子。

也因此,他們素來都是橫著走的,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從未想過,有一天,竟然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對他們下殺手。

在當地,他們威名遠揚,誰見了都要退避三舍,根本沒有人敢動他們。

排除掉當地,那敢動他們的,就只剩下了外面的人。

而外面有膽子,且也足夠能量動他們的,思來想去,只有一個。

龍騰集團的領導人,江山!

毫無疑問,這就是故意針對他們的報復性行為。

是在敲山震虎,也是在警醒他們,他們,已經暴露了。

同時,江山也不是好惹的。

他們能遠程遙控殺手去刺殺江山,江山同樣也能遠程遙控人來送他們升天。

大家都是靠金錢來驅動棋子,達成自己的目的。

誠然,他們很有錢,但江山也不差錢。

金錢遊戲,江山沒輸過。 葉天傾深吸口氣,表情變得堅定起來。

他看著不朽蛟龍,目光炯炯,語氣低沉的說道。

「雲穹宮的事情我會自己解決的,在過兩日,等我和邪佛都調整好狀態。」

「我們便準備服用進階丹,突破道主。」

「等到那個時候,那怕是雲穹宮聯合這些宗門對付我們,那我們也是不懼的。」

葉天傾沉聲說道。

這話倒是說的很有底氣,

畢竟!

只要不前往域外之地,到時候憑著他道主的實力,那絕對是可以來多少敵人,便斬殺多少的無敵悍將。

因為!

他們離開域外,進入國度領土,那些強者至多就只能發揮出帝級九品的實力,不能夠發揮出超過帝級的實力。

只要他們所發揮出的實力,超過了帝級,那就回被靈魂印記滅殺。

但葉天傾可不怕這個。

等到他和邪佛突破之後,不朽蛟龍可不會給他下靈魂印記,所以等到那個時候,他們完全可以肆無忌憚的施展著,道主級別的實力,無所畏懼。

「雲穹宮的事情,你也無需太放在心上。」

「看得平淡點就好。」

「那雲穹宮雖然強大,可因為規則限制,只要你不前往域外,他們的高手就無法展露勢力。」

「且不說你過幾日就可以突破,就算是你無法突破,就憑藉你現在半步道主的實力,就已經是可以碾壓一片了。」

「更何況,現在你身上還有龍雀古刀這般至寶,以及生命靈泉這種逆天的療傷之物。」

「對了,雖然你不能前往域外,但是得跟你說一下,域外戰場可不算是域外!」

他特意提醒說道。

葉天傾倒是知道這點。

神龍殿在崛起的時候,常年便是在域外戰場征戰。

但哪裡!

雖然有「域外」兩個字,但實際上不算是真正的意外,依舊是普通人國度的領土。

只是各國都不管,但各國的戰鬥都發生在哪裡,所以被說是域外戰場。

真正的域外!

乃是指那些,不屬於各個國家的領土範圍,

八大隱世宗門的領土範圍,便是域外!

諸多獨立的宗門所匯聚的地方,那也是域外。

在這些地方!

因為這些地方,都是修行者匯聚的地方,幾乎是沒有普通人的,普通人出現在哪裡的可能性是億萬分之一。

各個勢力的人,出生就接觸修行。

哪怕是廢柴到極點,至少也能修鍊到後天,算是一個修行者,大多數都可以修鍊到先天,少數的可以修鍊到宗師。

至於宗師之上的王級,那就得是幾萬人才能出一個了。

至於皇級高手!

那出現的幾率更小,往往幾十萬修行者當中,才能有一人修鍊到皇級。

而皇級之上的帝級!

這個就更是難如登天了,很多勢力最強大的也就是皇級,壓根就沒有帝級。

除非像是一線宗門,才會有帝級和道主級別的存在。

像是八大隱世宗門那樣,域外勢力最頂級的存在,方能出現不朽境界的存在。

至於那些普通實力。

幾乎是永生永世都不可能出現道主和不朽。

因為,那些小宗門資源極其有限,就算是出現天才,也會被頂級勢力收走,將其培養。

到時候培養成道主和不朽之後,

被培養的人,早已經是成為頂級勢力,忠心不二的一份子了,絕對不會願意放棄一切榮華富貴離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