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臨沉沒有追上去,而是定定地看她的背影,垂在身側的手掌緩緩收緊。

「我一定不會讓你們母子再被牽連進來的,相信我......」 首發網址et 他緩緩低喃了一句,目光格外堅定。 而後,他才沉着臉走出了電梯。 秦舒走出醫院大門,在車子裏找到了巍巍。 小傢伙一看到她,就立即撲到她懷裏,擔憂地問道:「媽咪,褚叔叔有沒有欺負你

「我一定不會讓你們母子再被牽連進來的,相信我……」

首發網址et

他緩緩低喃了一句,目光格外堅定。

而後,他才沉着臉走出了電梯。

秦舒走出醫院大門,在車子裏找到了巍巍。

小傢伙一看到她,就立即撲到她懷裏,擔憂地問道:「媽咪,褚叔叔有沒有欺負你?」

「沒有,他敢欺負我,我拿針扎死他。」秦舒隨口說道,腦子裏卻忍不住想到房間里的畫面。

剛好這個時候褚臨沉也走了過來,她瞥了他一眼,心裏異樣的情緒劃過,被她收了起來。

抱着巍巍,準備帶他回病房去,褚臨沉卻坐進了車廂里,剛好把車門擋住,秦舒下不去。

「去哪兒?」褚臨沉看着母子二人。

這時,衛何帶着保鏢,把打包好的行李放進尾箱。

秦舒有些意外,「這是——」

「秦小姐,今天是褚少出院的日子,都收拾好了,我們先送您和巍巍小少爺回去。」

衛何說道,坐進了副駕駛座里,拉上車門,示意司機開車。

秦舒只好坐了回去。

「你和巍巍先回去,我要去一趟公司。」身旁,褚臨沉說道。

秦舒「嗯」了一聲。

兩人之間保持着沉默,誰也沒再多說話。

褚臨沉中途在褚氏大廈下了車,衛何也跟他一起。

司機載着秦舒和巍巍回去。

「媽咪,是大海!」巍巍看着車窗外的景色,突然有些激動地喊了一聲。

秦舒怔了下,順着他小手指的方向,往柏油公路旁的椰樹林看去,更遠的地方是一片海天交接的藍色,白色的海鷗翱翔天際。

真的是海!

秦舒眼裏起了一些波瀾,看着車子行駛的方向,她突然想到什麼。

半小時后,如她所預料,一棟白色的建築出現在視野里。

褚臨沉的海邊別墅。

三年前,她住過的地方。

司機和保鏢幫忙把行李搬了出來,秦舒則是牽着小巍巍,走到別墅門口,試着伸出手打開指紋鎖。

門竟然開了…… 寧蘭看寧香好像個刺蝟,見誰刺誰,接下來也便沒再在屋裏自討沒趣,起身默默出去了。

寧香坐在床沿上做了一會刺繡,不過才剛綉出來一片花瓣,就聽到了寧金生進門清嗓子的聲音。她沒抬頭,只聽寧金生說:「收拾一下東西,送你回家去。」

寧香坐着不說話,繼續綉第二片花瓣。她仍然從花心繡起,手裏捏的是最深最暗的紅色系絲線。從花心過渡到花瓣邊緣,最後會用到淡粉色的絲線。

看她不說話,寧金生實在也是不耐煩了,沉着聲音訓問:「寧阿香你阿是耳聾了?!」

寧香沒有耳聾,緊接着便又聽到胡秀蓮在外頭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肯定是吃錯什麼葯了,什麼時候這麼不懂事過?結了婚不好好過日子,跑回娘家胡作,作大死!」

寧香忍不住心裏一陣氣悶,氣血直灌滿胸口,頂到腦門。她捏著繡花針的手指緊了又緊,隨後把手裏的綉綳一扔,起身繞過寧金生,站門口沖外頭的胡秀蓮喊:「我作什麼啦?」

寧香可從沒這麼大聲說過話,不管在家裏還是在外頭,她永遠都是一副溫柔面容,說話語氣也永遠軟軟柔柔像江南的水。她突然這麼一吼,驚得家裏人都是一愣。

胡秀蓮怔著眨好幾下眼,好半天反應過來,拉下臉就沖寧香回了一句:「你阿是要死啊?!你喊什麼啊?!」

寧香怒目盯着她,努力壓着從心底里衝上來的脾氣,她捏緊了手指,壓住暴起的情緒,盡量冷靜地問胡秀蓮:「我到底是不是你們的女兒?你們到底有沒有把我當成是女兒啊?」

胡秀蓮氣要死地回她:「寧阿香你這回到底是發的哪門子神經?不把你當女兒,會苦口婆心管你這麼多?我和你爹閑的是哇?不把你當女兒,死了都不會管你!」

寧香微微抿住嘴唇,捏在一起的手指沒有鬆開,渾身都在使力。她轉頭看一眼屋裏的寧金生,又看看外頭的胡秀蓮,「把我當女兒,不能尊重我的想法?不能……」

「你別說了。」胡秀蓮直接打斷她的話,看着她毫不客氣道:「你想離婚門都沒有,除非我和你爹死!你自己不要臉,我們還要臉哪!阿蘭和小波小洋還要臉哪!」

寧香看着胡秀蓮,突然間就不想吵了。心涼和難過的感覺是沒有的,大概因為前世這種感覺體會得太過徹底,所以這一世重生回來,身體自動有了免疫功能。

但心底的怨憤抹消不了,她盯着胡秀蓮吐最後一句話:「那你們就當我死了吧。」

說完她沒再站着,轉身出去到晾衣繩上收了自己的衣服,隨後拿了所有洗漱用品,回屋全部塞到自己的黃提包里。收拾東西的時候她不再說話,只是冷著臉動作麻利。

胡秀蓮進了屋裏來,看着她收拾東西問:「你要做什麼?「

寧香看都不看她,黑著臉拉好黃提包的拉鏈,提起來就往外頭走。胡秀蓮和寧金生跟着她,在寧香拎着包出大門的時候,寧蘭也跟了上來。

胡秀蓮沒忍住,一把拉了寧香的提包,再次蹙眉重聲問她:「寧阿香,你到底是要幹什麼呀?不讓人家看咱家的笑話,你心裏不舒服是吧?不鬧會死,是挖?!」

寧香沒有分毫想要妥協的軟和氣,她另一隻手抓住胡秀蓮的手腕,把她的手一把扯開,吐字緩慢地說了一句格外重的話,「這輩子,死也不用你們埋。」

「啪!」

她這話剛一說完,猝不及防臉上挨了一巴掌,頓時火辣辣的疼。

寧金生抽完一巴掌瞪着眼,豎眉怒斥:「混賬!誰教的你?」

寧香沒有抬手去捂臉,她掀起目光看向寧金生,眼底頓時燃起熊熊恨意,彷彿舔着火舌要從眼睛裏燒出來。如果說之前她心裏存有一絲幻想,那麼現在這一巴掌,把她的心徹底打死了。

寧金生被她這眼神盯得越發怒火中燒,語氣更重:「你看什麼看?」

寧香盯着他,眼底全黑,「寧金生、胡秀蓮,我,恨你們!」

寧金生又要抬手抽她,被胡秀蓮一把給截住了,叫他不要再打了。

寧香站着沒動,連盯着寧金生的眼神都沒動一下,片刻又開口:「從小能拿掃帚開始,我就幫你們幹活,幫着帶寧蘭。從二年級輟學開始,更是一天都沒有閑過,掙錢幫着養家,養妹妹養弟弟,年初結婚的時候,彩禮也給你們掙了整整一百塊,再加這一巴掌,我哪怕欠你們幾輩子,也足夠還清了吧?」

寧金生要說話,寧香立馬打斷他繼續說:「從現在開始,你們就當沒養過我這個女兒,就當我死了吧。從此以後我是死是活,也都跟你們沒有關係!」

說完她也沒再給寧金生和胡秀蓮說話的機會,轉身便大步走了。

胡秀蓮反應過來要追上去,卻又被寧金生給一把扯住了。他實在是氣得不輕,說話還是氣沖沖地咬着牙,「追她幹什麼?讓她走!」

胡秀蓮仍然又急又氣,說寧金生:「你打她幹什麼呀?!」

「我不打她不知道輕重!」

胡秀蓮還是急得要命,「你把她打走了,這要怎麼收場呀?!「

寧金生往寧香走掉的方向看一眼,「怎麼收場……她不回江家她還能去哪?想作嘛就讓她作個夠好了呀,作夠了她自己滾回來!」

就這麼點功夫,聽到動靜的鄰里都湊來看熱鬧了。寧金生丟不起這個老臉,說完話便轉身回家去了,把那些看熱鬧人的目光都隔在門外。

寧金生一走,有婦人上來問胡秀蓮:「阿香這是怎麼啦?」

胡秀蓮嘆口氣,「別提啦,真是奧糟死了!」

她也要臉不想多提,說完這句也便轉身回家去了,飯後鄰里閑聊都免了。

寧蘭還站在原地,默聲看着寧香走掉的方向,在心裏想——她姐到底是受什麼刺激了呢?

等鄰里那些看熱鬧的人都散了,寧蘭還站在原地怔神。等隊長林建東抱着一摞書到她面前和她打招呼,她才回過神來,懵懵問:「林三哥,你說什麼?」

林建東笑笑的,「你姐在家吧?我給她先找齊了一套小學課本。」

寧蘭低下眉,看了看他手裏抱着的舊書,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給寧香送小學課本。她也沒有多問,只又抬起目光看向林建東說:「她和爹爹姆媽吵架,剛剛拎包走了。」

林建東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有點不敢相信的樣子:「吵架?」

寧蘭輕輕吸口氣,沖林建東點頭。

說實在的要不是親眼所見,她都不相信她姐會和父母吵架,而且是吵到了父親動手的地步。要知道家裏四個孩子,一直以來只有寧香最省心,從來也沒讓父母操過心。

林建東眉心微微蹙起來,試探著問:「為什麼啊?」

寧蘭抿抿嘴唇,知道家醜不可外揚,於是又沖他搖搖頭。

林建東看寧蘭不說,自然識趣沒有追着多問。既然寧香拎包走了,他也就沒有把書放下,和寧蘭又招呼一聲便抱着書走了。

***

寧香確實沒有地方可去,這大約就是許多女人的悲哀——沒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家。娘家不是自己家,那是哥哥或者弟弟的家,婆家也不是自己家,因為沒有什麼東西是自己的。

不管在哪頭,只要受了氣,要麼忍要麼滾。

她沿着村裏河道轉了一大圈,最後還是拎包去了熟悉的綉坊。綉坊這時間已經鎖了門,她便放下包在門檻上坐下來,靠着門框在沉沉夜色中閉上眼睛。

家裏的事情其實沒什麼好想的,她只在那琢磨,怎麼先弄個落腳的地方,不知道林建東能不能給她分一條住家船。如果實在分不出來,她再去問問大隊書記好了,總該能租到一條的吧。

正這麼想的時候,寧香忽聽到有人叫她名字。

她睜開眼睛,藉著淺淺的月光抬頭往上看,便看到了林建東的臉,他手裏還抱了一摞書。

林建東彎腰把書放到她面前的地上,直接屈膝蹲在她面前,看着她說:「回家給你找的小學課本,阿蘭說你和家裏吵架出來了,找了一圈發現你在這裏。」

寧香打起精神來,沖林建東笑一下,「謝謝。」

寧蘭、寧波和寧洋都上學,照理說家裏是有這些課本的,但其實並沒有。因為家裏不富裕,而且這年頭沒人拿課本當回事,所以寧金生和胡秀蓮把家裏的舊課本都賣廢品了。

林建東藉著月光看她一會,沒有起身走人。他微微半起身子,在門檻的另一頭坐下來,與寧香之間隔了一點距離,轉頭看着她問:「怎麼啦?」

寧香還把頭靠去門框上,看着夜色眨巴眨巴眼。

她似乎需要一個傾訴對象,似乎又不需要。這個年代,應該沒有人能理解她的想法,都覺得她腦子瓦特了吧。所以片刻后她轉頭看林建東一眼,仍是微微笑一下,說:「沒事。」

林建東兩條胳膊搭在膝蓋上,手指虛虛搭在一起。

他看寧香一會,這回沒再選擇沉默,而是直接問了句:「他們不同意你離婚?「

寧香目光微微一頓,很快便又恢復尋常。她既然決定了要離婚,也已經和家裏鬧開了,自然不怕別人說她什麼。這事瞞不住,她也不能堵上別人的嘴。

她低眉落下目光,低聲說了句:「這是我的事,不同意我也能做主。」

林建東還想再問點什麼,又覺得問什麼都不合適。顯而易見的,她這大半年在婆家肯定過得很不好,不然以她的性子,不可能這麼堅決地要離婚,堅決到什麼都不顧的地步。

他深深吸口氣,沒再繼續往下問,忽扶腿起身道:「走吧,帶你去我們生產隊的飼養室。」

寧香目光隨着他抬起來,眼神里有些疑惑。還以為他也要以隊長的身份,勸她不要胡鬧亂作瞎折騰,給她講一堆女人就該有女人的樣子的歪道理,讓她回去好好過日子呢。

林建東看出她疑惑,只又笑一下道:「帶你去飼養室湊合住一下,你總不能就在這裏坐着睡一夜,喂一夜蚊子吧?」

說起來沒什麼不能的,寧香都想過去睡橋洞。不過林建東願意主動幫她解決一下住宿問題,她當然也樂意接受,於是拎了包站起來,「那就謝謝隊長了。」

林建東語氣輕鬆,彎腰抱起地上的課本道:「客氣什麼呀,為人民服務,應該做的。我是隊長,總不能看着自己生產隊的社員流落在外不管不問吧?」

寧香打心底里感謝這位把毛-主席信的話當信仰的隊長,拎着提包跟他去了甜水大隊第二生產隊的飼養室。飼養室也就兩間破瓦房,屋裏屋外堆了許多農具器械,都是隊里的集體財產,看起來很亂。

林建東在屋裏的小桌子上放下書,點了一盞煤油燈,站在火光里又拿了一根香蒲棒送到寧香面前,跟她說:「熏熏蚊子,早點睡吧,住家船的事情,我儘快幫你解決。」

謝謝都說累了,寧香微微抿住嘴唇,片刻問:「你怎麼不勸我回江家好好過日子?」

林建東看着她,「你需要嗎?」

寧香默聲,沖他搖了下頭。

。 「老公,來,嘗嘗這個,水果壽司,裏面是香蕉哦……」

「好,你也多吃點。」

看着喬思語笑靨如花的小臉,厲默川捏著拳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

「老婆,Sweety暑假的時候,我們一家人沒能出去旅遊。最近我工作不忙,你也剛好還沒工作,不如我們一家人去瑞士滑雪吧。」

「唔……可是Sweety還沒放假啊!」

「請一個星期的假就行,幼兒園沒關係的!」

「那好吧,今天下午我去幼兒園見見Sweety的老師。」

「嗯……」

凡人都躲不過死亡的來臨,可是在死亡來臨的時候,厲默川很想在有限的時間裏為喬思語和Sweety做一些事情。

下午喬思語和厲默川一起出了門,喬思語去了幼兒園,而厲默川則先去了順昌集團。

沒過一會兒,王國均帶着一個西裝革履的眼鏡兒男走進了總裁辦公室。

「厲總,秦律師來了!」

「嗯,你先下去吧。」

「是。」

王國均雖然疑惑,但還是乖乖的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