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力的蘊養還在繼續,陸豪傑的身體在磅礴的靈魂力的滋養下,創傷正在恢復。

直到陸豪傑完全恢復,無名小草的靈魂力還剩下些許,也足夠陸豪傑突破大宗師之境。 陸浮空剛坑了他爹,還有點心虛,這些靈魂力正好留作賠禮。 只要陸豪傑日後煉化這一小股靈魂力,就能直接突破大宗師之境。 這可比他自己慢慢蘊養靈魂快的多! 陸浮空趁陸豪傑的意識還沒有恢復,

直到陸豪傑完全恢復,無名小草的靈魂力還剩下些許,也足夠陸豪傑突破大宗師之境。

陸浮空剛坑了他爹,還有點心虛,這些靈魂力正好留作賠禮。

只要陸豪傑日後煉化這一小股靈魂力,就能直接突破大宗師之境。

這可比他自己慢慢蘊養靈魂快的多!

陸浮空趁陸豪傑的意識還沒有恢復,立刻逃離現場。

已經是午夜了,他也該回天牢睡覺了。

……

陸浮空走後不久,陸豪傑漸漸恢復了意識。

「這裏是……家中密室?」

陸豪傑醒來后,還以為自己身處燕山軍營,或許是因為僥倖,才沒有死亡。

但是他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這分明是陸府的密室。

陸豪傑經常在這個密室內修鍊,所以對此地非常熟悉。

隨後,陸豪傑驚奇地發現,他身上竟然沒有絲毫創傷!

陸豪傑驚訝萬分,忍不住脫口而出道:「這怎麼可能!我明明中了這麼多道劍氣!」

旋即,陸豪傑想到了什麼,立刻看了看手背。

沒有!

什麼都沒有!

陸豪傑分明記得,他那晚在皇宮喝醉之後,第二天醒來就發現手上有一道莫名其妙的圖案。

他本以為是誰的惡作劇,卻發現無論如何都洗不掉。

但是軍情緊急,陸豪傑需要帶段紅塵趕往燕山,根本沒空處理,所以就在路上請教了段紅塵。

結果段紅塵也不認識,此事這才作罷,只能等返回皇都后再找人詢問。

但如今,那道彷彿憑空出現的圖案竟然消失了!

陸豪傑再聯想之前在燕山軍營被大宗師襲擊,意識清醒后卻身處陸府,不由得感到驚懼。

雖然有可能是這個圖案保了自己一命,可是這究竟是誰的手筆呢?

如果有人有這等逆天的能力,那為何無緣無故幫助他呢?

如果這個人仇視大周,大周豈不是就危險了? 論生活技能,南宮洛羲這樣的城市精英可就差太多了,此時剛好是夏初,南宮洛羲看到有賣小龍蝦的,頓時就走不動道了。

「這兩天的蝦不肥,沒什麼肉,你沒看個頭小又貴嗎?」林宇無奈道。

南宮洛羲伸出一根手指頭:「就買一點點嘛。」

「不買,三十多一斤也太貴了….」

南宮洛羲手指彎曲了一半:「半點?」

林宇:…….

最後還是隨了南宮洛羲的意願,超市的小龍蝦挺貴的,林宇也是選了好半天才選出來個頭相對比較大的。

南宮洛羲興沖沖的去拿了一堆料過來:「蒜蓉,麻辣,還有清蒸,我要吃三種不同的味道!」

林宇看了看手裏的小龍蝦,又看了看一臉興奮的南宮洛羲,頓時感覺人都不好了…..

……

「滿意了吧?」林宇沒好氣道,「再晚個幾天,這麼一點蝦最多五十多。」

南宮洛羲笑道:「哎呀,又不是天天吃….話說你現在怎麼算身價都幾百億了吧?」

「我不是覺得貴,我是覺得麻煩…..」林宇無語道:「就三四斤蝦,你還讓我給你做兩種口味,這不是折磨人是什麼?」

南宮洛羲撒嬌道:「你看我在公司都沒給你添過亂,吃點小龍蝦算是犒勞我不行嗎?」

「行行行….要不要喝啤酒?」林宇問道,「吃小龍蝦的話,啤酒也是很好的東西。」

南宮洛羲猶豫了一下,這孤男寡女的,萬一喝多了……

雖然已經做好了某些方面的心理準備,但是南宮洛羲至少還是想清醒的完成某個人生的儀式。

不過見林宇眼神清澈,大概率沒有想到那層關係。

「行吧。不過少喝點,晚上你還要開車的。」

林宇一臉疑惑,我都喝酒了,難道你還想讓我酒駕?

……

南宮洛羲的新房就在公司的對面,是一個一百多平的套三,從陽台上看過去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公司的辦公室。

「還有人在加班?」南宮洛羲驚訝道。

林宇提着在超市就已經殺好的小龍蝦在廚房裏面清洗,回答道:「這不是之前說過校務系統的事情嘛,和青木已經做了意向性的談判,有些功能需要疊加,技術部的人在弄,可能不是很順利吧。」

南宮洛羲無奈道:「以前你在公司都不讓加班,現在…..」

林宇聳了聳肩,這大概就是公司大之後的問題了,一切按照規矩來,規章制度是大公司必要的東西。

越大的公司,越不能憑藉個人的喜好來帶。

林宇以前的某些想法放到現在的風雷來實行的話,多半會有嚴格的負面作用,技術部已經算是整個風雷為數不多的凈土了。

「既然現在都這樣了,要不要你以後五點鐘就別收我的許可權了?」

林宇將龍蝦放進鍋里焯水,認真道:「你覺得可能嗎?」

南宮洛羲少有的犯了一個白眼:「當我沒問。」

……

不得不說,下廚的男人真的挺帥的,南宮洛羲看着在廚房裏面忙前忙后的林宇,一陣溫暖從心裏流露出來。

林宇創建風雷之後沒多久她就加入了,可以說是親眼看着這個男人成長起來的,從最初的醉酒照顧自己,到親手給自己下廚。

講道理,其實捫心自問,南宮洛羲一點也不懷疑別的男人也能夠做到這些,但是自己為什麼就一門心思的栽進了林宇這個大坑裏面?

南宮洛羲偶爾會思索,最後卻都得不到答案。

興緻起來的南宮洛羲走進了廚房,從背後抱住了正在翻炒小龍蝦的林宇。

林宇很少見到南宮洛羲這樣毫不掩飾自己情感的時候,像小女人一樣的南宮洛羲可是非常少見了,林宇手上的動作沒有聽,還笑道:「怎麼了?龍蝦沒熟可不能吃,別想偷嘴。」

南宮洛羲白了他一眼:「不解風情的小混蛋。」

「對了,一會兒吃完飯,要不要陪我去買一塊黑板?」

南宮洛羲:???

然後南宮洛羲馬上思想就開車了,臉紅道:「別…別了吧,就算…….我們也正常來就好,這角色扮演實在是太羞恥了…..」

林宇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後知後覺的看到南宮洛羲如同晚霞一樣的臉龐才知道南宮老師的思想已經直接上了高速路。

本來林宇是沒有想到這個的,但是現在南宮洛羲一提,林宇的思路也逐漸走歪……

「咳咳,你別亂想,你看我在觀湖那邊的書房,一樣有黑板的,有時候偶爾會隨手記一點東西什麼的….」

南宮洛羲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羞恥爆炸,一溜煙就跑出了廚房。

…….

林宇的小龍蝦滋味極好,南宮洛羲第一次有看了小情侶過日子的感覺,林宇一邊給她剝蝦嗎,一邊端了一大盆蛋炒飯出來。

順便還從樓下的超市裏面賣了一大瓶可樂。

南宮洛羲看着可樂,再看看自己手裏的啤酒,頓時一陣無語,剛剛自己都搞忘了林宇是一個一杯倒的弱雞。

「你廚藝可真好。」南宮洛羲一邊吮吸着手指上面的滋味,一邊讚賞道。

「福利院出來的孩子,不會做飯的會餓死的。」林宇笑道。

南宮洛羲表情一僵,有些歉意道:「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傷心事的。」

「這沒什麼好傷心的。」林宇將剝好的蝦肉放到南宮洛羲的碗裏:「我並不認為吃苦是好事,但是也不排斥命運給我的考驗,要是換做以前我可能會有點怨氣,現在就不會了。」

南宮洛羲心裏微動,大概知道了自己為什麼會被這個好色的臭小鬼吸引了。

吃了飯,林宇連碗都洗了,看的南宮洛羲一陣慚愧。說好了要去給小鬼買黑板,南宮洛羲的心裏面正在天人交戰。

雖然在廚房的時候,林宇並沒有說那個角色扮演的事情,但是眼底的那絲興奮還是被擅長察言觀色的南宮洛羲看到了。

南宮洛羲看着正在洗碗的林宇,想到自己還有一些黑絲…….

要不要….就滿足這個小鬼?想要以後在娛樂圈裏大放異彩,更是有着永遠倒不下的靠山。

現在才知道這個靠山不可能不會打。

而且還有可能會直接把自己給砸死。

花夏瑤就是後者,完全沒有想到這種情況會發生。

而江河對於花夏瑤如今自作自受沒有半點的憐憫。

……

《招惹》第四百五十三章報警 20:37

狼王脫離養精蓄銳的狀態,輕輕的站起身,看向眼前的狼群。

而七頭狼發現了狼王的動作后,頓時有些騷動,雪亮的眼睛難以遮掩內心的想法,全都希翼的看着自家的王,似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獲取到食物。

之前狼群確實是吃了一些牛肉,但也不過是杯水車薪,自打偵查狼帶着好消息回歸,這支狼群就再也抑制不住想要捕食的衝動,但是看狼王沒有進攻的意思,也不敢太過於放肆,只能老老實實,安安靜靜的等待狼王下命令。

蘇雲早就收拾好了行李,看到狼王起身,蘇雲也順勢將背包搭在了肩上。

狼王環顧一圈,掃視了一眼自家的部下,輕輕打了個響鼻,然後率先沖了出去。

其餘狼也趕緊跟隨其後,發出喜悅的叫聲,但很快被最前方的狼王喝止,狼群也重歸沉默。

蘇雲第一時間站立竟沒站起身,長時間坐在地上,寒冷的大地將蘇雲的腿凍的有些發麻,猛地起身還是有些不受控制。

掙扎著起身踉蹌前行,儘力去追逐狼群的腳步。

【主播這應該是長時間不活動身體關節,血液不循環,麻了!】

【看出來了,還用你說?】

「狼群一直沉默著,我也不好亂動打破這種沉悶的氣氛,只能一樣保持沉默。」蘇雲走路稍顯的不自然「本來我還能感受到腿麻腳麻,但是這冰天雪地的,過一段時間就被凍的沒啥知覺了,也就沒在意,這是我的疏忽,算是我成長路上的經驗了。」

在月光的照耀下,蘇雲看到前方的狼群突然停了下來,以狼王為首,齊刷刷的看向蘇雲。

蘇雲雖然被一群狼注視着感覺心裏怪怪的,但是內心還是比較欣慰的,狼王竟然選擇等他!

【狼王的關心!】

【狼王的呵護!】

【狼王的疼愛!】

蘇雲原本欣慰的臉瞬間黑了,沒好氣的罵道「你們指定是腦子有那個大病,你們都是腐人的漫畫看多了吧!」

吐槽一句,蘇雲順利跟上大部隊。

山崗上,在圓月的映襯下,狼王的身影顯得霸道無比,亮如圓盤的皎月成了狼王的背景板,構成一副狼王噬月圖。

狼王冷冽的看向羊圈,絲毫不在意還亮着燈的蒙古包,回頭輕打兩聲鼻息,兩頭乙狼猛地從山後越過山崗,繞着彎直奔蒙古包小院。

而狼王也率領着剩下的狼群,小跑着往乙狼相左的方向前行。

嘎吱的踩雪聲中除了粗重的喘息再也沒其他雜亂的聲響,這種沉默中的肅殺讓跟在最後的蘇雲倒起一身雞皮疙瘩,轉而就是參與其中的與有榮焉和熱血沸騰。

直播間的觀眾也都收斂心神,認真觀看即將發生的戰爭,他們都知道狼群面臨的是什麼,如果失敗,狼王的威嚴遭受打擊,並且狼群將會一蹶不振。

粗重的喘息聲不絕於耳,蘇雲不知道這喘息聲是戰前緊張的,還是真的體力不支,可看亥狼這亢奮的眼神,蘇雲便覺得應該是即將吃飽肚子的興奮。

這場戰役將會是狼群中四頭亥狼的生命轉折,打贏了,填飽肚子,亥狼將會支撐著強壯的身子成為乙狼,不會再遭受欺負,吃剩飯的存在。打輸了,死!成為狼群後續發展的食物支撐。

所以,這場戰役,亥狼將會比任何狼都要拚命,陞官發財,就看此時!

搭在羊圈上的網絡信號接收器閃爍著綠色的光,燈光自蒙古包頂部天窗透射出來,代表着牧民並沒有睡着,盲猜應該是在上網。

近了!

此刻距離哈達圍成的小院僅距離十米,群狼全部趴俯下了身子匍匐前進,血脈傳承中的隱匿技巧在這一刻被它們發揮的淋漓盡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